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秦国师 作者:故筝(三)

字体:[ ]

 
  第101章
  
  耳畔寂静无声,但徐福却及时睁开了双眼。就爱上
  四周一片漆黑,半点光亮都不见。
  徐福轻叹一口气,果然已经不在营地中了,不过他大约能判断出,这个时候是寅时到卯时交接的时辰段之间。在黑暗里,大部分人都会失去对时间的感知。但是徐福不会,他手边虽然没有钟表,更看不见天光。但他在军营之中早已练就早睡早起的习惯,每日醒来的时候,必然是秦军准备操练的时候。
  那时正是寅时三刻。
  他体内的生物钟总是不会出错的。
  徐福动了动四肢,发现手脚皆被捆住。徐福脸色黑了黑,真麻烦,这样可不容易逃掉了啊。
  昨日刚刚入了夜,他一人坐在帐中,手边还摆着那小鼎,他百无聊赖地把玩了一会儿,便听见了帷帐发出的响声,他只当是被风刮的,也并未在意。过了会儿,等他注意到头上突然暗了许多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来人明显是个老手,先堵嘴,再扑倒,然后捂住眼睛,将他粗暴地拖到了床榻之后。
  徐福剧烈地挣扎起来,却被那人箍得死死的,踢打抓挠什么方式都使尽了也没用,那人身上的肌肉也是硬邦邦的,打上一拳,指不准最后疼的是徐福的手。
  怎么会钻进来一个歹人呢?徐福怎么也想不通,近来营地之中把守那样严密,怎么会有人钻进来了?他竭力维持着镇定,不一会儿便想通了各种关节。
  这几日,日日都有刺客前来,却无一人得手,他们行刺是假,要浑水摸鱼把自己捞走那才是真!若是一次来了两个甚至三个刺客,被抓走的却只有一个或者两个,还剩下一个隐忍不发,一直藏在他帐子里,旁人又怎会发现,还有个刺客呢?待到过两日,防备渐消,他再出其不意,蹿出来,也不杀人,只掳人,谁能想得到呢?再趁月黑风高,将人带走,岂不是容易至极?刺客素养只要比那郑有安高,就能将自己掳走了。
  只是想到这两日,或许这个人就躲在帐子里的某处,不吃不喝也不发出声音,只静默地望着他,轻轻地呼吸着。那种被窥视的感觉,稍微一想便觉得毛骨悚然。
  当时徐福身子僵硬地被那人箍在怀中,不多时便听见有人进来的脚步声,徐福正要挣扎,却感觉到腹部有什么东西顶在了那里。
  尖锐的。
  是刀!
  之前他们是如此威胁郑有安的,却没想到,今日调转了个个儿,换成他被人用刀抵着威胁了。
  徐福哪里还敢再动?他是半分都不想被匕首划上一刀。
  于是只能听着蒹葭和桑中相继走进来,又相继离去,直到帐子外都没了人声,他身后的人才将他带了起来,之后二人出了帐子,或许是借着士兵目不所及的盲点,迅速从营地里逃了出去,等渐渐远了,徐福耳边只能听见虫鸣之声了,他知道,他已经离那营地有些远了。
  还没等他细想更多,那人在他口鼻间一捂,徐福被刺鼻的味道呛得有些难受,不一会儿便不知不觉地晕过去了。
  于是就一直晕倒了现在,那人把他带到了哪里,怎么带过去的,徐福一概不知。
  徐福轻叹一口气。
  看吧,作吧,把自己作到贼窝里去了。
  不过徐福倒也不会如何后悔,要来橑杨是他自己的选择。
  只是徐福有些好奇,怎么偏偏就有人盯上自己了呢?他记得到了橑杨以后,他还未随王翦一同上战场呢,怎么就有人知道,他是个精贵人,抓他就有用呢?
  徐福与王翦几乎是想到了一处去,他觉得应该是赵军要拿他来使手段,逼迫秦军不得进攻。可是有用吗?他与王翦可没有半分交情,他虽然救了王翦一次,但王翦之所以能深受嬴政信赖,足以证明他是个极为理智的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为了自己,就选择放弃攻打橑杨?
  别开玩笑了,他是嬴政的情人,可不是王翦的情人。
  就算嬴政在这里……
  徐福猛地打住了念头,这种未发生的事,他不喜欢去假设,平白在心底添个疙瘩,那不是愚蠢行径吗?
  还是先想一想,怎么依靠自己的能力跑出去吧。只想着倚靠别人,那是弱者的思维。
  徐福放松地躺在地面上,要说和那郑有安相比,此时他这个样子,更不像是阶下囚。
  过了会儿,徐福突然听见了一阵脚步声,虽然放得极轻,但瞒不过他的耳朵。谁让人在黑暗之中,往往听觉嗅觉会变得更加灵敏呢?
  就在这时,“吱呀”一声。
  门开了?
  有门,那还能是在哪里?必然是在橑杨城中了。
  此时才响起了极低的说话声,“把人看牢了,这几日说不得就要用上。吃食给他备着,不,算了,别给他吃喝,有了力气,反而容易折腾出事儿来……”说到这里,那人顿了顿,冷笑道:“何况秦军攻打我赵国,我们将这人抓来,也合该好好虐待一番。”
  徐福闭上了眼,听着那人的说话声,脑子里却是在想,龙阳君不会也是被这样绑走的吧?但龙阳君的功夫可不弱啊!徐福百思不得其解。
  声音渐渐地近了,说明人走进来了。
  “怎么黑乎乎的?”那个声音怒道。
  旁人道:“先生,天黑没点火……”
  “点!”
  一阵窸窣声过后,屋子里亮了起来,徐福悄悄地动了动眼皮,将那几个身影收入眼底。
  被称作先生的是个长胡子的中年男子,身后跟着的则是穿盔甲的两个小兵,小兵毫不掩饰目光中恶狠狠的味道。倒是那先生只是目光冰冷,看着徐福,神色厌恶。
  徐福觉得还挺稀奇的,一见面就这么厌恶自己的,可在少数,毕竟他那皮相,欺骗性太大,总能给人以好感。
  徐福默默道,这人定然是嫉妒我的容貌。
  那先生对那两个小兵吩咐道:“若是今日有了战事,我便会亲自前来,吩咐你等将此人带上,悬于城墙之上,必能克秦!”
  “全听先生吩咐!”小兵高声应道。
  先生又吩咐了几句,无非就是等徐福醒来后,不管他耍了什么花招,都一定不能松开他手脚上的绳子,更不能给他吃喝的食物,就得饿着他,让他越惨越好,这才足消赵人心中之恨。
  徐福听罢,心底微微叹了口气。
  嬴政,我这算不算是为你受过啊?
  先生一走,两个小兵就不再压抑,顿时变得聒噪起来,而且是席地坐在屋子里,就在徐福的耳边聒噪。
  为了从他们口中得到更多的信息,徐福也只能继续装睡了。
  “他长得好……”小兵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嫩。”
  “嫩又不能吃……”另外一个小兵皱眉不满道。
  小兵舔了舔唇,“饿死我了……”
  徐福心中一动,难道橑杨城内储粮不够了?
  “真是个麻烦,幸好不用给他喂吃的,不知道挂完城墙,能取下来宰了吃么?”
  “你他妈真能对着人肉下嘴啊?”
  “饿了,不就能吃了吗?”
  ……
  听着短短的对话,徐福内心颤了颤。
  死就死吧,大不了就跟上辈子一样死,保不齐也就再活了呢?但是被吃?想一想徐福都觉得毛骨悚然。那士兵说得也没错,若是真的饿得没粮了,管你是人是畜,能填肚子那就能吃下去。
  古代历史上,饿疯了吃人的事件可并不少。
  徐福不想去挂城墙上,更不想变成口粮。
  他的脑子里乱糟糟地塞着不少信息,有不甘的挣扎,有强制的冷静,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逃脱方法……有些方法甚至天马行空得过了分。不……也并不是天马行空的……徐福心中一动,突然想到了自己曾在巫术书简上看到过的一段。
  裁布一寸,浸入水泥,点以朱砂,口中念咒,驱以人形。
  听起来特别玄乎的一段,徐福也照做了,但他唯独没有念过咒。
  那块绢布还同他的家当一起,卧在他的衣袍里。估计那绑他来的人,也压根没注意到他会在胸前的衣袍里塞那么多玩意儿。
  巫术究竟是真是假?徐福不清楚,他所得的知识全是来自书简。但是死而复生尚且有之,那巫术又为何不可以有呢?徐福吸了一口气,平了平心境。正巧他背对着那二人。徐福仔细回忆着书简上的口诀,拗口地默念了出来。
  念出来的时候,徐福自己都觉得有些诡异。原本就是个算命的,现在却闹得像是那跳大神的一样,口中念着晦涩难懂的词儿,做着压根不科学的事儿。
  士兵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碰了碰旁边人的手肘,“诶,你觉不觉得好像有人说话的声音?”
  “你别吓我啊……”
  徐福差点自己打了个哆嗦,他感觉到自己的胸前似乎真的有什么东西摩挲而过,然后轻巧地避开绳子,落于地面。
  但他看不见。
  或许真的那块布掉了下去,化作人形,行走于地面。它会变大吗?能操纵吗?能弄死这两个士兵吗?徐福不知道,只能凭着本能去驱使。其实他连是不是真的有那块布掉下去了,他都不知道。
  “好像真的有什么声音,你出去看看!”
  “每次都让我去看……”士兵嘴里不快地骂着,跨出了门去,这一跨出去,就没声音了。
  只能隐隐看见一个影子,印在了门窗上,动也不动。
  徐福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
  “怎么……不出声了?”屋子里的士兵也愣住了,他开口的声音都低沉了不少,生怕惊扰了什么。他踌躇一会儿,见那个人影还是动也不动,士兵终于感觉到了恐惧,不由得起身慢慢往门外而去。
  士兵刚跨出那道门,身子就猛地顿住了,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徐福将眼皮的缝隙撑得更大一些,终于看见了门外的身影。
  着灰色袍子,身材修长。
  徐福顺着脚往上看去,还以为自己会看见一张怪异的脸,谁知道却是一张无比熟悉的脸。
  ……龙阳君!
  龙阳君冲他勾了勾嘴角,松开了手。
  那士兵就如同失了声一样,掐着嗓子什么也叫不出来,只软绵绵地倒下去,看着龙阳君的目光惊恐无比。
  见龙阳君发现自己醒了,徐福也就不再继续装睡了,当即便坐了起来,龙阳君大步走到他的身边,为他解开了绳索。徐福的四肢自由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不自觉地去摸胸口,他没能摸到那一截小布,想来也是。不过一寸大小,何时不见了都未可知。
  “随我先走。”
  徐福摆了摆手,“我不问龙阳君为何突然失踪,但龙阳君既出现在此处,那便助我一次。”
  “先生要做什么?”龙阳君见他不慌不忙的模样,来了兴致。
  “龙阳君与我一同等一人。”
  龙阳君也不多问,当即便起身往屋子外走去,也不知要躲在何处去,他跨出门去的时候,徐福好似听见了“呀”的一声,他低头去看地面,只见一块一寸大小的布,被龙阳君踩在了脚下。
  徐福:……
  龙阳君见徐福神色怪异,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无事。”徐福摇了摇头。那布会被龙阳君踩在脚下,应当也只是巧合吧。他虽在书简中学了巫术,但他从未试验过究竟靠不靠谱。想来这个世界,应当也不至于那样的不科学吧。
  很快龙阳君的踪影消失在了门后,倒是之前出去的那个士兵被他扔了进来。
  两个士兵就这样瘫坐在门口,也不知道是受了龙阳君什么胁迫,满面惊惶,一句话也不敢说,更是半点力气也无,更莫说上前来将徐福绑回去了。
  徐福这个人一般都是有仇当场就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