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秦国师 作者:故筝(四)

字体:[ ]

 第141章
  
  被称作“张翁”的老头儿,早早就准备好了祭祀事宜,在经历过最初的动摇之后,他现在对要将杨老板送上祭祀台的想法,坚定无比。
  杨老板手中没有周家妇人可以拿捏,家仆逃的逃,被抓的抓,就连他的亲子都弃他而去,他不甘愤怒,却也只能被人揍得鼻青脸肿之后,再被人如同拎小鸡一样拎起来,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出了杨府。
  这些人自觉地走在徐福身后,他们看向徐福的目光十分小心,顺带的,连看着嬴政时都极为慎重。
  方才杨老板身上落下火苗的一幕,直接让众人将冒犯徐先生与遭受天谴划上了等号,他们认为徐先生是不能得罪的,或许他真的就是神灵的化身,虽然不知他为何来到镇子上,但这本应当是镇子的福气,试问谁曾见过神灵呢?而如今这个福气却被杨老板给破坏了。为了镇子不触怒神灵,他们对待徐先生要更为恭敬,好祈求神灵护佑百姓。他们更要严加处置杨老板,最好的方式,便莫过于求徐先生来处置他了。
  众人心思各异,很快便沉默着走到了祭台边。
  徐福不得不感谢之前因为昌平君的刁难,他还特地学习了祭祀礼仪,如今不过是将上次祭祀做的事,再来重复一遍,动作迅速许多,阵仗小上许多罢了。
  他并没有身着祭服,小地方的人也并不讲究这些,他们只呆呆看着徐福一身白袍,走到祭台前,眉眼透着凛然不可侵犯的味道,那精致的五官都教人不敢直视。
  唯有嬴政一人能堪堪立在他的身旁。
  此时嬴政心中倒还有些不满,若是换做在秦国,他自然可以毫无顾忌地与徐福站在一起,但现在徐福能站在台上,他却只能站在徐福脚边。不过转念一想,这本也只是偶然一次罢了,从祭台脚下仰视徐福,同其他人一起感受徐福高高在上的超凡气度,也是别有味道。左右等回到秦国后,以后长长久久都是他同徐福立在一处。
  杨老板被堵住了嘴,绑住了手脚,如同待宰的羊羔,被搁在了桌案前,他激烈地挣扎着,双目赤红,嘴角狰狞得流出了些口水,他粗重地从鼻孔中喘着气,死亡的逼近让他失去了一切风度。
  但没有一人看着他的目光里有同情。
  祭拜天地,徐福口中念起祭祀语,原本那些枯燥的话语从他的口中说出,便陡然间被赋予了吸引人的魅力,众人怔怔地看着他,竟是好半天都挪不开目光。
  也只有这样出色的人,方能在祭祀台上大放光芒。
  没有比他更适合站在这里的人了。
  镇上百姓不自觉地露出了崇拜的神色,甚至心头还有着一股狂热地跪地膜拜的冲动。
  “点火。”
  “入鼎祭祀。”
  徐福启唇轻声道。
  随着他清冷的嗓音缓慢地响在众人耳中,此时他们见着一男子,直接单手将杨老板提了进来,然后推进了那大鼎之中。因为嘴被堵住的缘故,众人只能听见那鼎被人疯狂撞击的声音,而惨叫声却是半点也听不见的。待到他身上的绳子和口中的塞子被烧掉之后,他才从喉间发出了凄厉的嗬嗬叫声,仿佛喉咙都被火燎得破开一个洞来,哪怕是惨叫起来,也是语不成调的。
  徐福别开脸不再看,嬴政朝他伸出了手,牵着他从祭台上走下来。
  祭台两旁的火把越燃越旺,原本也只是很平常的一个现象,但此刻看在先入为主的百姓眼中,那便是神灵为惩罚了杨老板而欢悦,那火苗跳跃,也是在为此而庆祝。
  嬴政眼中可看不见这些,他只看见火光将徐福的脸庞映得有些发红,如同抹了一层浅浅胭脂,不免多了几分艳丽之感,不过这副模样,也只有嬴政才会去注意到了。
  其他人就算看见,也只觉得徐先生实在好看,真是教人羡慕又崇敬……之后无数夸赞的词汇略过不提。
  嬴政的侍从守卫在鼎的两旁,若是那杨老板能忍着剧痛,还有余力爬到鼎口,那他们就要负责毫不留情地将人再踹下去。这些侍从并非冷酷之人,但他们的同情实在不会对着杨老板这样的人渣。
  徐福和嬴政携手远去,百姓们垂头不语。
  一阵风刮过,杨老板的惨叫声再也没有了下文,鼎里静寂得只能听见大火燃烧的声音。
  百姓们打了个寒颤,也不敢再看便匆匆离去了,不过此时他们不约而同地在心底松了一口气。
  那个祸害,终于死了。镇上不会再有天火、地动,更不会再有冤魂了,杨老板已经得到了该有的惩处,他们也不必担忧自家姑娘再出意外了。
  那周家妇人醒来后,从杨府中爬起来,见杨府中空空荡荡,丝毫人气也没有,慌张夺门而出。徐福和嬴政等人从祭台离开,走了没多久便刚好撞上那神色恍惚的周家妇人。
  甘棠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那周家妇人,周家妇人愣了愣,看见了徐福,顿时便面带苦色,“徐先生……”
  徐福也往前走了两步,“你随我们来。”话是对那周家妇人说的。
  周家妇人再度一愣,虽然不大明白徐福的意思,但她对徐福足够信任,所以并未质疑,愣愣地便跟着徐福走了。
  徐福要往客栈回去,其他人自然不能跟进客栈里去,于是只能目送着徐福进去,再关上门。
  有人纳闷怎么周家妇人就被叫进去了,张翁叹了一口气,道:“想来是要为那周家妇人寻书秋呢。”
  众人恍然大悟,立时便夸起了徐福实乃善人,只是突然间想起,当初他们不也是这么夸那杨老板的吗?他们顿时便觉得尴尬无比,对视一眼便住了嘴。
  张翁摇头,叹了一口气,经此后,镇上人恐怕都要小心至极,不敢轻易放松了。
  周家妇人由那甘棠抓着手臂进了屋,徐福转过身来面朝他们坐下,这才道:“你放心,书秋并未失踪。”
  “什、什么意思?”那一瞬周家妇人的脑子几乎陷入了一团浆糊之中,近日来的连番打击,已经令她难以思考了。
  “书秋就住在杨府附近。”徐福顿了顿,“当初杨老板要追杀她,她逃到了我这里来,我这才下手去查了查,随后便发现了杨老板的罪行……”徐福将那段过程简单和周家妇人讲了一遍,只是将天火、地动人为制造的事决口不提,这件事知道的人多了,反倒容易出麻烦。
  周家妇人听完之后,泪眼朦胧。
  她和书秋二人也算是相互误会了,这时反倒不必再言,一切矛盾都解开了。
  甘棠带着她去见书秋,顷刻间屋子里就剩下了徐福和嬴政二人。
  徐福摆弄着面前的食具,“我们明日便往三川郡去吗?”
  “嗯。”
  “我们是不是耽搁得太久了?”徐福记得他们出来,是要沿着河南一带,视察慰问一番的,谁知道他们才刚去了趟军营,再离开就停滞了大半个月。
  “无事,从三川郡离开后,我带你去一趟蜀郡。”
  嬴政发现,徐福虽然嘴上不说,但他还是很喜欢自己救助他人成功后的成就感的。
  三川郡、蜀郡都曾是徐福插手救助过的地方,正好便带他前去一走。
  “好啊。”徐福猜测嬴政应当也还有其它的打算,遂一口答应了,嬴政带他前去,他便毫无负担地当做旅游就好。
  忙碌了一天的徐福很快便有些疲倦,他和嬴政粗略洗漱一番便上了床榻休息,很快便是第二日,侍从们已经将二人那单薄的行李收拾好了。侍从们好奇不已他们身上并未带钱,又是如何在客栈居住下来的?不过见到镇上人这样信任崇拜徐福,他们便觉得自己好像窥出了什么。
  甚至他们还从镇上人口中听见,说嬴政是跟着徐福蹭吃蹭喝,每天就带带孩子的男人。
  侍从们表情齐齐一裂,不敢再往下听,还个个如同老鼠见了猫飞快逃窜,生怕再多听一句自己就没命了。
  “先生!徐先生……”伙计在屋外叫门,有侍从上前打开了门,那伙计一见,众人都收拾好了行李,他懵了懵,讷讷道:“先生这是……这是要走了吗?”
  “是。”徐福点了点头,“还有何事?”就连杨老板他都替他们给料理了,这镇子上还能有什么事?
  “周家妇人来了。”那伙计说着说着便眉飞色舞起来,“书秋姑娘找回来了,差一点就遭了那杨老板的毒手了。”
  徐福闻言并未说话。
  而就在伙计话音落下的时候,周家妇人已经带着书秋从楼下上来了,书秋面带笑意,神色轻松,模样娇美更甚从前,大约是远离了那些糟糕情绪的缘故。而周家妇人也面带微笑,眉间的细纹舒展开了不少。
  “徐先生。”周家妇人在看向徐福的时候,眼眸里满满都是感激的味道。
  徐福的步履滞了滞,还是示意侍从将门大开着,将她们请了进来。
  “多谢徐先生。”周家妇人先诚挚地感谢过后,便忍不住抿唇笑道:“若是先生年纪再长一些,我家书秋年纪也再长一些,那我便要忍不住将书秋嫁给先生了。”
  夸人都爱用“你这样好的人,我都忍不住要将女儿嫁给你了”的句式,徐福听着倒没觉得有什么,毕竟周家妇人说“若是”,那便说明这样的事,永远也不可能发生。一旦离开这个镇子,徐福说不定日后便再也不会同他们见上一面。
  但是对于嬴政来说,哪怕只是个并不会达成的假设,就已经足够令他不快了。
  “若不是为结仇,周家妇人还是不要如此说更好。”嬴政冷着脸道,只那瞬间便气势全开,深深压在人的心头,所有人都顿觉自己膝盖发软,平白矮了一头,连反抗的心都生不起来。
  侍从们见状松了一口气。
  他们就说呢,王上怎么可能会如那些人口中描述得那样?
  王上还是那样威严的!
  这头周家妇人脸上的笑容一滞,随后便从善如流地向徐福和嬴政道歉,“是我无状了,这等话本就不应该说的。”
  书秋虽然瞧上去柔弱,但单看她能直接从杨老板手底下逃出来,就可见她并不是扭捏胆小的人,她也紧跟在自己母亲之后,向嬴政道了歉,随后大大方方地笑道:“只有您这样的人物,才堪与先生比肩呢。”书秋虽不知嬴政身上有什么本事,但她本能地觉得,气势如此之强的男人,绝对不一般。
  书秋这番话可算是刚好夸到嬴政心坎上去了,原本有再多不快,此时都消失了个一干二净。
  他气势稍敛,点头道:“你说得不错。”
  倒没人会觉得嬴政脸皮厚,侍从们觉得这实在是理所当然的事,若要论配得上,当然只有王上能与徐奉常相配了。王上尊贵,这哪能叫做狂傲呢?
  周家妇人谢过徐福后便要走。
  就在他们起身的时候,徐福突然眼尖地瞥见了书秋的右手被包扎起来了。
  徐福脑子里倒是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书秋,你的病我曾在一书简上见过。”徐福是当真见过,这也是他这几日碰巧想起来的。之前嬴政四处为他搜寻炼丹药的书,其中便曾提到过,有一药炼制后,可治体弱心疾。书简上描述得极为玄妙。不管有用无用,徐福还是决定将方子写与她们,这样的时候,总是宁愿一个不放过,都要试一试的。
  那周家妇人面露狂喜之色,心头狂跳不已,“先生的意思,可是……可是那书简上记载了此病如何治?”
  “是,我记下了一方子,但我也不能确定,是否有用。”
  “无论有用无用,都要一试才知!求先生的方子!先生大恩,我等无以为报,但定然会在此后每日,都在神灵前为先生祈福,愿先生日日安康,万望先生勿要嫌弃我等无用。”周家妇人激动地一口气说完了这串话。其实她根本不怀疑徐福给出的方子会无效。
  徐先生那样神奇,他给出的方子,应当都是有用的!
  周家妇人就差没跪地,直接将徐福奉若神明了。
  书秋也微微有些激动。
  徐福转头令甘棠去找竹简来,周家妇人忙出声道:“不,不必劳烦小哥,我这便命人去取。”说着她就匆匆出了屋子,哪怕拖着厚重的裙摆,她也有了点健步如飞的味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