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斗罗之无念 作者:Yana洛川

字体:[ ]

 
文案
戴沐白:小三,你家小念怎么卖,少爷我要了。
唐三:......
唐无念: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戴沐白:我说你家要不要招上门女婿,少爷我长得帅不花心还抗打,入赘你家绝对不吃亏。
唐无念/唐三:......
史莱克众:戴老大的脸皮已经修炼到要我们膜拜的地步了。
 
&:本文苏,会有金手指,作者水平有限,不喜勿拍!
内容标签: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无念,戴沐白,唐三,史莱克众 ┃ 配角:斗罗众 ┃ 其它:
 
==================
 
☆、锲子
 
  唐玄宗统治后期,天宝十四载十一月初九,范阳鼙鼓雷动,军旗招展,安禄山所统辖的三镇兵马以及同罗、契丹、室韦兵共十五万人,在范阳公然起兵反叛,安史之乱爆发,大唐盛世的帷幕缓缓落下。
  那是一个破败的年代,马蹄踏乱江山,沙场血花盛开,苍生颠沛流离。在玄宗西逃之际,八大门派遂揭竿而起,为守苍生逐马征尘舍生成仁。
  安禄山的大军残暴血腥,人间天堂瞬间变成了地狱。万里江山千疮百孔,大鹏折翅难飞,痉挛的天空,乱云之下,满目疮痍。
  叛军一路向西,西攻荥阳,未战即克,尔后开始进攻虎牢关,目标东都洛阳。
  虎牢陈列,只闻叛军铁骑吼声震天,关前流血漂橹,尸体成山,但没有一个人想要放弃,虎牢关丢了,洛阳便唇亡齿寒,他们身后是他们的家人朋友还有无数无辜的黎民百姓。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信念:守住虎牢,保住洛阳。
  “无念,先休息一会儿!”一身红衣的天策拉住身边的唐门,硬是把人摁在地上,他身上的红衣不知本来就是红色,还是在这战场上被染成了红色,“阿布卡,看着他。”
  唐无念看了一眼李佑安,盘腿坐下,敌人的攻势有了暂停,他们才好称这个机会恢复一□□力。
  “念念,师姐她们呢?”
  阿布卡许久不见师兄师姐,在战斗的时候还没有什么,但是现在一有空闲,便格外想念。
  “她们·······在另外一个地方。”
  唐无念揉了揉阿布卡头顶柔软的金发,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她们······再也回不来了啊!
  明教来帮忙守洛阳,损失并不比他们中原的门派少,怜我世人,忧患实多。唐无念怜惜的看着阿布卡,其实阿布卡才是最可怜的一个啊!
  在这么多天的战争中,天空早就被染成了红色,不复以前的清明。
  唐无念看着血红的太阳,起身,试图在周围找到和自己穿一样衣服的人,可是就算他怎么找,也只能在尸体中找到一些染血的熟悉面孔。
  唐无念闭上眼睛,他唐门在堡主的带领下,能上战场的全都来了,可是现在,他连一个认识的人都找不到了······
  “佑安,我讨厌战争。”
  唐无念看着四周尸堆成山,有些痛苦的移开视线,可无论他看向哪里,都是一样的场景,尸体、鲜血、断掉的兵器······就算是闭上了眼睛,这些场景也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黄沙战场,埋葬了多少往事与悲凉,一场又一场秋风,熄灭了多少战士的生命。
  想着开元盛世的场景,唐无念心里泛起苦涩,上层人士的腐朽将国家弄的残破不堪,可是这些战死的士兵和那些流离的百姓又是何其的无辜。
  李佑安拿起□□走过来,“我们都讨厌战争,但我们要保家卫国,无念,别多想。”
  唐无念应了一声,看着不远处的狼牙兵又冒出了头,便拉起了地上的阿布卡准备战斗。
  李佑安扭了扭脖子,“这群兔崽子,等爷把你们打回老家,看你们还横不横?”说完,提起□□便冲了出去。
  “念念,我们也走吧!”清清亮亮的声音,似乎不应该在战场上出现,可在这乱世之中,又有什么该不该呢?
  又是一场短兵相接的厮杀,三人的身影慢慢融到狼牙兵群里,里面还有各派弟子拼死守卫着这残败的国家,不断有人倒下,又不断有人补上,天边的血色残阳一如既往的照射着大地上生灵涂炭的场景,然后缓缓落下。
  安史之乱第二年,叛军攻入洛阳,安禄山称帝,令史思明经略河北。
 
☆、第 2 章
 
  斗罗大陆,一片偏远的森林边界坐落着一座小木屋,只是此刻,小木屋外面一片狼藉,唯有那一座小小的木屋被保护的完好无损。
  产后的女人温柔的看着床上的两个小婴儿,眼中充满了哀伤,泪水不停的落下。
  对不起,我的孩子,为了你们的爸爸,妈妈必须这么做......
  孩子,不要怪妈妈,妈妈也是迫不得已......
  女人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许久,再次睁开眼睛直视,女人抱起床上蓝色头发的婴儿,眼中只余坚定,不管外面是刀山火海还是血雨腥风,她都要和爱人一起扛。
  “唐昊,你还是执迷不悟吗?”
  千寻疾居高临下的看着死守在木屋旁的男人,眼中杀气四溢,唐昊,你阻止不了本座。
  唐昊恨恨的看着周围一群居心叵测的人,握紧了手里的昊天锤,擦了一把嘴角的血,唐昊艰难的站起身来,不能倒下,阿银和孩子还在里面,一定不能倒下。
  “千寻疾,你休想!”
  想要伤害阿银,除非从他唐昊的尸体上踏过。
  气氛又一次凝固,突然,木屋的门“咯吱”一声打开了。
  “昊......”高贵典雅的女人静静地看着武魂殿的一群人,仿佛没有看到他们眼里的野心,平静的走到唐昊的身边。
  “阿银,你怎么出来了。”唐昊眼神之中难掩焦急,手中的锤子舞的更加密集,生怕身旁的人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看到木屋里走出的女人,千寻疾的眼神更加狂热,这个十万年魂环必须是自己的,谁也别想阻止。他是一个自私的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一点千寻疾比任何人都清楚。
  阿银看着自己的爱人在三位封号斗罗和一群魂斗罗的攻击之下已显弱势,却还是将自己护在身后,眼睛有些湿润,不能让昊一个人承担这一切,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都要爱人活下去。
  “昊,对不起,阿银不能再陪着你了......”
  随着阿银结出一个个淡蓝色的手印,淡淡的金光开始从阿银和孩子的身上冒出,金光出来的速度越来越快,很快便成了通天的光柱,将武魂殿的众人隔绝在外面。
  光柱里面的唐昊看着光点不断涌进身体,脸上陡然露出惊恐的表情,“阿银,你在干什么?阿银,快停下!阿银!”
  唐昊试图阻止阿银,让她停下来,可契约已经形成,任唐昊怎样都只是徒劳,随着四周光柱亮起,阿银的身体也在柔和的光芒之中渐渐虚幻。
  “对不起,昊,你要好好活着......”
  “不、不要,阿银,不要抛下我......”
  随着那俏丽的身影完全消失,金光完全涌入唐昊的身体,唐昊的气势也达到了巅峰,双目赤红的唐昊握紧了手里的锤子,那上面赫然多了一个红色的魂环。
  “千寻疾,若不杀你,我唐昊今生、誓、不、为、人!”
  光柱消失后,千寻疾敏锐的感觉到唐昊的变化,一个愣神,随即反应过来和另外几人迅速后退,可是,已经晚了。
  在唐昊怀着必杀之心将武魂殿的人一个一个击杀于锤下时,谁也没有注意到,本该和阿银一起消失的婴儿却没有化为虚影,反而是艰难的睁开了眼睛,周身都笼罩在一片淡淡的光芒之中。
  就在唐昊和武魂殿最后的几个封号斗罗纠缠的时候,小婴儿周身的光芒消失了,随后又闭上了眼睛,只不过这一次他的呼吸已经稳定了下来。
 
☆、第 3 章
 
  天刚亮,圣魂村的铁匠铺子外就来了一个小男孩。那是个只有五六岁的孩子,显然,他经常承受太阳的温暖,皮肤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黑色的短发看上去很利落,一身衣服虽然朴素,倒也干净,他正是来到异界的唐三。
  “不知道小念有没有醒?”唐三一边念叨着,一边熟练的推开铁匠铺那颤巍巍的门。
  一进家门,唐三就闻到了扑鼻的饭香,似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他的脸色一变赶紧跑向灶台,果然不出所料,一位和唐三大小差不多的蓝发男孩正踩在木凳上,笨拙的想掀开大铁锅的锅盖,却因为体型太小,怎么都够不到。
  唐三看没出什么乱子,便松了一口气,上前让蓝发男孩下来,“小念,下来吧,我来。”
  蓝发男孩,也就是唐念,或许叫他唐无念更合适些。唐无念听到身后的声音,脸微微有些发红,默默地从小板凳上下来。
  唐三踩上木凳,熟练的掀开锅盖,将锅里煮的烂熟的粥乘出来,“小念,说了要等我回家你要是再伤到自己怎么办。”
  唐无念将脸撇到一边,摸了摸饿扁了的小肚子,随意的回一句知道了,便不再说话。
  唐三已经习惯了唐无念的反应,摇头笑笑也不再说话。其实,并非唐无念不愿意开口,他只是不习惯这个世界的语言而已。
  “爸爸,吃饭了。”唐三将粥放在桌子上,叫道。
  唐无念在唐三把粥放好之后,便安安静静的坐着喝粥。
  他记得他是死了的,毕竟狼牙兵那狰狞的面孔和胸口处透出的染血的枪尖都非常明确的告诉他,他是不可能活下来的。可是,当他从剧痛中醒来的时候,那清楚点的感觉又在无时无刻不在告诉他,他还活着。
  身体几乎不受自己控制,内力全无,还有种要消散的感觉,这一切都让他不安,但他确实还活着。
  身边一男一女的对话他完全听不懂,而且他的身体状况也让他无暇分心,压下心底的慌乱,他艰难的运起唐门的功法,一点一点从外界吸收能量来修复身体,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变成婴儿的样子,但当务之急是活下来。
  万幸的是,即使是在婴儿的身体里,他的功法也能够运行。唐无念竭尽全力修复身体,不知过了多久,在身体稳定下来的时候,他终于放心的晕了过去。
  唐无念醒来后很长时间都没有明白,为什么他一醒来就长大了,后来他才知道,他昏迷了很长时间,这也是为什么唐三已经熟练的掌握了这个世界的语言,而唐无念还不怎么熟悉。
  在能听懂这个世界的语言后,凭借卓越的记忆力,唐无念再想起初来是那几句对话是,便明白了他是被放弃的孩子,虽然他没有和素未蒙面的母亲一起消失,却也是受了重创。
  前世唐无念就是被翠玉老太太捡到然后养在唐傲天身边,没想到再来一次还是相同的命运。
  唐无念也不是什么多愁善感的人,前世若不是被亲生父母抛弃,他还进不了唐门呢!
  “小念,慢一点,我再去叫一下爸爸。”唐三又给唐无念加了一勺粥,然后走进了里屋。
  唐无念头也没有抬,继续喝他的粥,只是眼里有了些温度,其实这样也挺好,那个所谓的父亲应该是因为母亲所以一蹶不振,但至少没有不管他们,只是这个哥哥,为什么老是给他一种奇怪的感觉,只是那种感觉总是一闪而逝,不等他抓住就消失了,久而久之,唐无念也不想了,毕竟他不是什么爱钻牛角尖的人。
  唐无念喝完粥,将碗放回灶台旁后,里屋的门帘被掀开,唐三从里面走了出来,随后一个高大的身影迈着踉跄的步伐也出来了。
  唐无念看了看唐昊静静地走回他的小床,出生之时受到的创伤太过于严重,所以他一刻也不敢松懈的修炼,身为唐门弟子,却弱的和一个真正的小孩子一样,堡主要是知道了,会气的来找他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