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恶作剧同人)戏剧之吻 作者:明镜非镜(下)

字体:[ ]

 
☆、Cut 91
 
  袁襄祈背上的伤好得七七八八的时候,院际篮球赛已经到了四分之一决赛了。没有袁襄祈这个后卫他们打的很吃力,但好歹最后是进了半决赛。袁襄祈开始恢复训练。
  这个时候,网球社也报名参加了一年一度的网球赛,很可惜的是江直树没有参加,袁襄祈他们也懒得去看了。
  袁襄祈准备着周六的半决赛,湘琴打算约留农和纯美一起去给袁襄祈加油。阿金听说了也说要去,还自荐亲手做一些酥脆的零食带去一边吃一边看,湘琴就和他约在幸福小馆里面一起出发。
  袁爸爸看湘琴兴冲冲地往背包里面塞着零食,说道:“你是去看比赛还是去吃啊?”
  湘琴说道:“一边看一边吃啊!虽然是要去给小祈加油,但是还是要给点娱乐的嘛。”
  袁爸爸想了想,蹭到湘琴旁边,问道:“他还在和直树一起?”
  湘琴点点头,说道:“是的啊,因为你还没有消气嘛。”
  袁爸爸说道:“这样打扰直树多不好……”
  湘琴转过头看着袁爸爸,说道:“那爸爸你原谅小祈了吗?哦不对,小祈没有做错什么,应该问爸爸你接受小祈了吗?”
  袁爸爸黑着脸说道:“我什么时候说不接受他了,只要他能改回来……”
  湘琴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哦,那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要去看比赛了……”
  “等等!”袁爸爸抓住湘琴的手,制止住她向厨房招手叫阿金的动作,他压低声音问道,“那……那个臭小子有没有和你说他有没有对象啊?”
  湘琴睁大眼睛,发出了“啊?”的声音。
  袁爸爸尴尬地咳嗽了两声,说道:“就是他突然之间跟我说,肯定是有对象了才这么急的,对不对?”
  湘琴默默地在心里面想着真是老话说得对“知子莫若父”,不过她响起阿祈千叮万嘱说不能提到江直树,她只好说道:“爸爸你想多了吧,小祈只是想跟你坦白而已。”
  袁爸爸怀疑地看着湘琴,湘琴立刻傻笑,他移开目光,湘琴立刻放松下来,呼了一大口气。袁爸爸说道:“真是这样吗?”
  湘琴赶紧说道:“当然了,爸爸你就别想这么多了。”
  湘琴想着还是快点叫上阿金出去吧,否则等会不小心露了马脚就惨了。但是看到袁爸爸还在暗自怀疑着,湘琴脑筋一转,反而拉住袁爸爸说道:“爸爸,如果……我是说如果啊!如果小祈真的有了喜欢的人,你会怎么办?”
  袁爸爸直觉说道:“那当然要带回来给我看看啊!”
  湘琴惊喜地说道:“你不在乎他是男的还是女的啦?”
  袁爸爸黑着脸说道:“不管是男是女都应该带回来给我看!带回来让我把他们两个都骂醒!”
  湘琴喜笑颜开,看来袁爸爸只是嘴里说着不接受,但是其实内心已经看开了。
  湘琴说道:“好好好。不要生气,时间不早了,我要和阿金出发了。我们先走了!”
  湘琴拉着阿金和袁爸爸挥挥手就出门了,袁爸爸看着傻呆呆的阿金被湘琴拉着手臂,一脸的乐呵呵的傻笑,一股疲惫感油然而生。儿子突然说喜欢男的,女儿一直吊着自己的徒弟,这都算什么事情啊!
  袁襄祈在篮球馆里面热着身,这是他伤好后第一次又重返赛场,要好好表现才行。队友们聚过来一起鼓气加油,高明拍拍袁襄祈的肩膀,说道:“还是和阿祈你搭配最爽啊,前两次怎么打怎么都有点不顺。”
  袁襄祈把他的手打下来,说道:“是因为前两次小天都没有来看,今天来了才这么想吧!”
  高明笑嘻嘻地说道:“果然是兄弟,你简直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
  队员们都发出友善的笑声,等裁判的哨声一响,他们立刻严肃正经起来,拉拉手臂,上场。
  湘琴来的时候已经开始了几分钟,她和阿金在人群里面挤着,好不容易到了留农和纯美给他们占了位置的地方。然而这次留农和纯美都是各自带着男朋友过来的。湘琴和阿金坐在她们两对之间,湘琴有点不自在,因为隔壁的留农已经和她的男朋友宝贝宝贝地叫着了。
  湘琴立刻拿出吃的零食,然后眼睛死死看着在球场上的袁襄祈,嘴巴嚼零食嚼地很用力,企图转移注意力。
  阿金体贴地给湘琴递了一瓶水,湘琴说了声“谢谢”,但是现场人太多太吵,她的道谢被淹没在了呼唤声和口哨声里。
  袁襄祈一进赛场就回到了以前的状态,和队友们的几个传球漂亮得让观众席传来阵阵喝彩声。袁襄祈随手擦擦脸上的汗水,心里遗憾自己在球场上大杀四方的时候,江直树竟然要在公司里面加班看不到他的英姿。
  事实上,江直树正在办公室里面看着文件,突然门被用力地敲响,与平时规律的敲门声很不符合。江直树把文件放下,沉下声音说道:“进来。”
  秘书“咔哒”一声开了门,手里面没有拿任何的文件,她急匆匆地走进来,开口说道:“刚刚大泉集团的人打电话来,说是要取消和公司的一切合作。”
  江直树一听,错愕地抬起了头。秘书很着急,大泉集团在商界很有名望,虽说公司只和他合作了数次,但是如果被其他公司知道大泉集团单方面和公司停止合作,这对于公司的声誉来说是极大的打击。
  江直树很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他说道:“立刻给我接通他们这次负责人的电话。”
  秘书点点头,穿着高跟鞋飞快地走了出去,还不忘把门带上。
  江直树办公室里的电话没过一分钟就响起,秘书的声音说道:“马上给你转接负责人。”
  江直树等了几秒,电话那边的负责人接了电话,但是对于为什么会突然停止合作的事也不太清楚,只是告诉江直树,这是总公司的安排。
  江直树挂了电话,沉吟了一会儿。立刻站起身,拿过旁边衣架上的西装外套,走出办公室对外面的秘书说道:“马上给我准备车,我要去拜访大泉集团的董事长。”
  秘书打电话给他安排了车,江直树在车上看着大泉集团的新闻。大泉集团还没有在媒体上公开说要停止和公司的合作,江直树把手机收了起来。开车的司机不明白为什么总经理会突然召自己开车,平时通常都是董事长叫的车,他想从江直树的表情里面看出点什么,但很可惜这是不可能的。
  大泉集团的社长在郊区里面有一座庄园,到庄园的时候,司机按下了门铃。应门铃的人用平板单调的声音说道:“老爷已经知道江先生到了,请他先等一会儿,我们立刻安排车接进来。”
  江直树从车里出来,三米高的大门慢慢打开,一个管家模样的人站在一辆车旁边,他说道:“江先生,我是老爷的管家,请您上车。”
  江直树朝他颔首,上了车。
  庄园里面很大,足足开了两分钟才到了主屋。江直树下车,跟着自称徐叔的管家进了主屋。大泉社长正坐在主厅里面,前面放着一张大理石般的茶几,上面放着精致的茶具。
  江直树说道:“大泉社长您好,今天冒昧打扰是有事情想要问明白。”
  大泉社长抬了下手,说道:“坐。”
  江直树坐了下来,徐叔给他倒了一杯茶。
  大泉社长说道:“尝尝这杯茶,是今天新采摘下的龙井泡的。”
  江直树说道:“抱歉,我现在并不渴。”
  大泉社长的声音冷下来:“我让你尝尝,你就尝尝。”
  江直树顿了几秒,才拿过茶杯抿了一口,说道:“我不太懂茶,但回味为甘,是好茶。”
  大泉社长说道:“话说的挺漂亮。”
  江直树正色道:“大泉社长,我今天来是想要请问为什么您要单方面终止和我们的合作?”
  大泉社长却摆弄着面前的茶具,没有立刻回答,江直树也没有吭声。两个人沉默了几分钟后,大泉社长率先开口了,他说道:“算下来,我今天是第二次见你。”
  江直树说道:“是的。”
  大泉社长说道:“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对你的印象还挺不错。但没想到啊……”
  江直树说道:“大泉社长没想到什么呢?”
  大泉社长看着江直树,说道:“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江直树突然勾起了唇角,说道:“我是什么人,只凭两面和从别人嘴里听来的信息就能够判断?”
  大泉社长说道:“我活了七十多年,什么人没有见过。我自然有我判断的依据,更何况,我知道的不都是事实吗?”他看着江直树,但是江直树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露出一点怯色。
  他慢慢地说道:“你是一个同性恋。”
  江直树转头看着大泉社长,说道:“没想到大泉社长做生意的时候会给生意伙伴贴上标签。”
  大泉社长拿起茶杯,喝完一杯,说道:“我是有贴标签的习惯……但是我并不歧视,说实在同性恋也只不过是一个标签,我关心的还是能不能给我赚到钱。”
  江直树“哦”了一声,说道:“那我就不明白了,大泉社长是没有从我们的合作里面看出我们公司的诚意和能力?”
  大泉社长说道:“你的能力毋庸置疑,你们公司的潜力也很好。但是,你的人品……”大泉社长“呲”了一声,摇摇头。
  江直树说道:“呵,什么时候我的人品已经差劲到连大泉社长都知道了?”
  
 
☆、Cut 92
 
  大泉社长说道:“你是想否认么?你是什么人我已经很清楚了。”
  江直树轻笑着说道:“那大泉社长认为我是什么样的人?”
  大泉社长握着放在一边的拐杖,轻轻晃着头,看着江直树说道:“你虽然是挺聪明的,但是不会看人,不会做事。过于年轻气盛,有些人不是你想要拒绝就拒绝的。”
  江直树说道:“难道我连拒绝的权力都没有?”
  大泉社长说道:“慧兰是我唯一的孙女,也是我最疼爱的亲人。你拒绝她,伤害了她。我帮自己的孙女出一口气有什么不对的?”
  江直树听了他的话,终于明白大泉社长其实就是来给白慧兰出头的,他轻呼了一口气,发出一声讥笑。江直树把手里的茶杯放回茶几上,说道:“大泉社长认为我是伤害了白小姐……原来在大泉社长看来,我不应该拒绝白小姐,而是一直欺骗她,哄着她才对。呵,这就是大泉社长对自己孙女的疼爱,我今天总算是知道了。”
  大泉社长皱了皱眉头,他说道:“你在这里嘲讽什么,如果你敢骗慧兰,就不是只有停止合作这么简单了。”
  江直树还是保持着他那张面瘫脸,仿佛在他前面坐着的并不是在商界跺一脚就能晃一晃的大泉集团的社长,只是一个可笑的爱孙心切的小老头。
  江直树说道:“那大泉社长是什么意思呢?我就是一个同性恋,不可能会喜欢白小姐。”
  大泉社长看着江直树还是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本来就是没有多余的表情,还是城府太深,善于隐藏。他说道:“我希望你去跟慧兰说,你很喜欢她,非常愿意和她交往。”
  江直树讥讽地说道:“大泉社长心还真是宽啊,竟然希望自己的孙女和一个同性恋交往?”
  大泉社长说道:“当然不是。我希望的是你去跟慧兰说你转变心意了,然后再由慧兰来把你甩开。”
  江直树简直不能隐藏自己的嘲讽,他说道:“大泉社长,你提出这样的要求的时候,会不会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不,是太过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