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幻城同人(樱空释和卡索) 作者:施云笑

字体:[ ]

 
文案:
游戏继续,
这一世,手足情却慢慢演化成爱情
不断在渊祭的牢笼中挣扎的两人,
最终是依旧走上既定的轨道,还是改写规则呢?
忍不住想在幻城电视剧更新的空挡写同人呢~
 
内容标签:破镜重圆 虐恋情深 奇幻魔幻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樱空释卡索 ┃ 配角:渊祭星轨 ┃ 其它:
 
 
  ☆、重生
 
  很久以前看过幻城的小说就一直怨念着同人的事情,现在幻城拍电视剧啦,重新燃起想写同人地的心啦。樱空释作猪脚,为什么,因为最腹黑的就是他嘛hiahiahia
  —————————————————以下正文————————————————————— 
  刃雪城尸横遍野,雪白的冰面上四处红莲盛开,我从地面苏醒,身旁是五脏被玄冰贯穿,没有一丝生气的的卡索。
  “为什么我还活着,为什么?”我绝望地喃喃自语。
  “因为我突然觉得你死了就没意思,我宣布,游戏继续。”天际传来渊祭的声音,空灵却渗着寒意。
  “你是谁?”无力地问,“不管你是谁,不管你的游戏是什么,我恐怕都不愿再进行了,我只想去天国陪我哥。”
  “哈哈,好啊,我让卡索活过来,你抱他回宫殿吧,他会醒的。”渊祭的声音再次从天际响起。
  “为什么救我们?”我隐约感受到威胁。
  “救?等他醒了游戏才能继续。游戏,只是游戏罢了。”声音渐渐飘走,回到另一个世界。
  我抱起把卡索放在冰榻上,却见床上的卡索瑟瑟发抖,身为冰族人,为什么会感受到寒冷,怎么回事?难道?那人夺走了我哥的灵力,将他变成了普通凡人。
  冰榻上的人双手交叉放在腹部,全身的冰雪幻袍一尘不染,雪白的长发散落到床沿,画面宁静而忧伤,我看着床榻上的人,不觉泪流满面,低声小心地唤:“哥。”我坐在他身边,秉退了所有火族精灵,将我的炎火幻袍脱下为他盖上,保持他的体温。我静静等着他醒来。却等到冲进房门的火族之王,我以前叫他父王,但此刻他的出现让我感到烦躁,提醒我身为羅天烬的身份,提醒我刚刚让刃雪城血流成河的暴行。
  “哈哈,不愧是我火族的王子,天烬,作为此次行动最大的功臣,明天我决定赐予你火族最崇高的荣誉。你想要什么,尽管说。”这个我称作父王的人此刻正意气风发,我却不想回他哪怕一个字,荣誉,谁喜欢给谁好了。
  下一秒,父王就发现了卡索,“卡索?他没死,天烬,你在做什么!”面前的人立刻怒容满面,周身开始围绕红色的火焰,利剑一样的炎火向哥哥飞来,我一把将攻击弹开,将视线从哥哥身上移开,冷眼看向面前一心要置哥哥于死地的男人,“你容不得他?”我语气从容,但是充满杀气。
  火族之王怒气已散,防御却每收,眯着眼凝视我片刻,问:“你留他何用?”
  我轻笑:“若不是为了见他,我攻打刃雪城何用?”
  “你是谁?”对面的人此刻已经做好随时攻击的准备。我曲起右手的食指,发动远高于火族之王的幻术将他的胸膛击穿,原本不想取他性命,可谁让他容不得卡索。看着他不可置信的暗红色双眸,我缓缓开口:“我前世叫樱空释,是卡索的弟弟。”话刚落,面前的人就化为灰烬消散了。
  侍候在旁边的火族精灵惊吓得不敢动弹,我平静地挥挥手:“出去吧,就说我父王在战乱中牺牲了。”
  待寝宫中空无一人,我走回到躺着他的床边,静静坐着,哥,我们都几百年未见了,我好想你。滚烫的泪水划过我的脸颊,几百年了,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生命的完整。
  面前的人缓缓睁开眼睛,却在第一眼见到我之后立即曲起左手无名指,我本能展开防御,却没有受到预期的攻击,原来哥哥真的丧失了灵力,我收回防护罩,心如刀绞,哥,对不起。
  立刻意识到自己没有灵力的卡索走到我身前,身形没有一丝畏惧,反倒是凌厉的决绝,他粉红如樱花的唇微启,一字一顿地说:“你是羅天烬对吧,我不知道我为何没死,也不知道你为何不杀我。但我的子民因我而亡,我最重要的朋友全部离我而去,我不会苟活。”
  我看到他眼中是那样悲哀的神色,那蕴藏着无限哀伤的眸子,就像一把利剑,狠狠刺穿我的心。“那樱空释呢,你不等你弟弟了吗?”我深深地凝视他,原来他醒过来不仅灵力全无,也忘记了死前的一段记忆。哥,如果我告诉你我就是释,是我掀翻了刃雪城,是我杀死你最爱的黎落和你最重要的朋友,你会恨我吗,向当年一样一剑杀了我吗?
  “释,可能不见更好,我知道他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平安长大就好了,见到我,不过是给他带来灾难罢了。”他的表情说不出的落寞。
  我深深望着他决绝的眼睛,调整好表情,冰冷地开口:“你怎么知道他过着平安的生活?卡索。”我决定骗你,哥,樱空释将不会再出现,而你,请一定活下来。
  他终于有一丝动容,急切问道:“你找到释了?他在哪儿?你把他怎么了!”
  我心如刀割,什么也没说,转身缓缓离开,卡索,至少你要活着。
  身后他的声音突然想起:“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让我见见释。”
  “明天新的火族之王登基,你来参加我的登基仪式,站在我身边吧。”说完我走出寝宫。
  第二日,刃雪城四处燃烧着象征火族的火把,火族人民全部聚集到刃雪城堡前,挥舞手中烈焰,等待着他们的新王,除了火族子民,还有被扣押的冰族子民,此刻站在宫殿面前,脸上写满哀痛和不甘。
  我出现在宫殿门口,身着火族最高权力幻袍,手持权杖。他站在我的身边,看不出表情。当面前的冰族子民看到他们的卡索国王时,顿时安静了。
  下面开始议论纷纷,其中能看到愤怒的神色,更多的是不解。我缓缓开口,笃定从容:“火族和冰族的子民们,我和卡索是你们未来的新王,”身边的人诧异地转过头看向我,而我此时也正看向他,继续宣布,“我和卡索国王达成协议,冰族和火族将不再兵戎相见,没有原因,火族将不会主动侵犯冰族,而刃雪王宫将归我和卡索国王共有。违令者,杀。”
  下面一片喧嚣,几个战士冲上来与我对峙,挥手间,都化为灰烬。我看了眼渐渐接受新规的臣民,对卡索说:“回吧。”转身迈入宫殿中。
  他追过来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眼神中充满不信任。
  “因为我想这么做。”我轻轻一笑,“你的子民也不会受到伤害了,不是很好吗?”
  他看着我,冰雕一样的面容,眉头微微皱起,长发庄重地束在身后。几百年了,你已经成为国王,可是看起来却比以前更加孤独更加被束缚了。哥,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帮你打破枷锁。
  “你留我又是为何?”他继续问。
  “冰族之王,即使你没有了灵力,我也认为你是非常优秀的国王,我不杀我怀有敬意的人。”即使我是羅天烬,我也依旧希望你对我的敌意少一点,即使我杀死了你重要的人,我也希望你最后可以原谅我。哥,你是那么温柔那么仁慈的人,释期盼你能原谅我。
  他苦笑:“可你杀了太多我重要的人,我怎么会不恨呢?羅天烬。”
  如寒冰刺穿我的心脏,我已无力辩解,如果你知道站在面前的人就是樱空释那你该有多痛苦,如果是这样,我更希望你能心怀希望地一直等待,就像已经过去的那几百年。
  “那就恨我吧,我不会为难你,也不会再为难冰族子民,做你想做的吧。至于樱空释,我心情好了或许可以告诉你他在哪儿。”我勾了勾嘴角,往幻影宫的方向走去,那是属于樱空释的房间。
  他没有问我为什么宫殿里这么多的房间我偏偏选择住幻影宫,也没再问我有关樱空释的任何信息。他总是这样,默默观察,默默忍耐。                        
作者有话要说:  卡索不能太脑残,樱空释当然是要保持腹黑的,渊祭嘛,这个终极boss总觉得按正常逻辑来说是拼不过的哈哈
 
  ☆、星轨再此出现
 
  我们彼此之间的话不多,也的确没有什么好说。我作我的羅天烬,他当他的卡索国王,唯一可以谈话的内容便是刃雪城内偶尔发生的纷争。火族和冰族的子民暂时都不太适应新的生存方式,每当有问题出现,我总会去询问他的意见,保有最大的尊重。每当需要出现在子民面前时,我也总是与他并肩出现。对于我来说,这已经是难能可贵的幸福。
  可他总是在夜间独自饮酒,一杯复一杯。我站在远处凝视他,一看就是一整晚。哥,你想离开这里吗?我是不是应该放你走呢?
  一日,宫殿门口出现了一个身着星彩幻服的小女孩儿,她看起来柔弱安静,眼神却无所畏惧。她说:“我叫星轨,我要见你们的火族之王羅天烬。”
  在寝宫休息的我听到她在梦中叫我的名字,起身走出宫门,看见这个精灵一样的女孩儿。
  “樱空释,我是星轨,星旧的妹妹。我过来是为了帮你们,让我见卡索吧。”
  “好。”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知道我是樱空释,正因如此,她可能掌握了一些我不知道的重要信息,比如,我再此活过来时那个不知从何处飘过来的声音。
  我没有直接把她带去见哥,而是将他带到幻影宫。我问:“见卡索之前,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会知道我是樱空释,还有,你说你来帮我,又是为何?”
  她站在我面前,没有哪怕一点畏惧,一个还没有成年的女孩,我没想到竟有如此魄力。
  “我几百年前死去,我哥哥星旧将我的身体放在万年冰湖之下,保存着我最后一点元气,你当初和他正面交锋的时候他原本是可以躲过的,可他却在最后关头发动了禁术,将我从冰湖底下复活,把所有灵力给了我,留下一个梦境,让我帮助卡索。在我预知卡索的时候,不小心走入了你的梦境,得知了你原来就是他一直在等的樱空释,可你没有告诉他你是谁。”她轻轻一笑,不再说话,好像看穿了一切。
  “如果没有我,星旧也许可以活下来,你不恨我?”站在我面前的星轨,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呢?
  “你没有错,我哥也没错,这是你的命运,也是他的命运。我本是没有必要出现了,因为你们的命运已定,但保护好卡索是我哥最后的希望,既然如此,我就来陪你们走一段路吧。”
  星轨望向窗外,那是刃雪城门的方向,星旧战死的地方。
  我带他来到卡索的房间。当星轨出现在卡索面前时,他总是淡然的神情才终于发生了一点变化。
  “星轨?你怎么可能在这里?”他的眉毛微微上挑,神情有些吃惊。
  “哥哥将我的身躯放在万年冰湖之下,他战死前发动了禁术为我续命,留下两个梦境,一个给你,一个给我。”语罢,星轨将一个梦境打开。
  冰火交战,星旧站在城门处微笑,他说:“王,我记起你来的时候,也记起了我的妹妹星轨,我记得我前世将她放在冰湖之下,总是抱着一线希望,希望还能救她,我找到了办法,那是高于占星族一般幻术的禁术。我早已预见到此战必败,所以我用最后的生命让星轨活过来,我让她尽力保护你,也请你原谅她,好吗。恳请您照顾好她,我的王。”在两方交战的喧闹声中,他的声音纯粹而宁静,好像面对任何结果,他都已经坦然。
  我沉默地看完梦境的内容,我知道那就是星旧留下来的梦境没错,因为当初我与他交锋时,他也是这样的表情,平静坦然,让人印象深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