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有系统的西弗 作者:喵悠(下)

字体:[ ]

☆、咏叹的卢修斯
 
  卢修斯马尔福带着两人来到了对角巷,但是却没有看到那个黑兜帽人影,他站在那里看来看去,思考着那个人和老汤姆到底是干什么,为什么老汤姆要亲自送他进入,他到底是谁。
  其实只是小西弗还没有魔杖。
  但是在卢修斯看起来就是老汤姆和一个陌生人做了某些秘密的事情。
  这个陌生人看起来真是奇怪啊。卢修斯认真的思考。
  马尔福家的继承人是一个头脑机灵的13岁小公子,他认为有责任不放过魔法世界的任何可利用的资源,包括要了解一个神秘的披着黑斗篷让破釜酒吧的主人亲自迎送的青年人。
  小西弗这两个月每天吃好睡好的个头窜了好高,披着黑斗篷的伪装成青年也差不多了,于是也无怪乎卢修斯想复杂。
  这时候埃文却已经走了开,他走向宠物店,卢修斯无奈:“又是给你的小表妹买礼物。”埃文点点头兴冲冲去往猫头鹰商店。男孩巴蒂跟着他。
  卢修斯看着埃文,罗齐尔家族的继承人,他的姑母上一代罗齐尔的小姐嫁给了布莱克家族的二少爷,生下了三个姑娘,都是最好的纯血联姻对象,卢修斯想到大小姐贝拉,布莱克家族的嫡长女,顶级家族嫡长女,代表最高贵的婚姻,据说自己和鲁道夫是他们的对象,但是爸爸说上一次布莱克家族的晚会布莱克家族的二夫人暗示贝拉和鲁道夫跳舞,看来已经定下了。
  卢修斯并不遗憾,贝拉那姑娘的脾气绝对不是他喜欢的,但是他喜欢贝拉所代表的财富和地位,终究马尔福没有争过莱斯特兰奇,父亲也很失望。
  布莱克家族还有两位小姐,但是根据中世纪的长女优先传统,两位小姐出嫁带来的地位和财富都比不上嫡长女贝拉,卢修斯对此缺少兴趣。卢修斯想,也许二小姐安多米达也凑合,不她的头发是棕色的,金色头发颜色的三小姐呢,那孩子今年才上一年级,还是一团孩气。
  他看了看埃文,对方正在宠物店挑选动物,他在给小表妹挑选礼物,埃文总是和他的小表妹很要好。
  卢修斯觉得自己理解,布莱克二夫人当然会期待有一个女儿嫁回到自己的娘家,其中最合适的是继承权最靠后,可能会逃脱联姻的小女儿,布莱克三小姐,埃文的小表妹。
  卢修斯看着埃文,那么小的小女孩,埃文那么喜欢,他回忆那个孩子,金发穿着一年级校服的小丫头,感觉还好但也不突出,是一个乖乖的小淑女。似乎她的姐姐叫她茜茜小妹妹。
  卢修斯回忆着,之前没怎么看那个女孩,也许以后可以稍稍放一点儿注意力,毕竟马尔福和布莱克也代代友好。
  卢修斯目送埃文走进了宠物店,直奔女孩子喜欢的粉绒绒兔子和蒲绒绒,拉过来男孩小巴蒂,带小孩行前慢慢的走。
  卢修斯带着男孩巴蒂在对角巷里似乎闲逛,他问小巴蒂:“要来一个冰激凌吗,最好的冰激凌都是来自弗洛姆家。”
  小巴蒂仰起头看了看,他犹豫的摇头:“爸爸说过的,冰激凌不可以吃。”卢修斯啧啧舌,老巴蒂真是一个刻板无趣的家伙,看看儿子都教育成什么样了,小小年纪的。他这么想着去,却是脚下放慢了,带着小巴蒂仔仔细细的逛起了街来。
  这时候,小西弗已经在对角巷里逛了一圈,看着古灵阁白色的屋顶,然后又转了回去,一直到了破釜酒吧的入口。这是个神奇的世界,这些店铺都很神奇,小西弗很有兴趣的打量着一切。
  但是渐渐的,乐趣在消失,首先小西弗现在身上既没有多少钱,也没有购物计划,那么在一条购物街很容易就索然无味,何况小西弗看了看周围。
  他为什么觉得有些奇怪呢,妈妈说过这里是巫师世界的购物街,唯一的购物街。
  但是,小西弗想,为什么这么小呢,他看了看这条卵石的蜿蜒小巷,几乎一眼就望到一大半,记得卖花的时候他经常去伦敦的几大购物街和大商场,小西弗心里默默的估计,这里所有的店铺加起来似乎还没有一个大百货商场的一层楼。
  小西弗觉得意犹未尽,怎么就逛完了。
  这时候他看到了破釜酒吧的入口附近,似乎除了破釜酒吧的入口,还有个小巷。但是那路口不但没有人,而且奇怪的是怎么会那么阴沉呢。
  小西弗看着翻倒巷的路口,抬脚就走了进去。
  这时候卢修斯带着男孩巴蒂也在对角巷里闲逛,但是刚才那个黑色兜帽的人影却找不到了。他从巷头走到了巷尾,然后再走回到巷头,但是一无所获。男孩埃文拎着鸟笼加入了他们,一边逗着笼子里可爱的小宠物一边跟着闲逛。
  那个黑色兜帽的人影是谁呢,卢修斯默默回忆着他认识的所有贵族,他参加的所有聚会认识的所有外国大使和家眷,但是却没想到谁的背影相似。
  这时候,男孩巴蒂忽然叫起来:“翻倒巷,卢修斯,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卢修斯扭过头:“巴蒂,你觉得你的父亲真的愿意你去吗。”他知道巴蒂最听爸爸的。
  但是忽然,卢修斯眼睛看着翻倒巷,他看到那阴暗的地方竟然闪过那个熟悉的身影。
  卢修斯抬起脚:“去吧。”
  男孩巴蒂欢呼雀跃。埃文也放下了手里给表妹买的礼物。
  卢修斯一行三人走进了翻倒巷。这里在对角巷附近,但是却异常阴暗,和明亮的对角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巫师世界总是这样的对比鲜明。
  卢修斯抽出了魔杖,埃文也是,两人护在小巴蒂的身边,警惕的看着四周。
  黑色兜帽的人影却似乎抱着双臂,感兴趣的站在一个蒙着灰尘的店铺门口,似乎很感兴趣的看着收藏品。
  卢修斯走了过去。
  他拿出久经练习的贵族气派,打算自我介绍一番。
  这会儿系统早就注意到他们,三个巫师走了来,一个铂金头发的男孩走在最前面,他高高抬着下巴,穿着一身闪亮的衣服,一个标准的权二代。而且他身后跟着两个男孩,其中一个同样富二代的打扮,手里甚至拎着一个鸟笼,活脱脱一个富家子,另外一个年龄看起来还特小,不过举手投足看到家教规矩特别重,全身绷得直直的。
  前方出现三个富二代。
  系统激动了。
  小西弗没有回到,他看着橱窗里倒影的身影,身子僵硬。
  九岁的小男孩看着三个衣饰奢华的小贵族巫师,他有点儿自卑,一瞬间他似乎想要躲开 。三个小贵族巫师和他似乎不是一个世界,他只是麻瓜社会底层来的小东西而已。
  系统立刻说话了:“小主人,加油,你是最棒的。”
  小西弗深呼吸,他不能逃避,只不过是小贵族而已,小贵族又怎么了。
  他看着橱窗玻璃上,倒映着三个小贵族巫师慢慢的靠近了。
  卢修斯走到了黑色兜帽人影的背后,他很有贵族派头的微微鞠躬,露出恰到好处的表情,低声说:“您好,这位先生。”
  系统不停的鼓励小主人:“相信你自己,你是最棒的。”
  小西弗顿了一顿才慢慢的扭过身。
  卢修斯打量着黑色兜帽的人影,对方隐藏在阴影里,翻倒巷光线本来就不明亮,对方兜帽拉的也很低,他看不清对方的脸,宽大的兜帽投下的影子覆盖在他的眼睛和鼻子上,他只能隐隐看到对方的下巴和嘴唇,这个人肤色苍白,但是线条却完美。
  他确定这个陌生人从没有出现在英国社交圈。
  小西弗也打量着他,然后同样微微鞠躬。
  他看着这个年轻人,当然首先被对方发亮的头发给吸引了注意力,铂金秀发柔顺的披散在这个小贵族巫师的身上,似乎在黑暗里发亮,他打量对方袍子,一尘不染格外的讲究。
  小西弗上下打量卢修斯,然后得了结论,肯定是一个看外表的家伙。
  自己应该怎么做呢。小西弗压下心里深处的惶恐。
  系统还在不停地加油:“小主人,不害怕,不就是几个少爷,你看前面那个漂亮的还不错,左边那个可能连格里莫的那个家伙也比不上,右边那个娃娃就不用说了。小主人你最棒。”
  小西弗深呼吸,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看着卢修斯。
  两人之间顿时一阵沉默。
  卢修斯被他沉默的打量弄得一阵心虚,是不是错觉为什么他觉得这个黑色兜帽人影的眼神特别有威慑性,竟然让他不知怎么后背冒虚汗。
  卢修斯在心里奇怪,这个陌生人的周身仿佛有一种让人靠近就紧张的气质,那眼神为什么如此有压力呢。但是他心里却提了起来,这个黑兜帽人影身上散发出来的高贵是不可否认。
  一时间陷入了沉默。13岁的卢修斯和9岁的小西弗拘谨的对看。
  然后卢修斯后背挺了挺,今年才13岁的马尔福少主回忆自己父亲在魔法部的英姿,然后优雅的咏叹了起来:“无言的纯洁的天真,往往比说话更能打动人心。简洁是智慧的灵魂,冗长是肤浅的藻饰。一套娓娓动听的话只是一首山歌。一条好腿会倒下去;一个挺直的背会弯下去;一丛黑胡子会变白;满头卷发会变秃;一张漂亮的脸蛋会干瘪;一对圆圆的眼睛会陷落下去——可是一颗真诚的心哪,先生,是太阳,是月亮——或者还不如说,是太阳,不是那月亮;因为太阳光明灿烂,从没有盈亏圆缺的变化,而是始终如一,守信它的道路。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阴郁而又光明的日子。在此地,这位先生,我是卢修斯马尔福。不知这位先生名讳。”
  今年才上三年级的卢修斯嘴里咏叹着,站的风度翩翩,脸上一副温柔优雅的样子,再配合上他久经联系的手势以及披散的铂金发。当真是风华绝色啊。
  男孩埃文愣愣的看着卢修斯,心里想不愧是小马尔福,看看马尔福家族祖传的华丽辞藻,看看马尔福家族的咏叹语气,这卢修斯将来一定和他老爸阿布一样是一个风流不凡的人物。
  埃文自己只能叹为观止。
  小巴蒂茫然的仰着头,他已经被卢修斯绕晕了。
  但是卢修斯说过后,站在他面前的小西弗却没有用。
  他们看不到,隐藏在兜帽下的脸上,小西弗的眉毛疑惑的挑起了起来了。
  他努力的思考了一下,然后问系统:“他到底在干什么。”
  系统和大神想到了一处,两人齐齐地憋笑。
  不得不说,马尔福家族在他们完全进入巫师世界然后成为典型的纯血贵族之前,他们是生活在麻瓜世界的,事实上,他们曾经麻瓜世界生活。之后才迁入魔法世界,却对之前的历史逐渐的遗忘,虽然自从现任马尔福家族阿布拉克萨斯和一些纯血贵族支持者在三十年前匿名出版了生而高贵后,他们就成为了所谓典型纯血贵族,对麻瓜世界的那一段讳忌莫深。
  在那英格兰的黄金年代,迄今为止最辉煌的岁月,伊丽莎白一世女王的宫廷里,在那数不清的簇拥在女王身边的时髦公子王孙里,就有一位铂金头发的身影。那一位马尔福祖先常年混迹宫廷,是中世纪一位时尚年轻贵族,据传说他甚至追求过女王,在遭到拒绝后甚至诅咒了女王终身未嫁。
  当然这说法的真假大概只有马尔福家的人才知道了。
  那个年代最出名的戏剧家,女王本人推崇备至亲自追捧的莎士比亚先生,曾经风靡整个宫廷,贵族和淑女陪伴着女王陛下在豪华包厢里观戏,背诵这位先生的诗句。这股风潮当然也免不了女王宫廷里时尚贵族马尔福。
  于是这位马尔回到魔法世界的时候,他带了一本书,一本厚厚的精装版莎士比亚戏剧集。之后马尔福家族渐渐的脱离麻瓜世界进入了魔法世界,忘掉麻瓜世界的一切成为纯血贵族,但是莎士比亚先生的戏剧留了下来,那些莎士比亚的迷人诗句被马尔福们留下来,在巫师社会的社交沙龙里优雅的吟咏,最后形成了马尔福家族出名的咏叹语气。
  每当一个马尔福用华丽的辞藻和优雅的语气散发着自己独特诱惑力的时候,常年和麻瓜世界隔绝的聆听者都不禁心生钦佩。
  不过这会情况却不一样了。
  在家里闷头学习了两个月的小西弗,最近出了背诵初中课本,就是在阅读世界名著,作为英国伦敦市民,莎士比亚真的不是一个陌生人。
  情商略微不足的小西弗完全没有认出来卢修斯散发出的魅力,一点儿也没有领会卢修斯展示的偏偏的风度和迷人的风情,至少他一点儿也不欣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