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片翼天使 作者:申屠此非

字体:[ ]

 
 
文案:
齐白每天都会按时睡觉,因为在梦里有人等他。
只是后来齐白发现,这一切好像不只是梦。
这是一个每天睡觉就会灵魂穿越的主角和萨菲罗斯之间的故事。
又名《那个站在萨菲罗斯背后的男人》、《老公喊你回家睡觉》
主角苏苏苏,CP萨菲罗斯攻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甜文 强强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白,萨菲罗斯 ┃ 配角:很多 ┃ 其它:FF7,最终幻想,综合
 
    
    第1章
    
    六岁的那一年,齐白坐的校车出了一场车祸,很多小朋友都受了伤,他躺在ICU病房里面,身上插了很多管子,妈妈顶着两只红通通的眼睛坐在他的身边微笑着安慰他。
    齐白没有办法说话,不过他抬起手轻轻握住妈妈的指尖,虽然很痛,但他还是露出一个笑容,然后妈妈也跟着笑了。
    妈妈说,“好好休息吧,等到阿白休息好了,就能出院啦。”
    一直非常乖巧的齐白,在妈妈的面前的睡着了。
    睡着之后,齐白发现自己在做梦。
    他的怀里抱着爸爸在生日的时候送给他的警兔宝宝,身上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站在一个金属的走道里。
    他的脚上没有穿鞋子,却一点儿都不觉得冰冷,还有身上一直很痛的伤口也都不见了。
    齐白在这站了好久,然后想,自己应该是在做梦吧?妈妈说过,在梦里面什么都不用害怕,因为梦是自己的。
    齐白看着那些跟医生一样穿着白大褂的人从自己的面前来回走过了好几个,不过他们好像都没有看见他似的,没有任何人停下来跟他说话。
    齐白抱着警兔宝宝给自己打了打气,然后就跟在那些人前进的方向慢吞吞的走了过去。
    金属的走道看起来都差不多,不过这些穿着白大褂的人却都没有迷路,齐白跟着他们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房间。
    这个房间的正中央有一个像是柱子一样的东西,不过这个“柱子”是透明的,里面装满了很多会发光的透明绿色液体,里面有一个看起来跟他差不多大的小男孩直立着漂浮在里面,还有一些发光的线连在男孩的身上。
    那些穿着白大褂的人们在这个房间里头汇合,然后在一起商量什么事情,看起来都非常匆忙的样子,没有人去多看一眼漂浮在柱子里的男孩。
    齐白抱着警兔宝宝来到巨大的柱子跟前,忍不住的盯着里面的那个男孩看。
    他从来没有见过长得这么漂亮的人。
    虽然皮肤好像有些苍白,但是他的面容非常精致,因为是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一根根的都能够看得清楚分明,像是小扇子似的,特别是那一头银白色的长发,在水中自然的漂浮,真的太漂亮了。
    因为长长的头发,还有穿在身上轻柔漂浮着的白色长袍。看到这个男孩的第一眼,齐白还以为他是一个女孩。
    不过他虽然极为精致,甚至比女孩还要漂亮,却并不会让人以为他是女孩呢。
    齐白一只手抱着警兔宝宝,另外一只手抬了起来,轻轻触碰透明的玻璃,他有一种想要碰触男孩的冲动,问一问他在里面是不是很难受。那些发光的插入男孩身体中的管子看起来很痛的样子,还有一直呆在水里的话,会不能呼吸的吧?
    齐白有些担心了起来,如果这是他的梦的话,他希望可以把男孩救出来。
    心里这么想着,齐白原本碰触玻璃的那只手,突然就穿过了玻璃,好像那玻璃原本就不存在似的。
    齐白的面上露出笑容,然后抓住了漂浮在液体中的男孩的手。
    在他碰触到男孩指尖的那一瞬间,原本合着眼睛的男孩缓缓张开双目与他对上了视线。
    “眼睛……好漂亮……”齐白呢喃,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喜悦的心情可以传达,被齐白抓住了手的男孩,原本毫无波澜的眼中先是闪过一丝差异,然后也忍不住的跟着露出了非常微小的笑容。因为一股极为温暖而又喜悦的感情,从齐白的身上传达到了他的心里,让他也跟着想要微笑起来。
    周围的金属房子还有那些穿着白大褂的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失不见,齐白拉着新认识的小伙伴的手飞了起来。
    上面是碧蓝的天空,下面是一望无际的大地。
    虽然大地上并没有多少绿色,还有一个巨大到让人感到震撼的建筑物,但是齐白和他的小伙伴却感到非常开心。
    他们能飞哎!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齐白满心惊喜的拉着他的小伙伴在天空中飞来飞去,他的小伙伴虽然对于能飞这件事情好像并不惊讶,但还是跟着他,一同在天空中飞翔。
    开心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特别快,齐白很快就感觉到自己有些困了。
    他直觉自己好像是要醒了,看了看一只跟在自己身边,凝视着自己一言不发的新朋友,齐白把怀里的警兔宝宝递给了他,“警兔宝宝送给你。”他说,“这是爸爸过生日的时候送给我的,说是很厉害的警兔宝宝哦~它能够保护小朋友不被坏人欺负的。”
    “我把它送给你,那些坏人就不会欺负你啦。”
    虽然只是一个梦,但是齐白还是想要给自己的新朋友留下一点什么,于是他把自己喜欢的警兔宝宝送给他,希望警兔宝宝可以保护自己的新朋友。
    男孩垂眸看着那只笑容灿烂的兔子布偶。
    这种柔软又温暖还承载着许多关爱的东西,从他出生起就没有见到过。他也没有想到,有一天竟然会有人送这样的东西给自己。
    想到之前从齐白那里传达到了自己内心中的感情,男孩终究没有办法如同往常一般跟所有人都维持礼貌而又冷淡的距离。他抬起手抱住了兔子,问:“你要离开了吗?”
    齐白点点头,“天要亮了,我快醒啦。”
    明明现在头顶一片碧空,齐白却这么说,听上去有些怪异。不过想到齐白的出现,还有他带着自己做的这些事情,男孩并没有探寻,他只是继续问:“那你还会再来看我吗?”
    齐白的眉头皱到了一起,面上是非常明显的为难和纠结。
    虽然齐白的年龄还小,但是他已经非常清楚,每一天睡着之后做的梦,都是不同的。
    他这一次梦到了新朋友,并且把新朋友从奇怪的充满了液体的柱子里带了出来,可是他却不能够保证下一次还能够再次继续做这个梦。
    所以齐白无法说出保证的话。
    男孩看出了齐白的为难,他抬手揉了揉齐白柔软的发丝。
    虽然两人看起来年龄差不多大的样子,可是男孩却要比齐白看起来更加可靠和沉默一些。他的面上挂上淡淡的笑容安慰齐白,“是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吗?没有关系,能够认识你我非常高兴。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萨菲罗斯。”
    萨菲罗斯的肤色有些苍白,但是他的手心却很温暖,齐白缩了缩脖子,面上也扬起了笑容,“我叫齐白哦~你可以跟喊我阿白,一般的小朋友我都不让他们这么叫哦。”
    “嗯,阿白。”萨菲罗斯安静的看着他。
    齐白眨了眨眼睛,觉得眼前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困意越来越浓。他抓着萨菲罗斯的手,点了点头,“我叫你萨菲好不好?”
    “好啊。”
    “如果下一次再梦到这里的话,我一定回来看你的。”
    “嗯,好。”
    “我很喜欢你哦。”
    萨菲罗斯微微的笑,扶住了漂浮在自己面前,整个人因为困顿都快要栽倒在地的齐白。
    “再见,萨菲。”齐白的眼睛因为浓烈的困意终于合上,呢喃出了最后一句话后,他终于沉睡了过去。然后萨菲罗斯就看见在自己眼前的这个人,身体越来越透明,最后像是融入了周围的空气中似的,就这么消散了。
    在齐白消失之后,萨菲罗斯面上的笑容也跟着消失。
    他抱着齐白送给自己的那只警兔宝宝,面无表情的站在天空中,然后望向下方占地面积极大,几乎全是由钢铁堆积出来的建筑物。
    “齐白……”他轻轻的说,然后身体就如同齐白消散的时候一般,也融入了周围的空气中,再也不见。
    当萨菲罗斯的身体在空气中消散之后,神罗公司内部乱起来的实验博士和助手们终于安静了下来。
    一个助手看着眼前的数据图,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萨菲罗斯的脑电波恢复了。”
    其他人听到了这句话后,也全都虚脱一般瘫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
    萨菲罗斯是神罗公司中的宝条博士负责的实验成果,今天也如同往常一般将萨菲罗斯放在魔晄溶液中进行浸泡,并且对萨菲罗斯的身体进行刺激,提高萨菲罗斯身体素质的同时收录数据。
    结果谁都没有想到,浸泡在魔晄溶液当中的萨菲罗斯,脑电波竟然突然消失。
    如果不是他的身体依旧是活着的,大家都以为他死了。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好了。当乱起来的实验室再次恢复了往常的秩序,这个大厅很快又变成了齐白来到这里时看见的模样。
    好像每个人都很忙,好像每个人都看不见那个被浸泡在房间正中间溶液中的萨菲罗斯。
    一如往常一样。
    
    第2章
    
    “你受伤了吗?”一个有些软软的声音在萨菲罗斯的背后响起。
    瞬间紧绷起的肌肉,在听清了那个声音后放松了下来。
    萨菲罗斯转过头去,就看见一双极为干净的眼睛望着他,一如十年前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一样。他轻轻的应了一声,拿着旁边的纱布往身上的伤口裹去。
    萨菲罗斯身后突然出现的齐白拧起了眉头,鼓着面颊跑到了萨菲罗斯的身前,不高兴的盯着那道可怕的伤口看。
    萨菲罗斯是神罗公司的特种兵,身体经过魔晄溶液的浸泡,拥有非常强大的恢复能力。不论是热武器的伤害或者是冷兵器的伤害,只要不是格外严重都能够恢复的非常快速。像是现在这样,即使任务结束之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依旧需要进行包扎的伤口,可以想见有多么的严重。
    “我来帮你吧。”齐白说着,伸手接过了萨菲罗斯手中的绷带,为萨菲罗斯缠了起来。
    平日里并不喜欢被他人近身的萨菲罗斯却没有任何的反抗,就这样放开了手,让齐白帮自己缠绷带。
    萨菲罗斯垂眸看着距离自己非常近的齐白。
    萨菲罗斯不知道齐白是谁又来自哪里,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以外,好像也没有人能够看得见齐白。
    听齐白的话,他一直都认为,这里的一切都只是他的一场梦,一场有些特别的梦。而他可以做到的那些不可思议的事情,都是因为“这是他的梦”。就连齐白自己也很奇怪,为什么自己总是会做着同一个世界的梦,并且每次齐白梦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总是会出现在距离萨菲罗斯不远的地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