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无间双龙]很久+番外 作者:淑猫君

字体:[ ]

 
文案:
     无间双龙同人。
 
以剧版社定为主,加入原作设定。
 
已经是老物了。
 
放上来整理整理。
 
先放正篇,后放番外,两个时间线不一致。
 
正篇和番外结合食用更佳。
 
内容标签:日韩剧 原著向 青梅竹马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龙崎郁夫,段野龙哉 ┃ 配角:日比野美月,楪野真一,那智 ┃ 其它:
 
 
  ☆、楔子
 
  我总是在想人与人之间的羁绊到底是怎样的,人类这种冷漠的生物,有的时候也会犯贱到不行,而去想要亲近另外一个人。
  在遇到他之前,我就像被禁锢在琥珀之中的昆虫一样,透过明黄的松脂望着这个世界,周围的一切都僵持着,麻木着,人们都带着一种颜色,看不见神情。
  在遇到他之后,那些松脂破裂了,咔嚓咔嚓地碎裂了一地,投射进视线中的,是绚烂无比世界。
  白纸上泼洒了万千色彩。
  “你是谁?”
  二楼飘拂的窗帘背后,少年警惕的目光看向我。
  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的世界就开始渲染了色彩……
  ——龙崎郁夫
 
  ☆、冬启(一)
 
  龙哉摇摇晃晃地走进居室的时候,天际已经有些发白,透着淡淡的紫红色。
  略显脏乱的地面一看就知道很久没有打扫了。
  报纸,空酒罐,烟头。
  错乱地堆砌在一起。
  平复了一下自己紊乱的呼吸声,想要缓慢地往地上坐最后却直接无力地倒在了地板上,耳边嗡嗡,后脑勺也传来尖锐的痛。
  刚刚在巷子里被人抓着头发往墙上撞也是蛮疼的啊。
  “最近你很嚣张嘛!”回家路上聚集了一群看起来就有备而来同组的混混,龙哉抿了抿嘴,迅速地做出了判断。
  决定暂时还是忍忍比较好。
  “有什么事吗?”龙哉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又来了吗?组长的上位之路真艰难啊。
  对方面面相觑,爆发出了扭曲而猖狂的笑声:“什么事?!哈哈哈,听说你要当组里的老大了是吗?”
  “我是不是该说以后还请多照顾喽?”龙哉脸上收起了笑容,恢复了意味不明的平淡表情。
  “混蛋!”
  和往常一样的殴打已经习以为常了,没有反抗不如说懒得反抗。
  真的……感觉到了出奇得累。
  龙哉想要起身倒水,手机响了起来。
  “郁夫……”
  “阿龙我今天的测验是高分哦~”是往常一样充满元气的声音,龙哉不由地把手机贴紧了耳朵。
  “啊……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嗯……我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了,最近还好吗?”
  “好啊。”
  “你每回都这么回答。”郁夫的语气有些无奈,“黑道……很幸苦的吧……”
  一旦被这么说,龙哉的反应无非就是:
  “我觉得还好啊。”
  连郁夫接下来会说什么龙哉大概也都可以猜到。
  果然,对面传来几声轻轻的笑声。
  “阿龙的话,应该没问题。”
  合上手机盖,终于放弃了起身倒水的念想,感受到破掉的嘴角还在淌着血,龙哉抹了下嘴角。
  没问题的……
  这么对自己说。
  郁夫发现阿龙最近总是避免和自己见面,有什么事情阿龙总说,“在电话里说吧……”之类的。
  以前似乎并不是这个样子。
  其实最近确实没什么重要的事,不过是下学期毕业之后的去向等等,自己一直都是轻描淡写地问着阿龙的生活,对方的回答不过就是“还好”“没什么”“嗯,就这样”,阿龙总是如此平静,不像自己因为偶然间的懒觉错过了课而一整天哀嚎“谁能借我下笔记啊!”
  很安分地坐在酒吧,同学生日会的现场总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要喝点什么吗?”有人问道。
  “我的话,牛奶就好了。”
  “牛奶?哈哈哈你是在开玩笑吗?”
  结果递到手上的是杯酒,郁夫无奈地笑笑。
  这个场景有点熟悉。
  之前在某个酒吧门口路过的时候偶遇了高中同学。
  “这不是龙崎吗?你要去哪里?有事吗?一起来喝一杯吧!”
  “唉?铃木?”有点吃惊看到高中的后座的变化,不得不说看起来有点像……不良少年。
  “加一个人没事吧?段野。”铃木扭过头去问后面站着的人。
  段野?郁夫疑惑地往后看。
  “没事。”无比熟悉的沉稳的嗓音。
  郁夫觉得自己肯定是很搞笑地瞪大了眼。
  明明一开始就可以想到的……
  在互相介绍的时候还鞠躬伸出手说了句“我叫龙崎郁夫,铃木的高中同学,你好!”
  龙哉的表情明显是在笑。
  被迫进了酒吧,铃木很稀松平常地要给自己点一杯酒,正想拒绝,结果桌子对面传来龙哉有点懒洋洋的声音。
  “那家伙的酒量……”结果话说到一半就断了,静默了一会儿龙哉又说,“我看你同学似乎不怎么会喝酒。”
  有一种突然被看不起的感觉。
  “没有关系。”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自己就这么说出口了。
  结果就是那天晚上被灌了很多酒,其中一杯还是来自龙哉。
  “没想到你也是可以喝的啊,之前看错你了。”不怀好意的声音,龙哉举着自己的杯子意味深长地说,“这一杯一定要干干净净全部喝光哦。”
  最后是被铃木扛出来的。
  “没想到这家伙酒量这么差!”铃木换了个姿势撑住郁夫,摇晃了下,“喂!你家住在哪里?”
  嘟嘟囔囔报了一串地址,头重得根本抬不起来。
  “我送他回去吧。”依稀听到了龙哉的声音,接着感觉自己的手臂挂到了另一个人的肩上,对方有力地撑住了自己。
  出奇的很好闻的味道,郁夫往龙哉衣服上蹭了蹭。
  “好吧,真不该让你喝酒的。”
  阿龙是在抱怨吗?
  郁夫抬了抬沉重的眼皮。
  “重死了……”
  把郁夫扔进车里关上门,龙哉拿出烟点上,又觉得可能会呛到边上的人,立刻就掐掉了。
  “阿龙为了你的肺部健康还是快点戒烟吧!”之前每次自己抽烟,郁夫都会捂着鼻子这么说一句。
  边上的人突然动了一下,一只毛茸茸的头抬了起来,半闭著眼问自己:“阿龙,为什么不开车?”
  “你这个样子绝对会晕车的。”龙哉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你还是闭上眼睛睡一会儿吧。”
  之后就是没心没肺地一睡不醒,到第二天早上发现自己还在龙哉的车子里,而龙哉将手撑住头平静地睡着。
  “听说段野的睡眠一直很不好啊。”在酒吧的时候铃木这么说过。
  这么一看阿龙确实有点疲惫,还有了黑眼圈。
  “你比较喜欢看别人的睡颜吗?郁夫?”眼前的人突然说话了。
  “什么……”郁夫赶紧扭过头,“你……你原来没有睡吗?”
  “这样被盯着看怎样都会醒的吧。”看着郁夫局促不安揉头发的样子,龙哉的嘴角浮现了笑容。
  回忆中断的时候,郁夫才发现自始至终自己都待在原位没有挪动过。
  同学会吗?
  也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人可以聊的……
  不知不觉想要喝杯咖啡结果买了两杯,有点晕乎乎地提着袋子走在街上,从同学会现场溜了出来感觉有点罪恶。
  “啊……这是在找借口吧,万一不在家呢?”郁夫这么对自己说着,脚步却向着龙哉家。
  结果到了家门口的时候,手上又多了个袋子,看着袋子里静静躺着的围巾,郁夫的脸上充满了纠结。
  就说是新年礼物好了,会不会被嫌弃扔出来,而且阿龙似乎从来都没有好好地围过围巾……就当装饰好了反正天也冷。
  这么想着按下了门铃……
  但是里面毫无回应。
  阿龙又不是上班族怎么可能作息规律啊……郁夫看了下手表,显示的是晚上十点。
  还没回来吧……他……
  等等好了……
  自顾自地在门口坐了下来,搓了搓有些凉的手,郁夫拿出了其中一杯咖啡握在手上。
  “啊……再不回来咖啡都要凉了……”是有点惋惜的声音。
  门的另一头,龙哉几次抬起手又放了下来,有点恼怒这样优柔寡断的自己,但不想被郁夫看到自己挂了彩的想法更加强烈,某种程度上说,是一种带有尊严的固执。
  应该会放弃的吧,郁夫……
  龙哉不管他,直径往回走。
  “阿嚏”门外突然传来清晰的喷嚏声。
  那个笨蛋。一边说服着自己不会心软又一边在玄关口坐了下来,地板有些凉,但待在门口更冷吧……
  龙崎把头靠在了门上。
  12点整,郁夫昏昏欲睡之时突然听到楼道里传来了脚步声。
  “阿龙?!”突然间清醒了一半,郁夫赶紧起身往前走了两步。
  “啊?!你是谁啊!”对方带着粗旷的嗓音。
  “唉?”眼前出现的并不是龙哉,而是一些面生的人,而且还来了一大堆。
  “让开!”领头的一把推开郁夫又踹开堆在门边的东西,早已冷掉的咖啡倾倒了出来,郁夫赶紧拎起装有围巾的袋子以免被咖啡洒到。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在夜晚的楼道里显得格外空洞。
  龙哉猛然惊醒。
  “段野!开门啊!”
  “躲起来不敢出来是不是啊!”
  “被打怕了是不是?!”
  这是什么情况?
  郁夫有点不知所措,当看到人群中有人居然拿着棍棒的时候,他突然明白事态有点严重。
  “阿龙你可千万别在这个时候回家啊。”郁夫这么想着,一边挤到了前头。
  “你们要找段野吗?他不在家啊。”郁夫强迫自己脸上挂着笑,“我都等了两小时了……”声音到后来居然虚了下去。
  吵吵闹闹的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周围的人渐渐挪动脚步围了过来,领头的人嘿嘿嘿的笑声响了起来,越笑越大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