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鼠猫】通天窟的秘密+番外 作者:尉迟钟德

字体:[ ]

 
 
书名:【鼠猫】通天窟的秘密
作者:尉迟钟德
文案:
以古典小说《三侠五义》通天窟片段和华视版94七五人设为基础,为大家揭晓一段鲜为人知的小故事,御猫和白老鼠之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感情纠葛?让鱼翅为大家用心的“解读”一下介些桥段背后的秘密~
 
内容标签:七五 原著向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玉堂,展昭 ┃ 配角:姚六,费七,柳青,丁兆蕙,醉李 ┃ 其它:鼠猫,9475,三侠五义,通天窟
 
 
  ☆、第一章
 
  姚六是陷空岛上一个普通的下人,不过最近几日,他几乎成为了岛上所有下人关注的焦点,每天都会有好多人跟他聊天。为什么呢?说起来还是他在无意中爆料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而这件事,就要从南侠展昭被困通天窟说起了……
  回想当日,姚六跟伙伴费七忙活完了手头事情,正准备去找醉李要点酒喝,却被一脸优哉游哉的白五爷撞上,以他们丰富的察言观色经验看来,这次又要去帮他们主子“干坏事”了。
  果不其然,白五爷带他们来到了通天窟,在这个空间内指手画脚的做了一通精致的安排,下令二人即刻整理,然后晃晃悠悠的离开了。姚六跟费七看着装置完的通天窟,心里大大的奇怪:这还是以前那个关押犯人的恐怖石洞吗?有床有桌子有凳子有熏香有油灯,桌子上还放着茶具,地面都给铺上一层毛毛毯子,难道他们五员外打算把这里变成客房?不过这些他们可不敢多问,只要照主子的意思办好事就行。
  这边刚刚结束任务,白五爷的命令就跟下来了:“你们两个,从今天起就守在这里,不准闲杂人等靠近,里面一天打扫两遍,熏香一天要换四次,没有重要事情不得擅离职守。”二人眼角一抽,坚定的认为他家五员外不是脑子进水了就是另有什么企图。虽说他们知道这主子天性残忍喜怒无常,可这会看起来倒是心情大好,连眼睛里都带着喜气,于是姚六壮着胆子问了一句:“五爷,这里头一个人也没有,您叫我们哥俩在这待着多浪费人力资源啊!”白玉堂果然没有发火,反而眯起一双桃花眼,笑容十分“诡异”,接着懒散的说道:“过几天会进来一位猫大人,你们俩的主要任务就是好好伺候他,还有,这几天不管是谁,没我的命令不准往这里关押其他人,明白吗?”“是!”“嗯,很好。”白五爷脸上露出一个明显的笑容,晃着那把“风流天下我一人”的大扇子潇洒的走了出去。姚六跟费七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觉得刚刚五员外的笑容有点……贱兮兮的!
  接下来的两天很是平静,也没有什么猫大人进来,不过在第三天傍晚,新来的一个小头领胡烈送过来一个姓郭的老头,说是五员外要关押的人犯。俩人听是五员外的命令,就把老头带进去了,这郭老头进来还挺纳闷:这里头拾掇得比自家卧房都干净,真是关囚犯的地方?姚六就想,这老头会不会是五员外说的猫大人?于是上前去问,却被老头骂了一句:“你TMD才是猫呢!你们陷空岛上没一个好东西!迟早都得遭报应!!”姚六平白无故挨了骂,气不打一处来,就把老头关进跟这个洞相连的一个暗阁里,并且告诉他这间“客房”是给猫大人准备的,你这臭老头没事不要出来,弄脏了我们还得重新打扫!郭老头也没搭理他们,钻进暗阁里真就不出来了。
  接下来的两天,姚六跟费七实在闲着没事,就讨论起那个即将入住通天窟的猫大人。“诶,老六哥,你说这个猫大人到底是什么人呢?以前从来没听说过江湖上有这么个人啊。”“谁知道,不过能让五员外这么上心,应该不是简单的人物。”“有道理,你看五员外把这儿弄得这么精细,想必是害怕得罪猫大人,我觉得这个猫大人一定是非常凶悍的那种人物。”“嗯,就算不凶悍也肯定不是什么正经人,那些光明磊落的人物哪有叫猫的。”“对对……”
  俩人正研究的起劲呢,忽然听到一阵机关响动,赶紧起身去看,趴到小天窗上一瞧,果然通天窟里多了一个蓝色的身影,此时正在拼命的敲打着已经完全闭合的机关门,大声喊着“白玉堂你可要说话算数!”还没等俩人反应过来,就被一双大手一手一个拎着后脖领扔到一边,然后一团白色身影趴到天窗上,对着下面之人笑嘻嘻的调侃道:“猫大人放心,白爷爷从来言出必行的,这个房间可是爷特地为你准备的,你先乖乖的在此将养,爷去叫人给你弄个全鱼宴,保证喂的猫大人开心~哈哈哈哈哈哈……”
  白五爷笑够了,这才把一脸黑线的姚六费七叫过来,一本正经的吩咐道:“现在猫大人已经住进来了,你们俩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看着他,待会儿我让醉李送酒菜过来,你们要好好的劝他吃饭,如果被爷发现他不吃不喝,你们俩就不用在卢家庄待着了。还有,不准欺负他,要是敢让他受委屈你们的脑袋就可以当夜壶了!”俩人一听赶紧点头。白玉堂一走,按捺不住好奇心的两人再次趴上天窗,就见那个人扶着桌子坐到圆凳上,长叹不已,借着灯光,姚六这才发现,这个“猫大人”不仅身形挺拔俊逸,而且生得也不是一般的好!一双清澈如水的大眼睛又黑又亮,英挺的剑眉斜飞入鬓,两片薄唇紧紧抿着,一头乌发高高束在脑后,整个人看起来沉静温润,实在太美好!
  “这就是猫大人?”“居然长得这么好看!”“这一看就不是坏人嘛,五员外怎么把他抓紧来了?”“也许是五员外的朋友呢,没听说一会儿还要送酒饭的吗。”“可是这猫大人看起来很不高兴啊……”
  两人一边津津有味的讨论一边欣赏着“猫大人”的美色,后头醉李提着个大枣木食盒晃晃荡荡的过来招呼他们:“嘿,老六,快点把这个送进去。”姚六半开玩笑道:“你都已经过来了,就直接送进去得了,还麻烦我们干啥?”醉李抬抬眼皮嘿嘿一笑:“五员外说了不让我进去,怕我一身酒气熏到展大人。”“哦……什么,展大人?”姚六卡巴卡巴小眼睛,“不是猫……”“哈哈哈……你们也跟五员外学坏了,人家那是江湖上的南侠展昭,因为个什么比武的事给皇帝封御猫了,咱五员外就是因为这个才特地给人家下绊子。行了你们赶快去吧,记着可别叫猫大人,南侠武功可厉害着,小心给他惹恼了揍你们一顿。”俩人听醉李唠唠叨叨半天早就不耐烦,可终于知道了人家的真名实姓,还是赫赫有名的南侠,这一点就让他们有点小激动了,毕竟对于他们这样的小人物来说,江湖南侠客那是神级般存在的。不过展大侠看起来好像一点都不凶悍,就连砸门那会的声音都是很清朗悦耳的,更不要说后来亲眼看到展大人的样貌。
 
  ☆、气死猫
 
  醉李晃晃荡荡的离开了,姚六和费七带着食盒绕到那个专门送饭的窗口,小小的商量一下,还是打消了直接进去的念头,从窗口把盒子递了进去,食盒就顺着特殊滑道稳稳落在那张桌子上。展昭正在郁闷中,也没去碰那食盒,姚六跟费七面面相觑,他要是一直这么怄气不吃饭,回头给五员外知道了,还不得以为是咱哥俩给他脸色了?然后员外爷火气一上来给咱们脑袋拧下来当夜壶,那死的也忒憋屈点!姚六赶紧陪上笑脸朝里头道:“展大人,这是我家五员外特地准备的酒饭,您先用着,哪里不周到尽管吩咐我们就是!”
  展昭固然生白玉堂的气,但对其他人还是很有风度的,听到姚六的招呼,心里苦笑了一下,平静的回了一句:“有劳二位。”
  姚六跟费七听着如此温和平静的声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展大人果真是翩翩君子,性情随和的让人不忍心伤害。可赞赏了半天,展大人还是坐在原处一动不动,这俩人又上火了:他不光说不动,我们这招呼算白打一样,怎么着也得亲眼看到多少吃点才能安心,于是姚六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展大人,小的们奉命照顾您的起居,要是被五员外看到您不吃饭,小的们就倒霉了,小人知道您心情不好,可也别跟自己身体过不去啊,多少吃一点,小人们也安心,我们员外爷一向光明磊落,小人保证菜里绝对没毒!”
  本来展昭心里确实憋着气不想吃饭,不过让姚六这几句话给逗乐了,他跟锦毛鼠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当然知道他家五员外不是那种卑鄙小人,本来他是想等心气平静一下再吃的,现在却又不忍心让这两个下人为难,只好先把食盒打开,结果一看就是一愣,这里面放了几碟子菜肴,却都是各种清蒸水煮油炸的鱼类!想起那人在天窗眉飞色舞的说要弄什么“全鱼宴”……这只臭老鼠,真把自己当成猫了?!拿开银制的高脚酒壶,发现底下有张字条,打开一看,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在你头上三尺五寸被红布盖着的的地方有块神碑,是爷送你的礼物」展昭一皱眉,抬头看看那个地方,果然有一块红布遮着一个牌匾似的东西,上去把红布扯掉,牌匾上赫然出现三个同样龙飞凤舞的大字:气死猫。
  就知道这个死耗子没有正经事!展昭一把将手里的红布连同纸条扔到墙角,重新坐回原处。姚六也看到这些,是又想笑又害怕,这五员外也太能整人了,明明想关心人家,却又来这么一出,真是想不通他家员外爷是啥心思。现在展大人肯定给气着了,这可如何是好?
  “这个……展,展大人,我们五员外就是喜欢开玩笑,您千万别见怪,其实……”
  “没事。你们下去吧。”
  姚六费七一听赶紧应是,再次感叹展大人脾气太好了,这事儿要换别成人,恐怕早就把他们主仆骂个狗血淋头。可心里这么想着,他俩还真不能离开,于是窝回看守的小屋继续眯着了。
  展昭瞥了眼那块牌子,脑中不觉浮现出那张俊美的笑脸,从四年前的潘家楼,到上个月开封盗宝,怎么走到哪里都跟这个白老鼠老鼠撇不清呢?这回他死死纠缠着自己“御猫”的名号,一定不会轻易让自己好过。可这些举动……怎么那么像小孩子斗气?展昭有些无奈的笑笑,他都忘了,自己好像一直当白玉堂是小孩子的。然而他也忽略了一点,当年潘家楼上十七岁的少年,如今已长成了血气方刚的青年侠客。
  就在展大侠对着牌匾和鱼回忆着那些模模糊糊的零碎片段之时,墙角突然传来一阵低沉哀怨的沙哑声音:“唉……好苦啊……”
  展昭给这动静吓的一激灵,没错,在这个昏暗静谧且近乎封闭的环境里,未知的事物是最可怕的,更何况还是以这种阴森诡异的形式出现。展昭警惕的站起身向后靠了靠,现在武器不在身边,要随时保持冷静头脑应付一切突发情况。
  “什么人?”一双晶亮的大眼睛紧紧盯着那一团刚刚被他扔掉的红布——也就是那个声音的来源。那团红布窸窸窣窣的动了动,接着摇摇晃晃的站立起来,展昭这才看清楚,原来是一个人影,终于放心的松了口气。
  这个人就是比展昭前两天到的姓郭的老头。郭老头刚刚那句话真不是故意矫情或是想吓唬人的,本来这两天他憋在暗阁里就心如死灰,今天听到又有人关进来,又吵又叫的,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便探出头来观望,不料当时正好碰上展昭揭开“气死猫”牌匾然后带着三分力度将红布甩过来,可怜的郭老大爷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被卷到布下面去了。本来这郭老头就年老体衰,加上这两天的悲伤折磨,一块破布居然卷的他半天没爬起身,不禁更加哀怨了,也不管自己此时的声音多么惊悚,像冤魂索命似的嘟哝出那么一句话来。现在终于支撑起来,拍拍身上尘土揉揉昏花老眼,就见对面站着一个俊雅温润的蓝衣青年,先是小小愣了一下,接着晃晃脑袋继续唉声叹气:“我就说,这陷空岛上没一个好东西!他们是什么人都抓什么人都害呀!”
  展昭一听这话,就觉得里头有事,看样子这老头应该是跟陷空岛有点什么误会,于是走上前冲郭老头一抱拳,问道:“这位老丈,不知因为何事被困于此?可是被陷空岛上的人……”
  话还没说完,郭老头一下子就蹦起来,两绺白胡子气的一颤一颤的:“不是他们还能是谁?!想我老人家一辈子安安分分不偷不抢,老伴儿走的早,就留下这一个女儿,本来我女儿许配给了松江府的一位旧友家做媳妇,这次来就是给他们小夫妻完婚的,谁知道路过这陷空岛,居然被一个姓白的抢去,说要让我女儿给他当什么压寨夫人!我老汉拼了命也没能打过他们啊,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我女儿被抢走,他们怕我去告状,也把我给关进这个破洞里来了……”郭老头越说越悲伤,最后忍不住呜呜咽咽老泪纵横。而听到这些的展昭现在已经说不上是个什么状态了,一开始是同情郭老汉父女,接着是痛恨那些欺压良善的恶徒,可听到那恶徒姓白的时候,竟是心中一冷,某种莫名其妙的滋味一闪而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