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网三策藏·一念成劫+番外 作者:小莫离

字体:[ ]

 
 
文案
曾经妄想现世安稳,奈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所谓浩气长存与自在逍遥,对他而言终归比不上沈骁一人。
腥风血雨,那便执剑相伴他身侧。
岁月静好,那便倾尽这一刻温存。
不求白头偕老,只求至死不渝。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骁,叶君虔 ┃ 配角:陆劫,顾临,唐翮,叶出云 ┃ 其它:剑网三,策藏,阵营,内战,明唐 
==================
 
  ☆、一
 
  新雨初霁。
  风带了些秋意,人走出来变浸在了一片清润里。留在叶梢的雨露悄悄滑落,在晴空下折射出浩气盟的山水——犹染着夏末的浓绿。
  四周一片宁静,只能远远的听见利器挥舞发出的响声,错落跌宕。后来,钲然的剑招停下了,亮光在空中回旋了几圈也消失开去,这一片山谷又在鸟鸣中回归平和。
  叶君虔缓了两口气,抬起手背抹去了额上汗水,抬起头,望了望这一片被剑招划得狰狞的石壁,一边打量着自己剑法的进退,大概冥想了有半柱香。
  叶君虔整了整自己的金色立领,然后伸手正要去解自己的发带。
  发带反而被另一只手握住了,悄无声息。皮制的黑色手套藏起了那人的温度,显得有些发凉。
  碰到了,就将手收了回去。身后的人松开了他的发带,将他的墨色长发披散下来,刚练过武,现在显得有些凌乱。
  “沈骁,”叶君虔唤了一声,配合的站着不动。虽然他不知道沈骁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的。“你回来了。”
  “恩。”男人应声,温柔又深厚的声音:“君虔。”
  叶君虔似乎想回头看,却马上收回了心思。沈骁的声音里他还是能听出点东西的——他在压抑,既然这几次交锋都是浩气盟得利,那让他忧虑的便十有八九是盟里两派的冷战了。
  这样的一种不悦沈骁这将近半年来一直有意在他面前掩藏着,大概是不愿把他也搭进去。
  沈骁站在他身后像往日一样帮他梳理着头发,呼吸平稳地起伏着。叶君虔嗅到了沈骁身上没来得及洗掉的一点血腥,应是一从战场上回来就跑来找他了,只但愿这血不是沈骁的。
  刘海被细心地分到一侧,披在剪头的发一缕一缕地被理到脑后,束成了马尾。沈骁的指尖上绑着他的发带,绕着缠了一圈又一圈,最后收成了一个灵巧的结,金缡络顺着发辫垂下。叶君虔承认,沈骁束的比他认真的多。
  叶君虔转回身,将沈骁从头到尾仔细打量了一遍。也不知是否因为这次北上龙门的缘故,沈骁离开几个月,这番回来,叶君虔依稀觉得,沈骁的脸比从前粗粝些。此外他嘴角还有一块没化开的淤青,脸上有一道很细的刀伤。
  “这刀伤是谁留的?”两道眉微微蹙起,叶君虔伸手,拇指轻轻摩挲着沈骁的伤疤。
  “他们飞沙关的主将,一个明教。”
  叶君虔望了沈骁一眼,又追问道:“你还有别的地方受伤么?”
  “手臂。”
  “……”叶君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沈骁受的若是一般的刀伤内伤都是从来不说敷点药了事的,但凡和叶君虔承认了的都是瞒不过去的伤口。叶君虔有点不敢想象甲胄下有多少血。
  “别担心,找裴先生看下就好了。”
  自然不是沈骁说的那般轻松,叶君虔猜想这伤十有八九要恢复个一个月。
  “现在就去。”
  院子里栽满了药草,零星的开着几朵花,石桌设在院子里,抬头便是满目养眼,吐息间仿佛都要染了清幽的香气,再符合“百草药庐”这名字不过。
  裴鬼卿拂起墨色广袖,素手拈着白子,落在棋盘上,莞尔笑道:“顾将军,承让。”
  “嚯。”顾临赞叹了一声,望着棋枰拍手叫绝:“当真是着手成春,受教了!再来,再来一局!”
  “且慢。”裴鬼卿缓缓站起身,见顾临正不解眨眼,便侧头示意篱外:“有客。”
  是沈骁和叶君虔一道来了。两个人虽未皱眉,也无喜色。顾临扬手挥了两下,“哟,老沈,小叶~”
  “沈将军今日怎有幸来我这百草药庐?”
  “哈,自然是来找先生看伤了。”
  沈骁笑笑,裴鬼卿便引人进屋先坐下,只看了沈骁一眼,不用多问,直接道:“君虔,你来帮我把他左臂护甲卸了,里衣拉到手肘。”
  叶君虔照做,天蓝色的袍子和纱布被拉开,精壮的身子露出来,随之暴露在空气里的还有那道可怕的刀伤,幸好在战场上处理过,伤口还没溃烂,只是里头血红的肌肉犹在牵动,叶君虔看着,也倒抽了一口凉气。
  “倒是把难得的好刀。君虔,帮我扶稳他。”裴鬼卿丝毫不慌乱,反而平和地微笑着,首先来了这么一句评论。又回身去取来医用器具和几瓶子药罐摆在桌上,打了水开始清洗伤口。
  “那可不是!”顾临一撩自己脑后的翎子,眉飞色舞地笔画到:“对面那猫儿用的可是明王镇狱呢!藏剑出的神兵,也不知怎么跑他手上去的!嘿,这些个日子我们打到他们后线据点才露面,恶人还真是深藏不露!”
  “哦?你们对上他了?吃亏了么?”
  沈骁不打算回答了,反正有顾临,跟再临现场一样兴奋地描述着那天的战况。
  “有沈哥我们怎么可能吃亏呢!开玩笑!上了龙门之后我们两天就把他们龙门镇的据点给拔了。飞沙关嘛就难打了,差点弄成消耗战,还是沈哥想出的办法把恶人骗出的飞沙关,我带了些人把他们的箭塔给占了,然后我们一举反攻,恶人愣是没守住!哈哈哈,这仗打的可爽!就是后来追击他们的时候,被那只猫儿反着拦截了一波,那只猫儿也是怪人,自己的据点丢了竟还笑的出来,还有那刀法,我估计他武艺能和向景那老狐狸相比,你看沈哥手上这一刀被砍得……”
  “确实不是普通人,沈骁,你大概要庆幸你没被砍断手臂了。”
  裴鬼卿的银针刺入沈骁肌肉,沈骁定定地看着那几根针,良久,才答了一句:“交手时并不是我轻敌,那明教倒是像有意手下留情,否则伤口不会只有这么深。”
  “那明教真有那么厉害……”叶君虔自言自语,心底倒是起了一丝好奇。
  “总觉得恶人厉害的人多着,只是向景一头独大。”
  顾临走了出去,不一会又揣着棋盘掀帘子进了屋,将棋盘也摆在众人面前,手里掂了几个黑子,把玩了一会,便一个个摆在了棋盘上。
  “这是?”叶君虔问。
  “看着啊,”
  沈骁看着棋盘上的棋子陷入了沉思,裴鬼卿瞥了那棋盘一眼,笑着回头依旧专注着处理沈骁的伤口。
  顾临又添了几枚白子。
  两角到中央,依稀看的出是三路,大致半边白半边黑。叶君虔恍然大悟——这是在模拟现今恶人浩气两大阵营的沙盘图。
  “黑的是恶人的,白的是我们。”
  “我们现在的战线太长了,要守的据点太多,有把握打下的据点少,而且休整过一个月后江川还要上昆仑。”顾临补充道:“你猜恶人下次会重点进攻哪里?”
  “要守的据点虽多,但重点却只有一处。恶人也不是傻子,我们要防守的重点,正是他们要进攻的重点。”
  沈骁说着看向了叶君虔,叶君虔也早有答案,开口说道:“中路,卧龙坡。”
  浩气盟内江沈两派尚且在冷战,分配兵力攻打据点时,江川一派都去了下路,沈骁的人打上路的据点,中路则是叶君虔这样保持中立的人,而卧龙坡便是叶君虔的点。
  “就是下个月的事了,沈哥,你打算怎么办呢?”顾临笑呵呵地将棋子理了回去,也不看沈骁,好像心中早有答案一般。沈骁则是与叶君虔对视了一眼,点头道:“上路既无威胁了,我自然是去支援卧龙坡。”
  裴鬼卿站在门口目送那三个年轻人离开百草药庐,他看见叶君虔和沈骁在说话,叶君虔似乎无意地往回望了他一样,裴鬼卿便挑起嘴角笑笑。也不知怎么的,转身拂袖掀起竹帘,单薄的墨色影子走入屋内,那时竟显得有些失落。
  ——昆仑啊,只听江川说过凛风堡上刮来的寒风冷的钻心刺骨,他倒是尚未见过。
  顾临行至烟雨便告了辞,说是打算在外城转转。沈骁和叶君虔则往落雁城方向去了。方走到长生碑那里,沈骁忽然停下脚步,“对了,等一下。”叶君虔疑惑的回身,便见到沈骁正垂头在胸甲中摸索着什么,一会寻出一块什么来握在手中,但并不给叶君虔看见,只拉来叶君虔的手,将那物什放在叶君虔手心。
  触及到的是一片冰凉,却又不刺人,只是在掌心中渐渐的暖成了沁润。沈骁松了手,叶君虔望着掌心的东西发懵——半只手掌的大小,晶莹剔透,圆润如玉,清凉似雪。
  “以你大少爷的眼光应是能猜到这是什么的。”沈骁眯起眼睛故作神秘地笑着。
  “我不是大少爷。”叶君虔淡淡地补充了一句,将那石头细细打量了一遍,又小心掂了掂分量,喃喃自语:“质地轻盈,表面冰凉剔透,呈冰雪之色,并不像是中原所产之物,莫非……是你这回出征带来的?”
  “对,再猜。”
  “是……昆仑冰魄?!”叶君虔猛地抬起头,眼里蕴着漂亮的光。
  沈骁伸手摸了摸叶君虔的头发,点头应道:“嗯。”
  “竟真的是昆仑冰魄……你在哪儿找到的?人道冰魄相当少见,且这一枚更像是上品……”叶君虔的目光更显得难以置信,惊讶里又露出一丝担忧:“昆仑可是恶人的大本营,你也太冒险了,况且身上还带着那么重的刀伤……”
  “放心,我没碰上什么恶人,只看见两头雪鹿。听你之前说想用这昆仑冰魄来锻造兵器,我想着既然都打到了龙门了莫不如上昆仑寻一遍,运气挺好,在落日岭那边找到了。”沈骁自然牵起叶君虔,沿着山路继续一边聊着一边往上走。
  只是叶君虔一时想不起来这茬,追问道:“我何时说过?”
  “想不起来了么?你被师傅收做徒弟进浩气有一段时间了吧,半夜里睡不着,我刚好巡完夜,陪你上屋顶聊天时候啊。”
  好像是有这么一件事,叶君虔现在记起来了,反而更加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他没想到沈骁会一直记着。
  “我……”其实当时自己的愿望是给师兄沈骁铸把好些的枪,叶君虔小心翼翼地将冰魄捧在掌心,想象到沈骁弯腰在雪地中将冰魄挑出来拾起又藏在胸甲里的样子,便打心底觉得温暖,有些感动。
  “谢谢。”叶君虔只能想起这两个字,说了又觉得有点矫情,就将沈骁的手暗暗的握紧了些,随着他回落雁城里去。
  沈骁回头看了看叶君虔的神情,那微笑真是又柔和又迷人。
作者有话要说:  新开坑OTLLL,虐的,看大纲是个大坑。网等哥哥过年回家拿了手写稿再。。。
更文。。。看心情!
LOFTER:http://tomatofuckegg.lofter.com/
 
  ☆、二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里飞沙先是回头“咴”地嚎了一声,再扭过脸去前行,大概是在抱怨主人这半腔幽怨。顾临被这晴日的阳光晒得浑身慵懒,小曲儿倒是不再哼唱了,放眼望了望浩气的蓝天,小声嘀咕道:“上邪,将军我的良人在哪里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