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新笑傲江湖TV续(冲平)——爱我 作者:八两一口

字体:[ ]

 
文案
他是令狐冲,他的心里永远有东方姑娘;他的心里有永远也忘不了的岳灵珊;他的身边有永远都善解人意的妻子任盈盈。可他此生最爱是谁?
赵敏曾让张无忌答应她三件事:第一件便是不得与周芷若成亲!
林平之却也要他令狐冲答应三件事:第一件便是成全林平之的死无葬身之地!
世间怎会有人想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他当真恨极了他!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令狐冲,林平之 ┃ 配角:任盈盈,东方不败 ┃ 其它:虐恋情
==================
 
☆、活下去的理由
 
  (1)
  “哗——”地一声,厚重的铁窗被人拉开。
  “林平之,你怎么样?住得还习惯吗……”
  “你们是想过来向我耀武扬威……挖苦我一番是吗?”
  “你已经是个废人,武功尽失,难道还在这儿痴心妄想吗!”
  言辞犀利,且字字戳人痛点。真不愧为魔教圣姑……林平之在这一刻突然发现,原来失明也是一件不错的事,起码这样,他便不用被魔女的憎恶面孔污了眼睛。
  “你怎么还执迷不悟!”令狐冲原本也不指望林平之会和他好好说话,毕竟他废了他的武功。只是他以为林平之经此一劫后总会有些改变,总会放下一切。可惜盈盈的一句话,让他瞬间嘲笑起自己的天真……怎么可能,林平之怎么会放下一切,他恨他还来不及……否则,他怎会用“挖苦”一词……思及此,令狐冲也便顺口接着一些理所当然却不知所云的劝解“你看看左冷蝉还有师父,他们都是野心勃勃,想要一统江湖,最后他们的下场是什么……”只是说着说着,却没有再说下去。
  因为,有什么东西在心里一闪而过。
  好像是痛惜。
  回眸,对上妻子的目光,才觉得那应该是错觉。
  “倒不如,我跟盈盈,隐居山林……笑傲江湖……岂不是更快乐!”令狐冲最后虽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才又对林平之说道,但他清楚,那是为掩盖内心越来越不可忽视的痛惜感。
  林平之,终究不过只是一个愚孝的孩子罢了……而小师妹更是一个为爱痴傻的女子……他们的悲欢离合永远都是他的痛。更何况他出口的那些大道理只是欲盖弥彰而已。欲盖的是他为她的心痛,迷惑的是他为他的惋惜。
  嘴角缓缓勾起,林平之在沉默片刻后,只是很轻柔地回了一句话。
  “道不同,不相为谋。”
  更何况,他的道,早已于世间消灭。
  “你们都给我滚,滚哪……”他并未留任何让时间停滞的机会,也不想再听任何多余的话,不管是任盈盈的斥责还是令狐冲的劝解。他在这封闭的地牢里已呆太久,心亦封闭了太久。
  什么称霸武林,一统江湖,那都是曾经,也不曾属于他的梦想。只不过,那是他唯一可以作为唯护自己自尊的保护罩罢了。他早已一无所有。而仅剩的自尊,存在的价值也只是为了让自己能够不自艾自怜地活着而已。
  旁人可以说他是个狼子野心,追名逐利的女干邪小人,但令狐冲凭什么也要这么说,他是他父母被害死去时唯一的见证人,是他一步步复仇的见证者。他流的血,他流的泪……他以为令狐冲一直都是能理解的。因为理解,所以即便被他抢了心上人,被他冤枉,还是会在他与敌人交手时击碎酒杯帮他,会在他被毒水侵蚀眼睛时送予恒山灵药。
  林平之可以说君子剑岳不群是伪君子,可以说左冷蝉是真小人,可以说余沧海是卑鄙女干贼,甚至可以违心地说岳灵珊对他的好,也只是在为父还债……他可以说全天下人都负了他,但唯独不能说令狐冲对不起他。
  哪怕现在的他被令狐冲切断了筋脉,像个废人一样关在铁牢之中,他也只是在恨岳灵珊的痴情,更恨命运的不公。
  他也不想练就魔功,他也不想辜负妻子的一片痴情,他也不想去做一个武林霸主。他也曾鲜衣驽马,少年风发,却因家门遭灭,落魄江湖;他也曾仗义执剑,救人水火,却是掉入陷阱,沦为鱼肉;他也曾仁义待人,满腔侠骨,却被侮辱设计,无处立足于江湖……。
  然后……终于,他报答了父母的一世恩情,却永远无法做一个真正的孝子;终于,他拥有了在江湖中立足的实力,却永远失去了做一个英雄的资格;终于,他有了重新好好生活的人生目标,却永远没有了被爱的希望。
  可令狐冲不同,令狐冲恰恰有了他没有的一切。
  迄今为止,林平之仍清晰地记得群玉院的初见,他还救了令狐冲一命。那个时候的他们,都还曾是涉世未深的少年。都拥有着一样的满腔热血,侠义心肠。
  其实那个时候,他也曾一度暗暗地钦佩着他,甚至有着惺惺相惜的感觉。不过,那时,他只是偷偷地想着,这“惺惺相惜”也许是他自己的错觉。毕竟,一个是江湖浪子,一个是世家公子,二者身上怎会有相同之地?!
  后来只怪天意弄人,命运使然。他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不得不对不起令狐冲了。他的不断“失去”与令狐冲的不断“得到”,渐渐地一点点地讽刺着他的所有理智与骄傲,逼着他,只有用恨来掩饰他的嫉妒,甚至是掩饰他的——自卑。
  他成功了,现在这世上,再也无人会为他着想一分一毫。他们,都恨他。
  而令狐冲,则是这些人中最恨他的人。
  只因他杀了他的师妹……所以他,最恨他。
  也许从一开始,令狐冲也只是看在岳灵珊的面子上帮他。也正因为这个想法,他才讨厌令狐冲,讨厌他的侠之大义。
  也罢,天下人都已弃他,他又何故交付真心。
  “我告诉你们,我们林家的辟邪剑法,独步武林,总有一天,你们所有人都会死在我的手里……全部……啊……哈哈哈……哈哈哈……”。
  他何必去在乎一个最恨他之人对他的想法。
  终于,铁窗拉下的刺耳撞击声重新响起,而那似已癫狂的笑声却渐渐地低落,最后,整个封闭的地牢,又重归安静。只是除了偶尔水滴而下的声音提醒着刚刚才消逝的世界。
  瞎子的听力远比常人强太多。所以,当林平之意识到有滴水点落之声时,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可惜,总有一天,我会死在他们手里……”
  “你说,我现在就去找你好不好,师姐……”
  “可是,你一定会怪我……”
  “……你放心……其实我是和你开玩笑的,我会活下去的,并且好好活着……”
  “因为只要我活着一天,你的大师兄就永远不会真正快乐!”
  林平之知道,即使现在成为被囚禁的废人,他也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让他活下来的令狐冲。
  只要他还活着,他就是令狐冲心中的一根刺,不会致命,却也拔不掉,时不时地会抽痛。
  即便令狐冲娶了任盈盈,但岳灵珊永远都是他的青梅竹马,是成长的记忆,是他亲人般的存在。
  “可是,我也真的好疼……好疼……”
  以前,受再多的伤,都会用仇恨来治愈。可现在仇恨消失了,那些曾经的伤口便开始慢慢地复发,绽开,甚至腐烂。
  他却再也捡不起仇恨,更要不起希望。
  就像一只重伤的羊,还披着那层并不属于自己的狼皮,故作坚强。
  也许,他为了维护自尊而所做出的表现,让大家都觉得他恨令狐冲。也许,连令狐冲自己都会认为他是恨他的。
  但事实只有自己清楚。他不恨他,只是,嫉妒他,非常嫉妒。
  林平之本来就没有恨令狐冲的理由。当初偷辟邪剑谱的是岳不群,背后给他一剑的是岳不群,而屡次遭受冤枉,又被逐出师门,还被他抢了心上人的令狐冲并不责难于他,反而后来数次对他表现出关心。
  所以,他真的不恨他,只是嫉妒他。嫉妒令狐冲所拥有的大仁大义。那是他这辈子都已彻底失去的东西。
  可是,终是一句“废了他的武功。”让他彻底放下了一切,连嫉妒都已消失不再。因为这句话是任盈盈说的,是在刻有五派剑招的洞内,所有人都死在令狐冲剑下时,任盈盈说的。
  令狐冲有太多让他嫉妒的东西,但是令狐冲也终归毁在了一个女人手里。若没有任盈盈的一句话,令狐冲也只会把他像东方不败关押任我行一样,关在西湖牢底,铁链捆索于身。那样起码他还有活着的希望,他还不会成为连正常人都不如的一个废人。
  所以,能够轻而易举且毫不犹豫地想出废他武功这种办法的人,心要有多狠,恐怕连人人得而诛之的东方不败都远远不及。可想出这样的办法,来替情敌报仇的人,是令狐冲明媒正娶的妻子任盈盈。
  在苏醒后的数天里,他被关在这地牢之中,在那些个负责守押他侍卫的冷讥热讽中也断断续续地听说着令狐冲与任盈盈的消息。
  只是,直到听到侠骨柔肠的令狐冲,在成婚前夕,要为了似已毒发身亡的任盈盈,挥剑殉情的消息时,终是笑出声来。
  他错了,原来他一直都错了。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不幸。得到的越多,失去的时候就会越痛。
  令狐冲也一样。只不过,他的痛苦现在才开始。
  与任盈盈笑傲江湖……恐怕也只是令狐冲的一个梦而已。这个梦还是虚伪的。
  一个满心侠义之人竟会为一个假善假义的人自杀殉情,当真可笑之极!
  令狐冲就是一个傻瓜,一个不折不扣的傻瓜!他又可苦再嫉妒一个傻瓜呢。
  在他看来,任盈盈的做派还不如东方不败这样的真性情。
  他至今仍记得那个华山初见,挽着令狐冲手臂,向已抢走岳灵珊的他替令狐冲出气的女子。
  那才是敢爱敢恨的真性情!
  但很多事情,当事人是看不明白的。总有什么会蒙住眼睛。就像他曾经被父母的仇恨蒙住了双眼。
  而蒙住令狐冲双眼的却是他自己的心。
  他只看到了任盈盈的善解人意,温柔善良,却未看到她背后的肮脏丑陋,毒蝎心肠。
  也许,在外人看来他这样的阴险小人也配不上痴情一片的岳灵珊,但至少,他自己清楚自己的愧疚与心意,几分真,几分假。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但令有什狐冲却连自己的心都看不清!
  其实爱非爱,恨非恨!
  哪有什么正邪两派?又为什么好人坏人。他说东方不败杀了那么多人,只为称霸武林;但任盈盈却是杀人不见血,靠借他人之手,她又为的什么?!
  作为一个旁观者,林平之也真的看开了。就连一直对令狐冲的嫉妒,经这么一遭,也彻底是放下了。
  一个连爱恨都分不清的人又有什么可以值得他嫉妒呢?!
  “原来,为了报复一个自己本不恨的人而活着是那么的难,也那么的痛……”毕竟,连嫉妒感都已消失。
  “不过,老天既然把我留了下来,想必还是有用处的,毕竟,世上有英雄就得有小人,不是吗?那些英雄做不来的事,就由失败者来做好了……”
  林平之仿佛一直在和已故去的岳灵珊说话,但实际却是在自问自答。若此时有旁人在场,一定会觉得他是一个彻底的疯子。
  “可是,我要怎么做……”要怎么做才能让令狐冲放他出来。
  即便他真的向令狐冲低头认错,令狐冲也决计不会放他出来。因为他十分清楚,令狐冲将他关押在铁牢之中,不仅是为了防止他再害人,更重要的是也阻止了别人害他。也许,对于外界,他早已是一个已死之人。照顾林平之一生,护他一世周全,这是令狐冲对他最爱的小师妹的承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