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失忆以后[叶开X傅红雪] 作者:马东来

字体:[ ]

 
文案
 
叶开:阿雪,再喂我一勺吧,刚刚没尝出味道……
 
傅红雪:好!
 
叶开:阿雪,再来一勺……
 
傅红雪:嗯!
 
叶开:阿雪,我还要……
 
傅红雪:……到底谁才是病人?
 
叶开:嘿嘿嘿~~~
  
此文是接《边城浪子》结局写哒,傅红雪失忆梗|( ̄3 ̄)| 看原著时就觉得小叶对小傅那叫一个爱的深沉呐(ˇ?ˇ)
  
  介于作者文笔和智商及其有限,所以此文大概就是俩基友的日常╮(‵▽′)╭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开,傅红雪 ┃ 配角: ┃ 其它:1V1,古龙同人 
==================
 
☆、第一章
 
  傅红雪左脚先迈出去一步,然后右腿才慢慢地从地上跟着拖过去。
  叶开明明已经看惯了傅红雪走路的样子,但此时他却觉得傅红雪走路的姿势是那么的怪异,那么笨拙。
  他离去时的背影是孤独的,寂寞的,悲伤的,比以往任何时候更甚。
  叶开心中一动,就想上去扶着前面艰难挪动双腿,看似快要倒下的人,但是他却硬生生的忍住了。
  他相信傅红雪也一定不愿意他这样做。就算傅红雪心里已经再也不能承受一丝悲伤,他也决不希望别人看见他的脆弱。
  他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和怜悯,特别是叶开的。
  叶开又怎么不知道呢?
  那个一直以仇恨支撑才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现在知道了自己的存在就像个笑话,他又怎能不心痛,不伤悲?
  但就算如此,他也希望傅红雪能坚强地继续活下去。
  叶开相信,他会的。
  因为傅红雪说,我不恨你,从今以后我也不会恨任何人。
  秋意更浓,夜凉如水。
  傅红雪已经走了两日两夜。没进一粒米,没喝一滴水。那本就已苍白到透明的脸上,却覆了一层淡淡地青紫色。他看上去那么的累,那么累,仿佛下一刻就要栽倒在地上。但他却倔强的挺着背,先挪动左脚,右腿再慢慢地拖过去。
  他修长的左手紧紧握着一柄刀。漆黑的刀鞘,漆黑的刀柄。这柄刀从未离开过他的左手,似乎只有紧紧握住这把刀,他才有站直身子,活下去的力气。
  握刀的手,已能看到一根根隆起的青筋。本就苍白的手更是没有一丝血色。
  地上的枯叶,被他沉重的脚步踩得“沙沙”作响,寂静的夜里听来分外凄凉,傅红雪却像是充耳未闻。
  他从来也没有在意过周围的任何人和事。此时也一样。
  他双目赤红,满眼空洞迷惘。心里已悲伤到极致,却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
  此时,任何一个人都能轻易杀了他。
  但是他却不在乎。
  停下脚步,他抬头看寂静的黑夜,天空中没有一颗星子。满目望去,一片漆黑,辩不出方向。
  而他又该何去何从?如今哪里才是他的家?
  那个他生活了十九年的地方,陪伴他十九年的母亲,到今天他才知道自己竟不是她的亲生儿子。
  哈哈哈,这是多么可笑多么讽刺的一件事啊。
  这十九年来他吃的苦受的罪,为的是什么?报仇?现在那些所谓的仇人跟他又有什么干系?
  他只是一个连父母都不知道是谁的孤儿。
  现在他已经无仇可报,那么又该如何活下去?
  以前不管有多孤独多寂寞,他一个人从来也未怕过。而现在……除去仇恨,他也不过是个孤伶伶的普通人而已。
  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
  那支撑在他心中十八年的仇恨种子忽然消失,傅红雪觉得自己的世界瞬间崩踏了。
  啊……嘶吼声犹如受伤的野兽,响徹在凄凉如水的夜空。
  傅红雪觉得喉头一阵腥甜,一口鲜血如利箭般喷了出去。
  他知道,那缠绕他多年的病魔又发作了。
  傅红雪觉得身子一阵阵痉挛,口中吐出更多的鲜血。要是以往,他一定会拼尽全身的力气,拖延这种折磨人的时刻的到来。但是现在,他只想让这疼痛来的更狠一些,折磨来的更快一些。
  倒下去的那一刻,他的眼中只有无尽的黑,像一张巨大的网,无尽的悲伤痛苦将他紧紧缠绕,紧紧包围。过去十九年里所受的苦痛都不及此时的十分之一。
  他慢慢闭上眼睛,苍白的脸上渐渐绽放地笑意,痛苦而扭曲着,似绝望,又似解脱。
  漆黑清冷的夜里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伴随一声几不可闻地叹息,静静地停在蜷曲着身子,倒在枯叶上与墨色的夜溶为一体的人身旁。
 
☆、第二章
 
  傅红雪睁开眼睛的一刹那,觉得自己浑身酸痛,胸口也隐隐作疼。他不知自己怎么了,也不知自己身在何方。
  他茫然地在床上又躺了一回儿,虽然身体还是酸软无力,但是他却挣扎着坐了起来。
  他饿了。
  是个人都会饿,何况他已经两日两夜没吃过饭了。
  扶着床沿,傅红雪勉强稳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左脚先迈出一步,然后右腿才缓慢的拖过去。等他挪到门口的时候,身上已挣出一层薄汗。本就没有血色的脸更是苍白到几近透明。
  修长地手指紧紧扣着门框,微微喘了几口气,他这才慢慢拉开破旧的木门。
  一阵略带凉意的秋风吹过让靠在门边儿的人不禁瑟缩了一下。偶尔几片残叶,随着秋风在空中翻转几下,又缓缓飘落在地上。
  门外的院子里摆着一张老旧的木桌,一人坐在桌边,正自斟自饮。听见开门的声音,他这才扭头看向傅红雪的方向,脸上带着淡淡地笑意。
  温暖又亲切。
  傅红雪并不认识这个人。
  但他竟似被这样的笑容感染,也冲那人微微一笑,带着一丝生涩及几分不自然,却又是那么的纯净美好。
  这是他第二次见傅红雪笑,却真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叶开这样想着,目光贪婪地停留在少年苍白的脸上想要多看几眼,却又觉得那笑容有些刺眼似的微微垂下了眼眸。
  鼻腔有些酸涩,攥着酒杯的手却握的更紧了。
  “你有吃的东西么?我饿了。”
  叶开抬眸,看着倚门而立的傅红雪,他才从病魔中挣脱出来,整个人看上去虚弱又憔悴。一身黑衣,更衬的他脸色苍白透明,露在衣袖外的手指修长纤细,骨节分明;手背上青紫色的血管也显尔易见。若不是他用力扣着门框,也许下一刻会倒下去也不一定。
  任何人都看得出,这个人很虚弱,他需要力量,而让人拥有力量的东西,首先就是填饱肚子。
  傅红雪脸上还残留着淡淡地笑意,这使得他终日犹如寒冰的脸不再显得那么冷漠,叶开竟一时看的痴了,直到傅红雪再次出声询问他才反应过来。压抑着心底莫名的激动,他无声地叹息着,随即指着桌子上搁着的一个瓦罐,笑道:“这里有粥。”
  “你醒的可正是时候,这粥还热着。”
  傅红雪听有东西吃,瞬间双眼发亮,连虚弱的身子也似有了力气一般,刚刚还佝偻的身体站得笔直,视线紧紧盯着粥罐,猛吞口水,竟像是饿了很久的难民。
  人最幸福的时刻莫过于饥饿难耐的时候正好有东西可吃。
  所以傅红雪此时真的很开心。
  叶开脸上的笑意更深了,端起手上的酒一饮而尽,目光却始终停留在傅红雪身上。
  以前,他的视线也是一直追随着傅红雪,只是傅红雪留给他的不是离去时的背影就是无尽的冷漠。
  现在,他终于能和傅红雪正面相对,毫无芥蒂地相处,他又怎能不笑?
  可能傅红雪是真的饿了,瞬也不瞬地盯着粥罐,连眼神都比平常亮了许多,这让叶开想到了自己养的那条名叫“开心”的小狼狗。每次他拿食物去给开心的时候,开心都是摇着尾巴两眼放光。
  叶开暗自觉得好笑,此时的傅红雪大概和开心想吃东西的时候差不多。想象着若是傅红雪也长出尾巴,并向他欢喜地摇动的样子,叶开不禁一扫之前沉郁的心情,轻笑出声。 
  显是傅红雪想急着吃到东西没有注意脚下,抑或他忘记自己脚有残疾的事,只见他才刚迈出左脚,正要跨出右腿的时候,却被寸许高的门槛绊住,身子毫无意外地向前跌去,他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准备扑向大地的怀抱。
  预期的疼痛并没有传来,他跌进了一个温暖的胸膛。
  叶开在千钧一发之际,从三米开外的桌边,一闪身来门前,接住了傅红雪的身子。没有人看见他是怎么做的,那动作太快,太快,也就眨眼的工夫。
  傅红雪睁开眼睛的时候,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他却没有问,不知怎的,他就是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有这种能力。
  他的耳朵迅速染上了一抹微红,这么大个人了还摔跤,而且还是为了吃的,傅红雪觉得很不好意思。
  他没有说话,任由叶开把他扶到桌边坐下。握着他胳膊的大掌,透过薄薄的衣料传来的温度,也是温暖而干燥的,如同他的人一样。
  叶开还是在喝酒,傅红雪在吃粥。
  他的左手垂在身体的一侧,右手拿着勺子,慢慢地一口一口喝着,完全没了刚才急切的样子。
  叶开想起了初见傅红雪时的场景,那时的他也同此刻一样,虽吃着不同的食物,但动作和习惯却依旧未变。
  仿佛刚刚那个为了吃东西而差点跌倒的傅红雪只是他的错觉。
  等傅红雪觉得自己终于吃饱了,这才抬起头,看着对面一直面带微笑地人,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叶开。”
  仿佛怕他不懂,那人又笑着加了一句:“树叶的叶,开心的开。”
  “哦。”傅红雪点点头,又问:“那你认识我么,我叫什么名字?”
  叶开大感诧异:“怎么,你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么?”
  闻言傅红雪只是皱眉轻轻摇了摇头,表情看上去有些疑惑与无助。
  叶开略微沉思了一会儿,转念间又给自己斟了一杯酒,却不急着喝下去,只是用手指摩挲着杯沿,半晌才缓缓开口道:“嗯,我认识你。”
  “你叫,傅红雪!”
  “傅-红-雪?”
  傅红雪跟着重复了一遍,又偏头想了想,这是自己的名字么,为什么他一点印象也没有?
  “我还是想不起来……”傅红雪无奈地摇了摇头,也不打算继续想下去,反正叫什么都无所谓,只是一个称呼而已。
  “不过我觉得这个名字倒是挺好听的,红雪……红雪……”他喃喃地念叨着这两个字,过了一会儿才问叶开道:“这名字有什么含义么?”
  叶开闻言,端着酒杯酒的手顿了一顿,微垂的眸子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对面人的反应,只见少年苍白的脸上除了单纯的疑惑外并没有其它表情。
  这并不像是他认识的傅红雪。难道病了一场他连自己是谁都忘了么?
  叶开说不上是难过还是高兴,压下差点脱口而出的叹息,略一沉吟,他这才柔声开口,语气暗暗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疼,道:“我只知你叫傅红雪……” 
  “至于这名字有什么含义我便不得而知了。”
  “哦……”傅红雪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我们是什么关系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