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Mr.Smell(ABO)(快新) 作者:神鸟鸨鸨

字体:[ ]

 
文案
白色的衣角,红色的领结。
来自天际的响指,敲落了无数琳琅的宝石。
两双浅紫、蔚蓝的瞳色,几乎要一起望穿了这座迷雾般的都市。
油彩浓重的帷幕即将伴随着深邃的夜色落下,遮住了茫茫无知之人的眼睛。
提防幕后伸出的獠牙,警惕夜色背后的匕首,
面对双重敌人的挑战,他们又将如何应对、如何化解。
面对生死谜团,他们又将如何延续着缕缕如丝无绝的情缘。
怪盗和侦探的追踪,永不停歇。
 
怪盗说:“你放心。”
比起“我喜欢你”,更能让骄傲的他不得不承认,在这一刻的怦然心动。
 
他们的患难与共,他们的携手并进,他们的生死别离。
只因他是他的Alpha,他是他的Omega。
对于他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导航仪,是怪盗Alpha的气味。
有这气味,作为侦探的他,就可以循着一直追下去、追下去。
直到倾没在那人雪白色的衣海里。
听他说——
你放心。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悬疑推理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 配角:贝尔摩德赤井秀一朱蒂·圣米利提翁詹姆斯 ┃ 其它:侦探怪盗
==================
 
☆、【再逢】
 
  “呼……呼……”
  幽长曲折的楼梯盘旋着蜿蜒向上,雪白的衣角翻越过一级又一级的台阶。
  “呼……呼……”
  仿佛从很远的底层传来一声声气急败坏的吼叫,夹杂着无数喧闹刺耳的脚步声往这边追来。
  白衣人嘴角扬起一缕飞扬的弧度,算是褒奖那群警察智商一下子提高了不少,忽然之间就懂得了暗号中的含义。
  “咚!”
  打开通往天台的铁门,凉如水的夜风把洁白刺目的披风吹得鼓涨涨的,在一片黑暗中显得愈发的张扬,一犹如其主人目前得意到爆棚的心情。
  基德缓步入天台中央,对着皎洁的月光比了比手中的宝石。
  那浑然天成的钩牙状的宝石被注入魔法一般的月光一照射出内里一丝一丝不甚明晰的杂质。
  基德下弯嘴角,将一缕失望掩饰到扑克脸后。
  什么啊,原来竟还不是那块要找的潘多拉啊……嘛,这下要想办法还回去咯~
  带着白手套的手指灵活地翻飞着直径大约十厘米的宝石。基德望着大楼下逐渐增多的警灯闪烁,由衷地感到今晚的游戏实在无趣极了。
  整个过程平淡,不出任何意外;白马探那家伙不知道去哪了,总之没来;而且到现在,就连名侦探也没个人影!
  宝石安安静静地躺在天台的中央地面上。基德跳上栏杆,就在白色的羽翼刚要呼之欲出的那一刻,晚风的脚步微微一滞,打了个弯吹来,竟然带了一些浓郁、不知名、但是很好闻的香味。
  有点像青柠檬揉入茉莉花浸泡在热水里的味道,舒香而沁凉。就算是迷迷糊糊的人闻到它,也不会有半点不舒服的感觉。感觉暖融融的,像散发着热源一般,让人不由的沉浸在这个味道柔软的拥裹里,更有充斥了一分隐隐的薄荷的坚定和清醒,忽地把飘到远方的怪盗的神智一下子拉了回来。
  这是……什么气味?
  怪盗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一个容器,源源不断地接纳着这股气体涌入体内,想拒绝都不行,潜意识里仿佛就是这样设定好了的。
  因为鼻尖已经被深深地吸引著,所以怪盗暂时放弃了逃跑,一路循着气味的来源,在恍若无人的天台上到处翻找着。
  “嘭!”
  一个足球从斜刺的阴影里飞了出来,不失以往凌厉的劲道。怪盗一个失察,让这次偷袭成功得逞。
  “呜…...好疼啊。”
  怪盗趴在地上抱着肚子,脸上架着的单片眼镜也滑在了一旁的地面上,样子有些狼狈,失了帅帅的形象。
  刚才是谁说名侦探不在的?!
  谁?!
  “哼哼,这是爱出风头、爱耍帅、骄傲自满的报应,告诉你侦探除了是评论家之外,更是一个实干家!”
  柯南从转角处走出来,一把揪住满脸无奈的怪盗,将他身后的披风的一角死死地握在了手心里。
  “哈!终于抓到你了,怪盗基德!”
  怪盗从疼痛中缓过劲儿来,看见某人的镜片泛着白光就知道今天算是着了名侦探的道儿了,心里苦哈哈地笑一声,面上却依然是漫不经心的样子。
  “嗨嗨……那么,也是你通知了中森警官的咯?告诉他我在这栋楼里?”
  “这个自然,”柯南绕着坐在地上的怪盗走了一圈,表情很骄傲,于是那股香气在空中又浓郁了几分“毕竟,只有我一个是不能确保抓住你的,总之人多力量大嘛。”
  “哦。”
  怪盗不置可否的下弯唇角,干脆闲适地换了个姿势,懒懒打了个哈欠道:“我在楼道里扔了些小东西,警察们是没有那么快能上来的,”
  话语停了停,怪盗抬眼看着与自己平视的蔚蓝色的瞳:
  “话说,名侦探,难道你没闻到有一股香味么?很香、很舒服啊,要不是为了找它从哪儿来的,我才不会被你的足球打中呢。”
  而回答他的,是一片异常的静默。
  掠过额际的夜风在这片静默里呼啸着,显得刺耳极了。
  怪盗皱紧了好看的眉,敏锐地捕捉到对方目光中犹疑不定的苦涩。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那苦涩,也在一点、一点地加深,恍若黑夜中最乌沉的颜色。
  “你能闻得到?你是Alpha么?”声音竟然变得有些颓丧。
  怪盗迟疑着侦探提出的问题,最终,还是给了肯定的答案
  “啊,我继承了我父亲的基因。就在前两天吧,第二性别才觉醒。”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男、女这两个基本性别之外,还有另外三个特殊的性别,它们通常会在人们十七岁左右时觉醒过来,为本就繁重的命运添上另一重轨迹。
  Alpha,Beta和Omega。
  分别对应了血统的强者,中庸和弱者。
  Alpha们通常拥有极其强烈的占有欲,在各方面都要比其他两种性别优秀;而Omega们一生则要受到Alpha们的支配,成为他们的配偶、生产工具甚至是玩具,更会无奈地忍受着每一或两月就要发情一次的折磨。所以,Omega们数量是三个种群中最少的,而血统则是相对较纯粹的那一类。
  在现实生活中,多数Alpha们的配偶是Beta。若是能遇上一个真心爱慕他们的Omega,会被其他Alpha们羡慕的要死,甚至能招来许多嫉妒的目光。
  怪盗歪着脑袋想了想,试着从柯南短短的话语中揣测其中的含义。拥有极高情商的他似乎已经触摸到了那抹苦涩之下的真相,疑道:
  “名侦探……难道你想说你是………?”
  柯南却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你是知道的,对吧?真实身份是工藤新一的这件事。”
  “啊…的确,但是…我并不是很清楚你怎么变成一个孩子………至于怎么知道的,想一想就能明白了吧——哪一个小学生会有这样恐怖的推理能力?”
  怪盗一边说,一边试着从对方那两潭邃深幽静的蔚蓝色瞳孔里找到些许破绽。但,它们依旧是那样的平静,平静到让他对名侦探尚未说出口的话感到丝丝不安。
  “呐…..其实也可以在今天都告诉你的,反正也没有任何关系。工藤新一,是一个在一年多前被灌下特殊药物的Omega。而从今天的情况看来,他似乎还要谢谢那颗药。身体的退化,让他感受不到发情期的任何不适,除了气味的变化和力量略微减弱,肢体行动几乎和平时没什么区别,还是有点好处的、挺方便的,不是么?”
  一席话,已经包含了无数多舛的变故。
  怪盗听着听着,心情一下子沉重了起来,向下拽着肠胃,沉甸甸的,难过极了。
  他本来想安慰安慰名侦探,或许,这样做可以同时使他们两个心情明亮些。
  但,忽然间,怪盗对于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不再那么自信了,几次张了张口,都没能说出些什么来。
  似乎有很响的心跳声“怦怦”的响起,让人心烦意乱。
  很奇怪,明明甜言蜜语一大堆的都能信手拈来的怪盗,竟然也会有连话都说不出口的时候。
  真的,太奇怪了……
  “呐…名侦探……”
  柯南索性也一起坐了下来,就坐在平整凉滑的地上,与怪盗并排。
  从侧面看上去,早已纷纷散乱的焦距被掩藏到了蔚蓝色的背面,径自地、沉默地、淹了下去。
  “这两天我都避免和兰见面的,她也是Omega,除了Beta之外的性别的人,都能闻到气味的。工藤新一是Omega这件事也没有告诉她。但如果,被她闻到了Omega的味道来自一个孩子的话,她肯定会怀疑,而我的身份也就……..”
  脸颊忽然被一双带着白手套的手掌捧住,一缕含混不明的气息过渡了过来,像巧克力冰淇淋那样甜甜的、醇厚的味道,一下子就能将心神围在甜滋滋的味道里。这股味道很神奇,它能帮你缓缓卸下所有的心事,让你沉溺在它主人的怀抱里,使你感觉到温暖而心安。
  柯南被迫看着失了单片眼镜遮挡的怪盗的脸,来不及惊讶对方的容貌,就这样怔怔地愣住了,任由对方在自己脸颊上狠狠地搓揉了几把。
  “名侦探呀,虽然那些话你是嘴角带着笑容说出来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你的心里绝对不是像表面这样笑着的。既然已经发生了的、而且暂时没有办法解决的事情出现了,那么你也就别再去多想了。你瞧…...”
  怪盗两手一翻,将侦探的手覆在了他自己的脸上:
  “你瞧,你抓住我了!抓到了代号为1412的国际大盗,你要开心一点啊~~”
  冷而凉的风中,却有什么东西正逐渐的升高温度。
  “笨、笨蛋。”
  柯南赶紧抽回自己的手,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脸颊,好像这样做能把两抹如樱色的红晕抹去。
  “抱歉,这次说了很多三不着两的话,浪费你逃跑的时间了。这次就看在你放弃宝石、并且没有太过为难警官他们的份上就放你一马吧。我、我先走了。”
  “诶,等等。”
  怪盗仗着自己手比较长,一伸手就把小侦探当鱼丸似的捞了回来
  “楼下都被警车围困住了。而且,你现在这样,该怎么下去?”
  柯南翻个白眼丢给他:
  “那不然呢?上下都只有楼梯一条路,不走下去还能怎么下去?反正看起来是个孩子,又有少年侦探团和基德天敌的身份在,他们不会怀疑到‘基德助手’上去的。”
  “噗,我不是说这个。”
  “哈?那你想说什么?”
  “啊…日本警察们都是Alpha,没错吧?所以,一个孩子身上有Omega发情时才会有的特殊香味,也能引起一些其他的怀疑,不是么?”
  “是、是哦。”
  某人眨巴眨巴眼睛,猛地揪紧眉头踱来踱去的思考着。
  “所~以~说~,只能稍微委屈一下你喽~”
  怪盗满脸坏兮兮的笑容,两颗尖尖的虎牙和笑成两汪浅紫色的瞳水仿佛解开了话语后微妙的意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