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行将归远 作者:纪辞微

字体:[ ]

 
文案
我喜欢的人,是个大英雄
所以我最害怕的事就是上天从我身边夺走他
不过我是幸运的,因为现在我就躺在他怀里数他的眉毛
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残酷的世界
我只喜欢活在这个世上的他
我不知道他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但是我知道,他喜欢我
 
「听师兄煮着青梅讲述流年」系列③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清晏,顾修竹 ┃ 配角:宋翾飞 ┃ 其它:剑三,苍花 
==================
 
☆、午饭不见了
 
  雁门关外有一座李牧祠,传说大将军李牧便埋葬在此。
  李牧祠立在那座山上,底下一层,和底下那层的底下一层,以及底下的好多层,都是坟茔,埋葬的都是苍云军的将士,包括了修竹的师父、师娘和师妹。这里的地势很高,如果不下雪不起雾,能清楚地看到苍云堡。英魂们长眠此处,守护着这片土地。
  我已经忘记第几次跟着修竹到这里来,守墓的董不白老人的腰似乎又弯了一些。他接过我捎给他的酒,叹道:“也不知还能喝多久,老头子我也老了哟。”时间真的过得很快,我忘记我到底来这里有多少年,连让大唐大伤元气的安史之乱也过去了快十年。
  修竹把篮子里的东西取出来摆在师妹的坟前,上面刻着“先锋营校尉宋翾飞之墓”,墓碑很干净,因为董老几乎每天都会把这些碑打扫一遍,这里葬的都是他的战友、亲人、后辈。算起来,飞飞已经去世整整十五年了,如果她能活着,孩子估计都能有十岁了。
  修竹每次来,心情都不好,我静静地坐在他旁边,点了个火堆,默默地烧纸钱。黑灰色的纸灰被风一吹就会飞得很高,也不知道它们到底能不能将活人的思念带到逝去的亲人那里。
  我一直觉得我很幸运,因为我的爱人还活着,我还能陪着他来祭奠亲人,而不是我一个人来祭奠他和他的亲人。
  雪下起来的时候修竹已经在这里坐了快两个时辰了,他的旧伤一遇到这样的天气就很疼,尤其是肩上的那一道,他说每次都像针扎一样。我把斗篷拿出来给他披上,问他:“回去了吧?”
  他点头,对着墓碑说:“师父、师娘、飞飞,我和清晏先回去了,下次再来看你们。”随后接过我手中的空篮子,给我戴上兜帽,牵着我的手一块儿回苍云堡。
  屋里烧着热水点着暖炉,我洗了手拿了药油,把修竹的上衣脱了,准备给他按摩,减轻一下疼痛。真的,战场上下来的有几个人没点儿折磨人的旧伤,一时半会儿治不好,只有慢慢养。
  我在床上坐下来,他还靠在枕头上,抱着半边被子发呆。我早就习惯他这个样子了,每次去那边回来他都这个模样,一定是又在想以前的事了。涂满了药油的手在那条难看的伤疤上反复抹了几次,我轻轻地沿着一旁的经络摩挲。修竹身上有很多伤,我都能细细地数出每一条的来历,我手下的这一条是太原之战的时候被伤到的。一刀扎进来,差点把他的筋给挑断,他还能忍着这个伤舞刀耍盾直到战斗结束。回来的时候手都动不了了,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它恢复到现在这个能拿着刀盾四处蹦跶的地步,不到冬天基本看不出问题。
  我反反复复揉了两三次,力图让药油渗入皮肤,修竹的皮肤在摩擦下慢慢地热了起来,我问:“还疼吗?”
  他的目光慢慢聚拢到我的脸上,缓缓地摇了摇头。我轻轻吐出一口气:“那就好。”便换了个坐姿,坐近些开始按摩。修竹的身子常年包裹在玄甲之下,还蛮白的,当然,并不光滑,因为到处都是伤口。我让他药浴泡了几年,不深的疤都好了,剩下的也都是比较惨的。我在旧伤处揉揉捏捏半天,手指头都有些发酸,修竹这时抬起另一只手抱住我的腰:“好了。”
  我想去洗手,但这家伙不放开我。我推了推他,推倒是推开了,可是他把我拉到他怀里坐着,仰头便吻了上来。我一愣,还是顺从地由着他吻了。他的嘴唇温热,舌尖滚烫,搅进我的嘴巴里,密密匝匝地缠着我,舌尖妥帖地扫过各处,亲得我腰都软了。
  “唔……好了。”我挣扎着想起来,可我一个单修离经的怎么比得过顾修竹这个单手耍盾的苍云,根本挣不开。他双腿把我一绞,迅速地放倒在塌上,急吼吼地就剥我的腰带。我一边喘一边想他发什么疯,大白天的,午饭可都还没吃呢。可是他上头吻得我昏昏沉沉,下头的爱抚又温柔而妥帖,我已经不受控制地抬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很忘情地回应了起来。
  他把衣服丢下去的时候我恍惚听到了什么声音,我一边单手拆他的头冠一边推他的肩膀,用不多的理智问道:“修……修竹,方才……方才有什么声音……?”
  他不理,一个劲儿地弄我的锁骨,又舔又咬,我缩着肩膀,半边身子都麻了。喘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抬脚踢了踢他的小腿,他才不情愿地抬起头来往旁边看了一眼,就两秒钟,他再次回转回来咬着我的嘴唇,含含糊糊地说:“没什么。”
  “唔……”发冠“哐”一下落到了地上,我把手指插到他散落的头发里,缓缓地抚摸着他的头皮,一手沿着他的背脊一直滑到他的腰际,再滑上来。我感觉到他更兴奋了。嗯,我这么配合是不是不怎么好……毕竟还没吃午饭呢。
  修竹咬了咬我的下巴便顺着脖子一路吻下去,我看着帐篷顶,眼睛有些模糊。他的手在我的腿弯处流连,抚得我浑身都是酥的,一波一波的麻痒顺着每一根骨头往上爬,于是我忍不住绞紧了他的腰,脚趾头似乎还在他腿上蹭了蹭:“……修竹,我饿了……先去吃饭……”
他闭着眼睛重新吻上来,把我的腰轻轻一抬,亵裤就给褪了下来。他模糊地说:“我也饿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他一边在我胸前作威作福,一边把我的一条腿扛到肩膀上,摸出了脂膏便往后探去。跟他在一起这么多年,这种事不知道做过多少回,早就熟悉了对方的一切,我放松地配合着他,感觉到他的手指在我体内缓缓地抽送,冰凉的脂膏在我体内慢慢地变热、融化,甚至从内里流出来。
“修竹……”我抬起一只手臂遮住眼睛,我绷着脚趾,无意识地磨蹭着他的腿。他俯身舔了舔我的耳朵:“清清乖,别急。”我忍不住羞红了脸,仰头吐出一串急促的喘息。等到他送入第三根手指时,我觉得心脏有些难以负荷了,我喃喃地叫他的名字,略有些难受。做是做了那么多回,可又不是天生做这个的。
“清清,乖……”他拉开我的手,将我抱进怀里,分开我的双腿缠到他的腰侧。我一手费力地环住他的脖子,啃他下巴上的软肉,一手摸到他的胸前,缓慢地搓着他的胸肌。修竹吸了一口气,吻了我的嘴唇,把我往上托了托,就势坐了起来,而我则双腿分开跪在了他的身侧。
我腿发软,跪都跪不稳,全靠他一只手还托着。我撑着他的肩膀气喘吁吁地看着他,他拨开我脸上的头发散到背后,低低地叫我的名字:“清清……”一声一声,我听得腿根发软。平日里他都是叫我清晏的,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这么叫我。
我前头戳着他的小腹,他的顶端流连在我的*口。我低头吻他的鼻尖,看到他隐忍又沉沦的模样,便往他脸上轻轻地吹气。他搂紧了我的腰,往后靠了靠:“我进来了。”
我贴紧了他:“嗯……”
他慢慢地把我的身体往下放,滚烫的硬物缓慢地挤进了我的身体,我放松身体适应着,环着他的脖子小口小口地喘气。疼痛和快感同时冲击着我,一股麻痒从身体结合的部位扩散,我贴着他的耳朵轻声地叫:“修竹……”
“嗯,我在。”他嘴里回应着我,身体也回应着我。慢慢进入的硬物富有技巧地碾磨着我滚烫的内壁,撑开褶皱的同时也爱抚着它们,没有半点进入的不适,反而是快感席卷了全身。饱胀的同时有些空虚,我急切地接纳着他,喘息愈发地急促。
“啊——!”他突然松手让我没了凭借一下子就坐了下去,我被激得仰起了脖子,眼角也挤出了几滴眼泪。他环住我的腰,咬我的喉结,揉着我的腿根缓解我的僵硬。
“清清,动一动。”他咬着我胸前的一点,我被他牙齿磨得痛,不由得往后退,却将他含得更加深入。
“嗯啊……”我紧紧地抱住他,身体与他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
他从喉咙深处发出一点满足的呻|吟,靠得更为下去,我伏在他身上,脸贴着他的脖子。他伸手揉了揉我的腰,沙哑而性感的声音近在咫尺:“清清,动一动……乖,动一动。嗯?”
我慢慢地撑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发红的身体。他伸手抚摸着我的脸,眼角绯红,眼睛里是温柔的爱意。这个人爱我,我也爱他……他这个样子只有我能看见,我也只让他一个人看见我这个样子。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地撑起身体,埋在我身体里的硬物被一点点地吐出,我实在是没办法撑到把它抽出来就无力地坐了回去。
“呃啊……”我趴在修竹的身上没力气再动,身体里的东西好像又撑了一圈儿,我抱紧他的脖子,生理性的泪水一股股地落了下来。我明显听到他喉咙里发出的沙哑的呻|吟,随即他从我的身体里退出来,飞快地把我压到身下,抬起双腿,狠狠地顶了进去。
“啊——!”我不可抑制地叫出来,他俯身亲吻我的嘴唇,粗暴而用力,使劲地吮吸我的舌头,让我有种会被他吞下去的恐惧。我几乎无法呼吸,连吞咽都很困难,涎液顺着嘴角溢出来,和汗水和泪水混在一起流到耳根。他一边冲撞着,一边用手套弄着我,前后夹击的快感让我脑袋一片空白,我本能地抬手环住他的背,在上面抓出一道道痕迹。
我快晕过去的时候他终于放过了我的嘴唇,转而含着我的耳垂,染上欲望的声音尽数落进我的耳朵:“清清……”他奋力地冲撞着我的身体,发出规律的啪啪的声音,我觉得既羞耻又兴奋。我大口地呼吸着,听到我自己的喉咙不受控制一样地发出黏腻的呻|吟。我睁眼看他,他抵着我的额头,嘴里发出野兽一样低哑的嘶吼。
我被他撞得浑身颤抖,试了好久才伸手按住他脖子,抬头去吻他。他温柔地回应着我,我觉得魂都被他吸走了。我的修竹……我紧紧地抱着他,想要靠近一点,更靠近一点,想把他揉进我的身体。他是我的,只是我一个人的……
“清清——”他低哑的嗓音叫着我的名字,“我们一块儿……”
“唔……”内里一片滚烫,我觉得我简直被烫伤了,与此同时我也释放在他的手心,一时间仿佛脱了力,颤抖着松开抱着他的手。
修竹慢慢地退出来,我感到那滚烫的液体也顺着他的动作往外涌出。我睁开眼看他,发现他也正低头看着我,不知为什么我们俩突然都笑出来。等笑够了,他把我搂进怀里,我们相对侧躺着,缠绵地接吻。
                     
作者有话要说:  我好方,点我看乱码(那不是乱码!)
 
☆、忽忆少年事
 
  彻底平息之后我疲软地靠在他的怀里,手臂仍是环着他的脖子,浑身都紧贴着他——我喜欢这样亲密无间的接触。我的腿卡在他两腿中间,他已经软下来的性|器蹭着我的,我们像两条蛇一样缠在一处。安静地躺了一会儿,我才注意到混杂在那股微妙的味道之中的药油味儿,我想起那声奇怪的声音,抓了抓他腰上的肉:“叫你放开我你不放,药油打翻了看你下次用什么。”声音哑得有些不像话。
  修竹的手还放在我屁股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捏,完全没有要起床收拾的意思:“我去收拾你忍得了?”
  我脸一红,没有威慑力地扯了扯他的头发:“我又不是你,你这个色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