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盗墓笔记之我想我是疯了 作者:未名琚

字体:[ ]

 
文案:
有些人不能见,见一次,误一生。
 
内容标签:盗墓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张起灵 ┃ 配角:胖子,黑眼镜,解语花,霍秀秀 ┃ 其它:主虐,肉香肆意
 
 
  ☆、小哥,跟我回家
 
  吴邪看着眼前厚重的青铜门,这个隔绝了他十年相思的罪人。
  起初的他觉得这十年是折磨,可当这一天真的来到时,又觉得这十年过得特别快,快到像是他昨天才进的青铜门,而他今天他就能接他回家一样。
  吴邪知道他所做的着一切,就是在等这一刻,接他回家,给他一个归宿,终结他的流离。
  他不得不承认他对张起灵的感情已经凌驾于兄弟情义之上,那种莫名的情愫在他今天再次踏上长白山时才参透,其实他早就有所领悟,只是太过荒唐,他怕那个闷油瓶没法理解,更怕他把这当成玩笑。
  可时至今日,他吴邪要是再有所顾及,那十年的艰辛岂不白白葬送。
  现在他就是要带张起灵回家,跟他轰轰烈烈地谈场恋爱,把他八抬大轿娶进门,只要他张起灵不反对,又有谁敢说半个不字。
  吴邪精疲力竭地坐在地上,整整三天的跋涉,除了胖子和小花那些来的兄弟几乎都折在路上了。
  吴邪这些年能成功接下他三叔的盘口,都让道上的人恭恭敬敬地叫声吴小佛爷,这脚下都是尸体铺的路,为他吴邪出生入死的兄弟的尸体,他这些年欠了太多情,还都还不起的情,这注定成为他一辈子的债。
  胖子靠在背包上仰面躺下,拍了拍身边的吴邪道:“天真,睡会吧,两天没合眼了。”
  吴邪默默地点了点头,背对着胖子,侧身躺下,吴邪的指尖划过脖颈上那骇人的伤疤,他不自觉地将衣领立起,头发虽说长起来了,可有些东西却没法回到从前了。
  听着胖子手机里正放着的那首《see you again》,意识渐渐模糊……这十年来苦的又何止他一个人。
  三年前小花娶了秀秀,在小花接秀秀过门前,黑瞎还去找过小花,可那句“花儿”还未出口,便被小花的一句“叫解九爷”给活生生挡了回去,瞎子果真叫了声“解九爷”,然后头也不回地踏出了解家的大门,从此花儿就再也没见过他。
  道上的人都说黑瞎子在解九爷大婚那天下了个凶斗,就再也没上来过,自那以后小花也再没登台唱过一场戏。
  懂戏的人都不在了,戏中的情又要说给谁听。
  这次来长白,小花受了伤,便留在了路上,高烧中只听他反反复复地念叨着一句话,“叫我花儿……”
  原来他解雨臣也有放不下的事,不敢爱的人。
  三年前和秀秀的婚事,又何尝不是无奈之举,他解雨臣肩上担的是解家和霍家,还有整个被扯入局中,苟延残喘的老九门三代,这担子只要他还活着就注定没法放下。
  对于秀秀来说她的整个人生也只是一个牺牲品,没人会知道要守着一个爱上别人的人是有多难。
  而胖子依旧是老样子,待在那个云彩曾经生活过的小寨,守着那片净土,一单就是十年。
  吴邪问过胖子为什么那么爱云彩,其实吴邪是想说她云彩从没爱过你,甚至骗了所有人,可你怎么就偏偏爱上了这么一个人……
  胖子明白他的意思,长叹一声道:“心不由己。”
  他是在说你吴邪又何尝不是,这十年为了一段不明不白的爱情遭罪,因为心不由己,只能自认活该,谁叫你执迷不悟。
  眼泪溢出眼眶,浸湿了脸庞,滑向耳际,滴进心里,沾湿的是这十年入骨的相思,他呼唤着他的名字,更呼唤着他遗失了十年的天真,“小哥,我是天真,我想带你回家……”
  一只手抚上他的脸颊,温厚的手掌轻轻拭去他脸上的一片汪洋,“吴邪,我在。”
  吴邪猛的惊醒,看着这个十年未见的男人,眼睛再一次模糊,他抱着他,不愿他看着自己泪眼婆娑,将脸埋在他的颈间,吴邪知道他已经为这个男人沦陷了。
  张起灵是毒,深入骨髓,无药可解。
  在他面前的是他等了十年的张起灵,爱了半辈子的小哥,只属于他一个人的闷油瓶。
  如果说耗费的这十年能换爱人的半生陪伴,又是多么合算的买卖,吴邪一直这么想。
  这十年的尔虞我诈,褪去了他的天真,让他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商人,可这没什么不好,至少能护着那些你所珍惜的人。
  可什么也违逆不过时间,十年足以将一个人改变到你无法认识,就像他过去叫你小哥,现在却只能在梦里那样唤你。
  胖子默默地背起背包,带着哭腔高喊道:“走小天真,我们带小哥回家”
  “好,回家。”眼泪再一次涌出眼眶,无法抑制。
  十年生死,天真何处?长白赴君约,吾复见君容。知否,知否,念君已久,愿君与我共归途。
 
  ☆、吴邪,早点成家吧
 
  吴邪花了十年将一个人从长白山带到杭州,金屋藏娇一般地将张起灵安置在吴山居。
  对外人们都以为吴邪是去接了个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可他的伙计个个都心知肚明,吴老板这是接了个老板娘回来了。
  吴邪的父母是明白人,可毕竟是自家儿子,接受不了也是人之常情。
  没法看着吴家就此断了香火,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这天下的美人也为他找了,可愣是没一个动了他的心,入了他的眼。
  最后吴一穷将吴邪带到了吴家祠堂,吴邪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爹猛地跪在了列祖列宗的排位前,膝盖磕碰地板,发出剧烈的闷响。
  吴邪赶忙上前搀扶,吴一穷大喝一声,“退下”。
  吴邪只得默默地同跪在旁。
  “我吴一穷对不起吴家的列祖列宗,教了这么一个儿子,断了吴家的香火,可要怪就怪我管教不到,我吴一穷在这给吴家的列祖列宗赔罪了。”话音刚落伴随着三个响头,吴邪似乎感觉到了地板猛烈地颤抖。
  吴一穷起身,拉起吴邪,拍了拍他的肩膀,“要是喜欢,就领回家来吧,早点安定了也好。”
  然后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爸,是儿子不孝,可儿子回不了头了”,说着对着吴一穷离开的方向猛地跪下。
  吴一穷身影一震,继续往前走。
  哭声回荡在祠堂。
  吴母看着走出祠堂的吴一穷,“怎么,想通了。”
  吴一穷叹了一声,“是呀,咱家儿子这是中了这张家小哥的毒了,这毒咱们解不了。”
  吴母挽起他的手,拍了拍他的手背,“看开点,儿孙自有儿孙福。”
  “是呀”,说着相依走出大门。
  有宝贝的老闷,自然不能光摆着不用。
  这不没几天,老闷比吴邪还忙,伙计的训练,店里的营生,那个不是他亲手CAO办着。
  吴邪就这么依着他,他怕他闲下来就跑了,他想用这种方式留住他的人,再留住他的心。
  回来后胖子就走了,说:“这辈子胖爷唯独在这瑶家小寨里呆的最清净。要还想见他,要不就去那找他,要不就办个喜事。”
  听懂了这话,吴邪老脸一红看向小哥,小哥依旧一脸淡漠,吴邪暗想,张起灵,你丫就给老子装吧。
  不久吴邪开始将盘口的一切都洗白,胖子说的对,是该好好过日子了,他决定了以后便再也不做这刀尖上舔血的买卖了,干干净净做生意,也算是给那些兄弟的好交代,毕竟个个都是该成家的年龄了,老耗着也不是那么回事。
  他吴邪也要留得这条命来安排好张起灵以后的生活,至少在他魂丧黄泉后,他不会再流离失所。
  有时候他甚至会想,要是断魂桥上真有那碗孟婆汤,他定抵抗到底,绝对不喝。他要记得他和张起灵的今生今世,再缠他好几辈子。
  就算他张起灵的失魂症又犯了,他也要陪他再一次出生入死,要他再一次认识他,就算丢了命也无所谓。
  可世间哪有这种事,宿命终归如此。
  在吴邪去看小花时,小花已经去国外养伤,秀秀待在国内CAO持家业。吴邪问秀秀,“不去陪陪花儿,有人陪病也好得快些。”
  秀秀摇摇头,悲伤占据了她一张秀丽的脸,哀莫大于心死,“小花哥哥早就死了,陪着黑瞎子去的。”
  她还是惯用以前的称呼,或是从没把他当做是自己的丈夫,这段婚姻只是一场计划好的盛世悲剧。
  你可以爱上一个不爱你的人,却千万别爱上一个爱上别人的人,让自己活得太过凉薄。
 
  ☆、张起灵,老子想要你
 
  都说热恋中的人智商呈现负值,单恋中的吴老板当然也高不到哪。
  与其说他是蠢,倒不如说他吴邪是疯了,那种占有张起灵的欲望侵蚀着他的灵魂,折磨着他的心。
  吴邪做梦都想将张起灵扑倒在床上......和他一起翻云覆雨。
  忽然轻微的开门声惊醒了吴邪,趟这么多年的浑水早已让他习惯了轻睡。
  他看到只穿着一条内裤的张起灵站在门前,“吴邪,你叫我”
  黑暗中张起灵的身影犹如鬼魅,他紧盯着张起灵的小鸡内裤和那被撑起的部位,他感觉到□□在焚烧着他的理智,他多么想让张起灵臣服于他的身下。
  “小哥,你听错了,早点睡吧。”吴邪的理智让他快速得吐出这句话。
  张起灵没有说话,退出房间,为他闭上房门,他怎么会听错,他不仅听到了,而且还听全了。
  吴邪露出一抹苦笑,暗骂自己没出息。
  这些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当初有人拿着□□顶在他的脑门上,他吴邪都没抖过半下,怎么他娘的在张起灵这就虚成个这。                        
作者有话要说:  有“......”的部分是导致本章节被和谐的部分,呵呵呵,为了这一章节,愉快地删掉了它,rou丝rou丝我爱你。
 
  ☆、吴邪,哭出来吧
 
  说起这些年他吴邪也算是这道上的狠角色。
  干这行就是拼命,拼兄弟。看谁的命硬,看谁的兄弟忠心。
  这两样他吴邪都占了。
  无论是下最凶的斗,还是最油的斗,他吴邪都活着上来了。
  下凶斗防得是鬼神,下油斗防得是人心。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这些他吴邪都扛过来了,可现在偏偏就是惧了这张起灵了。
  毕竟感情从来都不是你的一厢情愿,不是你拼了命就能换来的东西。
  他怕惹急了张起灵,怕他烦了他,怕他再跑了,再失踪个十年八年的,他怕是再也消受不起了。
  那十年真心让他等怕了。
  吴邪看着自己内裤撑起的小帐篷,暗自感叹:“今晚注定又是一个不眠夜。”等等,他为什么要说又。
  小哥回到自己的房间,依旧淡漠的一张脸。
  吴邪的梦话他都听到了,他听到了他唤他的名字,说着我爱你,后面却莫名的跟着一句我想上你。
  在他听到这句话时,不经意间打了一个冷颤。
  他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魄力就那样硬生生地推开了他的房门 ,以至于至今还有所心悸。
  要是当时他没能编出这蹩脚的幌子,要是吴邪没有矢口否认,他无异于就犯了一个大错,让他们之间没法收场。
  他只知道当时的他大脑一片空白,行动胜于了理智,手不自主地握住了门把,转动,向内倾斜。
  或者说他在期待,期待自己听错了,而吴邪依旧在安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