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就读于中城高中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综]+番外 作者:再见谢谢所有的

字体:[ ]

 
文案
 
艾伦·帕克马上就要进入中城高中了,为此他感到十分烦忧,而令他感到烦恼的,既不是糟糕透顶的成绩,也不是满天乱飞的反派,而是……
梅拉叼着烟:你的未来……相当渺茫啊?
尼克拿着试管:你别动我,否则……嘿嘿嘿~
科尔森红着脸:放学后你留一下,我有句话想托你带给梅。
梅拉他爹皱着眉:我有个关于你身世的秘密,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纽约好邻居兼堂兄拿着成绩单过来了:艾伦,我跟你说,你这个成绩啊……
艾伦:……
 
艾伦:本人艾伦·帕克,英俊帅气,聪明幽默,生活态度积极乐观,无黄赌毒不良嗜好,在此向广大小萝莉发出征婚,不拒绝养成,如有意者,请联系……哎? 堂兄:请联系NYPD,纽约的好邻居祝您生活愉快,身心健康!
 
PS1:本文主角相貌模糊。
PS2:本文夜间更新,很可能深夜仍处于审核锁文状态。
PS3:本文作者非常帅气,帅得炸裂那种,所以请多多关爱,摸摸哒
 
话唠小蜘蛛与他废柴堂弟的故事。
 
 
    
 
第1章
    “艾伦,我简直不敢相信,你就要上高中了。”梅看着我,一手捂着嘴,像是要流眼泪。
    我耸耸肩,尽量装作若无其事:“嘿,我亲爱的母亲,你有什么不放心的,要知道你儿子我……”
    梅转身扑倒了彼得的怀里:“哦,彼得,你一定要替我好好照顾他,我实在是太不放心了。”
    彼得露出大大的笑脸:“没事的,婶婶,艾伦都已经十五岁了。而且,在中城高中您还有什么可以不放心的呢——连章鱼博士都毁不掉它——我是说,还有玛丽·简能帮我们看着他呢。”
    我冷笑:“容我提醒一下:你也不过十六岁哦,我的表哥。”
    彼得没有回话,但我看见他眨了下眼,隔空抛过来一句:那又怎样,还是比你大一岁。
    我,艾伦·帕克,十五岁,马上要就读于中城高中,满怀苦恼,不担心环境,不担心成绩,一切的烦恼都来自我亲爱的堂兄彼得·帕克,也就是你们的蜘蛛侠。
    七岁以前,我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男孩,彼得则只是偶尔出现在梅和本口中的聪明伶俐又活泼懂事的“别人家”的孩子,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只在某些重大节日家庭聚会时能见一面,打个小架争个小玩具什么的——绝大多数时候是我抢了他的玩具。
    直到我那神秘的伯父伯母神秘地失踪,遗留下一个依旧聪明伶俐又活泼懂事的彼得·帕克,本脸色沉郁了一个礼拜,应对了相当多衣着正式的人物,然后把彼得接了回来。梅告诉我,堂兄不是来度假的,从今以后,他都要住在我们家了。
    刚刚失去父母的小彼得乖乖地坐在楼梯口,低头不看门口送客的本,我走过去,推了他一把,然后摸了摸他的头,彼得仰头看了看我,没有笑,但我感觉他好了点。
    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彼得会成为我整个童年的噩梦。
    彼得继承了他亲生父母的天才,并且可耻地在小学时期便展露出来,他拿着自制的飞机模型向本炫耀,而我则因为偷偷藏起不及格的卷子被梅揍了一顿。
    同时彼得还特别地乖巧懂事,每当梅把我们两一齐带出去,微笑着对身边所有人问好的总是彼得,而我则不经意地又挑衅了路过的猫猫狗狗,然后被追赶一条街,追逐一般以我毁坏一条裤子告终。
    要知道,在没有彼得的时候,我也是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的,他来了之后,我就成了讨人嫌的捣蛋鬼了。虽然梅和本对我的爱并不因此少半分,但整条街的街坊提起帕克家的两个男孩,都对彼得赞赏不已,而对艾伦摇头叹气,这对一个幼小的心灵伤害是巨大的。
    更可怕的是,从小学开始,我和彼得一直在一个学校,即使我比彼得低一个年级,也总是会有各种人跑到我面前来说:哟,你就是那个天才少年的弟弟啊,你有啥特长没有啊,给咱露一手呗……蛤?没有,怎么可能呢?真没有啊?啧啧……
    啧你妹啊!掀桌(╯‵口′)╯︵┻━┻
    善良单纯的彼得对这一切无动于衷,或者说,毫无察觉,他依然是那个天真纯良的美利坚好男孩,风雨无阻地站在校门口等我放学回家,根本不理解我一路的唉声叹气是为了什么。
    好不容易熬到了初中毕业,为了身心的健康发展,我毅然决然地决定不再当彼得身后那个提着破书包披着破外套的小弟,于是报考了和彼得不同的高中,不料这个决定遭到了所有的家人反对。
    首先接受不了的是彼得,男孩茫然地站在我房门口,小心翼翼地问道:“艾伦,为什么你坚决不选中城高中呢?我已经等了你一年了哎,我知道中城的分数可能比其他学校高一点,但以你的成绩也不是不能考的,如果你担心考不上的话还有我可以来帮你补习啊……”
    碰——彼得剩下的话被我关在了房门外。要说彼得·完美男孩·帕克有什么明显的缺点的话,话唠肯定要写在这张单子的最上面。
    其次表示不能理解的是梅。
    我亲爱的母亲以河东狮吼之势对我进行了训话:“什么?不读中城高中?那你想去哪?!你这臭小子离开我一公里就能把天都掀了,没彼得看着你我能放心?就读中城中学,志愿我已经让彼得帮你填好了,不准动!不准改!不准装哭!”
    然后她一铲子把培根铲碎,扔到了我的盘子里。
    我身如鼠战,依然传达着微弱的反抗:“你这样是不民主的,是有违资本主义核心价值观的!”
    “民主?”梅冷哼,“在你能够保证二十四小时不闯祸之前你不是公民!”
    梅无情地镇压了我的第一次起义,即使我在本的照片前痛哭流涕了一小时也没能够挽回局面,而且还启发了梅。
    梅呆坐在沙发里,默默地看着电视流泪,虽然正在播放的是《复仇者出糗的五十个瞬间》。
    我埋伏在沙发后面听她的喃喃自语,发现她念叨的是:“老本啊,我对不住你,没能把艾伦教好,你走了才一年不到,他就想离开我们了(蛤?),我真不中用啊,当初你明明交待了的,艾伦这孩子不服管教,让我们一定要好好看着他,但他长大了,翅膀硬了,我管不着了啊,他还不想跟彼得读同一所学校……”
    一番话说的我晕头转向无言以对,彼得又悄悄地站在了我身后,幽幽地道:“本叔交待了我要好好照顾你的。”
    我一个冷战,扑倒在了梅的脚下,以失意前屈体宣告了第一次起义的失败。
    就这样,亲妈和亲堂兄用我亲爸作终极武器,把我投送到了中城高中。
    可能是怕我不高兴,彼得对引导我入学表现出极大的热情,报名第一天就带着我在学校转了个遍,一一为我指示了所有建筑物,并把朋友们介绍给我:“玛丽·简就不说了。这是哈利,你见过的。这几位你可能不太熟悉,萨姆,丹尼,阿瓦和卢克。”
    他们也都热情地向我问好,我注意到有几个人的表情有点怪异,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彼得,然后微妙地一笑。但那个大个子黑皮肤名叫卢克的男生却拍了拍我的肩膀:“哈,彼得的堂弟啊,会不会又是一个彼得·帕克?”
    我呵呵笑着揉快要碎掉的肩膀,心道:不,最多是又一个洛基·奥丁森。
    【小剧场:艾伦的壁纸】
    萨姆:听说你弟弟要上高中了?
    彼得:是啊,我给他报了中城高中。
    萨姆:嘿,那你们就在一起了诶,你弟感觉怎么样?
    彼得:还好吧,我看见他兴奋地把床头的壁纸都挠花了!
    
 
第2章
    彼得的手往下沉了一下,然后面不改色地跟在我身边念念叨叨:“艾伦,我听说你们班的数学老师是卡琳娜·库里,不是我要说老师的坏话,但是要我说这位女士实在是太严格了,所以——艾伦,你注意一点。”
    我停在了离教室前五米的地方:“彼得。”
    “嗯?”
    “如果你不想让我在中城高中的第一天就被当成需要家长护送的娘娘腔的话,最好现在就离开。”
    彼得的表情有点怪异,他嘴角抽了抽,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书交给我,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却在我要转身离开的前一秒拉了我一把,凑到我耳边低声道:“艾伦,如果你再不长高点的话,我可能要护送你到大学哦。”
    “……滚(ノ`Д)ノ”
    身高是我永远的痛,虽然彼得并不算高个子,但我相比他还要矮上那么一个档次。
    没事,哈利·波特不也没有多高嘛。我这样安慰着自己走进教室,发现这里热闹得不像话,主要是因为前排有一群男生正压着一个学生揍他,而且,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个被压在下面的小个子正是我的朋友尼克·布朗尼。
    尼克是我的小学及初中同学,也算得上我最好的朋友,事实上我们都没有什么朋友,只不过我是因为恶名远扬的坏学生,他则是以“性格怪癖”出名的优等生。
    自我认识尼克以来,他就一直是一副神神叨叨畏畏缩缩的样子,没少被学校里那群身强力壮而缺乏大脑的人欺负,我也没少帮他打架,有意思的是,这家伙从来没向我道过谢,总是爬起来就跟没事人一样。
    但无论如何,尼克也在中城高中,甚至跟我在一个班,对我来说是个不错的消息。
    不过看看地上那个属于尼克的破破烂烂的书包,我心想不是吧,这才开学他就被人揍了,这家伙也太衰了点。
    我看了看座位安排表,把手里的课本和身后的书包放在了第一排一个漂亮女生桌上,走过去拍了拍明显是领头人的一个大个子。
    大个子凶恶地回头:“干嘛?”
    我耸耸肩:“不干嘛,只是,你们为什么在揍他?”我指了指被围在中间的鼻青脸肿的尼克。
    大个子像是被踢了屁股一样,骤然间怒发冲冠:“你问他!!!”
    尼克弱弱地回应着:“不是我……是你们先抢我的书包的……”
    尼克的声音很快被围殴他的男生们的七嘴八舌淹没了,我也凑齐了碎片,拼凑起了十五分钟前的事。
    这群男生明显是一伙的,他们早早就到了教室,就等着冲进门的女生们吹口哨,以及给男生们下马威呢,本来事情进行得很顺利,他们也不是什么混混,最多不过拍拍头,扯扯领子罢了,直到尼克低着头闯进来。
    尼克这小子比我还瘦小,而且熟练掌握了走路不需要抬头的技能,他甚至没有意识到堵在门口的几个大个子是在冲他发脾气,而被忽视的领头大哥——他叫乔治——就在极度不爽中扯住了尼克的书包,完全在状况外的尼克茫然不知所措,只是一味把书包往回扯,就这样,尼克脆弱的书包被扯坏了,再然后,几根玻璃试管飞了出来,摔碎在大个子们面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