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武侠]玉大教主养儿二三册 作者:皇权至上

字体:[ ]

 
文案
作为西域无冕之王,玉罗刹是一个掌控欲很强的人,他很享受那种人在暗处,却可所有棋子尽在掌握的感觉。
然而有一天,那个被他特意样成了绣花枕头,除了一张脸能看外,吃喝嫖赌更是样样精通的傀儡靶子少教主,他亲爱的儿子,却突然与他意志截然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
一直实行放养政策的玉大教主终于坐不住了!
————
当玉天宝因为【吃喝嫖赌】【输个精光】[把罗刹牌抵押]
恋爱前:
玉天宝[唯唯诺诺][惊心胆战][泫然欲泣][偷瞄]:父,父,父亲……
玉罗刹[睥睨][不耐][厌烦]:好了,我已经让人去处理了,没事别来烦我。
玉天宝[如临大赦]:多谢父亲!
恋爱后:
玉罗刹[舔嘴唇舔嘴唇][尴尬尴尬]:阿宝……你怎么还留着它。
玉天宝[漫不经心][笑靥如花]:父亲再说什么胡话,虽然是个仿品,但至少还可以抵抵赌资不是?
玉罗刹[心虚心虚][咳咳咳咳]:整个宝库都是阿宝的,用不着它。
————
玉天宝[哀怨叹气]知道了真相,只把西门吹雪当仇人恨着,暗中设计动手,遇见了只违心叫着哥哥,搏搏可怜。没想到,到最后竟然成了他的后母……
作者[兴冲冲][赶紧去采访西门]
作者,于一剑西来下,卒。
————
专注冷西皮一万年!
玉罗刹X玉天宝,伪父子文
鬼畜狠厉渣攻x重生草包美人受……【信窝!!】
综武侠甜甜三部曲之——玉大教主养儿秘籍!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玉罗刹,玉天宝 ┃ 配角:西门吹雪陆小凤叶孤城 ┃ 其它:皇权至上冷西皮综武侠三部曲之
==================
 
☆、第一章
 
  三月十三,江湖百晓生时隔五年再次公布了今朝榜和金鳞榜,今朝榜排的是江湖上各大势力排名有黑白两道之分;而金鳞榜,自然赞的是那江湖中的风云人物,则又有武林后起之秀的风云榜,和真正按照势力强弱分设的天榜。
  要说这榜单有多少人看重,只需看看榜单发布后,在这偌大的武林往往不出三日,便人尽皆知,就可窥得这影响之大。毕竟江湖中人快意恩仇,以武为尊,看的便是个实力,是以每年榜单的排号,无一例外的,又是一场腥风血雨的起点。
  而如今,玉罗刹如今手中所拿,便是半日前刚刚公布的新榜。然而让人吃惊得,却是昔日稳坐这三国五漠十四城黑道势力排名前三的罗刹教,如今尽然直直跌落到了第二十五位,赫然险些不保一流势力的地位!而在那金鳞榜上,一代大宗师的玉罗刹如今尽然连个名字都已经消失!
  如此巨大的变故,可玉罗刹却尽然仿若没有一点奇怪的意思。当然,他本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因为事情的一切本就全然在他的掌握之中。
  ——没有任何一个死人是还能够呆在榜上的,任他生前是武功盖世,还是权谋出众,一旦人死了,一切,便是烟消云散。
  是的,西方罗刹教教主玉罗刹,于三月十日暴毙而亡。
  树倒猢狲散,“所幸的”便是还不至于后继无人。
  原由无他,盖因在开山立宗时,亲手订下一条天魔玉律:「我百年之年,将罗刹牌传给谁,谁就是本教继任教主,若有人抗命不服,千刀万剐,毒蚁分尸,死后也必将永下地狱,万劫不复。」
  想着这些,玉罗刹便在这黑暗的没有一丝光亮的屋内,轻笑出声。
  分明一切都应该尽在他的掌握之中,可偏偏,美中不足。一颗十多年来一只还算听话的顺着他计划安排的棋子,在这时候,却偏偏悄悄绕了个弯……
  玉罗刹轻叹了口气,好吃好喝的养了十几年的废物,怎么到了用他的时候,却不肯好好的照着他的安排,去死了呢?
  也罢……那纤长的眸子闪过一丝凉薄的意味。他便去亲自看看这个,死到临头反而开了窍的便宜儿子。
  寒风从窗口中侵入,带来一阵寒意,将珠幔吹的一阵晃动,而屋中却早已经空无一人,唯有尚且微微散着热气的茶杯昭示着方才的一切,并非是幻觉。
  ——————————
  他明明已经死了啊!被人杀死了!
  他最后的记忆,就是孤松那几个包藏祸心的狗东西联合外人把他杀了!
  死前那种痛苦和恐惧还历历在目,仿佛刚发生在当前,可下一秒这么就有回到了银钩赌坊,他一气急了要把罗刹牌给抵出去的时候呢!
  还记得当时,玉天宝举着罗刹牌,却是硬深深出了一身的白毛汗。只觉得脑子从未有过如此的清醒。
  ——罗刹牌!这是我唯一的保障!
  当时,玉天宝面色铁青,不顾吹嘘的众人,一把推开了面前几个傻大个侍从,跌跌撞撞的从银钩赌坊里跑出来。
  ……
  天已经黑的很。
  在寒风凛冽的小巷子里,陆小凤在街上鼻尖被吹的有些发红,他的怀里还揽着一个美人。
  陆小凤何等风流人物,他自认见过不少美人,不论是江南花魁的妩媚动人,采莲佳人的清纯可怜,还是上官丹凤那样超凡脱俗,魅影天成……
  依只觉那人间万种风情,犹不及少年眼底点点星宏。
  “ 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 ”洛神之姿,便是如此吧……
  是以,豪不奇怪的,当这样一个美人衣衫凌乱,惊慌失措的一头跌撞在陆小凤的身畔,看着那睫上闪耀的晶莹泪珠,和带着喘息失措求救声时,陆小凤的脑袋一阵轰鸣,搂着美人纤细的腰肢就把后面几个不入流的武者打的屁滚尿流,秀了一把英姿。
  然而,正在陆小凤嬉笑着准备向美人邀功之时,那美人却气的狠狠踩了他一脚,“你理他们做什么!这些还算是我的手下!重头戏在后面,快,快跑!”
  陆小凤惊呆了,对自己搞出这个乌龙也十分的不好意思,看了看那几个横七竖八的壮汉,正打算提出些建议补救,却被那美人狠狠的在腰间拧了一下,痛的他“嘶——”的一声,差点跳起来。
  美人仿佛都被气的带了哭腔,“你管他们干什么!死不了,现在要命的是我好吗!”
  “好好好!”陆小凤最见不得美人落泪,身体已然腾空而起,向着前方飞掠而去,然而也正是他刚刚跑了没几步,生后三道凛冽的杀机却已经袭来。陆小凤眉间一紧,瞬间收起了不甚在意的态度。
  陆小凤的轻功当然不错,但生后三人也都属于一流高手,就是在若在平日,陆小凤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说甩掉他们,更换恍若此刻还带着一人?
  感到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近,陆小凤足下飞奔,心中去确实苦笑,又被美色而祸,麻烦不断。但让他就此不顾美人的死活而去,却也不是他干的出来的。只好就此寻找折中的方法。
  “他们为何对你如此紧追不舍?可有调节的办法。”
  美人沉默了一刻,纤细的手臂紧紧搂着他的脖子,所以陆小凤可以清晰地察觉到他不由自主的轻颤了一下,这才幽幽的说“恶奴欺主,他们不会放过我的。”
  奴?陆小凤察觉到了他的害怕,顿时明白了事情恐怕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
  “你……有把握对付他们的几个?”美人问的犹豫。
  “一个有余,两个勉强,三个没戏。”陆小凤苦笑。
  岁寒三友明显已经追了上来,三个声音不远不近的落在他们身后。
  “少主,你可莫要听信歹人的谗言,怎么就被他给骗了去?”是三友里的孤松。
  “这江湖居心叵测的人多的是,少主还是快到老奴们这相来,我等自会护送少主。”寒梅笑的阴森。
  陆小凤发现他的呼吸显然更加紧张急促,但还是强耐不安,把头凑到陆小凤的耳边,“我叫玉天宝,天佑的天,宝贝的宝。我们这便算是认识啦。”他局促的勉强挤了个笑,又道“我们萍水相逢,只求你帮我最后一个忙,之后,你便是抛下我,我也绝无半点怨言。”
  见陆小凤点了头,玉天宝这才伸出手来把一块玉牌模样的东西塞到了他的手里,他的呼吸变得急促,仿佛在勉强控制着自己,过了很久,他才带着一股解脱的意味说道,“待会儿,你就把这块牌子扔出去,扔的越远越好。你也别看,看了,只会给你惹来更大的麻烦。”
  陆小凤的呼吸也变的急促了一瞬间,显然,他猜测到了这小小的玉牌究竟是什么东西,有着如何大的力量,可以将这江湖搅的腥风血雨。
  他看着此刻显得极其脆弱的玉天宝,发现自己并不是不能理解他的心情。
  这块玉牌分明是他心底最后的依仗,却在此刻也成了他的催命符,让他不得不将它丢去。
  陆小凤叹息道,“我一定尽力保你周全。”
  玉天宝的神色动容,仿若都要落下泪来,他低着头,哑声道,“谢谢……”
  他吸了吸鼻子,抬头去看一直缀在他们后面的岁寒三友。显然是因为顾及陆小凤他们才没有立刻攻上前来。
  “三位师父,宝儿知晓你们要的是什么。宝儿也自知没有才徳留住,相比那些外人,宝儿自然是愿意给三位师傅,只求你们看在自小看宝儿长大的份上,留宝儿一份生路。”
  孤松三人对看一眼,却是没有说话。
  玉天宝咬牙,“快扔。”
  在内力的加持下,玉牌一下子呈直线般飞速往右侧射去,岁寒三友刹那间一惊,没有想到他竟然当真如此痛快的就放弃了。
  孤松犹豫了一下,对着离玉牌消失方向最近的青竹道“你去!”
  玉天宝便笑了,“孤松师父,孤松长老,诚然你们三兄弟情同手足,可这罗刹牌也只有一块呀!”
  孤松冷笑,似乎不为所动,“我怎知那是真是假。”
  玉天宝便叹息道,“是真的,是假的,您去一看不就知晓了吗?您一定是知道他
  它的样子的。就算当真不是,宝儿难道还能逃出您的手心?宝儿只是想那它换自己命罢了。”
  陆小凤抽空问了句,“你有几分把握?”
  玉天宝笑的狡黠,眸中星光点点,柔光潋滟,“在他问话前,我一分把握都没有,但现在,十分!”
  陆小凤的心,便又似被小猫的爪子轻轻的勾了一下。
  再向后探去,果不其然,生后两人也已经消失不见。而玉天宝把头靠在他的颈边,安静的仿若睡着了,但陆小凤知道他没有,因为他的衣领都湿了大半。
  有风度的男士这时候只需要献上可靠的肩膀就好了。
  于是陆小凤又带着他足足跑了有大半个时辰,才在一家客栈下把他放下,正要开口安慰,却被一下子被推开了……
  玉天宝面色嘲讽,“真是不好意思,我是男人。连这都看不出来,还想泡我?”
  陆小凤:“……”WFT!?
  小美人高傲的瞥他一眼,“就算我好南风,你这样的也不是我的菜。”
  陆小凤心灵伤害max。他就算脾气再好,但在这么冷的晚上来回奔波了大半夜,救回来的美人是男的不说,还鄙视他的品味……也会生气的好吗!
  陆小凤转身要走。
  小美人幽幽道:“那块罗刹牌是假的。”
  陆小凤定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