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瓶邪之死生契阔 作者:南乔潇潇

字体:[ ]

 
文案
 
十年之约期满,张起灵从青铜门里出来,等待着那个曾经一直等待着他的人的出现。然而他等到的,是十年后的吴邪,不是十年前的天真。
吴邪仍在,不见天真。如今的吴邪与张起灵形同陌路,在张起灵缺席的十年里,吴邪究竟经历了什么。曾经背靠背的伙伴,是早已恩断义绝, 还是依旧生死相依。吴邪,这次换我等你........
终结不灭,九门难安,何为终极,注定了的轮回是否能就此终结.......
又一次的倒斗经历究竟隐藏着什么,他们能否就此解开终极秘密,彻底摆脱“它”的控制
盗墓笔记已经正真结局,可故事仍在继续......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张起灵 ┃ 配角:花儿爷黑眼镜胖子 ┃ 其它:主瓶邪副黑花少量花邪N角恋
 
 
 
 
    第1章 回忆
    
    已经过去多久了呢?可是时间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存在的意义啊,一切只是混沌,虚无……他已经不记得是多久了,在这里呆了多久,或许五年,或许十年……十年么?为什么要记得十年呢……
    “你准备跟到什么时候?”
    “和你没关系,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你继续跟着我的话,我明天会把你打晕,”
    “但是我希望你知道,如果你需要有一个人陪你走到最后,我是不会拒绝的。”
    ……
    “ 你带着这个东西,来到青铜门前,门就会打开。十年之后,如果你还记得我,你可以带着这个东西,打开那道青铜门。你可能还会在里面看到我。”
    十年,原来是这样。答应了吴邪的十年,所以,已经将它刻在心里了吗。可是吴邪,我又怎会让你来找我。对于普通人而言,能有几个十年。可对于我而言,十年和一百年都是没有意义的。
    呵,意义这东西本来就没有意义……张起灵抬起头望向无尽的黑暗,眼前又浮现那张温润如玉的面孔,带着能融化人心的笑容,这是吴邪的,只属于吴邪的。这张脸,已经成为了他全部的回忆,全部的留恋。
    回忆他似乎成了张起灵每天在混沌之中必须要做的事。至少那样,他能确定自己还活着,还与这个世界存在着联系,这世上有他存在过的痕迹。
    从什么时候开始得?
    “如果你消失,至少我会发现。”
    是了,吴邪说过的,他会发现的。吴邪是他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了,唯一的。所以只要吴邪在,他就一直存在。那么,这样的话,吴邪就更不能来了。
    时间对于他没有意义,对于吴邪应该不同了吧。十年能改变的太多太多,吴邪会忘了他吧。
    当初立下十年之约,张起灵就从未想过要吴邪来接替他,那个鬼玺究竟能不能打开青铜门,事实上他也不知道。
    在他看来,时间是普通人逃不掉的魔障,无论曾经如何轰轰烈烈,到最后终究会归于平淡,人性向来如此。所以,十年足以让吴邪忘了他,何况吴邪喜欢的从来就不是冒险,他喜欢的,是平静安然的生活。
    他将吴邪带入这重重迷雾之中,陷入这终极的不复之地,是他打破了吴邪平静的生活。所以,现在他要还回去,用他的一生去换他的十年天真。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心痛呢,因为吴邪会忘自己吗?如果吴邪忘了张起灵,那这个世界就再也没有张起灵……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刚开始写瓶邪文,有点小紧张,这篇文主要是虐哥,所以一开始先来个闷油瓶的内心旁白,小吴邪接下来要登场了,开虐!!!
    
    第2章 再见故人
    
    一阵青烟过后,没有想象中的阴兵出现,连之前的人面鸟也了无踪影,除了青铜门发出的震耳欲聋的声音,其他的一切宛若虚无。
    门缝之间的人皮已经脱落,此时巨大的青铜门已经半开,门前的这一伙人看到这种情景固然已经惊愣住了,这是意料之中的,有谁能在这种神迹之前保持镇静呢。
    胖子记得他们之前来到这里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跪下,再磕个头!这不是开玩笑,实在是青铜门带给人的感觉过于震撼,已经不能以言语形容。
    不过,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来了,这次的感觉是什么呢?震撼?有的,不管来多少次,这感觉是不会消失的,可是更多的呢?似乎是落寞,沮丧,心酸……其实还是有一丝高兴的,也应该有的。
    因为他是来接小哥的呀,来替吴邪接小哥的。是替吴邪么?
    胖子扫了眼四周的人,黑眼睛就站在他的身边,带着一副万年不脱的墨镜,看不清脸上的神情。解雨臣靠在一旁石壁上,除了刚看到青铜门时稍稍露出的一点惊讶之情外,已经没有太多的反应,此刻正低头玩他的俄罗斯方块。
    剩下的人都是吴邪亲自挑选的上长白山的伙计,也是些厉害的人物。就拿他身后的吴凯灵来说,虽然身手不是顶尖的,但在道上也是数一数二的,做事果决,也有些手段。
    这家伙是五年前跟了吴邪吧,因为救了吴邪一命,所以收在了吴邪的身边,现在他已然成了吴邪的左右手了。没有人能比他更接近吴邪,就算是自己也不能……
    胖子收回了视线,因为他的眼眶有些湿润了。十年了,早已物是人非,当年的铁三角,如今剩下了谁。当初在这里的三个人,随着岁月埋葬在了长白山的冰雪之下,只是他没想到的是最先消失不是张起灵,不是他,而是吴邪,是吴邪的天真……
    十年……足以改变太多……
    突然,青铜门内发出一声闷响,胖子立马从情绪中□□,现在不是悲情的时候,长白山暗含万分的凶险,刚刚一路下来过于顺利,让他有些松懈了。
    还是黑眼镜最先反应过来,冲着周围的人大喊:“都别他娘的发愣,抄家伙。”胖子已经端起了**,解雨臣不知什么时候闪到黑眼镜的身边,夺下黑眼镜的另一把枪架在胸前,姓吴的那家伙反应也挺快的。现在所有的武器全都对准了青铜门,只要出来个怪物,保准**的立马变马蜂窝。
    ……
    突然,隐约有个人影从门后走了出来,胖子感觉到呼吸已经不能自已了。门前站的那个人,瘦削的身影,精致的五官,一样的蓝色连帽衫,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他娘的不是小哥是谁。
    胖子顿时就想热泪盈眶,你妹的,还是那么年轻。
    张起灵眯起眼睛,已经很久没有适应光线了,就算他不是常人,也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他记得,自己刚刚还抓着手里的笔记本在想,吴邪会不会来赴自己的十年之约。
    这个本子他从进门之后就未曾离开过他的身边,每过一天,他就写一个“邪”字,这本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吴邪的名字。还好,还好它够厚,足以支撑十年,足以撑到今天。张起灵用手指婆娑着满纸的“邪”字,嘴里呢喃着“吴邪,吴邪……”
    你会来吗?吴邪?他闭起双眼,再次陷入回忆。即使,理智告诉自己吴邪不能来,但是心里却还是带着忐忑,期待,希望他能来。
    如果吴邪忘了他,又该怎么办呢,张起灵不知道。他要被这种恐惧和渴望的情绪逼疯了。
    情绪么,他也会有情绪?这也是吴邪给的吧!是吴邪啊,他的一切情感都是吴邪给的,可他给过吴邪什么呢?谜,无数的谜……
    接着,他听到了青铜门的巨声,立马从地上站起来。
    是你么!吴邪?
    无论结果如何,张起灵已经不能洞若观火的待在这里了,吴邪来了,吴邪没有忘记他。
    此刻他的心里,只有欣喜,没有不安。他曾暗自做了决定,如果吴邪不来,他会在这里替吴邪守上一辈子。如果吴邪来了,他一定会出去,因为他想看到吴邪,想看到那个曾经带给他温暖的人。
    十年,他以为转眼即逝,毕竟十年在他漫长的一生里只是小小的一部分。可是他不知道加注了情感的十年,竟会感到这般遥遥无期,这般难耐。他对吴邪是什么情感的兄弟?其实他也不明白……
    胖子见到张起灵一脸的恍惚样,以为他又格盘了,赶忙上前去询问:“小哥?你又失忆啦?记得我是谁么?”胖子有些着急,如果小哥失忆,那他们累死累活地上长白岂不白搭,杭州那位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黑眼镜见状,叫人放下枪,也前去查看,笑道:“哑巴,你可不能这么折磨兄弟我啊。”
    “张起灵,如果你失忆了,你还是回去青铜门吧,别出来了。”说话的是小花,他的语气里充满讽刺。
    张起灵好容易适应了光线,瞥了眼小花,最后视线终于落到了胖子身上,不痛不痒地道:“我没事”
    还是这么冷漠,不过胖子已经习惯了,这才是小哥啊,冰山王啊。
    小哥说他没事,胖子当时就忍不住不了,猛地揽过张起灵的肩膀一顿痛哭。他不是矫情,只是十年了,当初的那份情谊除了他们没有人能够体会,他们是铁三角啊,当年的铁三角啊。
    此刻言语都是废话,只有兄弟之间无言的感动。张起灵明白,他都清楚,所以他没有说话,只是任胖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擦在衣服上,然后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别哭了。
    黑眼镜看着张起灵,笑了笑道:“欢迎回来,哑巴”
    张起灵冲他点点头。
    解雨臣受不了胖子鬼哭狼嚎,一把把他从张起灵身上扒开,嫌弃道:“别他娘的要死要活的,又不是死了谁,要哭回去哭,现在可没时间给你学林黛玉。”
    胖子狠瞪了眼他,刚刚的情绪一下子就灰飞烟灭了,不过解雨臣说的对,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小哥已经出来了,以后有的是时间,赶紧离开这里才是正事。他抹了抹眼泪,对张起灵道:“小哥,我们先回去吧。”说着,便去拉他的手。
    张起灵没有起步,眼神却在打探着周围,他在找他,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吴邪呢?他没来么?心里突然空了一块,你没来吗?
    胖子知道他在找什么,叹道:“不用找了,他没来。”胖子看着张起灵,他也在盯着自己,是在等他的解释。可是胖子却开不了口,是的,他开不了口,因为吴邪的借口是,他很忙……
    张起灵又把眼光投向另外两个人,然而他们却很默契的选择了沉默,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张起灵突然生起不安,吴邪出事了……
    “吴爷,要忙盘口的事,所以没来,他让我来接您,所以,欢迎张爷。” 说话的是吴凯灵,他知道眼前这位就是自家老板要接的人,道上最厉害的人物,哑巴张,张起灵。说着,他又打了个手势,然后所有的伙计都向张起灵鞠躬,齐声道:“欢迎张爷”
    张起灵皱起眉头,却还是不说话。忙吗?吴邪……
    胖子摆了摆手,道:“先走吧小哥,以后再解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