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火影之佐助要回家 作者:风王殿(下)

字体:[ ]

 
☆、101新的第七班
 
  “已经是第六天了……”喃喃出声,佐助的话飘到安静地坐在走廊的黑发少年的耳朵里,却没有在他的心里荡起一丝涟漪。
  这几天的生活让佐助忍不住沉迷,所以当时间从指间悄然溜过的时候他才猛然发现,还有不到两天的时间。
  “今天不论如何我都要将他引来,”佐助来到鼬的身边,轻轻甩了下黑色的衣角,坐在了一边,距离鼬,只有一拳的距离,似乎只要微微晃身,就可以触碰到彼此。
  注意到鼬没有躲避的意思,佐助安下心来,他发现自从昨天开始,鼬对他的态度就有点不一样了,但是具体是哪里不一样了他却说不出来,如果细细想想的话,大概是不再刻意躲避他的靠近了吧……
  “嗯。”鼬的眼睛深沉如漆黑的潭水,没有激起任何光芒,透不出一丝的情绪,微微颤动了一下的长长的睫毛,掩住了他所有的思量。
  “先说好,这一次我帮了你,就是你欠我的。”佐助倒是没有嘴下留情,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鼬的纵容让他的心态逐渐放轻松,忘记了他现在面对着的是一个s级忍者,而不是‘他’的哥哥。
  “嗯。”鼬轻轻的点头,一片昏暗的视野里,他看不到些许光亮,隔绝了所有嘈杂的繁华,过往的记忆越发的清晰。
  ‘宇智波鼬,这是你欠我的。’几年前,他们之间的最后一次见面,佐助是这样说的,现在想来还记得肩膀上传来的温热的感觉还有**辣的疼痛,那个时候的佐助下口还真是不留情……
  “宇智波……鼬,”还不是很习惯这样称呼他,佐助生怕自己哪下子不注意漏了陷,所以每一次叫他的时候都显得格外小心,“虽然据你所说,来攻击你的人有五名,并且剩下的余党只有一个,但是经过这几天的时间,我们不知道这一次人数会不会增加,所以不论到时候发生什么事,你都要尽量……保护好自己。”
  说完,耳根有些发烫,佐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只是窘迫的转过头,然后突然想到现在的他看不到自己的样子,随即又转了回来。
  目光相撞,黑漆漆的眸子似乎已经‘注视’自己很久了,里面一闪而过的笑意让佐助怀疑那个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看什么看?听我的。”努力的掩饰自己加速了的心跳,佐助面具下的双眼瞪了一下,直到鼬慢悠悠的转过身不再看他,他才接着说下去。
  “我检查过你的伤口,很微小,相信你最开始也没有把它当回事,所以,问题应该出现在兵器上,”佐助想到自己的斩魄刀,“倘若能够杀了他的持有者的话,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没有听到回答,佐助偏过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我说……”
  “怎么了?”鼬‘看’向一直没有说出后半句话的人,出了声。
  “没什么。”佐助起身向着屋里面走去,脚步有些急促,“我先去准备晚饭了,估计今晚就差不多了,具体的计划等下我再告诉你。”
  “嗯。”散落在风中的回答佐助有没有听见,鼬不知道,但是唇角溢出的笑意,还有那笑容中的苦涩他却没有办法看见了……
  ……
  “挺快的嘛。”
  “因为说是紧急事件,”木叶火影办公室内,一位带着猫样面具的男人低沉的声音传了出来。
  “由你来代替卡卡西的工作,”纲手看着男子,双手搭在办公桌上,不再理会落成一摞的文件。
  “能够代替卡卡西前辈,属下感到很荣幸,”微微侧了下头,男子的语速逐渐的放缓。
  “这不属于暗部名义的任务,只是个普通任务,因此脱下面具,取个行动代号吧。这段时间,你就叫做‘大和’。”
  “明白了,”话音刚落,只听‘啪嗒’一声,面具出现在男子的手中,比之常人更显无神的瞳孔显现出来。
  “另外,还有一个人,”稍微停顿了一下,纲手换了一个姿势,“来自暗部培训部‘根’的一名新人,也分配到卡卡西班了。”
  “从‘根’来的吗……”
  “但是……”
  “什么事?”
  纲手的声音压低许多,低低沉沉的感觉也表现出了她接下来的话的凝重,“你要密切注意那家伙的行动。”
  同一时间,新的卡卡西班的成员,见面了……
  不过,过程却很不愉快……
  ……
  “鸣人,你认识他吗?”小樱在被火影通知有事要告知他们的时候,赶来了场地与鸣人回合,却没有想到在见到来人的一瞬间,鸣人的表情一下子变了样。
  “啊,”伸出手指,指向笑眯眯的某人,鸣人的声音扩大了不止一倍,“刚才和鹿丸他们一起的时候,就是被他袭击的。”
  话音刚落,气氛剑拔弩张。
  不管是鸣人还是笑眯眯的少年都摆好了攻击的架势。
  “住手,鸣人。”大和从墙柱的阴影下走了出来,阻止了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战斗。
  “说起来,大叔,你是谁啊?”这才注意到面色苍白的少年身边站着的另外一名不认识的忍者,询问出声。
  ……
  “终于出来了,”被包围在中间的佐助没有一点紧张的感觉,而是看着同样被包围住的另一边黑发少年眯了眯眼睛。
  数了数在场的人数,佐助轻笑出声,“看来,你们是对写轮眼志在必得了。”
  面具下的眼睛再睁开时,右眼处,三勾玉缓缓转动,血红色的眸子看着在场的所有人的动作,没有一丝的放松,这里不只他一个人,所以,他需要万全的准备。
  “冥夜,果然又是你!”为首的人在看到佐助的时候,肌肉猛然绷紧,青筋跳动的同时,他摆出了结印的手势,“既然你硬要插一脚的话,那我就连你一块收拾了!”
  “是吗……”从腰侧抽出‘云散流丹’,佐助侧头看了看蓄势待发的一群人,勾起的嘴角像是嘲弄,“真是,不自量力。”
  “流刃若火。”
  绯红的火光,冲天的烈焰,一瞬间染红了这一片天空,刚才还完好的站在他的面前的跳梁小丑们还没有□出声便什么都没有剩下了。
  “土龙弹。”挡住了佐助的大部分攻击的人虽然受了轻伤,但是却没有大碍,换了手势,结印在一瞬间完成,“水冲波!”
  大量的水柱向佐助的方向涌来,拨开了围绕在佐助身侧的火焰,以锐不可当的姿态袭来。
  “断空。”一面透明的约有几人高的墙壁挡住了冲击过来的水流,水流四散开来的同时,墙壁应声而碎,佐助后退了一步,眼眸不可置信的睁大。
  这是第一次……
  第一次有人破了自己的鬼道……
  “怎么?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恶意的看着佐助放下的手指,面前的男人似乎得到了某种证实一般哈哈大笑,“大人说的果然没错,这种力量,这种力量才是真正的强大!冥夜,看到没有?这是大人的赏赐,如果这一次我顺利地将写轮眼带回去的话,我还会得到更多!到那个时候,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嚣张?!”
  听了他的话,佐助的心里出现了一丝不协调的感觉,“我们见过?”
  他会认识自己,佐助并不会觉得奇怪,但是听他的话语中,似乎他们之前早就见过了。
  “你忘了?”音调猛地拔高,尖锐的刺耳,“哈哈!我就知道,你怎么可能还记得呢?可是我还记得!”
  手中的苦无转了个方向,向着距离他们不远处的黑发男子的身上投去。
  ‘叮’
  清脆的金属相撞的声音拉回了佐助的思绪,他看着凌空而来的与刚才的男人投出去的利器一起撞落在地的苦无,转了视线。
  鼬静静的站在那里,尽管眼中没有一丝光亮,却没有表现出任何脆弱,依旧有条不紊的回应着周围敌人的攻击。
  他……从来都不会成为拖累……
  佐助眨眨眼,拉回了思绪,看到哥哥刚才投过来的目光,尽管只有一霎,他的心,却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
  “我忘了。”虽然敌人的实力有些超出想象,佐助却没有慌乱,或许说,彼此彼此,现在的他还没有必要为了这些人暴露自己的全部实力。
  没有去看对面脸色黑的堪比锅底的男人,刀身一甩,佐助瞬步上前。
  “那团黑色的查克拉的主人是不是你?”刀尖绽放的血珠顺着尖利的部位缓缓下滑,佐助看着重伤倒地的男人,眼底一片冷凝。
  “是又怎么样?你以为你杀的了我?”几个呼吸之间,刚才还在刀下的男人消失在原地,嚣张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佐助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男人刚才还在流血的伤口已经痊愈,若不是脚下的血迹仍旧存在,佐助甚至要怀疑刚才的攻击是否奏效了,毕竟就算是他,也没有能力能够让自己的伤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恢复。
  架在脖子上的千本已经深入皮下,手中的刀没有动,佐助站在原地,看了一眼鼬所在的方向,发现那里除了鼬以外,全都倒下了,不过似乎是因为视力受限的缘故,他看见,鼬也受了伤。
  “怪不得他会派你来,”佐助不再看那个人,想着若是前几天袭击鼬的一群人中有几个这种实力的人的话,鼬会受伤便也没有那么难以理解了,“你们要写轮眼做什么?”
  “做什么?我怎么知道?”掌心的力道一点点收紧,鲜红的血顺着佐助洁白的脖颈下落,隐没在黑色的衣服里,“宇智波鼬是大人想要招揽的人才,若不是他的幻术过于精湛,没有办法掌控的话,我们也不会想要毁了这双眼睛。”
  “不过,杀了我的两个兄弟的账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哼,我们是亲兄弟,配合起来更是无懈可击,若不是他们两个被这个男人杀死了,你早就没命了,冥夜。”越来越深的刀口隐隐的发疼,佐助没有吭声。
  “真想看看你现在的表情啊,”他的话刚说完,身前的便不见了踪影,接下来感觉脊背一凉,惊恐地睁大了双眼。
  “可是你没有机会了,”倒地的男人的身后,一个修长的身影显现,刀身回鞘。
  “结束了。”佐助走向鼬所在的方向,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见鼬没有反应,有些失望的放下了手,“看来毒素还有残余,等下我帮你清理了就好了。”
  “好。”拂过眼前的风吹开了挡在额前的发,鼬伸出手,微凉的触感从指间传来,似乎是因为冷冷的夜风的关系,温热的血液也失去了它原有的温度。
  “我没事,”没有拂开触碰在自己脖间的手,佐助轻声应着。
  “嗯。”
  “回去吧。”佐助看了一眼有些凌乱地四周,拉起身边之人的手,缓缓地离开了。
  ……
  “那个叫佐井的混蛋,真是太让人不爽了,”走在回去的路上,鸣人不满的碎碎念着,“为什么要让他来代替佐助?卡卡西班有三个人就走够了。”
  忽的落寞的声音让小樱也安静了下来,刚才还因为佐井失礼的语言而气愤的心情却因为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而归于平静。
  “他的嘴巴确实很毒,但是,你不觉得佐井有点像佐助吗?脸、声音之类的。”小樱的声音淡淡的,看了一眼鸣人,露出依稀的笑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