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末世]毒手无乐 作者:鹿淼淼(下)

字体:[ ]

 
  第71章 插旗
  
  陈颜信的确不是什么好鸟,从他刚成年就敢觊觎自己的养父就能看的出来。
  陈立峰的结局已经明确了——唐凛一派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陈立峰这个第一任联盟主席也可能是最后一任联盟主席的位置岌岌可危,偏偏还沉浸在享乐之中。
  对于陈立峰二十年前的“发配边疆”的行为而言,陈颜信并没有觉得有多难过,让他难过的不是陈立峰的疏远,而是对方的随意和敷衍。
  李嵩被禁锢在陈立峰身边的消息传到陈颜信的耳朵里后,这个隐忍了二十年的人终于忍不住做点什么——陈立峰之所以能肆无忌惮的,不就是因为他所坐着的这个位置么?如果他失去了联盟主席的头衔,失去了他的拥趸,谁还会在乎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
  只有他会安安心心守在对方的身边,李嵩算什么?廖莹又算什么?
  商臻手底下开始握权,胆小的人重新安分起来。对此,陈颜信到底还是没有表现的多尴尬,但是也没有安心到哪儿去——手底下最后一张牌牢牢的被捏在商臻手底下,在别人看来可耻- yín -乱到极致的目的,在商臻的眼里不过是一个可以交易的筹码。
  他不确定商臻是否会过河拆桥,毕竟比起商臻的表皮,内心的心机和他表面的善良温和完全成反比,对待自己都能如此心狠,何况是别人?
  物以类聚——陈立峰本来就不是什么讲究伦理道德的人,否则也不会在和廖莹生下李蕴温之后,又将李蕴温名义上的父亲李嵩收做禁脔。
  在商臻看来,陈颜信甚至有“青出于蓝”的本事——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血缘关系又或者巨大的身份差距在他看来那都不是问题。
  陈颜信现在有一种“光脚不怕穿鞋”的底气,他唯一的死穴就是陈立峰:联盟主席之下,多少人虎视眈眈,唐凛一派虽然势大但是却在酝酿着一个最佳的时机。作为前养子的陈颜信只能看着他的养父仍然沉浸在富贵温柔乡中,一步步溺死。
  而这也恰恰是陈颜信想要的。
  各取所需,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商蓉心里的大石头如今有一块落了地,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更何况,她的亲兄长商臻向她再三保证过唐无乐的平安无事。
  而回归中央有一段时间的唐无乐在顾崇优的默许下开始了自己的下一步计划。n20至今五个人,而统战部也没有追加第二批成员的决定,对此持有最大决定权的顾崇优压下了部下集体想要招募二期成员的想法。
  在一期n20确定有可能成为唯一一批非在役出身却被纳入统战编制的成员后,唐无乐开始着手另一件事情,作为唐门子弟,哪怕现在这片大陆上已经找不出唐门这块地,这位少爷也打算弄出那些能够保底的东西来,大概就是熬不过心底那点情怀。
  商蓉接到儿子的联络后,甚至觉得有些“受宠若惊”。唐无乐这样标准配置的子弟,却从来不像别家孩子那样左一个要求右一个条件,这是自家儿子长到这么大,头一次提条件,商蓉甚至有一种“只要儿子不是想要炸了研究所,其他的条件我都能答应”的冲动。
  母子俩不算短暂的会话势必引起了多方注意:唐凛心里塞得不行,偏偏他还不能凑到自家儿子面前去东问西问。毕竟不久之前,他们父子俩刚刚结束了一场不算愉快的会面。作为一个丈夫,唐凛如今也没有多大的立场去要求商蓉什么。
  作为唐无乐的直系上级,顾崇优倒是看得很开。整个统战部层层分布下去,看似松散,经脉却被他一手掌控。唐无乐那点小心思迟早瞒不住他,n20在西南的时候对方已经在比较克制的露出一些本事。
  在他看来,这些本事是唐无乐能够默默无闻不出风头十八年的“压箱底”,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之前有无数个机会让自己的能力曝光,唐无乐却选择在脱离唐凛掌控范围之后才暴露出来,顾崇优想这未必不是一种“协商”的姿态。
  “投诚”太过压抑本质,“协商”更倾向于他与唐凛一派现在的关系。不仅仅是顾崇优与唐凛的协商,也是唐无乐对他父亲的协商。
  除此之外的东西他并不想干涉对方太多,唐无乐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有主动找自己坦白的那一天,顾崇优这么想着,却已经调开了n20训练场地的监控。五个人几乎是各自占据各自的空间做着自己的事情,比起其他四人针对的是异能的训练,唐无乐还在试图“折腾”那一堆喊不出名字的草。
  ===============
  唐无乐的木系变异种继承于他母亲商蓉,商蓉这次给儿子带来的东西也几乎能算得上是不能公开的私活:一些并不是用来开发正面能量的植物组织。
  相反,那些原先在培养皿中才让人觉得安全的植物组织,甚至还没有被研究人员完全解析本身的成分。唐无乐在研究所呆过的短短一段时间,他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他现在正在试图将原本体内的毒系内功机关攻击与“自己”成年后激发的木系变异种两者融合起来。
  唐门暗术绝顶,但是不同于气势攻击,由千机匣作为载体的攻击武器始终在这个时代是具有很大破绽的。唐无乐如今能做的只有将毒药和机关的攻击具象化,将其中原本带有的剧烈毒素融入到木系变异能力之中。
  如果这两者能够完美融合,那也将从手持千机匣之中解放出来,去做更多的事情。
  顾崇优能够看到的角度,就是那个人反复的控制自己手中的藤蔓释放并且极有规律地伸缩。肉眼可见的深深浅浅并不均匀的绿色系雾气,在靠近地面的地方形成一个环形的圈,并且一圈一圈的绕着中心旋转着。
  这样的雾气圈持续的时间越长,顾崇优越能看到少年额头布满吸汗,他知道这是周身异能几乎被抽取消耗殆尽的信号。刚激发出优化能力的少年少女在初期三年内都处于一个紊乱时期,适当的放空耗尽异能能够加大身体内流动和存储的异能总量,但是过度耗费触摸底线只会白白损害根基,甚至对今后异能等级提升的上限有所限制。
  顾崇优看着这样的循环持续了三次,正要起身下去亲自把人制止了,而从试炼状态突然拔出的少年直接脱离后退两步,险些失去平衡而摔倒。
  唐无乐一手撑着额头,一手撑在自己的膝盖上,这才发现自己额头上布满细汗,额角的发被汗水凝成一缕一缕。上一次这么狼狈还是在暗堂通过堂主试炼,几乎损了半条命才从里面出来。
  刚刚成年才觉醒能力的少年承受不了这么多来自精神力和身体上的压力,不仅体力亏空,唐无乐自身能够感觉得到的体内的异能也几乎耗尽。太久没有体会过这种循环方式,越发让他认识到现在的自己有多无力。
  感觉到脚步声越来越近,唐无乐甩了甩发梢上的汗珠,扭过脖子去看身后的人。
  顾崇优看着仿佛沐浴在日光下的少年,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却一点也不疼,反而有种别样的感觉。
  从西南之后没有修剪过的头发被对方修长的手指一把顺到脑后,露出有些细汗的额头。唐无乐注意到了他的凝视,两人视线对焦的一瞬间,顾崇优尽量让自己的目光看上去自然一些。
  “你来了。”唐无乐站起身,地上的东西已经消失不见踪迹。
  “你自己知道分寸,不要过度亏空。”顾崇优觉得自己并没有失去上级对下级应该有的控制。
  少年点头,“我当然知道。”
  两人无声的站在日光下,顾崇优的视线落在对方随着呼吸有些起伏的锁骨上,却突然听到唐无乐开口道:“虽然有些不自量力,还望您能不吝赐教。”
  男人对上少年的双眼,他在请求这一场对决。
  不算狭小的场地上尘土飞起,凭着顾崇优现在的实力对上一个觉醒不到稳定期的成年少年,他完全不需要使出全力,至少在开战前,顾指挥长的确是这样认为的。但是哪怕是进攻能力和防御能力都将近极限的雷系变异种,在对战招数从来不按照套路来的唐无乐时也会吃亏。
  亏在对方的未知性和超预料变化性。
  在优化能力占据判定标准几乎全部比重后,人对身体本身的训练的锐减却差点让人忽略——顾崇优通过对战,明显察觉了唐无乐对自己体能准确到极致的控制。
  两人对战间的距离、靠近敌手时出击的速度、对对手攻击或者防御动作的预判,这都需要身体本身和脑海中异能释放两者结合再形成反应。
  顾崇优不止一次感受到身体运动速度受到压迫性的减速,吃过两次苦果后,他终于找到唐无乐动作间的联系,及时展开防御姿态。果然,距离他二十米之外的唐无乐眉头狠狠一皱,这一击被顾崇优完美挡下。
  唐无乐暗暗吃了自己打过去的一记毒蒺藜,回想起刚刚顾崇优释放出来类似苍云盾立一样的防御状态,咬咬牙将掌心的藤蔓准确的甩过去。
  
  第72章
  
  在这一场切磋中,顾崇优并不用全力,唐无乐也是。
  唐无乐仍然想要留底,而顾崇优单纯是因为对方对于异能使用的了解还不至于能把他打趴,不至于轻敌,更多的是偏向陪练的感觉。
  上级明晃晃的放水,唐无乐自然能够感觉得到。他并不了解顾崇优的能力,对方使用异能的状态来看应该是偏向攻击防御型的,控制偏少,但是空间压制力很强。这种猛攻猛打的给唐无乐的感觉和苍云有些类似,但是只是某些招式上的类似,异能和那些门派招式完全是不同的性质。
  将元素中的能力用不同的控制力和意识形态展现出来,这不仅仅是需要前人教导,但是想要进一步变强,更多的是本身的创新。唐无乐再一次被顾崇优击中,不同于痛在骨在肉,这种攻击伤害更像是对于机体本身的损害。
  顾崇优在与唐无乐对战的过程中找突破点,唐无乐何尝不是在想办法融合原本的功力与亟待开发的异能,两人的对战接近忘我,而在四周不远处各自训练的n20其他四人却被吸引了过来。
  “果然厉害啊,换做是我,我是不敢和指挥长打架的。”黎刃一脸的“我很怂”,缩缩肩膀,“虽然指挥长没有用全力,但是这么猛的攻击姿态,如果是我面对的话大概招式都忘的一片空白。”
  成雍点头,“主要是每天朝夕相处面对的都是你们,对战太少。”
  黎刃哭唧唧,“大哥你这是嫌弃我们的意思么!”
  “不啊,我只是嫌弃你一个而已。”
  李沛辰一直紧紧盯着两人的动作,他能够感觉到两人能力上的察觉,但是那仅仅是异能等级差距带来的,唐无乐的对战身法让他震惊。之前在西南也只有对战人面鲸时有注意到唐无乐的招式有所不同,但是当时情况紧急,他根本没法分心来观察队友的行动,只能尽力配合大家对战人面鲸。
  现在的情况看来,他大概能够知道唐无乐到底是哪里和其他的异能者不一样,但是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场上没人叫停,顾崇优能力深厚,对战自己的手下有所保留,自然不会有力竭的表现。而唐无乐才成年一年不到,身体还在一个需要细细锤炼的状态,体内的能量储蓄跟不上他进步的步伐,再加上自己有意放手耗空。如果不是本身还有毒系外功伤害在支撑,恐怕早就力竭告败了。
  “今天就到这里吧。”顾崇优收手喊停,唐无乐绷紧的精神和身体同时放松下来,胸口剧烈起伏着。顾崇优目光略过对方垂下来的扇形的睫毛,停留在随着胸口起伏,上下略动着的锁骨上。
  唐无乐倒是没注意到自己的实现,顾崇优背对着剩下四个小子,趁着人家低头喘气的功夫,目光带着一股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粘腻落在唐无乐的身上。
  “偶尔耗空异能是能够挖掘存储深度,但是也要适当为之。”
  少年抬起上半身,小幅度地甩甩头发丝上的汗珠,含糊的点头。顾崇优就当他听进去了,转身朝着后面,“你们也一样。”
  大家连忙点头,甚至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今天老大的画风是不是有点儿不对?
  那天放水切磋之后,唐无乐又重新进入了忙忙碌碌的状态。但是这次不同,之前只是他自己忙的团团转,这次却是带着其他四个人一起,每天都处于一种不把自己玩到累瘫下就不停手的状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