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圣斗士LC)记忆中的水仙花+番外 作者:双子域

字体:[ ]

 
文案:
原名:《论圣战结束的可能性》
这是一只教皇昂咩在随手扔了五小强后穿越的故事。
马尼戈特:“我感觉我家老头子可以提前退休了。”
童虎:“我感觉搭档最近总是慈爱的看着我笑。”
赛奇:“看着白羊座我总觉得是在看我自己。”
然而:
看着和记忆中一般无二的白羊宫,史昂陷入深思。
...我一定是在做梦。
还是说,自己200年来的经历才是梦?
直到看到隐藏在记忆深处的那个人,史昂决定,不论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这次,我不会让我自己后悔。
我要陪着他,那个曾经一度拯救我的人,
即使他的真实之名为哈迪斯。
那又如何?
他一直是我熟悉的那个哈迪斯,这就够了。
本文为《冥土之上》的史昂续篇。
本来续篇只有一个,但是...哈亚哈昂还是哈修实在难以取舍。
本篇可单独食用√
CP向:
穿越回LC的教皇昂咩(成熟版)
×
本该被雅典娜等人消灭的正牌哈迪斯·本体(失忆版)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史昂,哈迪斯 ┃ 配角:修普诺斯 ┃ 其它:圣斗士,LC,哈迪斯
 
 
  ☆、重来
 
  看着眼前,陌生中带着熟悉的地方,史昂沉默的端详着大理石天花板上雕刻的白羊座星象。
  这里是白羊宫?
  ...
  有些难以置信的,史昂起身,瞥见床头的圣衣箱。
  白羊座的...圣衣。
  金色的圣衣箱安静的矗立在那里。
  史昂眼中有一些怀念,他记得,白羊座的圣衣,他已经传给自己的徒弟穆了。
  而自己...最后穿的则是白羊座的冥衣。
  自己...我们...背叛了雅典娜。
  即使我们有着苦衷。
  ...
  所以,我应该是死了的,为什么会在白羊宫?
  难道是哈迪斯的恶作剧吗?
  还是说,又是什么阴谋?
  心理年龄200多岁的史昂,各种大风大浪都见识过了,所以,对于现在不明的情况还是很沉稳地,直到——
  “呦~史昂~我家老头子要你过去一趟~”
  大早上的马尼戈特晃晃悠悠进到白羊宫里,直接推开了史昂的房门,然后,他看到了一脸端正的坐在床上沉思的史昂。
  马尼戈特愣在原地咧了咧嘴。
  “呵呵...”
  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看到了自家的那个老头子!
  你看那坐的姿势!你看那沉稳不惊的表情!你看那四周弥漫的严肃气氛!
  ...
  难道是我打开门的方式不对?!
  “...史昂?”
  马尼戈特看到床少的人抬头,熟悉的面容对着自己露出了一个笑容。
  让人心情压抑的笑容。
  思量了一下,马尼戈特有些艰难的开口,
  “我说,你这样对着我笑让我感觉很有压力欸,感觉像是在祭奠我一样。”
  “马尼戈特...?!”
  史昂看着眼前昔日的战友,经由时间练就出的内心终于有了波动,那种怀念和伤痛,勾起了他所有压抑了200多年记忆,一切的感情几乎要把他压垮。
  “马尼戈特啊...”
  勉强想让自己保持清醒,然而,终究是没能做到。
  毕竟...在这一代的圣战中,自己失去的太多了。
  不想回忆起的也太多了。
  终于,眼前一黑,史昂直接昏了过去。
  “喂!史昂!!!”
  圣域脚下的村庄,一片繁荣。
  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孩子挎着菜篮,向着后院菜地走去。
  推开门,她隐约的看着一个人影趴在地上。啊!难道是小偷?!
  小女孩悄悄的退出院子,连忙向着客厅跑去。
  要告诉大人才行!
  可惜,今天是周天,大人都不在。于是一群孩子联合起来,抄着椅子板凳,甚至还有些年龄更小的拿着盆,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小女孩家的后院去了。
  史昂这几天在嘉米尔,师傅的公馆。
  圣斗士的身体很少会在战斗外的时间出问题,所以史昂一昏倒,马尼戈特就大呼小叫的拖着他赶去教皇厅,赛奇立刻带着史昂瞬去了药师岛,因为怎么都查不出问题,但是却史昂一直没有醒,于是这件事不得不告诉了他的师傅白礼,随后史昂又被运到了他的故乡——嘉米尔。
  直到前两天史昂醒来,被白礼盯着审视了许久才放行。
  “唉。”
  史昂走在圣域山下的一片树林里。
  看着清澈的天空,史昂微微的松了口气。
  师傅果然是了解我啊——想到刚醒的时候,师傅看着自己那怀疑的眼神...如果不是自己将小时候的记忆、得到白羊座圣衣的经过、甚至师傅的隐私都说了出来,恐怕现在还在师傅的公馆接受盘查吧?
  幸好...师傅没有让自己发出绝招。
  因为在200多年里,自己的很多习惯乃至绝招都做了许多修改,如果是师傅,一定会发现吧。
  不过...
  目光回到前方逐渐显露的镇子上,史昂眼中满是不符年龄的怀念。
  看到师傅那样生龙活虎的训斥自己...
  真好。
  大家...都还活着。
  路过镇子,史昂发现前方一群小孩子围在一起,似乎在争吵什么,于是下意识的走了过去。
  “发生了什么?”
  孩子们看向史昂大多都是目光疑惑。
  因为史昂今年也不过才13岁,一张脸稚嫩的很没有说服力。
  而且,他现在是便服,也没有穿着圣衣,这些孩子警惕也是应该的,不,应该说做的很不错。
  很不错的警觉啊!
  毕竟做了那么多年的教皇,即使他现在记忆中最清晰的是直到13岁之前的事情,但200年来的习惯,看待事物的方式,也不是说改就改的掉的。
  终于,凭借身为教皇的威严让孩子们对他放下警戒,史昂挤进人群,明白了这些孩子围在这里的原因。
  这是一个青年人。
  明明是蹙着眉头,但是表情却安详的仿佛睡过去了一般。黑色的长发散落在他的身旁,一个泛着冷色光泽的纯银质吊坠安静的躺在的胸口处,因为掩盖在他的长发下,所以只是露出了三分之一。
  史昂的目光落在那枚吊坠上,便再也没有离开。
  这个吊坠...如果没有记错的话。
  他见过。
  而且...
  现在的他应该也有一个相似的。
  思绪有些飘忽,史昂不禁回忆起,自己那枚吊坠的来历。
  那是一个青年男子送的。
  而且,他也是黑色的长发,那枚吊坠,他也是一直不离身的。
  那是在自己七岁的冬天。
  那时自己...应该还在流浪吧。
  在哪个城市?自己早就忘记了...
  忘记了。
  史昂上前一步,抱起还在昏迷着的男人。虽然对方是成年人,自己现在只是小孩子,但毕竟他可是圣斗士,区区一个人他还是般的动的。
  “欸欸你要带他去哪里啊!”
  四周的小孩子一脸莫名的看着史昂...这个从出现就很可疑的...小孩子。
  带到哪里去...
  不能去白羊宫。
  更不可能带到嘉米尔。
  ...
  去哪里好呢,不想...让他一个人。
  史昂低头,看见怀里的人表情安详,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
  “不知道!”
  有些稚嫩的嗓音带着一些丧气的感觉,史昂头也不回的抱着哈迪斯向前走了几步,瞬移离开。
  留在原地的孩子一脸...懵。
  “他刚刚...怎么离开的?”
  “不知道...”
  “圣斗士大人?!”
  “欸——?!他明明那么小!!”
  安静的小村庄,错落于圣域的脚下。
  兜兜转转的,史昂还是把他带到了一个离圣域最远的地方。
  哈迪斯半路就醒了。
  看着眼前稚嫩的脸,他有些茫然。
  “我认识你...吧?”
  史昂停下脚步,将哈迪斯平稳的放下来。
  “应该...我们是认识的。”
  如果你真的是那个人...那个一度拯救我的人。
  “咱们要去哪里?”
  正犹豫着该怎么对哈迪斯交代的史昂微微一愣,抬头看向对方。
  那人安静站在他面前,微微的笑着。
  好像...一切从没有变过一样。
  “...找一个...村子。先找个地方落脚。”
  快步走到哈迪斯前面,史昂遮住了面部所有表情,留给哈迪斯一个背影,而对方不在意的抬脚跟上。
  (回忆)
  黑发的男子轻轻地放下怀中的孩子,温柔的拍了拍他的脑袋。
  “怎么,有什么想要去的地方吗?”
  一直看着那副草原的风景壁画呢。他的命运开始了么...
  小孩子有些不知所措的偏过头,移开目光,下意识死死的攥着衣角。
  “你要...把我送走?可是...可是我那里都不想去呀!”
  男子安静的看着眼前幼小男孩,纯澈的眼里明明满是渴望,但是紧接着被一种恐慌替代。
  害怕再次被遗弃吗?
  “吾还有一些时间。所以我陪你一起去,怎么样?”
  “什么啊!总觉得...你要离开。”
  看着对方温柔的眼神,身体慢慢放松最后,他仿佛下定决心一般说道——“那...我要去西边的大草原!”
  像是怕对方跑掉一般,男孩说完立刻扑进男子的怀里,死死的抱住不撒手。
  “我们要一起去!”
  稚嫩的嗓音此时有些闷闷的。
  “说好的。”
  “好,吾陪你一起去。”
  黑发的男子轻轻安抚着在怀里抽噎的孩子,表情是一成不变温柔。
  “最后他离开了。”
  史昂慢慢的说道,没有去看一边哈迪斯的表情。
  他不敢,也不愿意面对。
  其实到现在,史昂还是不相信——为什么会这么巧?自己的复活,遇到了哈迪斯...
  哈迪斯。
  我认识那个温柔的人,到底...是不是冥王?
  上一辈子,史昂到死都没有弄清楚。
  所以...又让我活过来了吗?
  真是任性的...命运。
  另一边,哈迪斯静静的听完了他讲的故事,略微思索。
  “所以...你觉得吾是你幼时认识那个人吗?”
  “我不知道,毕竟,你也忘了不是吗。”
  “吾很抱歉。”
  哈迪斯轻轻说道,看着史昂停下步子,回头。
  “我从没有怨恨过那个人当年把我丢下,所以,无论你是不是他,都不需要道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