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页纸薄承荷影(书素) 作者:阴川公孙蝶

字体:[ ]

 
文案:
一页纸薄,历风霜百世,已不堪为记。
一页纸重,历风霜百世,千古丹心犹是。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素还真,一页书 ┃ 配角:三口组,阴川蝴蝶君,玄同,屈世途,叶小钗,莫召奴 ┃ 其它:蝶月,书素,双秀,霹雳布袋戏
 
 
  ☆、第一章  白莲重生
 
  素还真死了?
  一百年内,这个消息永远是江湖最热门的第一话题。
  素还真死了?
  一百年里,这是每个人交谈前开口问的第一句话。
  素还真死了?
  一百年后,没有人再怀疑这句话。
  又过六个一百年后。
  万里之外,番邦城市之中,红色身影侧躺在屋檐上,手中苹果轻抛,不耐烦之色溢于言表。
  “阿月仔,可以出去买酒了吗?那株破莲花就让它自生自灭可以吗?”蝴蝶君恼怒的瞪着那株莲花,狠狠咬住苹果,不爽至极。
  一株莲花而已,想要,他可以给阿月仔买一百盆,一千盆,什么颜色什么品种都会有。哼,一株营养不良的莲花也想霸占阿月仔的视线?没门!
  蝴蝶君暗暗磨牙,盘算该怎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扔掉它。
  公孙月淡淡瞥一眼连植物的醋都吃的阴川蝴蝶君,羽扇轻摇,随口道:“买酒汝一人足矣。”
  “不行!”蝴蝶君矢口否决,将苹果举在脸前,金色细长的双眼含幽带怨,“如果不是二人一起去买,毫无意义。”
  “买酒还需要什么意义?”公孙月低头仔细观察那株含苞待放的莲花,莲叶清香阵阵,花苞白中沾粉,似乎是最常见的莲花,只是清香熟悉的让人生疑。“汝说要买酒,眼下已过了两刻钟,汝吃了两个苹果,但汝依然还在墙头躺着,蝴蝶君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在乎公孙月也。所以阿月仔啊,可以去买酒了么?”蝴蝶君跃下墙头,轻飘落在公孙月边上,看也不看莲花一眼,拽着她往外走,“好啦好啦,先去买酒,先去买酒啦。”哼,然后吾再趁机回来扔了这株莲花。真是什么东西都敢和本蝴蝶君抢阿月仔。蝴蝶君侧头掩过阴笑,拽着公孙月快速出门。
  门阖上之际,莲花轻轻摇摆,清圣之气丝丝袅袅,花苞陡然变大许多,隐有开放之意。
  苦境,放在琉璃仙境内的素还真尸体,化作轻烟,无声无息散去。待人发现异常之时,诸人却是喜极而泣。
  他们见过素还真被砍头,见过素还真自爆身亡,见过素还真被杀身亡……但每一次,他都在不同的际遇之下重生。唯有这一次,七百年过去了,躺在床上的素还真毫无变幻,任人用尽所有天材秘宝,任武林腥风血雨,任人等到华发遍生。
  此刻,所有人的答案如此一致,素还真,身体的消亡,是不是代表汝的归来?
  蝴蝶君最终没能把莲花扔掉,因为公孙月好像知道他想这么做一般,片刻不离他身边。他虽然有点郁闷,但也十分享受阿月仔这么黏他的感觉。
  他和公孙月在一起几百年,孙子都快有孩子了,当年退隐江湖,是他此生最正确的决定。
  二人提着大包小包回家,推开门,武者敏锐的感受力让他们第一时间看到了,坐在莲叶上的奶娃娃。
  “素还真,果然是汝!”
  “素还真,真的是汝。”
  蝴蝶君吃味的看着公孙月,即使几百年过去了,他和阿月仔已经是老夫老妻,但是素还真依然是他心中头号情敌,从前就已经越长越嫩,这次索性变成了奶娃娃。哼,不管他变成什么模样,素还真依然是素还真,早知道他就该舍弃一时的相伴,回家扔了这破莲花。
  “素还真,汝回来了。”公孙月很激动,素还真没死,过去七百年,素还真又活了!
  阴川蝴蝶君暗哼一声,阿月仔果然一直惦记着素还真的消息。
  “丹枫公孙月,阴川蝴蝶君,久见。”素还真虽然变成孩童模样,气质却不减从前,甚至比从前更清冷。
  “素还真,既然汝已无恙,那就回汝的琉璃仙境吧。”蝴蝶君不客气道。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当时阿月仔送手帕给素还真的事还牢牢记在脑海中。他丢掉手里的东西,占有味十足搂住公孙月,漂亮的眼睛微微上挑。
  “蝴蝶君。”公孙月挣脱开蝴蝶君的怀抱,警告瞥他一眼,走近看似发呆的素还真身前,“素还真,先从莲叶上下来,进屋谈吧。”她直觉素还真有些异常,有生命无生命力。
  “是汝们救活吾?”素还真冷冷道,“多管闲事。”
  蝴蝶君瞬间炸毛,公孙月及时瞪他一眼,按住他的肩膀,转头继续与素还真交流。
  “素还真,外头日头大,先进屋吧。”
  “不必。”
  公孙月对素还真冷淡的语气不以为意,过去的事,她虽不在中原,亦有所耳闻。
  清香白莲素还真,一遭与一页书反目成仇,最后于非常道进行决斗,造成素还真死一页书重伤,而一页书自那一战后不久,便有风声称他重伤不治身亡。
  至于真假,公孙月并未进行查证,武林中的事,已经和她么关系了。
  “蝴蝶君,先把东西放进屋内,吾和素还真谈点事。”
  “谈什么事,吾不能在场?”蝴蝶君酸溜溜道,看着素还真那副冷淡模样,心中不爽:哼,汝不肯走,吾就让别人带汝走!阿月仔啊,明明吾蝴蝶君比素还真英俊魁梧,汝为什么要为了他而远离吾呢!
  公孙月无奈摇头,心知蝴蝶君又在胡思乱想,她不由对着蝴蝶君柔柔一笑,立时安抚了蝴蝶君酸溜溜的心,拎起地上的东西,一步三回头走进屋内。
  素还真默然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触及公孙月那抹微笑时,心中一痛,令他想起记忆中的一些人。
  “素还真,汝记得之前的事么?”
  “不记得。”他回答的十分干脆。
  公孙月感到纳闷,素还真表现的太冷漠,难道,真的忘记了一些事?还是刻意为之?“需要通知一页书他们么?”她忍不住试探道。
  “不必。”素还真眼中飞快闪过一抹异色,他谁都不想见。“就放吾于此,汝再不进去,蝴蝶君恐怕要把窗户戳破了。”
  公孙月侧头一瞧,果然看到窗户上多了几个洞,忍不住扶额叹道:“这人……太爱吃醋。”
  “也只有汝能令他如此。”素还真藏好一时涌现的羡慕,过多的感情对他只是累赘。
  “吾知。”公孙月面上有几丝甜蜜。蝴蝶君的情,她全知,亦不会辜负这一片深情。
  素还真目送公孙月远去,蝴蝶君显眼的红衣若隐若现,像躲在树叶间的蝴蝶,观察着花的模样。
  人生得此良人,还能厮守一生,在这个充满血腥战斗的世界,真是一种完美啊。
  素还真躲进莲叶底下盘膝而坐,白发拖在莲叶上,在阳光下荧光闪烁。重生之后的他,容貌毫无改变,只是身上的衣服,变成了以红色为主。
  他记得当时他是自杀,但求永不轮回,只是未料到,他的命这么硬,竟然又让他活过来。这可真是想死死不了,求之不得,辗转反侧。
  素还真啊素还真,活着又如何,劝汝还是再试试看别的死亡方式吧。
  他的心已成冰山顶的一块石头,情感也全部舍弃,人生无望,没有期盼。还不如早早了却,免想起过去。
  阳光正照在整个院中,炎热的盛夏中午无一丝微风,院墙外人声隐隐绰绰,恍惚间,好像一切不过昨日。
  公孙月坐在红木椅上,蝴蝶君在一旁喂水果,喂得不亦乐乎。
  素还真虽是活了,却毫无生气,双眼中尽是死气沉沉,看他那副模样,就像迫不及待要离开世间一样。七百年过去了,今日素还真在她家重生,上天一定有所安排。公孙月咽下蝴蝶君不断递到嘴边的水果,眼中浮现一丝忧虑,只是……为什么素还真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她……究竟要不要通知琉璃仙境的人呢?
  蝴蝶君当做看不到公孙月一副神游在外的表情,喂完三分之二火龙果时,转头间淡淡瞥门外一眼,不管素还真在中原发生了什么事,按以往经验,有他的地方,很快就会有麻烦。素还真,麦怪吾,江湖这趟浑水,他不愿再淌。
  水果很快喂完,公孙月起身走到门口,望着莲叶底下闭目的素还真,心中闪过无数打算。蝴蝶君收好餐盘,摆好水果,走到公孙月身旁搂住她的肩道:“阿月仔,该午睡了。”
  “嗯。”公孙月将头靠在蝴蝶君胸前,“蝴蝶君,吾是否该通知屈世途他们呢?”
  “汝想怎么做便怎么做。”
  “于情于理,吾都该知会屈世途他们。这七百年来他们为了复活素还真,花费了无数人力心力,更何况如今武林江潮浪起,那个人除了素还真,还有谁镇的住呢?”公孙月幽幽叹息,视线未曾移开莲花分毫。“可是,观素还真如今表现,也许,吾该等他心结弥散,再做行动。”
  “汝觉得,依素还真方才的表现,这心结能在他死前解开么?”
  公孙月一时语滞,是啊,观素还真透露出来的神情,除了萎靡消沉外,也只有死气。
  “感情的事,汝也应当明白。解铃还须系铃人,虽然吾不清楚他们之间的恩怨情仇,但是阿月仔啊,知己反目,对男人来说,不比恋人背叛更好受。”
  “唉!”公孙月叹口气,“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罢了!”
  蝴蝶君拍拍公孙月,带着她往后院走,转身之际无意间对上素还真投射过来视线,漠然无光,心如死灰,与充满生机的莲叶形成鲜明对比。
  唉,他在心中默默叹息,召唤出A蝶,B蝶,待他将公孙月扶回屋内,劝说她快快午睡后,他走到案牍边,取笔书信。
  院中的素还真睁开眼,仰头望向远方天际。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唉……!不该呵,多在这世间呆一分钟,心中恨意便深一分,百年时光,犹是昨日,前辈冷然肃杀的神情历历在目,如何能忘?如何能解?如何能回望?!
  素还真面上悲戚丧志,眼前浮现公孙月与蝴蝶君恩爱身影,一股复杂难辨的滋味在心中源源漾开,他跃下莲叶,白发跌落地上扬起尘埃,素还真一把将头发悉数捋在胸前,右掌蓝光如刀锋,将白发削断三分之二。随后他步出公孙月家,漫无目的去向远方。
  蝴蝶君写好书信,细阅一番,勾勾食指示意A蝶,B蝶飞近他,“A蝶,将这封信送去琉璃仙境;B蝶,汝去院中盯好素还真,每两炷香回来汇报一次情况。”
  A蝶,B蝶挥挥翅膀,各自领命而出。红色身影,翩翩飞舞,随后消失不见。
  蝴蝶君长叹一口气,真是退隐了也不得安宁,早知道当初他就不该听卖菜的老头胡说八道,一时好奇买下这株莲花。唉!蝴蝶君走到床边,正欲上床午睡,B蝶忽然显现,一行红字漂浮在半空中:素还真不在院中。
  什么?!蝴蝶君心中一惊,猛地转头看了公孙月一眼,见她深睡未有反应,长松一口气,挥挥手,示意B蝶外出找人。真是不安分的主,还好他的蝴蝶找人别有门路。
  素还真啊素还真,七百年过去了,汝可知物是人非?
 
  ☆、第二章 红蝶报信
 
  素还真走在陌生的街道上,变成如同苹果大小的他,慢慢贴着墙角往前直行。空气中异香漂浮,也许是恰值正午时分,街上行人不多,仅有些微小贩时不时懒懒吆喝几声,然后窝在阴影底下。素还真有弯转弯,有车不让,路延伸在哪里,他就走到哪里。
  蝴蝶君与B蝶兵分两路,若不能在阿月仔醒来前找到素还真,他一定会被狠狠“教训”,唉!家庭和平全靠他一人维系,作为当家之主,有的时候他真的感到很累,只希望现在他能快点找到素还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