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唯我不败个大头鬼+番外 作者:喵山

字体:[ ]

 
文案
一不小心变成东方不败,怎么办?
重要的是居然变成刚刚自宫之后的东方不败!
最最重要的是,我还不会武功,作为一个废柴,我是要是在众所周知的剧情发生之前,安分守己的活着,等着最后被主角杀死?
还是奋起逆袭,翻身农奴把歌唱?
剧情会不会被改变,主角究竟能不能活到最后?
你妈逼你跟男人相亲,怎么办?我的另外一本小说,大家喜欢可以看看
内容标签:古典名著 灵魂转换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阳,十一 ┃ 配角:杨莲亭 ┃ 其它:
==================
 
☆、开始
 
  
  华丽的房间,重重的帷幕深处,雕龙画凤的大床~上半卧着一个美丽的人。
  美人一身红衣,衣服的样子虽然简单却仍能看出做工之精细,衣领处没被掩紧,露出少
  许柔~滑的肌肤,未被竖起的乌黑长发散在肩上,让人不觉想去摸一下。
  微微颦着的眉,以及轻轻~咬着的唇中手帕,都让人一眼就看出美人内心深处的纠结。
  顺着每人的目光看去。
  目光所到之处是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握着匕首的手指白~皙光滑,匕首的刃处对着的
  是被他的另一只手握住的他自己的私~部的下方。
  这个人就是东方不败。
  就在这间房间,一个时辰前还是笙歌夜舞,迷乱不堪。
  半个时辰前,东方不败就把侍妾都赶了出去,从那时起,他就这样卧在床~上。
  不能输,我不能输。我这么多年卑躬屈膝在任我行面前,到现在,确实是不甘心了。东
  方不败想。
  而任我行,这么多年的都在潜心练功,又有吸星大法护体,自己根本不是对手,本来今
  天有个绝佳的机会,任我行练功行到重要之处,他明我暗,那根针在自己指尖只要轻轻一弹
  就可以要了他的命。却怎么也弹不出去,反而漏了杀机。受了重伤。
  那时,自己体内的真气不受控制,四处乱窜,本想强忍着把银针弹出,谁料因为自己气
  息乱了,被任我行发现,任我行假借酒醉一掌击来,若不是自己当时没有还手硬是受了一掌
  ,找出个理由塘托,只怕任我行直接就会杀死自己,现在虽然自己活着回来了,看任我行对
  自己怀疑的样子只怕以后再找机会就会更难了。
  不甘心,我不甘心。
  东方不败闭着眼回想着葵花宝典上的第一句“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莫不是真的必须如此么,当年自己得到这本秘籍时的欣喜使得自己根本没把这句话当回
  事,武功进步的速度更是让自己冲昏头脑。
  从刚开始在粗布上练习武功,到后来在整架红色丝绸上绣出龙凤呈祥的样子,等到他入
  迷的伸手摸着微凉的刺绣不再亲近妻妾时才真正发觉出不对来。
  然而怪异的情况却没有因此而停止,自己的皮肤开始变的越发细腻,身上的毛孔变的越
  发小了,脸汗毛的都看不见了,更别说是胡子,东方不败今年已经二十有七,皮肤的状态却
  跟二八年华的女孩一样。
  但,若只是身体的变化,还不至于使东方不败这样担心,最重要的是功力的反噬,反噬
  的时间越来越长,威力越来越大,已经到了自己压制不住的情况了。
  不行,我不甘心就这样失败。
  当年我摒弃姓名,已东方不败自居可不是为了当个什么副教主的!
  难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按照秘籍上说的。
  自宫么?
  要赢,日月神教,整个武林,这个天下。马上!就是我的了!
  东方不败盯着手里握着的东西,目光却迟疑了,那是作为一个男人基本的尊严。
  或许,或许,有什么方法可以既让自己能够继续修炼武功,又保留作为男人的尊严。
  没错,有方法的,就是那个方法。
  那个方法是之前东方不败在一处南风馆里得知的。
  那是两年前了,那个时候一个想要攀上日月教的地方权贵邀请东方不败作乐,场面不乏
  莺歌燕舞,酥胸美腿,东方不败手下的几个人已经被撩拨的血脉喷张。
  而东方面对身边的娇人却提不起兴致,那人的复杂背景也使东方不败不想与此人过多牵
  连。
  那人见东方兴致不佳于是特意准备了特殊服务,歌舞退去,红花未走,又添绿叶,上来
  的是几个少年,他们分别落座在身边,朝着人身边不断出言勾引。
  随后,便有节目上演,那是一个很清秀的男孩,大概十几岁,被人绑在一个类似于靠椅
  的东西上抬到前面来,上来的时候似乎已经被人喂了药,满脸潮红,嘴被人用东西塞着,并
  没有塞满,只是妨碍口舌发声,却不影响不会对他的面貌,或表情发生大的影响。
  随后整整一个时辰,东方不败就坐在侧面,看着展示的人在那个少年身上展示种种高超
  的技术,把那个少年一次次从天堂抛到地狱,又再一次升上天堂,节目的最后,那人用烧红
  的刀片割掉了少年下身的那两个东西,还在少年痛苦的哀嚎中,讲解这个方法的作用,是男
  人却又不是男人,不能生育却又不想正真的太监一样,还有一点点尊严。
  东方不败在那人炫耀的话语中喝掉最后一杯酒,转身走回自己的方面,却把所以人关在
  门外,在恭桶旁吐了个昏天黑地。
  对了,是有这样的方法,可以保留最后一点颜面,不过自己竟然沦落到,要和南风馆里
  让人随意□□的妓子一样了么。
  呵,真实可笑。
  或许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笑话罢了,即便不做现在的事,我也还是个笑话,不是么。
  但,但是,若我能站上巅峰,还会有人胆敢嘲笑我么。
  不,不会了。
  过了许久,东方不败的目光一凝,
  反手封住周身十八处大~穴,紧接着寒光闪了两下,从他的重要部位割下两个球状物体
  ,除却刀刃上的血迹,竟没有血流从伤口处喷出来。
  东方不败吐出口中的手帕,将手中的两个东西放入一个精美的盒子里,伸手去拿伤药,
  眼角余光却瞟见一个黑影从左侧的房梁上落下来。
  东方不败一愣,随即抬掌就想发力,却忘了自己刚刚封住了了自己穴~道,内息阻滞,
  这样发力搅得真气在体内大乱,竟是生生冲开了自己刚刚封住的穴~道,运气压制却被真气
  反击,真气无处可走直击心脏。
  可怜一代枭雄就这样走火入魔,死在自己的床~上,死的时候眼睛都合不上,直直的盯
  着刚刚从房梁上下来的人。
 
☆、作孽做多了
 
  
  疼,很疼,两腿中间很疼,徐阳瞪着大红色的床顶,一时反应不过来。
  浑身都疼的要死,最疼的地方是中间,那种感觉就像是重要部位不见了一样,用力地把
  手向下面最疼的地方摸去,真实的触感让徐阳以为自己感觉错了,但触碰到那个东西之后手
  上的湿~滑感清楚的告诉自己,你下面受伤了。
  我这是做了什么孽。手~枪走火,开到哪里不好,你开到这儿。
  徐阳,某城乡结合处的管理仓库的小JC,要说为了这个工作,徐爸爸和徐妈妈可真是花
  了不少钱和心思,管理仓库和每天出警的其他职员相比,虽然没有那么多油水可捞,但每天
  朝九晚五的日子也让徐阳也很满足了,况且,管理仓库最大的好处就是安全,徐阳只等着呆
  个几年,混个资历在托关系调去文职了。
  工作平淡而乏味,对于徐阳这种典型的宅男来说每天最大的快乐就是回宿舍或者是轮休
  回家的时候看看电视剧,打打电玩。
  徐阳本身不挑种类,什么类型的电视剧都看,最近湖南卫视在播放新拍的《笑傲江湖》
  ,之前李亚鹏版的《笑傲江湖》徐阳上学的时候就看过,那时他最喜欢的就是光头的依琳小
  师妹,所以当徐阳看到陈乔恩演的东方不败时,没什么感想,看到东方不败变成女人时,也
  怎么没喷什么口水,反倒是当他看到长着乌黑茂密头发的依琳小师妹时,喷了好大一口方便
  面。气得他拿着遥控器调台调了整整5分钟之后又不得不把台调回去接着看。
  出事的当天,正好是东方不败逼着依琳和令狐冲结婚的日子,徐阳接了一个电话,就扔
  下遥控器急急忙忙跑下楼,打开仓库,准备给出警的队员派枪,谁知道就是这个时候出现了
  意外,不知从哪里来的不要命的两个男人拿着刀子斧头,居然冲进警察局想要抢枪。
  好在其他的人反应快,一个警员上去就是背摔加侧踢就把这人给撂倒按在地上了,这边
  另一个警员端着刚上了膛的□□正准备帮忙,抬手正准备瞄准的时候,就觉得手中的□□碰
  的一声,响了。徐阳听到的最后的声音也是这一声枪响。
  我这是做了什么孽。
  徐阳看着头上雕梁画柱的大床,忽然感觉出不对的地方来了,自己明明是在局里才对,
  怎么会在这里,还有,刚才那一枪打的好像是。。。。。。
  徐阳闭上眼睛仔细回想,自己当时听到枪走火的声音,转头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随后
  就看到似乎有什么朝着自己的眼睛的地方飞来,然后,就是。
  徐阳忽的大口喘着粗气,一只手直接捂上自己的额头,想起来了,刚才那一枪打的应该
  是额头上,一枪爆头那绝对是必死无疑呀。
  那我怎么会在这里。
  徐阳看着自己眼前的床顶。
  该不会是穿越?
  徐阳忽然冒出这样一个想法。很有可能呀,电视剧里不是演过,要死的时候穿越回古代
  ,又活了一次,那我是赚了?穿越的男主角不是一般都很牛的么。
  然而徐阳的脑洞还没等开发,就被自己身上的疼痛打断了。
  这是干什么了啊,这么疼!
  徐阳扶着床努力的坐起来,朝自己胯~间看去,该待在哪里的东西好端端的呆在那里,
  只不过他下面鲜红的一边明明白白的告诉徐阳,“我快挂了,你快来救救我呀!”
  徐阳小心翼翼的把那个东西扶了起来,仔细一看,才发现流血的真正原因。
  卧卧卧卧卧~槽!!!下面那两个重要的东西呢?
  刚开始徐阳还以为是不小心撞了下,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呀,伤口这么整齐,
  一看就是用刀切的吖!
  等等,刀!!!
  徐阳目光一转,看着旁边带着血的匕首,一下子就冷静了下来。缓缓的将目光移向了旁
  边的小盒子,仔细看了一眼!
  卧~槽还真是刚割下来的呀!那两个东西还在里面呢!
  徐阳瞬间就被眼前的这一幕雷的大脑停止思考了。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自虐么!
  正这么想着,徐阳随便摆动的左手就摸~到了刚刚那把匕首,不由自主的,徐阳看到那
  把匕首就像找了魔似得,左手不受控制的直接把刀子抄到右手就想往脖子上抹。
  “副教主。”
  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得徐阳差点把刀子扔出去,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就看见发声者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