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伪装者/楼诚]地狱轮回 作者:笑客来

字体:[ ]

 
 
    文案
    《伪装者》同人,明楼X明诚。
    丑话先说在前头,现在我写同人基本上是:不要问我什么时候更新,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更新下一章,不要问我什么时候完结,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完结,不要问我会不会坑,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坑,就是这样。
    做好这个心里准备再入坑。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诚,明楼 ┃ 配角:明台,明镜,王天风,于曼丽 ┃ 其它:伪装者,楼诚
 
    第1章 楔子
    
    丑话先说在前头,本文ABO设定,不喜误入!
    并且,现在我写同人基本上是:不要问我什么时候更新,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更新下一章,不要问我什么时候完结,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完结,不要问我会不会坑,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坑,就是这样。
    做好这个心里准备再入坑。
    ================================
    
    楔子
    
    明诚其实已经当了十八次的阿诚。
    这话也许让人有点儿看不明白,但是对明诚来讲,这样让人看不懂的人生,他已经重复了十八次。
    第一世,他死在自己养母手上。
    那时他还太小,不明白为什么一直对他疼爱有加的养母会突然发疯,打他虐待他最后还死死掐住他的脖子。
    窒息而死实在不是什么好的体验,那种喘不过气血液无法流动渐渐眼前发黑最后一片黑暗的感觉,极致恐怖。
    第一世,他在这种恐怖中死亡。
    第二世,睁开眼的时候他正在孤儿院里,正在被交到她养母的手上,他拼命的哭拼命的闹,可惜没用,那时的他太小了,不会有人在乎他的想法他的意愿。
    接下来几年,他战战兢兢,每时每刻都在提防,提防那个看似对他疼爱如命的养母突然变脸,也每时每刻都忍不住去努力回忆,到底他是哪里惹得养母不快了?他到底是哪里做错了?然后,他又抑制不住的拼命的去讨好养母,做一切养母吩咐的事情还又养母没吩咐的事情,读书、识字、打扫房间,让工作了一天的养母回来时能够看到一个干净舒适的房间,撒娇和养母努力亲近。
    但是没有用,一切的努力都没有用,那一天还是来临了。
    养母突然翻脸了,然后他又死在了一片黑暗冰冷的窒息里。
    第三世,他终于明白,不论他多么努力讨好养母,养母都不会对他手下留情,所以他开始留意起周围的环境,他开始试图求援。然后他注意到了原来养母在一个姓明的人家里做工,被那家的少爷和小姐称呼为桂姨,在他还幼小的认知里,能被养母称之为少爷和小姐并且服侍着的人一定是比养母厉害的人,他们一定是能够命令养母的人,所以他开始用尽一切方法让这两个人记住自己。
    比如借着养母有东西落在家里跑到明家去给养母送东西,比如做好了饭中午去给养母送去。
    他永远的都记得那是他第三次找机会去明家,然后第一次的见到明家的大少爷,那个穿着在他短短的人生里面从来没见过的光鲜的衣服的明家少爷,从楼梯上走下来,看着被仆人带进屋子的他,在听到身旁的仆人介绍“这是桂姨的养子,来给桂姨送饭的”时,明家的大少爷脸上露出的笑容。
    明家大少爷笑着打量了下因为拽着一个和幼小的身材相比明显太过巨大的食盒而很吃力的站着自己,笑着说:“好孝顺的孩子,桂姨以后有福了。”
    这一世,他没有死于养母之手。
    在一次“意外”里,明大少爷无意中发现了他身上的伤,然后在养母把他一顿虐打后锁在屋里时,明家大少爷和明家大小姐找上门来,把他救了。
    然后他便作为一个仆人在明家生活了下来。
    只是一个普通的仆人,认认真真的扫地拖地做饭,做一个男仆人能够做的一切,他从不偷懒耍滑搞小动作小心思,虽然辛苦,但是他很开心,因为那是他第一次能够长大,他充满期望,也许以后能够攒够钱娶了妻子,再有个孩子。
    但一切在一个夜晚戛然而止,那个晚上,不知道什么人闯进了明家大宅。
    大少爷和小少爷保护着明家大小姐撤了出去,他却被扫射的枪子打中太阳穴,一枪毙命。
    在死亡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了那群人的领头人,那是一个女人,他认识,据说是和大少爷曾经谈过恋爱的汪家的大小姐汪曼春。
    汪曼春举枪射击,是他这一世死亡前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
    然后他死了。
    一个下等仆人的可悲一生便这样结束了。
    第四世,睁开眼的那一瞬间他就下定决心,这一世绝对不再作一个任人摆布的人,一个死了都不会有人可怜的路人甲。
    本来他为了能够安安稳稳的有口饭吃就觉得很高兴了,能够做一个有地方住有薪水拿的下人,就很满足了,可是那样被人像宰一条狗一样的宰掉,他愤怒!他不甘心!
    这辈子对他最好的人就是明家大少爷和大小姐,可是他们会为了一个下人流眼泪吗?他们会记得他的名字吗?
    他不知道。
    哦,忘了说,明家的大少爷叫明楼,大小姐叫做明镜,明家还有一个收养的小少爷,叫做明台。
    他呢?
    他的养母给他起名叫做阿诚。
    他没有姓,所以一直都只是叫阿诚。
    不知道上一世他墓碑写得是什么名字,会不会也只是阿诚两个字?
    他不想再这么活了,所以他在养母开始翻脸前就经常去明府,用一些看似“孩子气”的天真言辞行动去博取明楼的注意,比如有一次他去给养母送饭时碰巧遇到明楼在看书,明楼看到他来很是开心的叫他:“阿诚?来给桂姨送饭?你啊,也太孝顺了吧,恩,是嫌弃我们明家的饭不好吃饿着桂姨吗?”
    明楼不是第一次说这话逗他了,上一次、上上次他是怎么说来着,记不太清楚了,不过大概是说不是明家的饭不好吃,只是他想给妈妈送饭吧。
    这一次,他没有这么说话,他睁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明楼,然后嘴巴一瘪,大滴大滴的眼泪便开始往下掉了,这下让明楼慌了,急忙道:“怎么哭了?”
    明楼放下手里的书快速走到他身边,道:“怎么哭了啊?这是。”
    他睁着眼睛看着明楼,说:“别辞退妈妈。”
    明楼倒是不明所以,问说:“我什么时候说要辞退桂姨了?”
    他用红红的眼睛看着明楼说:“不给饭吃就是要辞退人对不对?”
    明楼笑了,揉了揉他的脑袋,说:“你小子啊,还真是……放心,我没那个意思。”
    他怯怯的看着明楼,说:“真的?”
    明楼蹲下身来,伸出小指说:“拉勾,骗人的是小狗。”
    他破涕为笑,伸出小指和明楼拉勾。
    他开心的笑着,心里,那个不甘的阿诚的灵魂则是在冷笑着“看着”这一幕,心道:阿诚,你真是没白活,可真是会演戏啊!
    明楼看到他笑了,也跟着笑了,看到他的眼神移到自己刚才放下的书上,笑着说:“想看书?想认字?好啊,我教你。”
    那是明楼第一次教他识字。
    这一世,在被明楼和明镜救出来的时候,他没有胆怯的抱着胳膊缩成一团的哭,他伸出了手,抓着明楼的衣角不放手,然后明楼也没舍把他交给别的下人照顾。
    他半夜的时候偷偷的跑到明楼的房间门口蜷缩起来,在明楼推开门看到他时,假装惊醒用湿漉漉的眼睛胆怯的望着明楼,然后他睡在了明楼的房间里,一直到他成年。
    他很用心的做一切明楼教给他的事情,像揣摩养母那样揣摩明楼所有的需要,这其实比想象中的更容易,因为他在上一世里,他已经在明家做了十几年的下人。
    然后他做到了明家下人里面最高的位置——管家,他成为了明楼的左膀右臂。
    但是一切都变了,从明楼出家门读书而没带他一起开始,再回来的明楼变了,他不再能够那么轻易的看透明楼,不再明白明楼的需要,而且他也开始察觉明楼在躲着他了。
    害怕失去地位,失去一切,变回一个普通的下人,在像上一世那样像一条狗一样被宰掉,然后他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投靠了日本人。
    再然后,他和自己的养母,那个他最厌恶的人凑成了一对汉女干母子。
    他记得他和明楼彻底翻脸前明楼看着他,眼中有那样炙热的愤怒,质问他:“你从小在明家长大,喝明家的水吃明家的饭,明家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背叛明家?”
    他是怎么回答明楼的?
    他爆发了,几世累积的负面情绪爆发了,他愤怒而疯狂的怒吼道:“哪里对不起我?我在明家只是一个下人!我不想永远当一个下人!”
    明楼似乎明白了,明白了他的愤怒他的不甘,然后一向让人看不透的明楼苦笑着道:“这么多年了,我看得到你的付出和努力,如果你不想再明家呆着,我可以放你离开,我也可以原谅你背叛明家,但是我不能原谅你叛国,做汉女干。你是明家的人,是我养大的,该我来清理门户。”
    他死的很惨,明楼亲手杀得,明楼终究是明楼,没人知道他这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一个经济学者的身手原来那么好。
    他对明楼的了解终究还是太少了,所以他死了,被明楼亲手杀死,最后躺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第五世他吸取来教训,知道他和明楼之间的默契不在是从明楼出去读书开始,他知道明楼突然多了许多秘密,突然让人看不透,明楼突然身手变得那么好,所有的改变都是从那时开始的,所以他从家里逃了出来,偷偷的跟着明楼,定了和明楼同一列火车的火车票,然后他知道了一切,为什么明楼会在出去读书回来和他有了一层隔阂,像带着一层面具一样,让他再也看不清。
    因为明楼加入了GD。
    他站在那里,看着一切,终于有些胆怯了,因为他突然发现,原来一切都不再是他那小小的天地小小的愿望小小的不甘,在明楼的心里有更广阔的天地——家国天下。
    那时的他,这个即便五世来回都只是想着自己想着如何从养母的虐待中活下来如何活得更好的自己,从来没想过的更宽广的东西,这是他与明楼的不同,以前他从未想过,这个不同大的如此吓人。
    他退缩了,没有追上去,然后这一辈子,他仍旧是个下人,虽然是下人里面级别最高的管家。
    他与明楼终究是隔了一层,这源于他在能追上去的那一瞬间的犹豫。
    他没有背叛明楼,背叛明家,背叛也是要有资本的,关系不够近,你想背叛出卖都没什么能卖出去的,再者,被因为汉女干的身份被明楼宰过一次,他可不想再被宰第二次了。
    这一世,他平安终老,明家在49年后举家去了台湾,他猜测明楼背后仍旧背着GD的任务,但是那时已经没有机会去证实的猜测了,他留在了大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