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瓶邪之终极使命 作者:南侯安雪

字体:[ ]

 
文案:
本书是接《沙海》之后,吴邪去接张起灵回家后,为了帮助张起灵摆脱守护终极的宿命而带领众人再次踏上探墓历险的道路,那他们又会有怎样的怪异经历,期间吴邪和张起灵又会有怎样感情升华。
 
内容标签:强强 盗墓 异能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张起灵,王胖子 ┃ 配角:谢雨臣,黑眼镜,张如雪 ┃ 其它:盗墓,同人,冒险
 
 
  ☆、约定
 
  十年之期已到,我独自拿着他给我的鬼玺再次来到了青铜门前。我不知道要怎么打开这扇门,当年闷油瓶也没有告诉我要怎么开这个门,我只能漫无目的的四下收索。
  我就这样一直找一直找,嘴里不停的骂着闷油瓶这大骗子的十八代祖宗,可是不管我怎么做,这门就是特么不开。我几乎绝望的瘫坐在门前,难道是我漏掉了什么吗?想着当初闷油瓶离开时的点点滴滴,莫非他给我的是个西贝货?看来老子被这王八(和谐)蛋给骗了,还整整骗了十年,真是越想越气。
  算了,算了,既然他留给我的是一个谎言,那我就只能彻底的把他忘了,忘个干净,省得烦。想着想着我就站起了身,顺手拍了拍屁股准备离开。
  刚走两步,光线就突然暗了下来,只感觉无数的黑影向我袭来。我心里首先想到的就是完了,我太清楚这些人面鸟的实力了,这么多鸟同时向我袭来,就算我有闷油瓶的实力,这下也嗝屁了。
  不行啊!我好歹也是道上有名的吴小佛爷,可别闷油瓶没接到,我自己却被这群鸟给分尸了,这要传出去,就算是做了鬼,也是个抬不起头的鬼。我得想个办法,可是这些鸟马上就要冲到我跟前了,哪里还有什么办法啊,看来这回是真的要做鬼了。可是被鸟咬死,那得多疼啊,想着想着我就一头冲向了青铜门,我边冲边把闷油瓶的祖宗给操了个遍。
  我原以为我的头会被门撞得头破血流,然后昏死过去,可事实上是我什么都没撞到,反而一个没刹住,摔了个狗□□。我强忍着疼疼向后看了一下,门竟然是开着的,而且鸟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这特么也太神奇了,一时竟有点接受不了,这大起大落得也太考验人心脏了。但这门到底是怎么开的呢?莫非是闷油瓶听到了我骂他的声音,出来给我开门了?想着我就开始轻声喊闷油瓶,“小哥!小哥!”
  除了自己心跳的声音,什么回应都没有。难道是我声音太小了,他根本没听见么?可这有阴兵啊,我也不敢大声叫啊!正在我想要怎么把闷油瓶叫出来的时候,后面“帮”的一声门就关上了。顿时眼前一片漆黑,一切突然静默得不像话,除了自己的心跳,这里好像一个活物都没有,这让人有一种很想逃离的感觉。
  我从背包里拿出一支狼眼,向四周照去。我的天,这里怎么可以这么大,大得我的狼眼根本射不到边。我站起来向当初闷油瓶跟随阴兵进去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周围的一切就都消失了,只有白茫茫的一片。我低头看脚下,想试图寻找路的方向。这一看可把我吓到了,脚下是空的,我特么就像一个浮在云里的游魂。难道这就是汪藏海所说的一片虚无?那终极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我心里有个声音在暗暗的叫嚣道,也许就在前面,去看看就知道了。
  说真的,我还真不怎么敢往前迈,这种绝对虚无给人带来的恐惧不亚于跳楼。跳楼起码还能看得到实地,可我这脚下一片空无,脚往哪里放都不是个事啊!又一想,现在脚下什么也没有,同样没掉下去啊,要不就闭上眼睛大胆往前走就是了。于是我收好狼眼,闭着眼睛往前走了一步,一个重心不稳直接掉了下去。那一瞬间心就慌了,嘴里直吼道:“啊……救命了。”心里默默的想着闷油瓶会不会像天神一样出现,像上次一样听到我的声音来救我,要是没人救,就这样下去估计骨头都碎都粉了。
  突然好像冲出水面一样,一个激灵我就来到了一片漆黑的世界里,看来自己是蟑螂命,这都没死,不过这一切也太不真实了,我怎么就完全没有高空坠下后的疼疼感呢?莫非这一切都只是幻觉。我再次那出狼眼,开启向前面照了去,好像又回到了那个照不到边的黑洞里,果真都只是幻觉,于是我就更加大胆的往前走了。
  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在周围响起,我当时整个人僵硬着,不敢动,好像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一样,但是理智告诉我快跑,于是我撒腿就开跑。可我不管怎么跑,那声音都跟着我,在这样下去只会累死,等死,还不如主动出击,说不定就一小蚰蜒,几下就拍死了。于是我拿着狼眼猛的一回头,我的天,这比看好莱坞大片还让人震撼。
  一群带着闷油瓶脸的蚰蜒向我移动过来,遇到这情况,不跑是傻子。
  我正猛跑着,前面突然就出现了一个黑影,吓得我差点魂飞魄散。仔细一看,这背影太熟悉了,一如十年前那个孤独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很想哭,本来我以为我会有一大堆的话要跟他说,可是现在我却忘了要说些什么,只是傻傻的看着他的背影。
  后面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大了,我顾不得要怎么去和闷油瓶打招呼,直接冲过去抓着他是手就开跑。可任凭我怎么拉,闷油瓶都不动,郁闷得我转头就想去骂他,可是下一秒,我就傻了。不,这不是闷油瓶,这是一张高度腐烂的人脸,我下意识的不能接受这个结果。我十年的等待,我这么多年的付出,我藏起天真变身恶魔难道换来的就是这个结果吗?
  “不!……不!……你不是小哥。”我甩开闷油瓶的手往后面的黑暗中跑去。边跑边喊:“小哥!小哥………!”可是不管我怎么喊,都没有人回应我,最后我整个人瘫跪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小哥。
  “小哥……!”
  脸上突然被人扇了一下,火辣辣的疼。我惊恐的抬眼一看,一张放大的人脸正盯着我看,原来是苏万那臭小子,我一把把他推开。还好只是一个梦,最近老是做噩梦,每次不是梦见闷油瓶一身血淋淋的站在我眼前,就是梦见一堆白骨摆在我面前,总是把我吓得浑身直冒冷汗。
  “你特么不想活了是不是?”我对苏万吼道。
  “老板你终于醒了!”苏万傻傻的看着我道。
  “我怎么了?”
  “你好像做噩梦了,怎么叫你你都不醒,所以我就……。”
  “滚!”我吐了一个字就继续闭目养神。
  头有些昏沉沉的疼,也不知道走多远了。
  “现在到哪里了?”我闭着眼睛问道。
  “嗯…已经到进入江苏2个多小时了,我也不知道这是那。”苏万回答道。
  我抬头看了看车窗外,车窗外一直是细雨绵绵,这是江南的特点。我坐的是我当初的那辆小金杯,它已经在车库里休息很久了。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的事件,所以我带上了它。也让我想起了第一次和三叔开车去瓜子庙,在哪里我第二次见到了他,从此便开始了我不一样的人生。或者这本来就是我的命运。如果没有那次下地,或许我的人生会很平凡,平凡到不值一提。但是有时候我真的很向往。不过我知道从我爷爷给我取名叫无邪开始,我就不可能有那么平凡的人生,尽管我是一个普通人。
  
 
  ☆、汇合
 
  十年,人生有几个十年,可我却把我最好的十年用在了等待上。我不知道我十年的等待会不会是一场空,但不管怎样,我都会如约而至。我在心里默默的说道:“终于,也许可以在见面了。”
  在过10多天就是约定的时间,坐在行走在从杭州到二道白河的车上,我的思绪在满山飞。
  多年来,我一直追随他的脚步去了很多地方,后来又去寻找他曾经的足迹,再到与汪家人的周旋反击,我累了,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无邪了。看到车窗里的我,我不确定那是不是我。十年了我的容貌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每个人都看得出这不是同一个我。现在的我,目光深邃而刚毅,不容任何挑衅。
  当年他给了我这个鬼玺说:“十年后如果你还记得我,那时你拿着这个到青铜门前,门就会打开,也许你还能在见到我,到时候你可以来接替我。”
  对于这句话,我重来没有忘记过,因为“它”是我和他的一个约定。
  经过这么多年的追逐和寻找,秘不秘密已经不重要了。我想我已经能理解甚至是了解他了。对于他背后所守护的东西我已经没有兴趣了,我甚至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要去接替他守护那道门。因为我不知道那道门里到底有什么,值不值得。不过我特想毁了它,因为它带来太多太多我不想提及的过去,甚至是他的自由。
  对于我心里那份默默的爱,我想我只能一步步去接近它,对于结果我一点都不想去想。前程茫茫,我又有何资格谈未来。我只求他还在,我们的约定不是善意的谎言。
  车还在飞驰着,这次我只带了黎簇还有苏万,这事我也通知了胖子,因为我们是铁三角。我们约定了在二道白河见面,毕竟带的装备特殊,所以走的路比较偏僻。
  经过两天两夜的赶车,终于到了二道白河,我们的车直接停在了一家当地最豪华的宾馆门前。这里和十年前相比变了很多,高楼多了,路也宽敞了,总之比以前繁华得多。二道白河是长北山的门户,要去长白山,就要经过这里。
  “天真,想死胖爷我了,呵呵……。”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胖子说着就跑来要抱我,我伸手打住了他。胖子今天穿的是一身牛仔服,看起来整个一老不正经。
  “死胖子,这么久不见也不知道打个电话给我,还说想我,哼!听着…有够假的!”我假装认真的说道。
  黎簇和苏万把东西直接提进了宾馆,我还在和胖子砍,但是总觉得变味了。毕竟我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天真”了,我知道胖子一直都想找回曾经的那个天真,可是无奈,作为男人,怎么可能一直天真。
  “小三爷,最近可好啊?”我侧头看过去,黑眼镜和小花正站在不远处,黑眼镜还是一副痞痞样的笑着,小花难得没玩手机的站在那里,一脸高深莫测的似笑非笑的样子。
  “我好不好难道你不知道么?”这么多年来黑眼镜一直跟在我身边保护我,我曾问过他,但是他没告诉我是谁让他来保护我。
  他们我没有通知,甚至这个约定我只给胖子说过,瞎子会来我不意外,但是小花,我真的不想再去麻烦他了。不为别的,这么些年他太不容易了,不能因为我个人的事那么麻烦他。于是我回过头来看着胖子。
  胖子沉下脸去意味深长的说道:“天真!那条通道我不知道还能不能进得去,上次去云顶天宫的经历…我不说你也知道,那是哪里,那是…云顶天宫!”后面的话胖子说得有些激动。
  “无邪,我们是发小,我不为别的,曾经为了谢家,做任何事都是因为谢家,但是现在我们只是发小”小花走到我面前看着我很认真的说道,随即又是那一脸漫不经心的笑,双手摊开。
  听了这番话,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只是突然有一种感动之外的东西,那是一种脱离家族命运后的纯粹,但是很显然只是一种感觉。不过我已经麻木了,好像不懂感动和心疼了。看起来我好像才30岁不到,但是我感觉我已经活了上千岁了。
  我们一路无话,直接进了房间。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着呆,突然很想来支烟。但是我还是决定不抽了,继续发呆,看着天花板。其实这样的发呆对我而言已经成家常便饭了。
  “拍…拍,天真…开门”
  “……”
  “我说天真,我都敲半天了怎么才来?你这是想小哥了还是学小哥了,怎么你发呆也能上瘾啊?…我告诉你啊,你可不能这样了,你门都这样了,那…我以后可怎么活啊!”说完胖子直接做沙发上看着我
  “没有,我只是在想上山的路线。”我淡淡的答道。
  “那有什么好想的,都去过,又不是找不到路?这地方还是十年前来过一回,想起来还真没仔细出去转过,要不我们出去玩两天在上山吧?说不定胖爷我还能艳遇一回呢?”胖子边说还边得意的傻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