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靖苏生子锦瑟年华 作者:安歌如风

字体:[ ]

 
文案:
看一场千年细雨,等一份至死不渝。这天下之大,只要你长苏喜欢,我萧景琰愿意为你甘之若饴。
世间的纷纷扰扰,繁华沧桑,我与你携手同行。
此文《琅琊榜》同人文,原著风偶尔虐,结局HE。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梅长苏,萧景琰 ┃ 配角:玉衡,蔺晨 ┃ 其它:相濡以沫,强强联合
 
 
  ☆、第一章
 
  立秋过后的金陵帝都寒气渐渐蔓延,梅长苏靠在席塌上开始渐渐失去意识,近来他清醒的时辰已经是越来越少,苏宅的人也只能眼看着他越来越虚弱却什么也做不了。
  屋内梅长苏在沉睡,西南角的客房里一群人却面露难为之色,还是甄平忍不住先开口说:“蔺少阁主的办法虽好,只怕宗主是不肯同意的。”
  听到这话蔺晨哼了一句不满的说:“要是等他同意,不知他已经去鬼门关走了几回了,长苏的这件事情必须听我的,不管他同不同意,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了。”
  甄平和黎纲两两对视虽然有些疑惑,最后眼神都非常坚定起来。宗主的日子已经不多却不肯离开金陵也不肯随他们回廊州,任宴大夫和蔺少阁主如何劝阻都于事无补,或许是因为这里有林家祠堂,又或许这里有一个放不下的人。
  室内安静了一会,宴大夫看了几个神色都不太好的年轻人,气得把茶杯用力的敲打茶几说:“都一副哭丧的脸干嘛,人又不是死了,而且冰续草已经找到,就算宗主不肯我们难道就不能让他乖乖听话,他现在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我们做点手脚他未必知道。”
  “宴大夫的意思是霸王硬上弓。”不识时务的甄平话刚说完就招来宴大夫的几根银针扎在手心上,痛得他直哆嗦。
  “怎么说话的,还知不知道尊老爱老,在这里一切以宴大夫为主,宴大夫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黎纲一脸调侃的看着甄平说。
  “这还差不多,蔺少阁主既然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我们下去详谈如何。”宴大夫转向蔺晨问。
  “请。”蔺晨起身让宴大夫先行,看到两位大夫走了,黎纲与甄平的心情也瞬间平稳了许多。走到院子里的蔺晨在看到纵身飞跃玩耍的飞流时还不忘调戏一二“飞流啊,你苏哥哥说把你送给我养了,跟我一起回琅琊山怎么样啊。”
  “不行,要在苏哥哥身边。”捧着一束不知从哪里摘来的山茶花,飞流气呼呼的说着,蔺晨这个月半子最讨厌了。
  苏宅在渐渐秋风中安静了下来,皇宫内院的东宫里,皇太子萧景琰可就有些心烦意乱了。如今祁王府和赤焰军的污名已除,林家祠堂也已建好,祁王和宸妃也入了皇陵,皇帝的权利也被他这个太子架空。
  可是不知道为什他心里反而失落得很,最近一段时间小殊总是不让自己去见他,恐怕他是想再一次离开自己身边吧!想到这里萧景琰就有些黯然伤神忧愁不安。在他思绪飞得很远的时候内监来报说:“殿下,太子妃娘娘来看您了,可否允她进来。”
  太子妃?是啊他已经成亲娶了父皇为他选的一位贤良淑德的女子为妃,想了想萧景琰开口说:“让她进来吧。”
  太子妃柳氏是中书令柳澄的孙女唤名柳沁娴,一个貌美心细温柔端庄的女子,她很好可是自己却对她的兴趣却不是很大,好像心中还是失落落的,明明他什么都有了,就是感觉心里很空。
  柳氏进来后缓缓行礼道:“臣妾给太子殿下请安。”
  走到她身边扶起她说道:“起身吧不必多礼,刚从母妃宫里出来吧!她这几日可安好。”
  柳氏缓缓起身抬起头,露出一双好似淡淡秋水一般的眼睛,深邃而明亮,景琰一时间竟在她的身上看到了梅长苏和林殊的合体,特别是这双明眸是那么的像。
  “殿下您怎么了,是臣妾哪里不对吗?”见他失神柳氏便轻轻唤他。
  “没事,只是近日朝事繁忙倒是辛苦你日日去母妃宫里请安了。”
  “臣妾不觉得辛苦,只要能在殿下身边臣妾什么苦都不怕。”沁娴想到身边这个英挺伟岸,俊美无双的男子是自己的夫君,脸颊不由得微微泛红。
  景琰把她的表情都看在了眼里,只是现在的他早已没了那个性情,也过了年少时那个冲动的年纪。景琰开口说道:“太皇太后丧期未过,父皇命我们百日内不得同房,父皇的孝心日月可鉴,作为儿孙自然要表率,离太皇太后的丧期还有一年多,我们还是克制不同房为好。”
  沁娴惊讶的抬起头说“一年多?”为什么?不过是百日内不得同房为何现在变成一年多,即便如此诧异她也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情绪。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作为儿孙这是最基本的孝道,难道沁娴做不到。”
  “殿下误会了!臣妾没有这个意思,臣妾在想明日就开始就为太皇太后抄写佛经,也算是为殿下多尽一些孝心了。”
  “你体谅就好,天色已经晚了,在这里用完晚膳再回去吧。”景琰安慰道。
  “是。”
  其实连景琰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会提出这个想法,他已经三十多岁了,若说没有□□是不可能的,可是现在他却一点往那方面想的心思都没有。
  太子妃用完晚膳以后就离开了,偌大的东宫随着他们主子一起安静了下来。书房内烛火通明,景琰还在批阅奏章,这时列战英走进来说:“殿下,近日苏宅似乎有些异常,要不要派人去看看。”
  苏宅,是小殊怎么了吗!他下令不允许自己去探望,已经很久没有传来他的消息了。“战英你派人监视着苏宅,一旦他们有离京的动作立即报我。”
  “是属下告退,只是殿下不要太劳累了,国事虽繁忙也需要劳逸结合才是。”
  “知道了。”
  夜来风雨声,深秋的第一场大雨倾盆而下,大梁北境的大渝等国又开始蠢蠢欲动,征战即将打响。
 
  ☆、第二章
 
  第二章
  苏宅中梅长苏已经整整昏迷了一个月,飞流也由原来的活泼变得郁郁寡欢,就连蔺晨的调戏他都没有一丝反应。他日日夜夜苦守在梅长苏的床前不肯离开,他害怕他的苏哥哥会像佛牙一样,睡了就再也醒不过来。
  在一个天气晴好满树飘零的日子里,梅长苏睁开了他沉重的眼皮醒了过来。刺眼的阳光让他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屋子里只有他一人,他感觉自己的身子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再也不像之前那样气若游丝。
  他走到长廊上的时候,远处的吉婶不小心打碎了刚做好的饭菜,长苏见此笑道:“吉婶不必那么惊讶吧,我梅长苏又不是鬼魂有那么惊讶吗?”
  “宗主你可醒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吉婶激动得已经流下了眼泪。
  梅长苏久病过后终于醒了,这一刻的苏宅算是真正的活了过来,飞流看到苏哥哥便一头冲到了他的怀里闷闷的说:“苏哥哥不醒,苏哥哥醒了。”少年天真的笑脸上流露出丝丝泪光,显然是高兴至极的表现。
  长苏轻轻抚摸了飞流的头发说:“苏哥哥醒了,以后可以好好的陪我们飞流玩耍了。”
  “嗯。”飞流点头。
  “你终于醒了,不然宴大夫可就要把整个苏宅的人给毒哑了,说是治不好你毁了他的招牌。”从长廊另一头走来的蔺晨风流倜傥的说着,身后还站着一脸不高兴的宴大夫。
  “外头风大,你还未痊愈给我回屋。”气呼呼的宴大夫似乎最看不惯长苏现在的表现了。
  “好好好,都听您的。”长苏笑着回应,带着飞流回到了屋内。
  梅长苏醒了,这对于所有人来说是最值得高兴庆祝的日子。在得到宴大夫的允许,长苏十三年来第一次尝到了久违的照殿红的味道。喝着美酒听着蔺晨调戏飞流的声音,黎纲和甄平的斗嘴,一脸不高兴的宴大夫和忙碌的吉婶,梅长苏心想最美不过如此吧。不知景琰怎么样了,是否安好,想到景琰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情愫。
  皇宫武英殿,梁王看着一脸坚决的儿子,一时间竟然找不出反驳他的理由,这个孩子终究是倔强的。
  “景琰你已经是东宫太子,怎么可能离开京城带兵前去降服大渝,景琰你是大梁的未来朕绝不允许你去前线,不用再说了。”梁帝冷着脸说道。
  景琰挺直了腰身看着自己的父皇,他不明白大梁如今已经是岌岌可危了,大渝联合北方其他游牧民族兴兵百万直压大梁边境,事态已经如此严重,为什么他还是不肯让自己带兵前去抵抗大渝来犯。
  “父皇,除了儿臣朝中再也找不出比儿臣更适合的人选了,还请父皇以江山社稷为重。”景琰解释。
  梁帝看着倔强的儿子气呼呼的怒骂:“景琰你是太子,不再是那个被放逐的郡王,将来的天下将由你来担负,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要你母妃怎么办,朕怎么办,景琰带兵这件事情朕自会定夺。”
  “父皇儿臣以为……”景琰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高公公的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此事无需再提朕不会同意的,你跪安吧”
  景琰看着心情不好的父亲也只能失落落的离开。看着太子走了皇帝幽幽的开口说道:“最近景琰的心情一直不太好,虽说朝事繁忙可是他也需要释放,高湛你说朕是不是应该再给他挑一个贴心的妃子。”
  满头白丝的高公公只是呵呵一笑道:“陛下,太子只是忧愁国事,想必不是身体上的问题,陛下多虑了,我看殿下现在就很好。”
  “哼很好,你呀懂什么,对了你给朕去密召苏哲进宫,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懂吗。”皇帝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神凌冽的说道。
  “是。”高公公缓缓退步离开,在走出武英殿的殿门时回头看了一眼,最后摇摇头来到一旁吩咐下属将梅长苏秘密带进宫内。
  
 
  ☆、第三章
 
  第三章
  五日后身体勉强恢复正常的长苏在苏宅里召开了一次紧急的会议。
  “甄平黎纲,大渝兴兵来犯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们为什不告诉我,已经有六个州沦陷,你们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由于气愤他忍不住又咳了起来。
  一旁的蔺晨不满道:“是我让他们瞒着你的,你才刚刚恢复就又开始CAO心,你觉得自己的身体很健康了是吗,你若是再这么耗费下去,就可以直接去地下见你的亲人了。”
  见他们两人之间硝烟弥漫,甄平和黎纲识相的离开,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长苏无奈说道:“蔺晨如今大梁有难,身为子民难道不应该去保家卫国吗?”
  “你保谁的家卫谁的国,萧景琰的还是你的。我不管以前你是林殊的时候是怎么样,但是现在你们林家已经沉冤得雪洗刷了冤屈。而林殊也已经死了,他的牌位如今就供奉在林家祠堂里,你的使命已经完成,你到底还想为他萧景琰做多少事情才够。长苏你这样为他尽心竭力不累吗?他已经按照你的意愿大婚监国了,你还想为他做出怎样的牺牲,你难道还想为他萧景琰生下一个继承江山的皇子不成。”
  “不是的蔺晨,景琰他现在还未完全立足,滑族还存在复国之心,刚刚归顺大梁的夜秦国也一直不安分,南楚那边也是蠢蠢欲动,景琰还有许多棘手的事情,我不能放任不管,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怎么想重要吗?长苏你不累吗!你这样心心念念为他萧景琰最后得到了什么,只有一个牌位,一个证明林殊必须死去的牌位。长苏不管萧景琰从前是如何的重情重义,可是如今他成婚了,有了自己的小家庭,现在他新婚燕尔,将来他会有自己的孩子,你也应该放下了,他一直按着你心中的想法和意愿走下去,你还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你说过待他发光你便消失,你说过事成之后就带着飞流去游历江湖,回廊州回琅琊山,可是现在我很怀疑你对萧景琰的感情究竟是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