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吴邪仍在,依旧天真 作者:小晴兮

字体:[ ]

 
文案:
我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重温一遍又一遍的盗墓笔记,却因为那一句“吴邪仍在,不见天真”而始终不敢看沙海,或者说,不敢看下去。
但是,内心百般纠结后我还是看了,该来的总会要来的【什么鬼……】,于是看完之后,虽然被虐的不轻,但是有些地方让我还是觉得暖心。
我想说,吴邪没变,依旧天真,存在骨子里的天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泯灭的。
可是,如果可能,我不希望吴邪受那么多的伤害而不得不去改变自己。带着面具的日子并不好过。黎簇说过,吴邪是弱者,他的一切强硬都是为了隐藏内在的懦弱。当时看到就泪奔了。
我曾经说过,我最看不得不忍心受不了的甚至想想就会哭出声来的就是,瓶邪的十年分离,吴邪的天真不复,张起灵的痛苦失忆,以及,在乎的人一个个的死去。
所以有了这个文,《吴邪仍在,依旧天真》。
我用心的去写,我希望至少在我的世界里,成全他们的一世喜乐平安。
 
内容标签:重生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 ┃ 配角:张起灵,胖子,阿宁 ┃ 其它:盗墓笔记,吴邪依旧天真
 
  ☆、第一章
 
  上一次站在这里是什么时候?我已经忘了,感觉像是过了几百年一样,性格都回炉重造了,一阵不知从哪儿来的阴风吹得我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我把双手放在嘴边呵气取暖,但是脑袋还是凉飕飕的,失策。
  虽然本来真的只是想来看一眼便走的,但是还是忍不住的走上前,深刻到抹不去的触感,青铜门还是老样子,从指尖传来的冰凉一路凉到心底,我还是忍不住跪倒下来了,不是膜拜这个神迹,也不是我冻得腿软站不住了,更不是祈求这玩意儿开门把闷油瓶放出来,只是单纯的无力,虽然一直没有对谁说过,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但是真的,这些年,我很累。
  当年,我其实本来以为我会老老实实的待在铺子里等十年的,十年期限一到,便来替换闷油瓶,可是我也该认识到自己那强大无比的好奇心注定了我的不安分。
  那一段时间,我躲在全世界找不到的地方,我一遍又一遍的推算,最后设了一个在我看来是最接近完美的局,我是要反击的,连带着三代人的仇恨。
  而现在,那个局已经接近尾声了,一切还算是在我的预测范围内,黎簇一点都没让我失望。
  我摸了摸光溜溜的脑袋,还是有些不习惯,脖子上深可见喉的伤也快愈合了,叹了口气,我在想,等一切尘埃落定,我要不要干脆在青铜门前搭个棚子住下来,最后一件事就是等闷油瓶出门了。
  不知道倚着青铜门跪了多久,我似乎迷迷糊糊的还睡了一觉,只是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颤抖才醒了过来,睁开眼却发现颤抖的不是我,而是青铜门!
  地震了?我站起身退后了几步,发现并不是地震,脚下的地面在震动,但是更远一点却是没什么事儿,震动的是青铜门,我有些惊讶,这是要提前开门了么?可是印象里虽然开门动静不小,但是也不是像个羊癫疯患者一样抽搐啊。
  但是不管抽不抽,门能开就是个好事。我在谜团里挣扎了那么长时间,所有问题的关键都指向了青铜门,如今,能够进去一探究竟,我想就是死了也值了。
  但是万万没想到,青铜门没有按剧本走,我躲在一边等着门开,结果给我的结局却是门碎,是的,碎了,炸药都艰难的难以炸开的青铜门碎了。
  自中心而起,一圈又一圈的晕开,支离破碎的花纹看着很诡异,最后猛然的碎裂。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别指望我等着门碎了就可以进去了,那么大的一扇门碎成渣渣了我要是还能平安无恙那才是终极。
  当碎片向着我飞过来的时候,我甚至连躲得时间的没有,被瞎子训练的眼睫毛神功让我没有眨眼清晰的看着自己是怎么死去的——浑身扎满了青铜碎片,跟个刺猬似的。
  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割脖子掉悬崖都没死,是因为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可是青铜门碎的让我猝不及防,我觉得老天在玩儿我,最后只来得及愧疚一下估计没办法替闷油瓶守门了他可能还得自己一个人继续守下去,之后便再也没有了意识。
  我以为我可以那么简单的死掉,虽然有点可惜,有点不甘,但是心底却是松了一口气的,因此,当听到王盟一声声叫我“老板,你醒醒”的时候,最想做的就是一巴掌呼过去,然后在一声清脆的“啪”后我是在王盟的叫嚷声中醒来的。
  王盟捂着脑袋,特别不乐意的小媳妇儿样儿,“老板,打孩子的父母都不是好父母,打伙计的老板也都不是好老板!”
  我下意识的揉了揉太阳穴,觉得很违和。但是却一手摸到了久违的头发,第一反应就是我到底昏了多久居然都长出来头发了?
  再次抬头看王盟,我便意识到了第一感觉的违和源自哪里,王盟跟着我后来的那几年,虽然不至于特别吃苦,但是绝对沧桑了不少,眼前这水嫩嫩的小伙计绝对不是现在的王盟!
  难道是易容?可是这谁家的卧底也太不专业了吧?不对,应该不是卧底,按说我现在应该是避开了他们的监视的。那难道是幻觉?中招了?
  而这个时候王盟一直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心底冷哼,这么快就露马脚了?这伎俩也太差劲儿了。
  但是接着王盟便一巴掌的拍我胳膊上,“老板,你醒了么?我说啊,有生意上门了。”
  “啊?”我循着王盟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一熟悉的大金牙,在阳光下一闪一闪亮晶晶。
  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一幕,像是回到了一切故事的开端,而我之前所接触的幻觉都是根据当下延伸出来的情景,这一次,怎么变成回到过去了?
  或者说,这并不是幻觉?
  大金牙乐呵的说着那些我模糊的记忆里的台词,我看着展示在我眼前的那张复印纸,一个难以置信的猜测出现在脑海中,这算是穿越么?或者说重生?
  我没有心情跟他扯皮,我觉得我需要静静,难道这就是终极?青铜门弄死我之后把我送回过去,然后人生无限循环?这就是世界的真相?
  然而我这么复杂的思考问题的时候却没有忽视王盟以一种麻麻快看有外星人的眼神看着我,回过神才发现原来是大金牙走了。
  王盟特别小心翼翼的问我,“老板,你是不是中暑了?还是发烧了?居然不做生意啊。”
  我皱了皱眉,低头就看到了桌子上的复印纸,哪怕我根本不理人,这张复印纸也会留在这儿的是么?所以这大金牙引我入局明明就是刻意的?
  我也能不辜负他们,就拍了照,反正已经折腾了那么多年,重来一次,我更想要掌握主动权。
  拍完照我便往三叔的家赶过去,反正鸡眼黄沙也是有的,如果这次拿到黑金古刀的是我呢?而且,更多的原因是,我想确定我是不是真的回到了过去了,只要看到闷油瓶,我才能确定,因为无论是幻觉还是易容,假的闷油瓶是瞒不过我的眼的。
  当我走进三叔的小别墅里的时候,小别墅里的人三三两两的不算少,尽管如此,我还是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人,蓝色连帽衫,平静的双眼,那是闷油瓶。真正的闷油瓶。
  
 
  ☆、第二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可能是因为受过太多的教训,我的每一个行动都会经过快速的思考以及预料所有在这个行动之后产生的后果在可承受范围然后才去做,这样虽然很累,但不得不说的确让我显得聪明了不少。至少不是那么的天真。
  但是这些的前提都是遇到的事在正常可预料的范围内。
  见到真真正正的闷油瓶,让我肯定了我的的确确是重生了,而重生,却是我做梦都不会也不可能预料到的事。
  我真的没想到小说里总会出现的重生原来真的能发生,所以其实小说来源于生活这句话是可靠的?那是不是写出来第一本重生小说的人可能有过这样的亲身经历?
  我是真的懵了,大脑处于混沌之中,下意识的反应往往是最真实且是能够感到安全感而去做的,因此在我上前几步抓住闷油瓶的胳膊的时候,我是无所觉的,也只是在闷油瓶平静淡泊的双眼看着我的时候呐呐的喊了一句“小哥……”
  我当时有种冲动,很想表达自己的心声,“小哥,好久不见。”只是我还没能说出这句话时,在三叔一句“大侄子你来的倒是挺快的”招呼声中回了神,有些尴尬的放开了抓着闷油瓶胳膊的手,心想着还好没说,不然闷油瓶那么谨慎的人,肯定觉得我有问题一刀砍了什么的,不然就是有毛病然后扭送精神病院。
  我很快的调整状态,装作若无其事的说,“小哥你这衣服款式蛮不错的啊,在哪儿买的?”
  刚说完话就被三叔一巴掌忽上了脑袋,“我让你来看明器的,你他娘的看衣服干嘛?”说完还低声在我旁边说了句,“悠着点儿,这儿都不是你能惹的人。”
  我撇了撇嘴,也觉得自己这话听起来像搭讪多一点。但是……摸了摸脑袋,三叔这下手可真狠,现在我面前这位是解连环吧?绝对不是亲的。
  闷油瓶也只是扫了三叔一眼,然后便向一个伙计那儿走去,一手拿着那个我熟悉的黑金古刀,另一只手提着一个箱子。这是道上的规矩,这种暗地下的交易,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但是我看着闷油瓶那架势,怎么着也不是拿着钱买刀的,更像是拿着刀抢钱的。
  我突然想到,鸡眼黄沙不就是指的最珍贵的黑金古刀么,闷油瓶看中的东西,哪怕重来一次,我及时赶到了,当年的我也没那个胆子跟这样一个看上去就不好惹的人抢货啊。
  三叔信息发的也着实有点迟,别说我是开着小金杯了,哪怕是开着飞机也都来不及起飞,难不成这刀本来就是成心卖给闷油瓶的,至于为什么叫我过来?是为了让我跟闷油瓶来个初次见面认识一下?
  不会那么简单的,那么最有可能的是,大金牙跟三叔是串通好的,前脚给我留了个古墓地图,后脚就被三叔短信催着来了也就顺理成章的把图给了三叔,再之后被吸引着好奇心下了斗。至于我跟闷油瓶碰面什么的,纯粹是我误打误撞碰上了。
  心里暗骂了一句老狐狸,当年就是这么的一脚踏进了坑让后再也出不来了。
  我这边恍然大悟,那边三叔已经开始整理东西了,屋子里的人也都一个个的离开了。闷油瓶背着那把刀往外走,擦肩而过的时候我甚至在怀疑是不是本来一切都还没开始,我之前那几年的折腾都是一场梦?
  转过身再看过去时,只能看到闷油瓶的背影了,我没有拦下他,闷油瓶的警惕心很高,无缘无故的搭讪又不是个春心萌动的姑娘,肯定会让闷油瓶有防范之心的。
  只是,看着闷油瓶的背影,我平白的有些难过又有些心酸,难过的是真的好久没见闷油瓶了,那个一次又一次的救了我的命最后还替我进了那个青铜门的人。而心酸则是,麻蛋的老子布了那么久的局马上就能看到结局了结果晕乎乎的跑来这个时间段,所以说,老子的局到底有没有胜利啊摔!
  突然被人拍了拍肩膀,我下意识的便想缩脖子然后给对方个过肩摔,可是这具没经过什么锻炼的身体想要快速灵敏华丽转身的后果就是扭了脖子……
  我僵硬的看着我背后的人,是三叔。脖子好疼,这货果然并不是三叔吧?
  三叔笑眯眯的,一看就不是好人的那种,“我说大侄子,你不会真的看上人家小哥的衣服了吧?想要的话上网搜同款,应该有得卖。”
  我“嘁”了一声,但是最后还是被三叔的伙计们小心翼翼的搀进了里面,脖子真疼。三叔这次也没有丢下我自己一个人跑掉,而是拿了一狗皮膏药往我脖子上一拍,然后就坐旁边喝茶了,我心想这货果然是故意的么?在等我拿出那张图?要真是的话,那我当年身边是存在了多少影帝啊?
  我倒是想看看如果我假装忘掉了的话,三叔该怎么继续忽悠我下斗。
  我坐在那儿就看着三叔,越看越觉得神奇,眼前这个到底是三叔还是解连环?但是不管是哪个,都是陪了我那么多年的亲人,虽然这个时候抒情不太恰当,但是看见久别的三叔的这张老脸,我还是很开心的,还有些委屈,你他丫的把老子拖下水自己就消失的没了踪影,清明都不知道该不该给你上个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