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老九门+盗墓笔记 沙海邪 作者:君清绾

字体:[ ]

 
 
文案
吴邪觉得自己对姓张的大概是有着什么像地心引力一样的吸引力,明明自己只是去接小哥回家,结果莫名其妙被另一个姓张的拐走了。
张启山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明明只是去下个矿倒个斗,竟然都能够让自己倒到一个媳妇。
青铜门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好的门了,为了帮他们牵个红线还得跨个时代,自己还要负责把红线另一头的人送过去,连快递都没有自己这个敬业好吗。
倒倒斗,装装逼,回家还能抱得美人归,张大佛爷简直就是人生赢家。
【启邪CP】专注发糖一百年
—————————————————————————————————————————————
因为开学了,没有时间更新了,所以9.6以后,就停止日更了。目前的决定是一周两更。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启山,吴邪 ┃ 配角:张起灵,二月红,解语花,黑瞎子 ┃ 其它:盗墓笔记,老九门
==================
 
☆、青铜门牵红线第一天
 
  吴邪把家里的铺子都安顿好,他看到了伙计微红的眼,但是也没有说什么,嘱托了几句,和往常一样出门。
  等他站在青铜门前的时候,竟有一种时过境迁的感觉,吴邪敛下眼眸,低声轻喃道“十年了,闷油瓶,我来接你回家了。”
  终极是什么,吴邪不知道,青铜门后是什么,吴邪也不知道,因为,当他踏进去一步的时候,就陷入了黑暗,只是在昏迷前的那一刻,还在为最后还是没有再看见闷油瓶一眼而惋惜。
  吴邪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等他醒来的时候,环顾了一圈四周,毫无疑问,自己现不知道在哪个墓里头。
  撑起身子,头还有些晕,站起身,开始观察四周的环境,同时心里还一阵嘀咕,难道青铜门就是把人送到不知道的哪个墓里去吗。
  突然,上面传来一阵声音“佛爷佛爷,你看着水缸的摆放……”紧接着就传来了水缸被挪开的声音。
  很快,就有人跳了下来,吴邪下意识的躲到旁边,他已经意识到这个墓不简单了,他虽然不清楚青铜门为何会把他送到这里来,但是,既来之则安之,只好先看看这几个人打算做什么再说了。
  张启山一跳下来就察觉到有人在周围,虽然表面上没有说明但是也沉住气想要看看这个人想做什么。
  直到他们了一个墓室,见到中间有一个放置棺椁的坑,四周蛛网遍布。
  吴邪一眼就看出来,那个蛛网有毒,虽说不知那人的底细但是吴邪还是希望那个人不会去碰。
  “这是什么?”齐铁嘴一进来就看到满布闪光飞蛾的墙壁,说着就要伸手去摸。
  “别碰!”张启山和吴邪一起出声提醒道。说罢,四人皆是一愣。张启山愣住是因为他没想到那个一直藏在暗处的人竟然也看得出来而且还出声提醒了,齐铁嘴和副官一愣是因为没想到这里除了他们三人竟然还有人在,吴邪一愣,是因为自己下意识的提醒接过却暴露了自己。
  可是,没有等他们思索太久,那些闪光飞蛾就已经朝他们飞过来了,吴邪暗骂一声,只好现身跑过去帮他们。
  齐铁嘴和副官看着眼前这个突然跑出来的人,虽然很想开口询问,但是碍于现在的情势只好作罢。张启山则是瞥了一眼吴邪,这个一路跟着他们的年轻人,穿着棕色夹克,身材修长,看起来甚至比他们三个人都要小一点。
  吴邪有因为吃过麒麟竭,所以有着和麒麟血一样的功能,那些飞蛾都不敢靠近吴邪,张启山他们自然也是发现了这一点,看向吴邪的眼神不由得带着几分探究。
  有吴邪的帮忙,飞蛾很快就被赶走了,张启山转过身,开始正视起了吴邪。吴邪身高181在正常男人中也算是拔高的了,但是他发现,当他站在张启山的面前的时候,根本就不够看,再加上张启山身上的气场,吴邪有些不适的皱了皱眉。
  “你是谁,为什么跟了我们一路。”张启山眼神凌厉的看着吴邪。
  “我可没有跟着你们一路,小爷醒过来就在这个不知道是什么墓里的墓了,至于我是谁,你先告诉我你是谁。”吴邪有些不适张启山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眼神,同时也有些不解,看他们的样子,都是道上的,怎么可能会不认识他呢。
  “放肆!我们佛爷问你话你答就是了,哪还那么多话!”张启山还没开口,一旁的副官就已经忍不住了,虽然刚才那人的确帮了他们很多,但是也不能这么无法无天的和佛爷说话啊。
  吴邪微微皱眉,从刚才开始他就注意到他们管眼前的这个男人叫佛爷,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容“佛爷?这叫佛爷的我可只知道一位,偏偏那位还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惹的。小爷我劝你还是换个名头比较好,省的到时候惹出什么事请来。”
  张启山听闻也不生气,反倒是轻笑出声“呵,我是张启山,你是谁。”
  吴邪一瞬间还没反应过来,看他真的报了自己的名字,吴邪也就直接脱口而出了“小爷是吴邪。”随后一愣,猛地抬起头看向张启山“你说你是张启山?!”
  张启山微微皱眉,看来眼前这个人知道自己,虽然这也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毕竟他张大佛爷的名声可不小,但是用这个类似于看怪物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他倒是头一次碰到“怎么,不可以吗?”
  吴邪抿了抿唇,他早该注意到不对头的地方的,他们身上的民国的衣服,还有被叫佛爷,只是这些都实在是太难以置信了,所以自己才始终不愿意去相信,吴邪深呼吸一下,声音也有些颤抖“现在是哪一年?”
  张启山有些疑惑的看着吴邪,竟然问自己是哪一年,真是奇怪,但自己还是回答了他“1933年。”
  吴邪有些痛苦的抓了抓自己额前的碎发,心理乱的很,他没想到,青铜门竟然把自己送到了民国时期,还是老九门的时候。
  看吴邪一副痛恨的样子,张启山转过头看了一眼满头雾水的两人,然后转回头,微微皱了皱眉“喂,怎么回事?你到底是谁?”
  吴邪长舒一口气,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有些纠结的开口说道“虽然我觉得我说出来你可能不会相信,但是,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也不介意告诉你,我叫吴邪,是吴老狗的孙子,来自未来,我本来是进青铜门来接替闷油瓶的,但是一进门就昏过去了,醒来以后就在这个鬼地方了。”
  齐铁嘴听了忍不住张大了嘴“你说你是吴老狗的孙子?可老五现在也不过三十出头一点,连儿子都还没影呢,哪儿来的孙子呀。”
  “你没听人家说来自未来吗。”副官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虽然他是挺不相信的,但是眼前这个少年的行头又不像是现代的着装,再加上他的神情也不像是说谎。
  张启山虽然不会相信那些听起来就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眼前少年无力烦躁的样子也的确不是假的“我不介意相信你,但是,你要给我相信你的证据。”
  吴邪挠了挠头,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在三人面前晃了晃“这东西叫手机,这个年代,肯定还没有出现智能手机。”
  这个叫手机的东西他们的确是从来都没有见过,都不由得有些好奇,齐铁嘴更是直接凑了上来,想要看看这玩意到底是什么。
  吴邪看着齐铁嘴就要伸过来的手迅速的把手机放回口袋里,无视了齐铁嘴一脸哀怨的样子,转过头看向张启山“你们现在要干什么,出去吗?”
  张启山没有回答吴邪的话,而是开始四处探勘,他在墙上摸索着,突然摸到一束诡异的发丝,张启山把发丝扯走后,再继续伸手摸去,摸出一枚二月红家族的族徽。
  还没有等吴邪走近去看,张启山就有些痛苦的弯下腰。吴邪赶紧跑过去“喂,大……张启山,你怎么了?”
  张启山正握着自己的手,一脸痛苦的弯着腰,额头上还有丝丝薄汗“快……快出去!”
  吴邪一咬牙,扛起张启山就朝外面跑,副官和八爷虽然也很迫切的想要知道张启山到底怎么了,但是现在的状况,也只能先出去再说了。
  八爷跟在吴邪的身后,别看吴邪那小身板,竟然也能够扛起佛爷,不由得对吴邪更加有些敬佩了。
  他们一出矿洞,就看到之前带路的那个老头已经死在了路边,吴邪不认识他,自然注意力也没有在他的身上,把张启山放在地上,开始戒备起四周的环境,同时也留心听到了张启山对副官说的话“去……去找二爷。”
 
☆、青铜门牵红线第二天
 
  对于张启山口中的“二爷”吴邪猜测,说的应该是老九门排行第二家的二爷二月红。对于二月红,吴邪最多的认识就是给一个“女儿”赎身的故事,陈皮阿四的师傅以及教小花唱戏的师傅。
  等吴邪亲眼见到二月红的时候,心里也忍不住赞叹,不愧是小花的师傅,见过穿长褂的没见过能穿的那么好看的人。
  二月红虽然有些好奇这个素未谋面的年轻人,但眼下,佛爷正是性命攸关的时候,不能拖,他一看到佛爷这个样子就知道他们肯定没有听自己的劝,去了那个矿洞。
  吴邪和他们一起,帮着压着张启山的胳膊,看着张启山痛苦的样子,纵然是现在的吴邪都有些不忍的别过头,这个时代不比现代,没有什么麻醉药,十指连心啊,旁人看着就觉得疼,而他张启山竟然也能够死命的咬着牙不叫出声,也真的是不容易。
  好一会儿,才把那发丝弄干净,而张启山此时也已经疼昏过去了,帮着副官他们把张启山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在二爷府前的车,吴邪在走之前,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二月红,转身,上了车,跟着副官他们一起前往张家。
  二月红不知道吴邪最后那一眼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觉得他眼里的沧桑与他的年龄不符,想来也是一个经历过事情的孩子。
  吴邪坐在张启山的床前,看着张启山睡着的样子,下意识的弯了弯嘴角,和小哥真像,这是他唯一对张启山睡着的样子的看法。想到闷油瓶,吴邪的心情就有些低落,也不知道当初闷油瓶进青铜门的时候被送到了哪里,十年过去了,也不知道闷油瓶还记不记得自己。这样想着,吴邪甚至都没发现一直都在昏睡的张启山已经醒来了,而且还一直盯着他看。
  终于察觉到张启山视线的吴邪回过神,抬起头就直直的对上了张启山那双炯炯有神的黑眸,和闷油瓶的眼睛不一样,这个念头突然间出现在吴邪的脑海里。吴邪摇摇头,把那些念头扔掉,嘴角扯了扯“……你感觉怎么样?”
  吴邪觉得有些尴尬,按照辈分,他应该叫张启山大爷爷的,但是现在的张启山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那个“大爷爷”怎么也叫不出口。
  张启山抿了抿唇,他已经醒了很久了,从他醒过来他就盯着吴邪在看,那样落寞的表情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人的脸上,不知道为什么,张启山就是这样固执的觉得。
  “张启山?”吴邪看张启山盯着自己不说话,还以为张启山哪里不舒服“你还好吧,要我去让他们找大夫来吗?”
  “不用了。”张启山依旧是用着有些冷淡的语调回话。
  吴邪点点头,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突然之间有些尴尬。正在吴邪硬着头皮想要开口缓解一下气氛,突兀的铃声打断了两个人的思绪。
  吴邪楞了一下,随后赶紧站起身,背着张启山走了几步,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胖子的,吴邪有些惊讶,他没有想到竟然可以通话“喂。”
  “好你个小天真,瞒着你胖爷爷我跑到长白山去找小哥,你还把我胖爷当兄弟吗你!说好的一起呢!”胖子暴跳如雷的声音传入吴邪的耳里,也传入了张启山的耳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