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食戟之灵][All创真]今天的药王 作者:荒伦

字体:[ ]

 
文案:
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就算是幸平创真也难以抗拒。
比如夏天中暑、小电瓶被偷、骨折住院、打水上排球小腿抽筋、被学长呛、学长呛完同级生呛……
意外虽多,不过多亏身边的这群家伙,大体而言,生活仍然是多姿多彩的。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幸平创真 ┃ 配角:黑木场凉,一色慧,久我照纪,司瑛士,叶山亮,塔克米,伊萨米,薙切爱丽丝,四宫小次郎 ┃ 其它:All创,All创真
 
  ☆、一个夏日的午后(凉创)
 
  
  创真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低垂着头,将湿巾纸平摊在双手的手掌上,然后往脸上按。湿巾纸的花香气味顿时弥漫开来,可这一点也没有减轻他的头晕症状,反而让他更难受了。
  电瓶车被停在视野之外的树荫下,树叶间传出了震耳欲聋的蝉鸣。
  已经顾不上去想车会不会被偷这种问题了,要是把它停在灼热的大太阳底下的话,过不了多久,座位就会变得滚烫无比。
  他才不想当烤肉呢。
  **
  几分钟前,在打算外出采购的路上,他从电瓶车上摔了下来,膝盖部位被蹭掉了一大块皮,疼得他龇牙咧嘴。他弯下腰扶起电瓶车,起身的时候又是一阵头晕目眩。意识到继续骑车肯定行不通,他不得不推着车走。
  腿上血肉模糊的伤口虽然看上去触目惊心,但一旦真的走了几步之后,便能很快习惯那种「藕断丝连」的微妙的疼痛感。真正迫使他停下的还是头晕——晕得厉害,天旋地转,脚下的土地像是橡皮泥做的,感觉每踩一脚就会陷进去一分米。
  最终,他不得不找了个地方坐下,打算休息一会儿再回宿舍。他闭上眼,太阳穴一阵阵的跳疼,觉得自己仿佛要在滚烫的蝉鸣声中融化了。
  **
  黑木场凉路过此处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他左肩挎着一个环保的购物大布袋,手里还提着几个塑料袋,大包小包的,仿佛是刚刚趁着卖场大减价而进行疯狂消费的家庭主妇一样。
  虚脱的创真上身微斜,靠在长椅的靠背上,两手握空拳,胳膊无力地搁在大腿上,脚边还有一团湿纸巾,看样子是从手里掉落的。他紧闭双眼,皱着眉,脑袋歪向一边,显得痛苦而无助。
  「幸平,你在这儿做什么?」黑木场站在他跟前问,见创真没有回答他,他意识到了什么,便把右手提着的塑料袋放到了长椅上,腾出手来碰了碰幸平的侧脸,「喂,你还好吗?」
  创真还是没有回答他。
  其实这是黑木场意料之中的事,他看创真那副样子就知道对方中暑了,可他现在手头连一件能够用来缓解中暑症状的东西都拿不出。
  黑木场俯视着创真。创真的额头上有细细密密的汗液,凝成珠的汗水沿着脸颊与头颈的曲线流下,一直流到了衣服里,汗水涔涔的脖子光洁苍白,白得犹如一层脆弱的宣纸,皮肤下浅浅的青色血管就像是工笔画出的。黑木场还是第一次看到创真这种毫无防备的样子。
  安静地看了一会儿后,他放下了所有的塑料袋,俯身揽住创真的腰,使了点劲,便把创真抱了起来,接着像扛米袋一样把他扛在一边的肩上,用手扶住,确定他不会摔下来,之后把所有的塑料袋集中用另一只手拿。
  **
  放下手机结束通话后的爱丽丝仍然沉浸在惊讶中,她委托黑木场买的东西虽然多,但也不至于多到让他拿不动的地步,若是换成别的人她说不定还可以理解,但这可是黑木场啊!对于黑木场说自己没力气请她下楼帮忙接一下这件事,她感到相当震惊。
  几分钟后,这种震惊的情绪在她看到黑木场时的一瞬间内膨胀到了极大值。
  「我只是让你买点菜回来,你怎么买了个人啊!」爱丽丝瞪大眼睛惊呼。
  从正面看过去,爱丽丝只能看到被扛着的那人的两条腿,并不能识别出对方的身份,于是她疑惑地朝黑木场走去,接过对方手中的塑料袋后,就立刻绕到他背后去看。
  与此同时,黑木场面无表情地开口:「不是买的,是我在路边捡的。」
  爱丽丝很快就认出了创真,听到黑木场这话不禁莞尔:「怎么把他给捡回来了?他怎么了?」
  「大概是中暑了吧,叫了半天都没理我。」
  爱丽丝用手摸了摸创真汗湿的额头,看到他像濒死的动物一样,喉间逸出了微弱的□□。女性的本能令她不由得产生了某种近似于母爱的怜爱之情:「那就麻烦你再把他搬上楼吧!」
  **
  约定见面的地点是D教三楼的一间全天没课的小教室,为了占领空教室,上午很早的时候就来了一个学长在黑板上写上「本教室今天中午有会议」。这只是一次小型会议。事实上,与其说是会议,倒不如说是几个在料理领域志同道合的人聚一聚、交流近况罢了。
  教室里已经有三个学姐和一个学长,黑木场扛着创真进门的时候,原本正在聊天的四人立即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但仅仅五秒过后,四人便齐刷刷地迸发出了狂笑声。
  「学弟、学弟你别动!我拍张照。」烫着大波浪发型的学姐一边憋笑一边掏出手机拍下了这一幕。旁边的梨花头学姐也跟着掏出了手机拍照。
  黑木场没睬他们,径直走到冷气比较足但又不在空调风口的地方,动作小心地把创真放到了椅子上。创真嘴唇翕动,像是在嗫嚅。黑木场拿着学姐给的风油精与花露水,稀释过后往他太阳穴抹了一些,看他似乎想说话,便凑近他低声问:「幸平,你想说什么?」
  「我的、我的车……」
  「你还是保持安静吧。」黑木场打断他。
  **
  把买来的食材与调料全部交给学长来分配后,爱丽丝也拿着湿毛巾和矿泉水走到了创真身边。「幸平,你还好吗?」爱丽丝用湿毛巾替他拭去脸上的汗。
  创真缓缓地睁开眼,叹了口气:「我的天……我刚才差点吐在黑木场身上。」
  爱丽丝笑出了声,把矿泉水递给他。
  「啊,多谢。」创真伸手去接,没想到根本使不上力,水瓶直接落到地上,滚到了黑木场的脚边。创真略窘地看向黑木场,正对上黑木场漠然平静的视线。
  「我喂你喝。」黑木场的语气冷淡,音量很轻,说得有气无力。
  创真没听清他在说什么,直到对方拧开盖子把矿泉水瓶口凑到他嘴边,他才反应过来,愣愣地道谢:「呃,谢了,不过我还是自己来吧。」说完后,他双手捧着矿泉水瓶,小口小口地喝起来,黑木场觉得他像是一只捧着榛子的松鼠。
  「别喝太多了。」看他很快解决了半瓶水,黑木场捏住创真的手腕阻止他。
  「啊?」创真困惑地看着他,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放下了水瓶。
  黑木场指指另一边在忙活的几个高年级学生:「等会儿他们应该会让你试菜的,你得留点胃吃东西。」
  「我来试菜?这么好?」创真有些惊喜,嘴角上扬。
  黑木场凝视着创真光彩焕发的脸,渐渐的,自己脸上的表情也稍微变得柔和了一些。
  **
  至于极星全员与十杰全员人手一张「黑木场扛幸平」的照片,那是后话了。
  完
 
  ☆、勇士乘热气球来(司创)
 
  「我的电瓶车被偷了。」创真神情恍惚地注视着天花板,「就在昨天,我中暑了,晕过去前我将车停在一颗树下,没上锁,十个小时后我再去看的时候,它已经不见了。」
  「找过保卫处吗?」司瑛士头也不抬地削苹果,神情专注。
  「找了,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创真皱眉,「虽然有监控,但也不可能那么快就找回来。我这几天只能靠自己的两条腿了。」
  司瑛士的苹果皮一直没有断:「我倒是有一辆老自行车,一直放在车库,估计都是灰,肯定一点气都没有,需要你自己擦干净再打气,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可以先用一段时间。」
  久我嗤笑一声:「司学长你又在开玩笑了。小幸平这么伟大的人怎么能骑自行车,他应该每天乘豪车上学才对,而且必须有专用司机,司机穿正装,头发银白,戴手套,腰间别着昂贵的怀表。」
  「久我学长果然不简单,每天都看一些高深的电视剧,你的世界我一点都不懂。」创真摇头感慨。
  一色微笑:「乘豪车有点老套,试试豪华游轮如何?」
  「请先在学校里挖一条能装下游轮的河出来。」丢了爱车的创真简直心累。
  「哼,豪车,游轮。」叶山亮冷笑一声,「像幸平同学这样的人,明明应该乘直升飞机上课才对。」
  「你倒是建个停机坪啊。」创真向他摆手,「我要报警了。」
  薙切绘里奈挑眉:「幸平,你觉得骑马如何?最好是白色的马,因为王子都是骑着白马出来的。」
  「那我还得先去学骑马是吗?」创真要给这群神经病跪下了,「我只是想找个方便的代步工具去安安静静地上个课、去集市买点菜而已,什么游轮直升飞机和白马,那都是些什么啊,我只是个孩子,我真的要报警了。」
  于此同时,司瑛士总算削完了苹果,他心满意足地看着一整条完好的苹果皮,松了一口气,将皮扔到垃圾桶里。
  创真目瞪口呆:「怎么就扔了?」
  司瑛士一愣:「诶,在跟我说话?」
  「不,没什么,别在意,你忙你的。」创真咧嘴笑着抓抓头发,「不过,我刚刚又想到了一种交通工具。」
  「什么交通工具?」司瑛士将苹果切片装盘。
  「热气球。五颜六色的巨大热气球,在火红的夕阳中乘风而来,而我站在上面向你们挥手。」创真随口一说。
  久我稍微脑补了一下这个画面:「太浮夸了。」
  「骚。」叶山亮笑着评价。
  「差评。」黑木场面无表情。
  「诶——我倒是觉得挺浪漫的。」司瑛士将盛着苹果的盘子推到了创作的面前,对他微笑,「幸平,这个苹果给你吃。你不要再去想你的电瓶车了,总会有别的代步工具的。」
  「哇,多谢,那我就不客气了。」创真捏住牙签往嘴里塞了一片苹果,一边嚼一边口齿不清地继续说,「比如骑自行车?」
  司瑛士点头:「我也爱骑自行车。我们可以一起骑到水库边上去看日出。」
  「又比如热气球?」创真顺口一问。
  司瑛士点头:「嗯,你在五颜六色的巨大热气球上,在火红的夕阳中乘风而来,在上面向我挥手。」
  「嗯,然后我会接你上热气球,我们一起乘着它去看日落吧。」创真顺着他的话继续往下开玩笑。
  久我乱入:「我呢?」
  「你就乘豪车追着我们的热气球跑吧。」
  一色脸上的笑容不减:「创真,司学长,我能登上你们的热气球吗?」
  创真摸摸下巴:「可以。」
  「诶?!凭什么?」久我拍桌。
  「看脸。」创真又吃了一块苹果。
  「你对我的外形有什么意见吗?」久我也伸手拿了一块苹果嚼了起来。
  「怎么说着说着就吃起来呢——」黑木场的嘴里塞得鼓鼓囊囊的。
  「你倒是把苹果先吐出来再说话啊,那可是司学长给我削的安慰苹果啊。」这时,创真又想起了自己被偷的电瓶车,「不行,我现在不能看你的脸,一看你我就想到了我的爱车……你把我拖走的时候顺便拖一下我的车就好了。」
  「我又不是汽车吊车,我没事拖你的车干什么。」黑木场又吃了一块苹果。
  「不行,我不服。」久我挑眉,「小幸平,你会让薙切乘上你的热气球吗?」
  「会的。」创真毫不犹豫。
  「我不服。」
  「薙切是王后,司学长是骑士,我是勇士,一色是国王,我们都能上热气球,你不行。」
  绘里奈咳了几声,引起大家的注意:「幸平同学,你把我当成王后我并不介意,但麻烦你不要随随便便地安排一个国王好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