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萧十一郎]饮断前尘 作者:叶耶耶耶

字体:[ ]

 
文案:
重生后的连城璧,回到了一切的起点。
原著同人,跟电视剧无关。
cp:连城璧x萧十一郎。
 
内容标签:重生 强强 古典名著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连城璧,萧十一郎 ┃ 配角:风四娘,沈璧君 ┃ 其它:重生,萧连同人,萧十一郎
 
 
  ☆、割鹿刀(已修)
 
  萧十一郎走的时候,并没有带走连城璧的生命,却带走了他一生中所希冀的一切——希望、骄傲、光荣。
  他走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你不能死,因为我还是欠你的。”
  *
  连城璧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的,也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走到了这片荒无人烟却又绿意盎然的土地上。
  不是江南,也不是塞北。
  他抱着那把割鹿刀。
  那把刀贴着他的心脏小心安放,再也没有人跟他来抢。
  他离江湖很远了。
  江湖,也离他很远了。
  雨一直下。
  他抱着割鹿刀,一直向前走。
  这条长路似乎没有尽头。
  直到他抬起脸时,看到面前站着一个撑伞的少年。
  蓝衣小帽,乌溜溜的一双大眼,黑亮黑亮。
  少年名叫十一。
  这个名字像他的宿敌,带走了他所有的希望、骄傲与光荣,让他输得一败涂地的那个人。
  十一的眼睛像极了萧十一郎。
  很长一段时间,连城璧都会做噩梦,梦到萧十一郎捏碎他骨头的瞬间,梦到他最后慢慢抬起的目光。
  但是渐渐的,连城璧习惯了。
  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让他对那双眼睛的恐惧不药而愈。
  十一养有一只小狼,名叫小七。
  瞎眼瘸腿,被狼群抛弃了。
  小七喜欢舔舐连城璧的手掌,然后直起脖子欢快地叫两声。
  无暇公子的手,以前用来翻开泛着墨香的纸笺,用来握起削铁如泥的利剑,或者轻轻抚过天下第一美人的长发,现在,只用来逗狼,养花种草,有时甚至用来生火做饭。
  连城璧在这里停留了很久。
  十一从来没有过问连城璧的过去,他只是时常称赞连城璧的刀:这刀是把好刀。
  他说的是割鹿刀。
  他并不知道它就是割鹿刀。
  或许你告诉他,这把刀就是江湖上人人渴求的割鹿刀,他也未必听得懂。
  这把刀很锋利,它拥有着一种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光辉。
  但这几年它只被用来砍柴,除草,剁猪勒条,做很多很多事,除了杀人。
  连城璧每天都会用到割鹿刀,然而他却觉得他已经放下了割鹿刀。
  但有时候他又会觉得,他现在才是真正拿起了割鹿刀。
  十一善言,忽闪着一双黑亮的眼睛,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常常说得不着天际。
  连城璧少语,他像以前一样静默,含笑不言。
  五年后的一个早晨,十一走了,溺水而亡。
  那双黑亮的眼眸,紧闭着,再也不会睁开,再也不会滴溜溜地转个不停,再也不会忽闪忽闪地带着笑意。
  那天早晨,下起了大雨,十一却在瀑布下,逆流而上。
  他激烈地像条飞鱼。
  生死竭力,像是赴死一样。
  一场大雨,带来了十一。
  又一场大雨,带走了十一。
  没人说话,整个山谷静如死物。
  只有小七低低的狼嚎。
  偶尔那么几声,像是在问。十一呢,他在哪里?
  *
  十一的坟筑在小屋前。
  那是一块好地方。
  白天有阳光照拂,晚上有雨露润泽。
  连城璧每天都会路过那里。一开始,连城璧仍不说一句话。
  直到有一天,他开口了。
  ――十一郎,你这山间的野花竟开的如此好看。
  几近半生,他从没有见过漫山遍野灿烂的花海,和沈璧君多年前向他形容的一样。
  *
  又三年。
  连城璧在这个山谷生活了十年。
  整整十年。
  他穿着朴素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上面有他自己勉强缝合的补丁,他吃简单的食物,喝清甜的泉水,呼吸山间清冽的空气。
  他也在笑。
  他做无垢山庄庄主时,终日也是笑着的,只是那笑,是笑给别人看的,不笑不行。
  现在他一个人,他也会笑。
  尽管他说不上来他是为什么而笑。
  第十年是连城璧的最后一年,他没能看到第十一年的和风细雨,桃红柳绿。
  陌生的少年,带着一把不起眼的长剑,结束了他的生命。
  连城璧在最后关头放弃了抵抗。
  他平静地看着少年的剑刺进他的胸口。
  他并不认识杀他的少年,他与他,应是无冤无仇。
  然而这世上,并非只有仇恨才能让人举起手中的刀剑。
  更多的杀戮,源于诱惑,名声的诱惑,利益的诱惑。
  连城璧想起了萧十一郎。
  很多人都想杀他,包括曾经的自己。其实萧十一郎与他们根本无仇。
  所有人做了坏事,也都那么理所当然地推给萧十一郎。
  ……呵。
  那个人本事当真大,做尽了人世间的所有坏事。
  “你不能死,因为我还是欠你的。”
  “现在,你不欠我了。”
  欲海潮生,随波逐流,兜兜转转,终得以解脱。
  雨停了。
  星光躺在地上。
  月光躺在地上。
  连城璧也永远地躺在了地上。
  少年是来寻刀的。
  听说是一把绝世好刀,江湖上人人称道。
  只是他翻遍了那小屋也没能找到那把割鹿刀,他想他或许杀错了人。
  他皱了皱眉,踏着满地皎洁的光辉,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割鹿刀呢?
  那把绝世好刀呢?
  十一走的时候,连城璧把它埋进了他的坟里。
  十一喜欢割鹿刀。
  他曾无数次拿起那把刀,笑着说,这是把好刀。
作者有话要说:  大二暑假一时心血来潮写的,工口太多被锁了几章,删了居然解锁了,现在凑个树苗标志。
 
  ☆、重生(已修)
 
  起风了。
  深秋时节,总起风。
  夜风吹着,吹起地上的几片落叶,打个卷又缓缓落下。
  沈家庄不算大,这阵子白日里有些喧闹,夜晚的时候就恢复了往昔的平静。
  连城璧站在浮桥上,负手而立,凝视着院落里开着的秋菊。
  金黄金黄的秋菊,在夜色里敛了白日的风华与热烈。
  “夫君。”
  背后有人叫他。
  他回过头来,温温一笑。
  君子连城璧,美人沈璧君,别人都说他们很般配。
  在他们的名字里,甚至都有一个“璧”字,寓意着他们两人,门当户对,佳偶天成。
  ――般配么?
  连城璧的手轻轻抚着下巴,他也在想。
  前一世沈璧君背叛了他,他怪她,但终究不能恨她。 
  没有人会爱一个永远心不在焉的丈夫。
  他顾忌的太多,对名利的渴望也过分热切,他决然做不到萧十一郎的洒脱。
  那个可爱的大盗做了他想做却不敢做的事。 
  有很多很多。
  “璧君,你看秋海棠,开的真好看。”
  连城璧折下浮桥上一枝红艳的海棠,轻轻递给她。
  他对沈璧君一直态度温柔,自打她嫁过来,没说过一句重话,吃穿用度,无一不细致,所以就连沈璧君本人也觉得自己是被上天眷顾的。
  她懂礼知节,有分寸,两年来没对他撒过娇,她也没有像普通女人那样,和心爱的夫君小打小闹,曲径通幽。
  闺房蜜话,连城璧不懂。
  房.事是有,永远是行事的态度,有快.感,不沉沦,不放纵。
  他不贪恋她的身子,纵然她的身子那么娇妍动人。
  沈璧君想起她年少时偷瞧过的一本话本。
  上面那些令她面红耳赤的事,连城璧一样也没用在她身上。
  何况她是淑女,淑女必须端庄高贵,即便是哭泣,也得等到了空无一人的屋子里。
  更不能有那些下作的念头。
  “夫君,你说我们的孩子要叫什么名字好呢?”
  她摸了摸自己腹部。
  这里有个孩子,两个月了。
  她没从连城璧眼中看到太多的热情。
  没关系,没关系的。她对自己说。
  这孩子,她一人来期待。
  连城璧的目光从她的小腹移开,落在了浮桥下的水池里。
  夜色渐浓,秋里落下了霜。
  水面似是泛起涟漪,微微漾起。
  他在心底默叹。
  前世他没能保住沈璧君的孩子,那时他没在意,后来在山谷的时候,他却时常会想起这件事。
  总有愧疚,但也有一份真情。
  沈璧君的眼里泛出了一层泪光,但沉浸在回忆里的连城璧并没有发觉。
  “夫君想给孩子取什么名字呢?”她又问了一遍。
  “如果是男孩,就叫连安,如果是女孩,就叫连平。希望他们以后平平安安,你觉得如何?”
  沈璧君抱住了连城璧,伏在他的肩上轻颤。
  连城璧目光微敛,伸出手,一下一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她。
  “我觉得很好啊。”
  *
  第二日,连城璧一早就出城去迎接割鹿刀入关了。
  来的人只有赵无极,并没有屠啸天,海灵子,和老鹰王。
  当然,也就没有那把割鹿刀。
  “连兄,割鹿刀被夺了。”
  赵无极话里有愧,低下了头。
  连城璧淡淡道:“赵兄不必自责,我们先去见沈太君。”
  他没问割鹿刀被谁夺了,也没问另外三个人去哪里了。
  ――这些事,他早已明白通透。
  ――任谁也不会知道,那把割鹿刀,后来被用来砍柴割草,最后还入了土,陪着一个少年一同睡去。
  连城璧对割鹿刀漠不关心的态度,出乎了赵无极的意料,他追上去急切地说道:“割鹿刀被风四娘和萧十一郎给劫走了。萧十一郎那个恶贯满盈的大盗,夺了割鹿刀!”
  他说的咬牙切齿,似乎萧十一郎夺走的不仅是割鹿刀,还有他的妻娘老小。
  连城璧没有回头看他,也没有应声。
  谁做了坏事,都推到萧十一郎身上,似乎萧十一郎天生就是替那些虚伪的仁义侠士们承担罪名的。
  连城璧当然也记得自己往萧十一郎的身上泼的脏水,他清楚自己以前和赵无极也没有两样。
  不到中午,连城璧和赵无极便已经回到了沈家庄。 
  来人更多,连城璧一眼就看到了萧十一郎。
  与人群格格不入的,萧十一郎。
  这永远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前生,今世。
  一个场景,两个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