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盗墓笔记之当铁三角穿到苏文 作者:落雨时分

字体:[ ]

 
文案:
苏妹子为什么总是来打闷油瓶的主意,难道做个正常人不好吗?
情深有缘,我不信。
前世有约,你很扯。
命定情人??三观不正是病,得治。
这是铁三角穿到苏文里扭曲终极终极顺带反苏抗苏的一个故事。
么么哒。
 
内容标签:强强 盗墓 悬疑推理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张起灵,王胖子 ┃ 配角:各苏妹纸们 ┃ 其它:无
 
 
  ☆、穿越到过去
 
  一夜梦好,我也没有什么赖床的习惯,就果断的从床上爬了起来,顺便叫了声:“胖子!小哥!起床了!”半拖半拉着套着床上的纯白色衬衫,我不急着睁开眼,雨村的生活非常悠闲…我半眯着眼睛套着衣服,话说我什么时候有这么白的衣服了…就是这一瞬间我意识到了不对,我立刻抬头看向了旁边床上正皱着眉头打量我的闷油瓶,他冲我点了点头。这里不是我们在雨村的家,这点非常肯定,难道是那些人找来了?不对…这种情况很奇怪,要说我毫无意识的被人带走我还是可以相信,毕竟我的身手并不是无人能敌的那种,可闷油瓶,他毫无意识的被人带了过来…你他娘的骗鬼呢?!我看了看闷油瓶,他轻皱着眉头也开始套衣服,我把那件白衬衫一脱示意他给我一套他的衣服。白衬衫什么的我很久都没有穿过了,还要系扣子,麻烦!!我套上闷油瓶的黑色带帽衫时有点明白闷油瓶独爱带帽衫的原因了,简单方便,而且不影响身体的灵活性…虽然比起我的皮夹克少点保护作用,但很符合的闷油瓶作风。“我们先找一下胖子。”我穿上了我的登山鞋,把我包里仅有的一把泥刀合到腕上。闷油瓶看了看我走了过来,“吴邪,”他压低了声音,“你变年轻了。”这话一出我脑中一下明白了,我身上的那些岁月留下的记念都不见了!!这么说只有两个可能了。一个是幻境,但是我们之前是在雨村,当初选择那个交通基本靠走,通迅基本靠吼的雨村隐居只是因为那里的安全,对于雨村的事我向来是亲力亲为,对于它我没有任何怀疑…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了,我们回到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
 
  ☆、那个奇怪的女人
 
  ”起灵~起灵~”外面传来了一声声甜腻的呼唤,听的我是心惊肉跳。
  我打了个眼神给闷油瓶,你认识?闷油瓶淡定的摇了摇头。
  我回了一个无奈的表情,怎么说也是回到了过去,那我便有了一场从新刷盘的机会,上次是他们逼的我九死一生,这次老子要赢的足够完美!
  我无畏面对一切,比如门外的女人。
  我又看了看瓶子,笑着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不要畏惧面对一切,加油!我很看好你!”
  看着他那呆呆的表情我很想笑。
  吃了顿饭后我才知道我这是什么情况。
  我回到自己第一次下斗的地方了,可以说回到了最开始的时候。
  但是我不知道,现在坐在闷油瓶身边叽叽喳喳一身粉的那个女孩是谁了,由于我大量接受费洛蒙的幻境对我本身记忆产生了影响,或许是我忘了,我根本不记得我记忆里有这个人。
  “这位小姐…”我对女孩露出一个温雅如玉的笑,却没想到那个女孩竟然像看到什么脏东西一样看了我一眼又快速变成了友好乖巧,她低下头小声嘀咕了什么,就像一个没长大还要人宠的孩子,天真无邪…
  我送了筷芹菜到嘴里细细的嚼着,心里想着她刚才神色的转变,是那样?!
  我给闷油瓶传过去一个眼神让他小心,这个女人对闷油瓶有欲望,而且对我有敌意…
  “起灵,你吃口猪肝吧,补血的哦~”陈曦荚了一筷子猪肝送到了闷油瓶嘴边,柔柔的声音都是关怀,“你昨天流了那么多血,我看着…心疼。起灵~”
  我笑着看了一看闷油瓶依旧面无表情的脸,不厚道的笑了出来。无论如何,一切都又重新开始了,这次我不仅要赢,还要赢的足够完美!
  我喝了一口烧酒,接着笑。
  “吴邪你个废材!笑什么笑!”女孩放下筷子朝吴邪嘟嘟唇,即使是生气的动作看上去也可爱温暖的紧…
  我笑着倒了几声没诚意的歉,不经意间扫了一眼闷油瓶…
  
 
  ☆、要下斗了
 
  闷油瓶用目光向我传达了求助的信息,他碗里的东西仅仅动了几口,而且我们今晚就要下斗了。
  我挑挑眉把手中的杯子放下,看向那个女孩,“小姐?”她抬头看了我一眼,我把自己面部表情调整到一个搭讪的微笑,温柔+成熟+帅!
  她多看了我两眼接着狠狠的扭过了头,我注意到她的脸颊有点不知是羞是怒的红晕…
  她放下筷子嘟起唇,冲我大吼,“你个恶心的同性恋叫我干嘛!笑!笑!笑什么笑!”她扭过头不再看我。
  我被她的回答能懵了,我呆呆的看着她,我,同性恋?开什么玩笑,我很认真的解释道:“我不是同性恋,我其实比较喜欢长腿大波温柔可爱的女孩。”
  她似乎被我的回答吓到了,接着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闷油瓶,她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什么。
  我笑着对女孩语重心长的说:“像你这么温柔可爱的女孩为什么不好好吃饭,凉了会伤胃的。凉了就不好吃了,这个菜不错,尝尝丫头?”
  我夹了筷子炒笋看着她,她低着头点了点头。
  我把菜送到了她碗里,接着她盯了碗好大一会儿,我也没心思看她,就开始伺候闷油瓶吃菜了。
  闷油瓶好像只吃自己碗里的东西,别人不给他送到碗里他就不吃…话说他妈都没有我对好…
  吃过饭后我们就又准备了一下,我这次带了不少的火折子还带两瓶汽油,手电桶两个和纱布两卷,顺便带上了我的相机和我的泥刀。
  其实专业工具都在闷油瓶和其他人身上,要体贴老人嘛~
  我假装忘记了重生的事。
  一路上风景挺好,不过这村里人一点也不朴素,来张50的!说好的助人为乐呢?!
  半路上碰到了一个老头,见了我们就跑,我依稀记得这老头还是我追上的…话说我当初追这老头干嘛?这时候我们的中那个叫陈曦的女孩给我解释了。 
  “看!是昨天船上那老头!”她说着便追了过去,看样子还有点小兴奋。
  潘子看了一眼,便吐了口唾沫,咧着嘴骂道:“靠!真是昨天那老头!”没说完便以那姑娘两倍以上的速度追了上去。
  我也从大脑里找到了点这个老头的印象,挺搞笑的。 
  不一会儿那老头便被追上了,和记忆里差不多给我们讲了他挺恐怖的经历,不过根本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我们都挺失望的,只有大奎被吓坏了,不过那个和我一样第一次下地的女孩好像挺兴奋,眼睛都因兴奋的睁的大大的,她偷偷瞟了闷油瓶一眼,露出怀春少女特有的笑意:眼神朦胧,粉面含春…
  我眯了眯眼睛看着陈曦,她这个反应根本就不正常……
  不过那个没有用的老头还是带着我们找到了墓穴所在地。
 
  ☆、进入墓室
 
  一路都和我记忆里的那点残余重合,打盗洞,闷油瓶发丘指破砖,抽酸液,搬砖…
  我们进了里面之后就开始了分开行动找明器。
  不过,晕黄的碳灯下我打量了一下整个墓室。这是个耳室,墙上没有壁画也没有铭文,中间摆着一个两人高的青铜鼎,规格很高而且做工非常精细;鼎后面有一个黑色木制规格一般的棺材,但是这个棺材让整个耳室都显得非常拥挤,看上去很让人很不舒服;在耳室的四周堆着些破破烂烂的还不值钱的陶罐,棺材后面是一个俑道…整个耳室除了那尊鼎可以说是很寒酸…
  话说我经历过什么小墓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当即我想起了这是七星鲁王那次,第一次遇到胖子就是在这里,想起胖子我感觉心情一下子好了,便回头想跟闷油瓶说些什么怀旧的话来证明我的文艺,结果一回头便看到了依旧冷淡的闷油瓶,还有跟他身后的陈曦…
  话说这个女人成天就跟着闷油瓶,我注意到下了地以后她就没离开过闷油瓶身边几步,一直用看日本小朋友看奥特冒的目光看着闷油瓶…
  其实这个想法我自己也笑了。
  “你们看!”我的目光瞬间被鼎里出声的潘子吸引了,接着他用带满了的玉指环的手举起了个玉壶…
  再接着剧情便又开始了:闷油瓶发出的咯咯声,血尸的出现,讨价还价…我们又快速的进了下个墓道。
  一切都与记忆重合,我感觉有点难言的满足和失落,看着那几个怎么看怎么欠扁的人我发现自己竟然很想抱住他们大哭一场…
  随着那些记忆的苏醒我很快发现了不对,我的记忆里根本没有陈曦这个女人…
  我们走的这个墓道墙上是有字的,虽然我不认为我这一会儿可以看出什么来但我用相机拍了下来。
  任何有可能有用的信息都不要放过。
  可以我没有想到我的闪光灯把陈曦吓坏了,她明明在遇见血尸的时候还很镇定的…
  她尖叫着去抱闷油瓶,被闷油瓶躲开了,直接撞到了大奎身上,我看了觉得有点好笑,不过想起这姑娘是第一次下斗会害怕挺正常,我出声解释:“小曦你别怕。”我举举手中的相机,“其实只是闪光灯。”
  她似乎是真的吓坏了,她回过头我清楚的看到了她眼底的泪水,她跑了过来对我吼道:“吴邪你个混蛋!拍!拍!没事拍什么拍!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吗?!”
  她半瘫着跪了下来,她的眼泪也流淌出来…
  我真的有点慌了,我以我专业40年龄的单身汉身份保证,我根本没有安慰女人不哭的技能,就连我接触过的那群女人,虽然都很好看可实际上一个比一个汉子…
  不对!其实□□这种对未知充满恐惧想要逃脱的人我还是有经验的,而且效果不是一般的好。
  不过鸭梨是男孩…算了,大概也差不多~
  我走了过来把她拉了起来了用袖子抹去了她的眼泪,拍了拍她的脸盯住她的眼睛,“小姑娘,闪光灯而已,你再瞎叫引来血尸我保证没有人护着你。”我把声音压的很低,配合着气氛有点渗人。
  我话声刚落她就挣开了我跑了过去,“吴邪你个神精病!!”
  得!跟鸭梨的反应差不多。
  她这一跑三叔就教训我了一句,“那丫头是陈皮阿四的侄女,没事别跟她闹不愉快。”
  我应道:“我知道,再说了,我吴邪不至于跟一个女人至气。”
  三叔嫌弃的看了我一眼便去追陈曦,潘子和大奎也紧跟了过去。
  我留下来接着拍,闷油瓶就在那里看着我。
 
  ☆、666的胖子
 
  墙上的字并不是特别多,我拍了五张就拍完了。回过头我招呼闷油瓶跟我一起走,不料我的手腕被他擒住,他扯着我飞快的跟了过去…
  闷油瓶的速度很快,我的体力也可以,我们很快到了。
  玉门立着挺好看的,我扫了一眼两旁的小鬼,最后我的视线落在闷油瓶脸上,用眼神示意他放开。
  闷油瓶淡淡的别开双眼,然后他的手不轻不重的在我手腕上摩擦了一下,接着他才放开了我的手走进了玉门里。
  我也跟着一起进去了,不出所料,先映入眼中的就是那七个写满铭文的棺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