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仙古之乐正歌 作者:梦羽洁

字体:[ ]

 
文案:
从前,有个喜好红衣的美男子,他叫乐正歌。
从前,有个喜好美人的美男子,他叫乐正歌。
从前,有个张狂任性的美男子,他叫乐正歌。
从前,有个翻脸如翻书的美男子,他叫乐正歌。
后来,有个叫乐正歌的红衣美男子,他爱惹祸。
现在,有一个红衣的乐正歌,他祸惹大了……
据说这会是一个小短篇苏文。
文案什么的,看看就好,不用当真,作者逻辑已死,智商已死,文笔已死,就一颗小苏心还活着。
私以为,现实已经那么不可爱了,所以本文不会有什么大的跌宕起伏,想要看惊心动魄的故事的话,是没有的哟!(*∩_∩*)
 
内容标签:因缘邂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乐正歌,重楼 ┃ 配角:白夏,紫胤,百里屠苏,欧阳少恭 ┃ 其它:古剑奇谭,仙剑三
 
 
  ☆、第一章
 
  阳春三月,万物复苏,百花争艳,正是一览自然风光的好时机,于是乐正歌决定外出访友。
  昆仑天墉城,位于昆仑山上的修真门派,乃天下清气最为合聚之地,极为利于修仙之人的个人修为,自古流传“尊清抑浊”的修炼之法。天墉城周边妖物环肆,对天墉城虎视眈眈,意欲图之地以利自己修为。除御剑术之外,天墉城在道法上尤以解封之法为善,举天下而无出者。
  而这天下闻名的天墉城,便正是乐正歌此行的目的地,他的好友就在这里。
  天墉城为仙门清修之地,向来安静,而今天却是失了往日的清冷安静,只见山门外人群熙熙攘攘,吵吵闹闹,倒是难得热闹。
  初到此地的乐正歌怀着七分好奇,两分探究,一分不可告人的小心思,悄声收了飞剑,落在地上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撤去隐身决,给好友发了个传讯符告知自己已到,便悄悄混入人群当中。
  人太多,谁也没察觉到这里突然多了个人,乐正歌在人群里听了会儿众人的对话,才知道,原来这是又到了天墉城四年一次的开山门时间,这些人都是为了修仙问道找机缘的。
  乐正歌环视四周,几乎都是普通人,长相平平,气质泯然众人,不禁有些失望。
  忽然乐正歌眼前一亮,目光停驻,连唇角也微微勾起,他找到了!
  乐正歌身法巧妙地避开拥挤的众人,不着痕迹地向着既定的方向靠近,再看,更觉得那人独特,外表如翩翩公子,温文儒雅,淡定睿智,谈吐有谦谦君子之风,魏晋遗风的杏色衣袍,更称得那人俊逸温润,像是文人先生。
  不知怎么,乐正歌突然想起曾经读过的一首诗。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
  佳人难再得!
  “……”乐正歌默然。他的突发奇想从不是无厘头的,就算对方是遗世佳人也一样,看来这次的人不一般啊,不过他反而更感兴趣了,不一般才会有惊喜,不是吗?
  他毫不迟疑地直接上前,微微一笑道:“在下乐正歌,遥见公子仪表堂堂,一表人才,举手投足皆为不凡,与众不同,有心相交,不知做个朋友可好?”
  说乐正歌好美色,其自身也是难得的美人,少见的琥珀色的眸子丹凤眼,眉飞入鬓,面如美玉,红衣张扬,不过此时倒是少有的温和,就算行为有点突兀,也让人讨厌不起来。
  欧阳少恭也是如此,“乐正公子,在下欧阳少恭。”
  “叫我乐正歌就好,不必那么客气!”乐正歌潇洒地摆摆手,他其实很讨厌那些繁文缛节,刚才那一段就已经是他文绉绉的极限了。
  欧阳少恭愕然,有些不太适应乐正歌的画风突变,刚才还公子如玉呢,现在就洒脱侠士了。
  然而欧阳少恭到底是见识不凡,很快便反应过来,温和地点点头,“乐正歌。”
  “嗯。”乐正歌应声,很满意。他果然没看错人,这人气度不错。
  “欧阳是大夫吗?”闻到欧阳少恭身上淡淡的药香,又见他不像是久病之人,乐正歌如此推测。
  “嗯嗯,少恭是很厉害的大夫!”欧阳少恭正要回答,一个天真的女声却突然插入,是跟他一起的风晴雪。
  “是吗?”乐正歌不置可否地敷衍一句,却是看都不看风晴雪一眼,目光始终放在欧阳少恭身上,“欧阳?”询问的意思很明显,他只信他想听的。
  欧阳少恭点点头,略带无奈地说,“她是我的朋友,风晴雪。”
  “哦,”乐正歌不甚在意地应声,他对这个一眼就能看透的女人不感兴趣,太天真了,见过太多没意思。
  对乐正歌的态度有所不满,风晴雪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被天墉城弟子的出现打断,报名开始了。
  出于看热闹的心情,乐正歌跟着欧阳少恭他们一起排队,三人风晴雪在前面,欧阳少恭在中间,乐正歌在后面。
  他们的位置比较靠前,很快就轮到风晴雪了。
  负责的那个弟子说天墉城不收女弟子,风晴雪与之争论,巧言善辩的模样,才让乐正歌真正注意了两分,唔……天真,却不愚蠢,还算可以。
  接下来是欧阳少恭,说是为了天墉剑术才来到这里,乐正歌却看出他在撒谎,不过他并没有拆穿他,有些事情,自己知道就好,不必说出来。
  “天墉剑术,乐正歌慕名已久,想要见识一番,就来了。”乐正歌的说辞与欧阳少恭一般无二,却也让人挑不出错,天墉城御剑术本就了得,自然就让乐正歌过了。
  进入天墉城,风晴雪这次作为唯一的一个女弟子,就跟他们分开,被师姐芙蕖带走了。
  欧阳少恭人缘一直很好,此时倒是不用刻意去与那些新弟子结交,就留在了屋子里。
  乐正歌是除了欧阳少恭其他人都难以入他法眼,同样留在了屋子里,还摆出了常用的生人勿近的模样,让有心结交的人都望而却步。
  “少恭不想去看看天墉城的景色,据我听说可是很难得的。”乐正歌与欧阳少恭面对面坐在桌边,透过窗户看外面本该新弟子住的地方空无一人,都跑出去长见识了。
  欧阳少恭温润一笑,说到:“往后总会有机会见识的,此时出去能见到的,不过是最末的。”
  “你倒是看得明白!”乐正歌微笑赞叹。他们现在根本还算不上入门,天墉城能开放给他们的地方自然有限,也就是最末的,没什么意义的地方。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无言中。
  下午,二师兄凌端前来,说明了最后一项考核的内容,就是去翡翠谷平安渡过一晚,会有人带着他们去,如果顺利出关便是通过考核,才算正式成为天墉城弟子。
  发通知的是二师兄凌端,带他们去翡翠谷的却是另一个面色冷肃的俊俏少年师兄。
  “啧,又是一个翩翩美少年,可惜冷了点。”乐正歌心情很好地小声评说,同行的欧阳少恭听了哑然失笑,无奈叹道,“你啊!”
  只一天的交谈相处,欧阳少恭就发现了乐正歌的那点儿无伤大雅的特殊喜好,对他一开始找自己攀谈结交的原因哭笑不得。
  乐正歌闻言看一眼欧阳少恭,神色却是混不在意,他从不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不好,反正又不伤天害理,不违道义。
  考虑到他们现在的身份,乐正歌一路上除了时不时打量下那名少年,倒是没做其他的事,安分的很。
  少年将众人带到翡翠谷后,自己就一人抱剑枯坐一旁,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乐正歌看得有趣,而欧阳少恭又在跟风晴雪谈着什么韩云溪,他便径直走到少年边上,坐下。
  “我是乐正歌,师兄怎么称呼?”
  乐正歌主动开口攀谈,然而少年却不理他,不说话,看都不看乐正歌一眼。
  被无视了,不过并不是他第一次被人无视,所以他又继续问了,“师兄怎么不说话?是不想理我吗?其实我只是想知道师兄你的名字而已,告诉我不行吗?师兄……”
  乐正歌锲而不舍地在少年身边说了好久,只是少年一直没有理他,他不免有些怀疑,难道他搭话的能力退步了?
  接着欧阳少恭又过来了,同样被少年无视了,乐正歌这下满意了,看来不是他的问题。
  因为风晴雪还在那边,欧阳少恭攀谈失败就灰溜溜地回去了,乐正歌却还在那里继续说。
  上至天文,下到地理,横贯古今,天界,魔界,鬼界,人界,乐正歌知道什么便说什么,一开始还是为了跟少年搭话,后来就变成了他向少年各种吐槽,什么魔界高级魔将长得不错,就是管的太严,不好过去;什么天界风景很好,就是人太冷漠,没意思……没人打断他,他一个人也说得很欢快。
  等乐正歌说畅快了,说完了,停下来,他以为他会看到一张黑透了的脸,毕竟很少有人经得住他长时间不间断的无厘头跳跃性吐槽,结果没想到少年竟然在很认真地看着他,眼中闪着未明的光亮。
  乐正歌惊讶迟疑,这少年是……听进去了?感兴趣?
  对上到乐正歌探究的视线,百里屠苏猛然回神,别过脸去,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却又鬼使神差地说了几个字。
  百里屠苏的声音很低,语速很快,不过乐正歌还是听清了他的话,只有四个字,“百里屠苏”。
  乐正歌挑眉,他说了这么半天,竟然只得了这么几个字?话还真少!算了,知道个名字也不错,少恭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此时夜幕已悄然降临,乐正歌听到有人在议论百里屠苏,觉得他根本不可能保护好他们,而且天色已晚,根本不会有妖怪出来。
  甚至还有几个人在说他,以为跑到百里屠苏身边就没事了?结果人还是不理他云云。
 
  ☆、第二章
 
  乐正歌在心里嗤笑,一群无知的蠢货!天墉城群妖环伺,怎么可能没有妖怪,只是作为试炼考核,应该不会出现太危险的妖怪而已,时时要人保护,还修什么仙,问什么道!
  乐正歌才刚想到这里,树林就出现了异动,一群绿色的怪异物体出现,刚才还在议论纷纷,抱怨不停的众人,顿时被吓得屁滚尿流。
  而百里屠苏见此只是淡然起身在一旁观望,还靠在一旁数起怪物数量,样子很是悠闲,乐正歌站在他旁边同样很淡定。
  同时,对妖物有些了解的风晴雪也拉着欧阳少恭一起过来看戏,直言这些不过是些精灵,根本不会害人。
  乐正歌神色漠然地扫了风晴雪一眼,往百里屠苏身边挪了挪没有说话。
  又是半刻钟,慌乱的人群中有人觉察到其中的奥秘,开始镇定下来,乐正歌却是神色一凛,“嗯?有妖气!”
  说时迟,那时快!还不等百里屠苏有所反应,妖怪突然飞出抓伤一人。
  百里屠苏见势不对立即上前营救,并让乐正歌、欧阳少恭和风晴雪带大家先离开,自己与妖怪缠斗。
  “哎?竟然不是试炼吗?”乐正歌一开始还以为这是试炼的后手,没想到却是一个意外。
  “……”在一旁观望的风晴雪和欧阳少恭。
  “算了,看你人还不错的样子,帮你一把好了!”乐正歌状似无奈地叹了口气,召唤出自己的飞剑,凌空而立,三两招便将那些个妖怪戳死了。
  反正他又不是真的来天墉城拜师学剑问道的,隐藏到现在就已经足够了。
  乐正歌的剑招看起来轻松随意,漫不经心,却是蕴含着惊天的威势,与艰涩难懂的法则奥义。
  几人虽然看不懂那到底是什么,却也明白这不是普通人能使出来的东西,乐正歌他,完全没必要到天墉城学什么!
  “嗤……不过几只小小的姑获鸟而已,瞧把你们吓得!”乐正歌收起飞剑,落到地面,看到几人眼里的怀疑和戒备,态度不是很好,故意扭曲他们的意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