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火影]哥哥那种东西完全不需要+番外 作者:沐炎兽(上)

字体:[ ]

 
文案: 
>>> 作为COS圈里为数不多的本体美少年,去个漫展竟然莫名其妙地穿越到AB亲爹的火影世界
>>> 你穿个什么不好偏偏穿成了佐二少的双胞胎弟弟,这尼玛完全不是原著中的剧情了好伐!?
>>> 宇智波一族被灭了,收养他的水树一族也特么被灭了,这又是想闹哪样啊!?
>>> 一旦被发现他拥有两个家族的血继限界——
 
>> 水树伊吹:“……我只想安安静静地种种花养养草,让我远离打打杀杀不好吗?”
 
~★~☆~★~☆~★~☆~★~☆~★~☆~★~☆~★~☆~★~☆~★~☆~
这是一个良家少年在搞基道路上越走越远的故事
还是一个宇智波内部嘿嘿嘿不可描述的故事
~★~☆~★~☆~★~☆~★~☆~★~☆~★~☆~★~☆~★~☆~★~☆~
 
内容标签:火影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水树伊吹,宇智波鼬,宇智波佐助 ┃ 配角:火影各位 ┃ 其它:火影,原创角色 
 
  ☆、第一章
 
  宇智波鼬被带进病房的时候,发现宇智波富岳的脸色并不好看。他得到弟弟出生的消息,揣着满心的兴奋一路跑到医院,现在脸上的欣喜意味尚未褪去,却被病房内的压抑气氛搞得一怔,突然涌起不安的情绪。
  
  “鼬,你过来。”宇智波富岳见他进来,在心底不留痕迹地暗叹一口气,勉强将紧蹙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过来看看你的弟弟。”
  
  宇智波鼬平复下呼吸,心脏还因为长时间的奔跑在胸腔内剧烈跳动着。他顺从地点点头:“是的,父亲大人。”
  
  当下正值盛夏,窗外一声高过一声的蝉鸣聒噪至极。
  
  阳光越过雕花的窗栏,在洁净的床单上投下一个个斑驳的光影。有风从窗户的罅隙中穿透过来,半掩着的窗帘摇摇晃晃,浅淡的暗影静静打在并排安放在枕边的襁褓之上。
  
  出生在战乱年代的宇智波鼬从出生起就失去了被父母疼爱的权利,连年忙于战争的父母在他短暂的记忆里只是一段被切割移除的可怕空档。大概正是儿时空缺的这段记忆,宇智波鼬的心智成熟得令战后归来的父母惊叹不已。
  
  对于忍术的超强理解能力,出人意料的坚韧意志,难以比拟的惊人智商。木叶忍者村精英宇智波一族当之无愧的天之纵才。
  
  只是,无论如何他尚且还是个年仅五岁的孩子,他要的从来不是天才之称。而此时面对些许陌生的父母,鼬无可避免地觉得不知所措起来。
  
  他略一迟疑,面色局促地走了上去。羞涩的眸先是扫过母亲嵌在阴影内的睡颜,最后落在那两个沉迷在梦境中的两个小家伙身上。
  
  这就是他的弟弟吗?
  
  小小的,红红的,皱皱的。眼睛(或者该称之为眼缝更加恰当)和鼻翼因为长时间的哭泣而被泪水浸得有些红肿,熟睡的样子活像两个苦命的小老头。
  
  真的是好丑的……两个弟弟。宇智波鼬不由大所失望。
  
  反倒是宇智波富岳在身后极轻地笑开:“你出生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看到他们两个,就觉得你好像是昨天才出生的一样。才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长得这么大了。真是怀念鼬刚出生的时候。”初为人父的欣喜,的确是难以忘怀。
  
  也许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温存父爱,又或者是受了这两个不谙世事的小家伙的影响,鼬一时竟觉得鼻腔陡然发酸,一股热流在眼眶中呼之欲出。
  
  “鼬。”宇智波富岳踌躇了一会儿,似有不忍。“我一直为你的懂事感到欣慰。我很希望他们能像你一样,在家族的庇护之下成长起来。但是现在情势所迫,木叶长老团的那些人在战后就对宇智波一族处处留心。”他顿了顿,眼底燃起一小簇灼灼的怒意。
  
  宇智波一族刚添了一对孪生婴孩,这边就放出孪生厄运的预言,为达目的真可谓不择手段,说到底,不过是为了针对宇智波编造出的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而可恨的是,家族本就是焦点所在,如果被人将厄运的帽子扣在新生的儿子身上,更是堪堪被推上风口浪尖。
  
  ——为了给家族拖延一段应对的时间,唯有舍弃一子。
  
  宇智波富岳把右手收到身后,死死攥紧:“作为兄长,你是要用一生来守护弟弟的人。现在,由你来选择。”
  
  决定他们的命运,判定他们的去留。
  
  宇智波鼬的双唇紧紧地抿出一道直线,聪慧如他,自然明白了父亲的意思。他有些惶恐,但更多的却是难过。
  
  窗外的风骤然加急,薄如蝉翼的窗帘被撕裂般上下翻飞,犹如一只垂死挣扎的巨大蝴蝶。
  
  阳光顷刻渲泄进来,漫在小家伙的面上,鼬差点忘记了呼吸。
  
  靠近左手边的小家伙不知何时睁开玉样的眸子,一眨不眨地,好奇地打量着鼬。明净通透的眼睛不含一丝杂质,眼神干净得像是窗外的朗朗晴空。
  
  紧接着,那张微红的小嘴启启合合,断断续续地嗫嚅出一连串意味不明的呓语。
  
  似乎隐约听到了冰川融化的声音。与他相较起来,一旁忙于酣睡的小鬼不免显出几分木愣。
  
  “他…叫什么名字?”宇智波鼬垂头闷声问道,伸出了右手。那声音嘶哑,竟有种无以名状的悲切。
  
  “他吗?”宇智波富岳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意外地看着那个分外安静的、右手边的儿子,他把视线移回鼬的面上。“佐助。”
  
  “佐助……”鼬呢喃着,很好听的名字。
  
  “那么,就是他了吗?”宇智波富岳顿了顿,言语间夹杂着露骨的愧疚。“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你母亲,她太过善良。我会让人……”把另外的那个孩子处理干净。
  
  原本悲切的心脏仿佛被钝物所击,又像是被千斤之重的石块急速地拖下陡崖,只有苍凉的厉风狠狠地刮过耳畔。
  
  鼬的指尖轻颤,覆上弃子的襁褓,低声说:“对不起。”
  
  他的眼睛看起来那么清澈生动,就算日后处在艰难境地,也是可以坚强活下去的吧。
  
  应该……是可以活下去的吧。                        
作者有话要说:  【高亮】
这篇文开坑于2012年1月,距离现在很久远了,也是第一次尝试着写出的文,由于账号无法找回弃坑,现在只是填坑续写。
人设剧情处理不当还请小天使们原谅(比心),觉得讨厌不用多加评论理会,请温柔地离开,爱你们~(再比心)
另外还有一篇盗墓笔记瓶邪同人兄弟文《与兄成说》也在缓慢更新中,目前主要以填上这个巨坑为主。《与兄》是轻松温馨家居文,无虐,HE妥妥的,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戳开专栏看一看。
 
  ☆、第二章
 
作者有话要说:  
【重要提醒】
这篇文是我四年前写的,前十章直接搬了过来,表达和逻辑方面有所欠缺,脑洞也有点幼稚_(:з」∠)_我会尽量修改。
接受不了的小天使可以跳过去看十章以后的内容……吧。
                        
  残缺的意识逐渐恢复,却像是经历了数日的逃难,浑身动弹不得,眼皮重似千斤。
  
  “这是谁家的孩子?”恍惚之间,像是被什么人托起一般。
  
  “才只是个出生不久的婴孩儿而已,就这样被丢在这里了吗?”那声音竟充斥着令人心酸的难过。
  
  “不过这战争终于也是停了,也是个命大的小鬼。”
  
  小鬼?这家伙是在说什么胡话。
  
  他试图睁开眼睛,从那人怀中挣脱出来,却发现身体动弹不得。铺天盖地的倦意席卷而来,完全不给他丝毫反抗的机会,只顷刻间便被卷进绵长而冗杂的梦境。
  
  ——……搞什么东西啊。
  
  “柚子君?”恍惚间,有声音从虚空中飘渺地传过来,又突然在耳边炸响。
  
  “你没事吧,腰带已经松掉了,快整理好吧。”
  
  “……呃……”天旋地转。他晃晃悠悠地后退几步,才堪堪稳住身形。眼前的黑暗渐次分解散去,身边站着的奇装伙伴硬是吓得他怔住片刻。
  
  “我说……柚子君!”站在他面前的人禁不住加重语气,两手叉腰,脸上带着既无奈又气恼的神色。她戴着樱粉色的垂肩假发,画了精致妆容的面孔在光晕下显得意外的好看。“你怎么又开始出神了。”
  
  被唤作柚子君的少年这才如梦初醒,他不好意思地抬手搔着面颊,干笑了两声,勉强习惯了意识的模糊不清:“社长,你有什么事吗?”
  
  “腰带。”少女指了指他歪掉的腰带,亲眼见他慌忙地整理好后又歪着眉毛,一脸既嫌弃又怜惜的纠结表情。“你怎么突然状态这么差,你可是我们社里的头牌,可不要在比赛的时候掉链子哦。”
  
  “……”他边听边垂下眼睑,上下打量着自己身上带有和服元素的装扮,黑色假发的发梢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擦过他的额前。
  
  说起来,的确……今天是……
  
  “今天是几号?”
  
  “……哈?”少女的眼神顿时怪异起来。“今天是六号啊,漫展的日子啊少年,你该不会是激动得大脑神经短路了吧。”
  
  “漫展……”他轻声道,抬手揉了揉眉心。“啊,我想起来了,我们社是要出火影全员吧。”
  
  对方回了一个“不然你以为呢”的眼神。
  
  “那是当然的!”一个顶着金色短发的家伙突然从身后冲过来扑在他的背上,眼前竖了一个闪亮的拇指。“今天还要多多指教啦,佐助!”
  
  被这么一提醒,他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正是纹有宇智波家徽的衣服,别在腰间的长刀被身后这个COS漩涡鸣人的家伙顶得歪向一边,整理好的腰带也有再次松开的趋势。
  
  “你这混蛋……”柚子君苦笑着把自己的好基友从背上甩下来,转身就轻轻给他的肩膀打上一拳。“想压死我吗?”
  
  “要压你也得到床上压你啊。”基友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揽过他的肩膀继续跟着大部队往前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