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哥哥那种东西完全不需要+番外 作者:沐炎兽(下)

字体:[ ]

 
 
  ☆、第五十一章
 
  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兴奋,大蛇丸的那双金色蛇眼的狭长瞳孔细微却迅速地颤抖起来。
  
  三人一时间都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周围明明还依稀响有虫鸟的鸣叫,空气却像是变成了粘稠的质地,让人在呼吸的同时不禁绷紧了神经。
  
  “如果那群老不死的家伙,看到木叶的S级叛忍突然出现在中忍考试现场。”大蛇丸将视线移到水树伊吹的脸上,嘶哑地低声笑道。“不知道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水树伊吹跟他两两对视:“是啊,不知道他们看到你,究竟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大蛇丸略微眯起眼睛,嘴角弯起的弧度带着让人不那么舒服的凉意:“鼬,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
  
  宇智波鼬站在水树伊吹身后,静静地看着他。
  
  “因为是可爱的弟弟的请求,所以不忍心拒绝吗。”大蛇丸眼底的笑意带着几丝意味深长的味道。“同样都是弟弟,你这样‘厚此薄彼’,不知道佐助知道的话,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他刻意在最后一句话上改变了语调。
  
  水树伊吹明显感受到覆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的指尖微不可查的收缩了一下。
  
  如果佐助知道鼬现在就在木叶,而且还是跟他同一小组的组员,估计会暴怒地直接放弃考试冲过来扬言要杀了他吧。
  
  ……不,是他们。
  
  “说起来,我实在是有些好奇。”大蛇丸又将视线移向水树伊吹。“为什么你们会知道我会在中忍选拔考试期间潜入木叶,‘晓’的消息吗?”说完不等两人开口,他又自顾自地回答。“不可能吧。你说呢?伊吹。”
  
  水树伊吹被对方粘腻冰冷的视线盯得浑身难受,说话的语调都有些僵硬:“我母亲的遗体,当年被你带走了吧。”
  
  “那个有名的水树初始的遗体,我当然要好好对待。”大蛇丸看着他。“伊吹,你母亲的死是一场意外,你得相信,我真的不是有意置她于死地的。实在是我不知道……”他顿了顿,加深了笑意:“她竟然如此大方地,直接把自己的能力转交给自己捡来的儿子了啊。”
  
  听罢,水树伊吹不禁攥紧了十指。
  
  “我们完全可以合作的,伊吹。”大蛇丸短暂地看向一直沉默不语却蓄势待发的宇智波鼬,又再次看向水树伊吹。“你配合我对水树一族‘核’的研究,我教给你在木叶绝对学不到的东西。你未来的能力,一定会超越你的母亲。”他顿了顿,又笑着补充道:“还有你的兄长。”
  
  “配合一个杀掉我母亲的人?”水树伊吹失笑。“大蛇丸,你让我呆在你身边,就不怕我迟早有一天会杀了你吗。”
  
  “我已经强调了,那只是个意外。”大蛇丸对他的反应毫不意外。“只要跟我回去,你母亲的遗体我自然会交给你。这五年来我并没有对她的遗体有过不敬,这就是我的诚意。而且,”他话锋一转。“难道你以为木叶的那群家伙对你就没有丝毫顾忌吗?我只是需要你的配合,还能给你所有的一切。而他们想要的,却是你的命。”
  
  “你想杀了我,替你的母亲报仇也是理所当然。”大蛇丸接着说。“只要你配合我研究出最终的结果,满足我对科学的信仰,这条性命,交给你也无妨。”
  
  木叶高层对他有所顾忌是肯定的。
  
  一个过去只在木叶生活了短短几个月的小鬼,同时拥有水树一族的能力和宇智波一族的血继限界,并且知道他们所不知道的消息,随便哪一条抽出来都足够让人防备他了。
  
  水树伊吹看着那双诚恳至极的金色蛇瞳,忍不住腹诽了一句: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资深人贩子。
  
  “你现在所仰仗的哥哥,可不像你想象里那么可靠。”大蛇丸继续笑着说。“那可是连杀掉父母都眼睛不眨的家伙。”
  
  “大蛇丸。”宇智波鼬突然开口。“你的话太多了。”
  
  他的声音没有透露出丝毫的情绪,跟平日里说话时的语调完全不同。
  
  水树伊吹听得心里一动,下意识想要转头往回看,宇智波鼬却直接向前一步,恰到好处地站在他身前,既能够将伊吹很好的护在身后,也能够让伊吹清楚地看到大蛇丸的状态。
  
  宇智波鼬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化成了自己原本的样子,一袭宽松的火云袍也遮掩不了他挺拔的身形。那种由内向外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和单独跟伊吹待在一起时的感觉截然相反。
  
  水树伊吹一时间竟然看得竟有些发愣。
  
  没等他晃过神,前方的泥土突然发出一丝松动的细响。
  
  水树伊吹顺声看过去,只见一条足有成人小腿粗细的花蟒从地下冲刺出来,绕上大蛇丸的脚踝,直接死死地将对方缠在中间。
  
  “……幻术。”大蛇丸脸色微变,却毫不惊讶。“是从什么时候……”
  
  宇智波鼬的语气依旧毫无波澜:“从你看到我这双眼睛开始。”
  
  大蛇丸看着前方的两人,脸上的表情突然诡异起来。皮肤也随即开始迅速松弛下滑,瘫软的身体也跟着化成一地的白蛇。紧接着又一道相同的身影便出现在右边的枝梢上:“真不愧是‘朱雀’。”
  
  明明对方出现在距离稍远的地方,可敏锐的第六感却让水树伊吹本能地察觉到身后的异样。
  
  不待他回头,身前的宇智波鼬突然侧目过来,左眼的三勾玉迅速向中间汇聚。
  
  与此同时,水树伊吹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痛苦的闷哼。
  
  他向前蹿出一步,同时转身,来到鼬的身旁,发现大蛇丸的本尊竟然已经移动到自己刚刚位置的一步之外,刚刚树上的那人不过是他为了吸引注意的分|身。
  
  大蛇丸的那张原本就白得病态的面孔更加苍白的几分,细长的金色蛇瞳陡然紧缩微颤,额角霎时便渗出冷汗,脊背微微向下佝偻,整个人看起来极端痛苦。
  
  然而对方很快就趔趄着后退两步,剧烈地喘息着。
  
  月读。
  
  这两个字直接蹦进了水树伊吹的大脑。
  
  月读的生效距离是五米,刚刚宇智波鼬刻意露出破绽让大蛇丸向后方靠近。
  
  大蛇丸经过转生,精神本来就较为脆弱,现在又直接被施展了月读,整个人此时像是脱力了一样,勉强稳住身形。
  
  他的眼睛半眯,目光还有些微的涣散,宇智波鼬完全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闪身上前,利落地掐过他的手腕,猛然收力。
  
  清脆的骨裂声从修长的指间泄露出来,和大蛇丸压抑的痛吟声交织在一起,听得水树伊吹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这一系列动作的发生时间,甚至连简单的眨眨眼睛都不够。
  
  宇智波鼬紧接着便松开对方的双手,右手化掌,以轻缓的姿态移至大蛇丸的胸前,看似力道不重地一推,却让对方直接冲撞上后面的树干。
  
  水树伊吹:“……”
  
  要不是知道大蛇丸因为转生的副作用被宇智波鼬的写轮眼完全克制,水树伊吹都要开始怀疑大蛇丸的实力了。
  
  “咳咳……”大蛇丸垂着双手站在树前,指尖止不住的轻颤,来自于精神和肉|体的双重痛感让他的五官有些扭曲。
  
  他用力地深吸了几口气,嘶哑道:“成交。”
  
  成交?
  
  水树伊吹一愣,又看向宇智波鼬的背影。
  
  他们两个在月读世界里交谈了什么。
  
  大蛇丸看了看水树伊吹,低声笑道:“有意思。”接着又将目光投向前面的宇智波鼬,意味深长地又重复了一遍:“有意思。”
  
  说完他就提气猛然向后遁走。
  
  水树伊吹微微怔了一下,下意识就要抬手划出符文阻拦,却被宇智波鼬一把攥住了指尖。
  
  “别动。”白皙修长的手指从宽松的火云袍袖间伸出,固在水树伊吹的指尖,力道不大,甚至不会让对方感受到一丝被人制住的难耐,却又完全挣脱不开。
  
  “为什么!”大蛇丸的气息眨眼间便在林间消失,水树伊吹的心里顿时一急。
  
  宇智波鼬转过身,伸另一只手扶住他的肩膀:“现在杀不了他。”
  
  大蛇丸虽然能够被写轮眼全面压制,可实在是个很难缠的家伙。
  
  宇智波鼬短暂地合上双眼,眉心微微蹙着,显然是感受到了疲惫。
  
  水树伊吹紧张起来。
  
  施展月读,尽管对于现实世界来说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可无论幻术空间持续了多长时间,对于施术者的精神而言,相当于使用了同样时间的幻术。
  
  这对宇智波鼬来说不仅会极端耗费精神,还会损伤自己的视力。
  
  “你没事吧?”虽然不知道鼬的精神在月读世界里待了多久,可看到他始终微蹙的眉心,就知道宇智波鼬现在必定是感受到了疲惫。
  
  毕竟他从大蛇丸出现开始就施展了幻术,又在刚刚使用了应该挺长时间的月读。
  
  宇智波鼬看着他眼底的担忧情绪,微微怔住,立即舒展了双眉,勾起唇角,与刚刚淡漠的感觉完全不同:“只是幻术而已,我没有受伤。”
  
  水树伊吹看着他淡然笑着的样子,心里有些泛酸。要不是自己知道月读的副作用,真的就要被对方骗过去了。
  
  “先休息一下吧。”说着,水树伊吹就拽着他在就近的树根上坐下。
  
  他事先叮嘱鼬,一定要暂时废掉大蛇丸的双手。
  
  这样大蛇丸无法施展忍术,即便去找宇智波佐助,在此之前,必定要找到同为考生的药师兜治疗伤势。
  
  不仅赢得一定的准备时间,还能够把握住对方的节奏。
  
  至于没有直接像鼬和大蛇丸初次交手那样直接斩掉他的手,是因为如果大蛇丸的身体出现近段时间里无法挽回的伤势,木叶崩溃行动必定会有所延迟,反而更加难以防备。
  
  水树伊吹站在宇智波鼬的身后,用指尖轻轻揉着他的额角:“刚刚他说‘成交’……是指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