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琅琊榜之落子无悔 作者:违命侯

字体:[ ]

 
文案:
“我是被爱闹的孩子有糖吃委员会派来勾……嗯,慰问你的。”
“恕苏某孤陋寡闻了,爱闹的孩子有糖吃委员会……是何物?”
“呃……就是一个隐秘的江湖组织。”
“……江湖之上不乏能人异士,苏某受教了。”
 
内容标签:报仇雪恨 怅然若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苏,梅长苏 ┃ 配角:琅琊榜众人 ┃ 其它:琅琊榜,双暗恋情节,羞涩少年
 
  ☆、01面基
 
  大梁敬元三十年,江左地界廊州。
  江左盟。
  蔺晨刚一进门就被梅长苏拉着赶路,连飞流都没时间戏弄了,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还是第一时间卸了自身的力道,任梅长苏拖着他走。
  “梅大宗主,您慢点,我身子好受得住,您可受不住。”
  梅长苏不发一言,只抿着唇走着,但速度到底是慢下来了。
  蔺晨随他拉着,一双眼睛在四周环视着,大嗓门道:“飞流,你苏哥哥这是怎么了?”
  飞流从旁边的某棵树上冒出来,气势汹汹地嚷道:“坏人!”
  蔺晨糊涂了,这是在骂他?不是吧,他今天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啊!
  还在想着呢,就到了目的地。
  梅长苏指着床上那昏迷着的少年,面无表情地对蔺晨说:“把他救醒。”
  蔺晨当即就翻了个白眼,扫都不扫床上那人一眼,甩开梅长苏的手就要离开,“你让我紧赶慢赶从南楚过来就是为了这小子?”
  梅长苏抿了抿唇,只道:“拜托。”
  蔺晨撇撇嘴,不情不愿地站到床边,拉下被子,总算看清那人的面容,“嗯,长得倒是有几分姿色,”蔺晨摸着下巴,沉吟片刻,“这人谁啊?”
  “不知道。”
  “啊?”
  “查不到。”
  蔺晨把被子重新拉回原位,颇为不赞同地说道:“你都不知道人家是谁就把人家往家里带,你疯了吧!”
  梅长苏淡定地转身,然后就在床边坐下,看着那个少年,手指无意识地摩擦着被单,“这个人无缘无故出现在盟主府,关于他的身份连江左盟都查不到,说他没有任何目的,你信吗?”
  “知道他不怀好意你还敢留他?”
  梅长苏别有深意地笑着,轻声道:“比起放虎归山,我还是比较喜欢养虎在旁。”
  蔺晨闻此言,眼珠子转了转,转头就冲门外喊:“小飞流,你苏哥哥要养别人不要你了!”
  飞流果然马上从房檐处探下头来,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气鼓鼓喊道:“坏人,不救!”
  蔺晨禁不住笑了,撞撞梅长苏,玩味道:“喂,你家飞流似乎很不乐意你救这小子啊!”
  梅长苏牵起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蔺晨,“我看是你救不了吧。”
  “你——”蔺晨果然中招,冲着梅长苏咬牙,最后还是乖乖给人把脉了,不过,输人不输阵,还是嘴硬道:“我只是想知道这小家伙是什么人而已,跟你没关系。”
  梅长苏也顺着他的话说,只是语气上更像是在敷衍闹别扭的孩子,“是,我们蔺少阁主只是好奇而已。”
  蔺晨哼了声,可随着把脉的时间越长,他的脸色就越怪异。
  梅长苏见他这么长时间一句话不说,只好问:“怎么了?可是这少年有什么问题?”
  蔺晨叹了口气,看着梅长苏欲言又止。
  梅长苏皱了皱眉,“究竟如何?你直说便是。”
  “他没事,”蔺晨一边按着太阳穴,一边止不住翻白眼,“等他睡醒就好了。”
  “睡醒?你是说……”梅长苏扯了扯嘴角,表情有些滑稽,“他现在是在睡觉?”
  蔺晨忍笑拍拍梅长苏的肩膀,垂眸故作严肃道:“他可能累了,别吵醒他哦。”
  “……知道了。”
  就这样,少年睡了半个月,期间,蔺晨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梅长苏谨记蔺晨的吩咐,所以没用一些非正常手段叫醒他。
  林苏一觉醒来。
  清清嗓子——嗯,干干的。
  摸摸肚子——嗯,饿了。
  闻闻身上——嗯,有味道。
  伸伸胳膊伸伸腿——嗯,没啥力气。
  “果然,人是不适合冬眠的。”
  林苏坐起来,摸着下巴,一脸深沉。
  “砰——”
  林苏再抬头,就只能看见一个打翻在地的脸盆,一条压在盆下只露出一角的抹布,满地水渍,以及,一个飞出去的人影。
  “飞流这一惊一乍的性子真是得改改了。”
  林苏掀开被子,套上鞋子,慢腾腾地挪到正厅,在他出门之前,梅长苏来了。
  “苏某还以为阁下想要长眠不起了。”
  林苏眼睛眯着,却仍旧闪闪发光,“盟主,好久不见,哦,应该是——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作为《琅琊榜》的忠实粉丝,与梅长苏的确是好久不见,但现在还是说初次见面更贴切些,毕竟,梅长苏和他的确是第一次面基。
  “既然阁下已经醒了,”梅长苏气闲神定地在铺好的坐垫上坐下,低垂着眉眼,“那正好,苏某有一疑虑,还需要阁下帮忙消除。”
  “什么?”林苏也跟着坐下,只是坐姿比起梅长苏来,豪放了好多。
  “阁下到底是谁?又是如何掩人耳目出现在我盟主府?”
  林苏眼珠子一转,眸光流转之间,尽是狡黠,“我叫林苏,林是林殊的林,苏是梅长苏的苏。”
  梅长苏身体一僵,看着林苏,瞬间戒备起来。
  林苏却当没看见,反正他闭着眼睛,摇头晃脑道:“我是被爱闹的孩子有糖吃委员会派来勾……嗯,慰问你的。”
  梅长苏倒是不怕他,量他也不敢在他盟主府闹事,只是对这人有些上心,尤其这人似乎还知道点什么,如今正是多事之秋,他的棋子已经归位,还是多做警戒为好,免得因这一人之失,导致满盘皆输。
  “恕苏某孤陋寡闻,爱闹的孩子有糖吃委员会……是何物?”
  林苏信口胡诌道:“一个很隐秘的江湖帮派。”
  梅长苏还是将信将疑,“……江湖之上,倒是从不乏能人异士,此番,是苏某受教了。”
  林苏毫不谦虚地点点头,“好说好说。”
  梅长苏瞬间就这样了:“……”
  “林公子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逃过我这满府的侍卫,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潜入我盟主府的。”梅长苏问。
  林苏不紧不慢地回答:“我不知道。”
  梅长苏眼睛半眯,“林公子这是要糊弄苏某吗?”
  “不敢,”林苏还是笑,有恃无恐似的,根本不怕梅长苏,“是别人送我过来的,所以我真的不知道。”
  梅长苏根本不信他的话,但也没有追问,“那林公子来我此处到底为何呢?”
  林苏眨眨眼,笑得暧昧,“为了你啊。”
  见梅长苏脸色骤变,林苏撇撇嘴,又忙道:“第一个任务是安慰你,第二个任务是救活你。”
  “任务?安慰?救活?”梅长苏眉头紧皱,重复道。
  林苏点头,依旧很欢快。
  静默片刻,梅长苏方才抬眼,眼中情绪极深,最表层的是怀疑和戒备。
  “看来林公子知道的很多。”
  “多不过琅琊阁,”林苏眼睫毛轻颤,眼睛很亮,“长苏喊我小苏就好,是梅长苏的苏哦。”
  “这位林公子看来对我琅琊阁很不满嘛。”
  从外面进来一人,风流倜傥,一身出尘白衣,举手投足之间,却尽是红尘气息,总的来说,就是一个披着华丽衣裳的万恶流氓。
  此人正是蔺晨无疑。
  “来得很快嘛,就这么不放心你家长苏?”
  蔺晨倚在门框上,暗中戒备,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我是不放心你。”
  林苏眨眨眼,很认真道:“诶,我并没有对琅琊阁不满啊,事实上,我很崇拜琅琊阁的。”
  蔺晨却不愿与他玩文字游戏,开门见山道:“你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林苏翻白眼,无奈地回答:“我叫林苏,目的有两个,安慰梅长苏,救活梅长苏。”
  “林苏?”
  林苏似乎很喜欢这个名字,欢欢喜喜地解释道:“嗯,林是林殊的林,苏是梅长苏的苏。”
  听到此处,梅长苏突然插嘴,“你是赤炎旧部?”
  “不是。”林苏回答得干脆。
  “那你是谁?”梅长苏追问,“你知道林殊,也知道梅长苏就是林殊,而且,你似乎还知道我注定不久于人世,你是谁呢?不是赤焰旧部,谁能知道这么多?”
  事实上,在另一个世界,你的故事就记载在一本《琅琊榜》上,还被拍成了电视剧,我就是从那上边知道你的事的。
  林苏垂下眼睑,“我是无家可归之人。”
  “这么说,你想留下来?”蔺晨急问。
  林苏不理他,只是希冀地看着梅长苏,等待他的宣判。
  梅长苏淡淡道:“你为什么想留下来?”
  “安慰你,救活你。”林苏坚定道。
  梅长苏却笑了,“为了你的任务吗?”
  林苏一怔,忙道:“不是的,我……”梅长苏抬手打断了他的话,“你留下来,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蔺晨也跟着问:“你说的安慰长苏,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比你一个陌生人适合,至于你说的救活长苏,长苏还没死,也不会死,再说,你也不是大夫,不是吗?”
  “不、不是这样的,我、我……”林苏有些慌了,语无伦次起来。
  “我不杀你,你离开这里,怎么样?”梅长苏面色冷峻,淡淡提议。
  蔺晨瞪大了眼睛,不赞成道:“长苏,他知道的太多,对你的计划毕竟是个未知的不定数,还是……”
  林苏瞬间拍案而起,额上青筋暴起,似笑非笑道:“你们当着我的面谈论要不要杀我灭口……就不会觉得很不好意思?”
  蔺晨、梅长苏异口同声道:“不会啊。”
  林苏猛地一拍额——好吧,老子认输,你们赢了。
  “嗯,虽然吧,我现在好像没什么用,但以后我会很有用的,”林苏别别扭扭地说着,时不时瞄一眼梅长苏的脸色,却又不敢一直看着他——欺骗一个谪仙般的人物是很有挑战性的亲——“我知道很多事,你可以利用我,有我的话,你的复仇之路会好走很多。”
  梅长苏没说话,却在认真地思考着。
  蔺晨却紧追不舍,“你是说……你能预知未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