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最美遇见你+番外 作者:羽化而三三

字体:[ ]

 
文案:
本以为会陷在绝望悲伤的心情中很久,却在失魂落魄的醉酒后,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对着捡自己回来的男孩子展现的温暖,程哲第一次有了类似“一见钟情”的感觉。
是逃避?是出口?可是一次又一次的巧遇,既然每次心里都无法平静,那么就顺着自己的心走吧。如果注定我要带你走上这条路,那么在那之前,所有不安的,让我来替你消除,你只需要在这条路上,看着风景,缓缓而行,一步步走到我们的世界里。
明焕出门遛弯吃个饭,走过熟悉的路,看到似乎有点熟悉的人,然后……然后他就把人捡回去了,捡回去之后,小直男的生活就发生了那么一丢丢的变化,具体表现在:我粉丝说我弯了,我朋友说我弯了,我,桥豆麻袋,母上大人,你听我说,我真的是笔直笔直的直男,你信我……
温柔腹黑禁欲白大褂医生攻和逗比逗比逗比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受的故事,一个运筹帷幄,一个一步步把自己掰弯。十指紧扣后,回首瞻望,原来我此生最美好的事情就是遇见你。
 
内容标签: 甜文 网配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哲,明焕 ┃ 配角:穆筱,宁棋等 ┃ 其它:
 
  ☆、第01章
 
  薛予深和楚均默挑了个好日子去国外领了证,回来请众人吃饭。餐桌上,大家都很高兴,为这对终成眷属的有情人。喝酒的有夫之夫都拉着自己的受,借着酒劲儿腻腻歪歪,没喝酒的几位女士也纷纷表示被眼前的各种基情闪醉了。
  程哲孤零零坐在一边,一杯酒接着一杯酒灌着自己,脸上始终带着浅浅的笑容。
  “喂,韩牧泽,程哲是不是暗恋楚均默,怎么一脸的不正常。”黎昕反应迟钝的大脑已经察觉不到韩牧泽的图谋不轨,一个纵身扑到韩牧泽身上。
  韩牧泽趁着黎昕喝多了,正借机揩油,也乐得对方主动,伸手去接扑过来的人,却被对方一句话吓得差点没接住,把人扔到地上。
  “不对啊,韩牧泽,虽然程哲长得比本攻受了那么一点点,但总体来说也是个攻啊,怎么就想给楚均默那死忠犬做受啊?握了棵草,他难道还想攻了楚均默不成?”喝了酒的黎昕就像自带伤害加成一样,一开口天雷滚滚、尸横遍野。
  韩牧泽反应迅速捂住了黎昕的嘴,即使黎昕还知道压低声音,但是难免这个公认的不靠谱会一激动再爆出什么惊人言论。
  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韩牧泽和黎昕的互动,程哲又喝完一杯啤酒,伸手准备拿一旁的红酒,嘴角的笑也带了几分苦涩。别人说的借酒消愁果真是假的,要不怎么明明一喝混酒就醉的自己,越喝反而越发清楚地记得和薛予深相处的点点滴滴。
  又灌下一杯红酒,程哲想再倒酒,手却被人拉住,略带不满的转过身,就对上靳亦航明显是无奈的表情,还有靳亦航身后那个叫宁棋的孩子略带关心的笑容。回给对方一个笑容,最终还是放下了手里拿着的酒杯,有些颓然地坐在一边,看着一桌的和乐融融。
  众人酒足饭饱,几只受纷纷嚷着要去听萧宁唱歌,攻君们自然是无条件支持,于是一群人向着酒吧进发。
  程哲这会儿才觉得刚刚的酒精有些发挥了作用,脑子里有些晕晕沉沉,开始停止思考,心里压制不住的情绪嘶吼着要破笼而出,手里下意识地拉过了薛予深。
  楚均默看了看程哲,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跟着众人朝酒吧走去。
  “程哲,我……”薛予深不是不明白程哲眼里的情绪代表着什么,而正是因为明白才无法回应。
  对上薛予深,程哲忽然想起不知是在什么地方看见的一句话:喜欢一个人好像有了盔甲又有了软肋。说得真对,薛予深就是他的软肋。对方开口哪怕只有简单的三个字,就轻轻松松把自己的千言万语堵在胸口。即使只是愧疚,自己也做不到让对方去承受。
  “我就是和你说一声,我医院还有事等着我去处理,今天我就先走了。新婚快乐,予深。”说完,程哲甚至没听薛予深的回应,转身就离开了,只是略微凌乱的步伐出卖了他并不平静的内心。
  一直到坐上出租,程哲才忍住差点流下来的眼泪,这么多年的感情,终究还是到了放手的时候,无论自己再怎么逃避,薛予深爱的始终是楚均默,即使是长久的陪伴,终究敌不过一个爱字。
  明焕郁闷于宁棋这个重色轻友的小受,又丢下自己,跟着靳亦航去遇色蹭吃蹭喝,只能自己一个人跑到盛世广场吃烧烤。等吃完往回走,却看到路边明显不是摊子的地方围了些人,本着有卦必八的原则,明焕忍不住也凑了过去,却透过人群看见了略熟悉的身影。
  等等,这不是宁棋他们经常提起的程哲医生嘛。
  电光火石间,明焕弄清楚了眼前的情况,坐在路边的人明显已经喝醉了,而目测方圆好多米之内,绝对没有类似同伴的生物。明焕只能一边从人群中挤进去,一边掏出手机给不靠谱的宁棋打电话,结果宁棋那边却一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程医生。”找不到人的明焕只能自己伸手摇了摇坐在路边的程哲。
  原来坐上出租的程哲,并没有报家里的地址,而是来盛世广场这边继续喝闷酒,一直喝到店家都看不下去劝他回家才停住,付了钱就往回走,奈何喝得太醉,最后只能带着露宿街头的豪气一屁股坐在路边。
  来来往往的人看着衣着整齐却醉得不清的人,纷纷围上来看热闹,程哲周围渐渐围了一圈人。
  程哲迷迷糊糊间只知道周围人越来越多,不知道过了多久,隐隐约约间听到有人在喊自己,挣扎着睁开眼睛,酒精的作用,看不清人脸,只是觉得眼前的人身型像极了薛予深。
  “程医生?”眼前的人睁开了眼,但只是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明焕被看得有点毛了,只能再次开口喊了一声。
  听着眼前人的称呼,程哲觉得时间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四年前,脸色苍白的薛予深站在自己面前,用一样的称呼喊着自己。这是不是就像自己常常幻想的一样,老天垂爱再给自己一次机会,那这一次自己紧紧抓住,是不是就不会有求而不得,是不是就不用看着他牵着别人的手远去。
  “予深,你来啦。”程哲显然是把眼前的明焕当作了薛予深,一把抱住,然后趴在明焕肩上,在酒精的作用下睡着了。
  明显比自己高了很多的人就这么趴在自己肩上睡着了,这可苦了常被穆筱和宁棋笑称是受,实则体型也挺受的明焕。
  明焕颤颤巍巍扶起程哲,吃力地往前拖,周围众人见没有热闹可看,渐渐散去,只有几个年轻女孩子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那笑容实在是太眼熟,耀眼得让明焕欲哭无泪,一世直男的清誉啊,就这么毁于一旦,都怪宁棋这个不靠谱的队友,下次见面绝对要掐死他。
  艰难地把人从盛世广场人群密集的地方拖到出租车上,偏偏即使上了出租车,明焕也没办法把像牛皮糖一样黏在自己身上的人扒拉下来,在接受了一路出租车司机目光的洗礼后,明焕第一次有短短的路程过了一个世纪的感觉。
  “小伙子,好好过日子,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国字脸出租车司机大叔摇下车窗,对站在路边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明焕语重心长地道,然后脚下一踩油门,车一溜烟奔驰而去。
  在汽车的尾气中,明焕撑着比自己高太多的人凌乱在了风中。
  带着一身悲壮萧索之气,明焕拖着人在小区里穿梭,坦然自若地迎接来自饭后散步的众人的目光。
  在已经拖不动,想要就地躺下的时候,明焕终于把人拖到了自己的床边,被带着一同躺倒在床上,看着近在咫尺的脸,明焕内心在咆哮,耳朵尖却悄悄红了。好在对方接触到床铺没有多久就自觉松开了手,变成了平躺的姿势,明焕赶紧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猫之势爬了起来。
  明焕爬起来,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看着床上熟睡的人,正寻思着要不要给人煮点醒酒汤,揣在兜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掏出来一看,屏幕上正是宁棋用绳命装乖巧的来电秀。明焕蹑手蹑脚走出房间,轻轻带上门,这才接通了电话。
  “菩提受受,找我什么事啊?”宁棋非常熟练地掌握了黎昕不作死会死的精神。
  “次奥,宁棋,别作死,我可是熟练掌握了你课表的人,总有一天你会栽在我手上。”明焕一听到关键时候掉链子的人这会儿还拼命作死,就忍不住想隔着手机给他套个麻袋,然后一顿暴揍。
  “明焕哥,我错了,您老打电话,有什么事吩咐小的啊?”这个没有节操的宁棋,态度转变非常之快,堪称作死界中的典范。
  明焕甩甩头,把脑海里暴打宁棋的画面打散,说起正事:“我刚刚在盛世广场捡到了你们常说的程医生,想问你他家在哪儿,结果你个小没良心的现在才回我电话,我已经把人带回了。”
  宁棋一听,心里顿时乐开了花,什么叫缘分啊,啧啧啧,自己还没来得及出手,命运之神却已经伸出了魔爪。
  “那祝你们有一个嘿嘿嘿……”宁棋一边笑得女干诈无比,一边用眼神示意跟自己一起听着电话的靳亦航送助攻。
  靳亦航伸手捏捏宁棋的脸,随了他的愿,接过话头:“那程哲就麻烦你照顾了,他明天醒来会自己回去。”
  只听宁棋语气忽变猥琐,明焕心中暗呼救命,好在宁棋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换成了明焕觉得一定是个正常攻的靳亦航。明焕暗自欣喜一定是上天看他太惨,听见了他的呼救声。挂掉电话后认命地进厨房去准备醒酒汤,却丝毫不知道,其实自己已经被宁棋和靳亦航合伙卖掉了。
  把电话递还给宁棋,靳亦航一脸无奈摸摸他的脑袋,笑容中却带着纵容和宠溺:“满意了?”
  宁棋一把抱住靳亦航的胳膊,仰起脸笑得十分开心:“惊蛰大大最好了,那惊蛰大大,过会儿去KTV你给我唱血族三兄弟。”
  “好。”
  靳亦航宠溺地回答,然后看着宁棋愉快地跑远,这才把目光转向在一边并肩走着的楚均默和薛予深,看着那两人之间的气氛,估计除了薛祁阳,谁都插不进去,程哲还是早点收心的好,至于宁棋说的撮合明焕和程哲,还是顺其自然吧,这条路不好走,但谁知道最后两个人会不会凑到一起,就像当初自己和宁棋。
 
  ☆、第02章
 
  东方天空渐渐泛白,街上行人也多了起来,阳光透过窗帘缝儿洒进客厅里,良好的生物钟督促明焕准时睁开眼睛,望着眼前有点熟悉又略微陌生的环境,转转脑袋四处环视,好一会儿明焕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从沙发上滚下来了,现在正躺在自家客厅的地板上,真是一言不合就地板成就达成。
  明焕躺在地板上看着主卧的方向垂泪了许久,为什么之前没人告诉他,自家父母出去旅游会把主卧钥匙和客房钥匙一起带走,偏偏晚上捡了一个人回来的自己,只带了一把大门钥匙和自己卧室的钥匙。
  躺了一会儿,明焕终于认命地爬了起来,悄悄走进房间,床头的醒酒汤没有少,看来是晚上没有醒来过,一直到现在还在沉睡,双眼紧闭,眉头微微皱起,似乎从昨晚把人拖回来之后,这个人就一直是这样的表情。
  明焕忽然间有些好奇,很多次听宁棋和穆筱提起眼前的人,语气中满满都是对他在医学上造诣的崇拜,那这样一个常人眼中的成功人士,又是什么原因让他一个人喝得烂醉,甚至没有形象地坐在路边?
  明焕暗戳戳地好一阵思考,反应过来后才发现自己的目光还一直停在床上的人身上,赶紧甩甩头,收回自己策马奔腾的脑洞,这个人因为什么原因那样,似乎都和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啊。
  见床上人一直没有转醒的迹象,明焕拿起装醒酒汤的碗,悄悄退出去掩上房门。
  洗漱完草草解决了自己的早饭,明焕拿出电脑,把yy丢到路太太的小窝挂机,准备解决万恶的老板布置的任务。明焕成绩在专业数一数二,早早就确定会被保研,而导师肯定也是大学跟着混了三年多的老师,于是还没落到他手里,就已经被压榨得找不到北了。
  看文献不到半个小时,明焕已经是眼中泛满泪花,正准备抛之弃之,耳机里传来在明焕听来猥琐无比,并且总受气质十足的穆筱的声音。
  “哟,这不是我们的菩提神受嘛,竟然这么早就能爬起来挂机。”穆筱乐呵呵地开口调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