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老九门一八陵端式伪怂八爷+番外 作者:墨流烟

字体:[ ]

 
文案
开了个脑洞,陵端上辈子为难屠苏是因为掌教真人在背后的唆使,掌教真人和紫胤真人不和,明面上碍于种种原因不能做什么,但是却在背后默默给陵端灌输百里屠苏会害死大家的想法,陵端年轻气盛,又因为大师兄和小师妹都不理解他的好心,就愈发和屠苏结了梁子,后来掌教真人为了推卸责任就抛弃了陵端这颗棋子,陵端被逐出天墉城前一晚,意外得知了掌教真人的真实想法,于是心灰意冷的离开了天墉城,后来他四处流浪又身染恶疾,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所以赶去见了大师兄最后一面,但是大师兄忙于正事,并没有察觉到陵端心怀死志,于是匆匆离开,陵端心如死灰,落脚于一荒郊野外的破庙,用大师兄给的银钱拜托路边一孤儿在他死后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葬了他。
陵端死后穿成了八爷,这时八爷孤身一人在长沙城内还没闯出名头,老九门故事还未开始,陵端虽然一时无法摆脱上辈子的阴影,但上天既然给了他重来的机会,他也不忍辜负,只是决定此生仙人独行,再不为任何人或事情所羁绊,一心一意的取悦自己,奈何,后来却遇见了一个酷似大师兄的男人……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陵端张启山陵越 ┃ 配角:解九爷紫胤真人芙蕖涵素真人 ┃ 其它:甜宠文 
==================
 
☆、01
 
  陵端被葬在一个杂草丛生的小土包上,他是修仙之人,虽然失去了一身修为,但多少还是能预感到大限的来临,凌晨心有所感的时候,他在临时落脚的破庙周围花了一个时辰来找和心意的地方,毕竟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地方他少说也得住个百八十年,还是有必要花点时间选选的,他腿脚不便,也不敢走远,万一体力不支死在路上暴尸荒野那也太惨了点,这个小土包不错,来的人少,连条正经的路都没有,他不用担心太多人来坟前打扰他,花花草草的却不少,万一他死后有灵,还能跟这些精怪聊聊天,也不至于太寂寞。可惜了,他修为被毁,要不然布个阵法聚点灵气,立刻点化了他们给自己以后扫个墓上个香也不错啊!
  陵端瘫在地上,七想八想了半个时辰,感觉有点力气了,就放开嗓子吼小乞丐的名字,他的体力实在不够自己挖个坑的,况且大师兄给的钱都给了小乞丐了,他给自己挖个坟立个碑,也算正常服务范围吧。
  小乞丐按照陵端的指点挖好了够两人躺下的深坑,又连跑带颠的找了不少木头,让陵端挑一块做墓碑,陵端随手选了一块,就遣走了小乞丐,让他2个时辰后再来。
  陵端自己挪进了挖好的坑里,拿着木头有些犯愁,要是写个天墉城弟子陵端之墓吧,他怕自己还没过头七,就被挖出来挫骨扬灰了,毕竟他这辈子,妖怪没少杀,师兄弟也没少得罪,简直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啊,呸呸呸,我才不是猪……况且他也不是天墉城弟子了,还是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他六岁就进天墉城学法术了,以前的事早就不记得了,想写个曾用名都没有,除了长辈和大师兄叫他陵端,剩下肇临之类的师弟都叫他二师兄来着,他总不能刻个二师兄在墓碑上吧!
  唉,回想起以前吧,掌教真人和执法长老都要忙着修炼,大师兄又要除妖又要照顾屠苏累的不行,他想多让大师兄休息休息,所以整个天墉城弟子和杂役的吃穿用度都得他过问着,他真正拿天墉城当自己的家,所以事无巨细的CAO心,也不嫌麻烦,每天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弄完这些还要督促师弟们练剑,毕竟以后大师兄接任了掌门也不能常常下山,自己肯定要陪着大师兄在山上清修的嘛,那天墉城的威名,还不是要靠这些师弟们了,好好教导他们是很有必要的嘛!这些都忙完了,一天也就差不多过去了,偶尔有闲暇时间了,他还要做点小法宝之类的讨小师妹欢心,再顺便欺负欺负百里屠苏,既讨了掌教真人欢心又给抢走大师兄的人一点教训,简直一箭双雕!
  陵端有点烦躁的拍了一下手里的木头,想个碑文而已,也能牵扯到那么多过去的事!
  陵端有些挫败的扔掉了所谓的墓碑,躺在挖好的深坑里,努力睁大眼睛看着天墉城的方向。
  他活了20多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万多个日日夜夜,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在天墉城上忙这忙那,剩下那20%,虽说不在天墉城吧,也用在除魔卫道提高天墉□□气上了,以前他想着大师兄,想着小师妹,想着肇临,想着许许多多的人,却很少想自己,以至于,有一天他被撕掉了天墉城二师兄的标签之后,别说总结自己的人生了,他连个属于自己的名字都找不到。说起来,还真是有点可悲的样子。
  就算没有他,大师兄最终还是会顺利接任掌门之位的吧,师弟们还是会好好练剑,天墉城的杂事也会有更好的人去处理,不必百年,恐怕一年后,就没人会想起他这个二师兄了吧,哦,又忘了,他现在不是二师兄了。
  看在二两银子的份上,还是祝福大师兄和小师妹幸福美满吧,最好不要记得作恶多端的陵端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小透明,存稿很多~保证日更!希望大家喜欢~
 
☆、02
 
  陵端清楚地记得自己应该是死了,在一个算不得风和日丽但也不至于狂风暴雨的普通日子,他一个人躺在花钱挖好的坟墓里,一边思考他这辈子到底有何意义,一边感受到生机慢慢的从自己身体上消失。都说生死之间有大恐怖,陵端想,那些话果然都是骗小孩子的,他感受到的不止不恐怖,甚至还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呢。
  仔细想想,他这辈子啊,真是片刻不得安宁,以前还是二师兄的时候,外面世界纷纷扰扰的事情吵他,天墉城的杂役,师弟,小师妹,还有山下的百姓,每天都七嘴八舌的说着各种各样的琐事给他听,他静不下来,后来被逐出天墉城了,他心里的人还在不停地吵他,刚开始心里的人天天吵着叫他振作,叫他努力重新修炼,总有一天让大师兄刮目相看,后来发生了一些可怕的事情,他彻底失去了重新修炼的资格,又命不久矣,心里的人又吵着叫他去见大师兄最后一面,他不得已厚颜去见大师兄,本以为见完大师兄,心里的人会大发慈悲还他一个安静,没想到心里的人又变本加厉的开始质问他,到底对师兄抱着什么样的感情。
  什么感情?还能有什么感情,当然是崇拜敬仰爱戴之类的正当范围的师弟对师兄的感情,还能有什么感情?还想要什么感情?
  “快点死吧,死了就安静了,就不用那么烦了。”陵端闭着眼睛小声的念叨着,像在催眠自己似的。同时陵端心神恍惚了一瞬,却又恢复了清醒。
  “嗯?怎么又恢复清醒了?”陵端闭着眼睛自言自语了一句,“原来去死的过程也这么复杂……”
  “等等,这是谁在说话?怎么不是我的声音?”陵端猛地睁开眼睛,望着空无一人的房间,他的脑海中大概闪过了十万句类似我是谁,我在哪,我从哪里来这种白痴问题……
  陵端试着起身,发现毫无阻碍,所以这应该不是转世投胎吧,没听说谁家孩子刚生出来就能坐起来的,再说刚生出来也不可能这么大啊,陵端一边小声地碎碎念,一边CAO控着现在的身体下床,行走跑跳,都尝试了一遍,发现毫无阻碍,“难道是我临死前不小心夺舍了过路的人?不可能吧,祖师爷在上,我可是读遍天墉城所有记载奇闻异事的书籍的人,没听说失去修为还能夺舍的人啊,再说我都巴不得快点死,我哪能夺舍祸害别人啊?”
  陵端的悲伤有十个天墉城那么大,以前想活,师尊非要弄死他,后来他想死,不知道哪来的大能竟然主动帮他夺舍,宁愿耗损自己的修为也不让他死!做人好难!
  陵端东摸摸西看看的,很快就走遍了整间屋子,屋里瓷器古画之类的陈设不少,不过对于从小接触的都是修仙法宝的天墉城二师兄来说,真心觉得这些俗物都是破烂玩意……
  陵端想着,好歹那位不知名的大能也损耗了那么多修为来给他续命,他要是现在就自杀吧,死了还好,万一死不成被大能发现,搞不好会被抓走抽魂炼魄啊!死嘛,陵端是不怕的,但是他怕疼啊!尤其怕抽魂炼魄那种烈火作用于魂魄却不伤人性命的疼,他体会过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疼,所以才那么淡然的接受自己大限将至的消息,可是现在他被强迫夺舍了,他是不敢再去挑战那些大能了。
  既然不能死了,陵端也想开了,反正他现在夺舍了,谁也不认识他了,他这辈子就低调的大隐隐于市得了,空耗个百八十年,等这具身体大限到了,他再自然死亡,谁也不得罪,也挺好的。
  自我安慰完毕的陵端,决定还是出去找找吃的,顺便找机会了解一下这具身体和周围环境的情况,再决定是赶紧跑路还是在这呆着养老。
 
☆、03
 
  推开院门的那一刻,陵端被一个好消息和好几个坏消息砸蒙了,好消息是他貌似被扭转时空送到了未来,他不必跑路也不用担心偶遇他数不清的仇人了。坏消息是他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更坏的是,他身无分文,却无一技之长,陵端活了二十多年,天墉城只教他如何降妖伏魔,保卫苍生,可没教他如何赚钱,毕竟上赶着给天墉城供奉的人能绕天墉城两圈还多呢,翻谁牌子……啊呸,翻什么牌子,是收谁的香火钱还要他陵端看着顺眼呢!
  陵端顺着墙根漫无目的的走,脑海里不停的盘算着,这具身体没内力,法术用不出来,除妖不行,剑术嘛,逼急了倒能卖个艺混口饭吃,可他好歹当了二十多年的剑侠呢,自尊心还是要的嘛!
  “算命,算命,不准不要钱!”身穿长褂的老人,虽没指名道姓一双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陵端,“年轻人,我看你似是遇到了难事,何不来老头子这里算一卦,解解烦忧!”
  “你给我算命?”陵端嗤笑一声“老头儿,我的命不是谁都可以算的,你小心折了自己的寿数。”
  “老头子已是风烛残年,活着也不过苟延残喘,正是到了该为年轻人铺路解忧的时候啊!”老人呵呵一笑,竟是毫不在意陵端的讽刺。
  “那好,反正小爷闲来无事,就拿你打发一下时间”陵端一把扯过凳子,吊儿郎当的坐下。
  “算卦不忙,先听老头子讲个故事!”闻言陵端不耐烦的想起身离开,老人看似瘦弱,竟能一把扣住陵端的肩膀,陵端运起全身力气对抗,老人双手竟纹丝不动。
  陵端心道不妙,不会刚一夺舍,就撞到枪口上了吧,莫非老头子看出了我的来历?
  “年轻人何必惊慌,我若有心加害与你,大可一击了事,也不必费这么多口舌了。”老人双眼明明浑浊不清,却似能够借着陵端的表情读懂陵端的内心似的。
  “老先生有故事要讲给我听,我做小辈的,自然是要洗耳恭听的。”陵端向来佩服自己能屈能伸的本事。
  陵端撤了手上的力气,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摆出了在天墉城上早课的架势。
  “老朽家族世代钻研易经和术数,相传,先祖不过是山间野草却有幸被古时修为通天彻地的大能点化成精,由于血脉之中被大能注入了一点鸿蒙紫气,方能略通阴阳和窥测天道!我祖先本想一辈子随侍在大能身边,以报点化成精和加强血脉之恩,大能为我祖先赐姓为齐,又让他云游天下,务必开支散叶,让后人等待一位少年,祖先猜测齐姓,乃是隐晦的团圆之意!”老人拿出一块锈迹斑斑的罗盘置于桌上,罗盘的指针飞速旋转片刻,竟自行破空而去,陵端一惊,忙四下张望周围人的反应,周围人神色如常,仿佛破空而去的罗盘只是陵端一个人的幻觉一样,陵端心中惊疑不定,却不敢妄动。
  “这罗盘乃我家传之物,据说只有找到了祖先等待的人时,它才会发生反应,几百年间从未有人能够驱使它,刀砍斧凿火烧,皆不能损坏半分,现在它自行离去,证明,少年你正是我齐家祖祖辈辈都在等待着的人啊!”
  老人神色如常,手却紧紧的扣在桌面上,指甲断裂都无所察觉。
  “你们在等我做什么?”陵端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干巴巴的问了一句。
  “灵魂破损,切记不要妄动刀兵,勘破心魔之日,就是你我再见之时。”老人长舒了一口气,这段在齐家口口相传了上千年的话,终究是被他带到了,他无愧于齐家先人几十代的等候和期望,从今以后,齐家再无限制,与常人无异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