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贞子他又硬了 作者:宅欢子

字体:[ ]

 
文案
家里电视机爬出了一只贞子跟我抢泡面还当众遛鸟我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阳,曾梓 ┃ 配角: ┃ 其它:
 
  ☆、我叫温阳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就是篇午夜凶铃的脑洞文,文笔渣渣,大家多多包涵啦!
  世上有阴阳眼的人不少,但要说能看见阿飘还给人家煮泡面的大概就只有我了。
  看着眼前津津有味吃着□□的贞子,我木着脸默默捡起我碎掉的世界观,然后杯具的想起自己的世界观早在八百年前就碎成渣和爷爷的骨灰一块儿撒大海了。
  我叫温阳,20岁,设计专业大二狗一只。
  我生来就有阴阳眼,能看到各种阿飘就算了,还特别招阿飘。
  小时候邻家的大孩子们招笔仙,没我肯定不成,有我你还得担心能不能把它老人家请回去。
  进个鬼屋还能帮人家召来免费劳工,保证真材实料还自带冷风,简直不要太专业!
  总之无论去到那儿我都像戴着VR看鬼片,tmd360°见鬼无死角。
  直到10岁那年爷爷给了我一个护身符后,困扰我多年的噩梦才总算是结束了。
  现在的我虽然还是能看见阿飘,但阿飘们都只敢远远的站着,偶尔也会有一两个不怕死的尝试靠近我,但也就是靠近了几步就放弃了。
  那符据说是给大师开过光的,啧啧啧,真不简单。
  即使我的体质问题得到了解决,十年的噩梦已经在我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导致我至今仍然不敢进鬼屋、看鬼片。
  偏偏我那几个发小知道这事后还千方百计的想让我和他们一块儿看鬼片,还时不时在我的小电影文件夹里混入恐怖片害我被吓得差点发誓终生不撸。
  娘的,要是老子真不举了第一件事就是烧死你们这群傻X!
  小电影事件后我以为他们终于肯消停了,结果事实证明,相信他们的我才是傻X。
  
 
  ☆、小光碟
 
  这天一早我收到了一个来自发小萧子成寄来的包裹。
  上面没有任何说明,拆开后里面就只有一张白白的光碟,特么连包装都没有。
  看起来特像外边大金牙见到小年轻就会呵呵从桌子底下拿出来说□□要不的那种片子。
  我想了想,到厨房泡了碗□□拿到客厅茶几前坐下,然后把光碟放进光碟机,按下播放。
  然后电视上就开始出现各种意义不明的黑白画面。
  然后最后画面停留在一口井。
  然后贞子就爬出来了。
  不是从井里,是从我的电视机里爬出来到我面前。
  我非常害怕,怕得连□□都没吃只顾着抖了。
  贞子爬出来后就没再有任何动作,我稍微放松就想起了大概已经变成面糊的□□,我一慌不小心不小心打翻了泡面,一时之间整个房子里都弥漫着红烧牛肉面的香味。
  然后,我听见了肚子咕噜咕噜叫的声音。
  贞子那里传来的。
  我囧囧的看着贞子,敢情你老人家还饿着了?
  “阿..阿诺..”
  说话了说话了说话了说话了说话了说话了说话了说话了说话了说话了说话了说话了啊啊
  作为全世界第一个有幸听见贞子天籁之音的我一鸡冻手一抖把叉子给掉地上了。
  贞子又开口说了句日文,虽然听不懂但作为一个合格的海贼迷我还是敏感的抓住了饿这个单词。
  肚子饿吗....我抓抓头,见她老人家乖乖趴着完全没有要攻击的意思,我想了想说句桥到麻太就起身...泡□□去。
  
 
  ☆、贞子的真面目
 
  我把泡好的面放在小茶几上,招呼贞子过来坐下。
  想了想,又从冰箱里拿出一罐七喜打开放桌上。
  一个大姑娘渴得嗓子都跟汉子一样粗了,真是怪可怜的。
  贞子坐下后说了句一踏踏七妈丝就拿起叉子开动了。
  那经典长刘海很碍事,但贞子大概是饿得狠了也顾不上把刘海掀起就狼吞虎咽,好几次头发都快浸汤里了。
  我看着那刘海碍眼得很,手痒想拿个橡皮筋把那些黑毛给扎起来。
  可想归想,我到底还是没有勇气,天知道掀起来后会什么样子啊!而且也不能保证掀起后她会不会受到刺激突然暴起伤人啊!
  ...可是那刘海真的好烦啊!
  强迫症的孩子伤不起!
  我心下一横,随手拿起一个橡皮筋,然后忐忑的招手让贞子靠得近些。
  贞子不明所以的往前倾,我深吸一口气,伸手将刘海抓住,往后一拉然后迅速绑起!
  我看着贞子的脸楞了一会儿,然后淡定的松开手。
  此时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我现在的心情就好比有人叫你拨开一丑女的头发,你做好了会看到一脸麻子的心理准备但是一拨开却发现那丑女竟特么长得跟胡歌似的帅得不要不要的。
  要是你能不崩溃嘛!
  你作为一个厉鬼的职业素养到哪里去了,要是知道你头发底下长这样还喜欢吃□□导演和观众都会哭的好吗!
  
 
  ☆、凶器
 
  绑起刘海后贞子吃面都方便多了,看她老人家顶着一张美男脸狼吞虎咽的吃着□□,我顿时有种在看胡歌代言□□的蛋疼感。
  好吧其实也不是那么像胡歌,会这么比喻纯粹是因为自己语死早想不别的形容词来形容这种带点干净爽朗又帅气的气质。
  用干净爽朗又帅气这种形容词来形容一只女鬼的我也是醉了。
  见贞子喝汤水喝得满嘴油光头发脸颊沾着葱花还笑得一脸智障儿童欢乐多,我叹了一口气,认命的拿张纸巾把她的油光闪闪的脸蛋给擦干净。
  算了,贞子就贞子吧,只要不害人她爱待多久就待多久,就当是养宠物好了。
  绝对不是因为看她笑得跟智障似的还一副生活不能自理的模样才收留她的,我才没那么同情心泛滥呢。
  我看着贞子从电视机里拖到我家地板上的黑印子,再看看贞子沾满污泥枯叶的头发和脸蛋,体内强迫症的因子开始蠢蠢欲动。
  我拿出手机将洗澡翻译成日文,然后想到我一大男人对一个传统的日本妇女提出洗澡这种事好像不太尊重,于是把洗澡改成清理翻译了拿给贞子看,贞子看了乖巧的点点头,提起裙脚就站起来,然后——
  拉!高!
  没有一点点防备,贞子她!就在我面前!
  坦!胸!露!乳!了!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这贞子根本木有乳!那俩货分明是乳肌!
  握草这是哪门子烂公司拍的午夜凶铃!
  贞子还长丁丁!
  我看着贞子腿间那某坨龙傲天级别的凶器整个人都不好了。
  还特么粗长!
  差评!
  
 
  ☆、格盘的贞子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是短篇所以时光飞逝什么的不要觉得奇怪哈(你这懒虫
  巨屌怪来到我家有三个月了。
  那天洗澡后我问过他名字,他竟然摇头说不知道。
  敢情这贞子是格了盘的,怪不得如此萌萌哒。
  自从知道他是带把的之后,我总觉得贞子这称呼别扭得很,但除了贞子他也没别的名字,我不想老喊人家阿诺诶多,干脆就问他要不我给你取个名字吧?
  他点点头。
  就叫曾梓吧,我说。
  他点点头,看着我的眼睛亮亮的害我有点不好意思。
  于是曾梓的名字就这么定下了。
  曾梓长得人高马大比178的我高出了一个头,二头肌胸肌腹肌大腿肌大叽叽一样不缺,这样的好身材加上那张好脸蛋再配上那低沉性感的嗓音简直就是霸道男主标配,往外头一摆绝对迷死一群妹子。
  但!是!
  长得再怎么帅,都掩盖不了你心智只有三岁的事实!
  神啊,如果让时光倒流,我宁愿死也不会收留这个生活九级伤残的祖宗!
  三个月来伺候这祖宗刷牙洗脸刮胡子洗澡穿衣吃饭睡觉都伺候出了心得这种事我会说嘛!
  日常生活不能自理就算了,这祖宗还是挑得很,看电视不看NBA只看喜羊羊!睡衣不穿皮卡丘只穿喜羊羊!薄荷味牙膏不用只要水果味!苹果不切成兔子形状不吃!香肠不切成章鱼形状也不吃!
  洗澡时让他自己学洗丁丁还赌气跑到客厅遛鸟!
  睡前不给讲故事还不肯睡觉!
  不乖打他屁屁还给我哭!
  一哭家里灯管还特么瞬间炸裂!
  你这么任性你家长知道吗!
  从井里爬出来了不起啊!有本事自己洗丁丁啊!
  
 
  ☆、和贞子睡觉
 
  
  “...就这样,小木偶和白雪公主一起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完成日常任务-给曾梓念睡前故事后,我打了个大哈欠,然后为曾梓掖好棉被。“故事时间结束,睡觉。”
  nnd,三个月的奶爸特训都把我训练得连掖被子这种别扭的□□动作都成条件反射了。
  从取名字那天起我就开始教曾梓识字,三个月下来已经累积了一定数量的单词,听故事已经难不倒他,一些简单的日常对话也说越顺溜了。
  值得庆幸的是他学得很快,否则我这奶爸兼设计工作者还真的没那个美国时间去学日文哄他吃饭睡觉。
  “晚安,温阳哥哥。”
  那声低沉的哥哥叫得我的全身抖两抖,我心累的回声晚安的转身睡去。
  和一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躺一个被窝还听人家用低沉粗哑的男低音在你耳边叫你温阳哥哥这种事简直不是普通的糟心。
  两大老爷们挤一个被窝也不嫌硌得慌!
  没想到我一滚远曾梓就不乐意了,说了声“要抱抱”大长手就环住我往他的方向拉,那力道大得都快把我内脏给勒出来了。
  你这体力怎么就不和智商一块儿降到3岁!
  “听话,好好睡觉。”我扭了扭身子,搭在我身上的两条长手纹丝不动。
  我是真不愿意让他抱着睡,一来曾梓不太会控制自己的怪力,像现在清醒的时候环着我都能把我弄疼,我真怕他睡着睡着就把我给活活勒死了。
  二来则是..我回想起某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被某人抱着屁屁上还搁着硬邦邦好大一只炮的场景,菊花一抽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一只鬼不穿墙摸得着看的着会吃会睡会拉会尿连晨X这种生理反应都没落下你到底还有没有作为一只鬼的自觉!
  晨X就算了洗澡时我往你大腿抹肥皂你特么也一柱擎天!这是职场骚扰你知道吗!
  不帮你撸就赌气遛鸟!光着腚爬上床蹭蹭蹭还射我一床!我的床哪里惹到你了你说啊!
  想起那天床单上的惨状我就浑身不舒服,心里想着明天一定要把床单再洗洗晒太阳消毒。
  考虑完洗床单的事,身后的某三岁怪力男童还是完全没有放手的意思。我郁闷了一会儿也就放弃挣扎缩人家怀里去了。
  其实曾梓住进来也不是没有好处的,那身体冰冰凉凉抱着可舒服,连空调都省了。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曾梓的王八之气太强大,我竟然都没再遇见阿飘了。
  我眯眼就要睡去,身后某只却抱着抱着就喘了喘着喘着就硬了。
  “温阳哥哥...”曾梓委屈的叫着我的名字。“叽叽疼...”
  说完还用某凶器往我后腰蹭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