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似卿传(穿甄嬛传)+番外 作者:穆凝(上)

字体:[ ]

  文案
    雍正皇帝打了个盹,再一睁眼回到了雍正元年。
    什么?老八挂了,还葬入泰陵?德妃没死,还化身慈母。
    一定是上天看朕的日子太苦逼,让朕到了这么一个有娘没弟弟的地方。
    等等,这个世界怎么处处透着古怪?
    皇后前面还有一个纯元皇后?小年糕一点没有温柔小性!
    再等等,怎么甄嬛长得那么眼熟?
    啊呀呀,怎么纯元的画像那么像老八!!!
    朕不要这个后宫,朕不要!
    朕自己选一个后宫!
    然后……
    然后……
    八爷一闭眼,再一睁眼,怎么爷变成了女人,这轿子是要去哪呀?
    什么,进宫??
    大哥大婶,现在皇帝是哪位呀?
    什么,雍正元年?
    什么……爷被选中了……
    老四,你眼瞎了吗,把爷给选进后宫,不怕爷咬死你呀!!!
    故事就是这样的神展开。
    看四哥穿自己怒甩绿帽,看八哥入后宫独领风骚。相爱相杀只是作料,相爱相守才是目标。在这个别样的雍正朝,明君贤后(王)相伴相依。
    本文使用的是电视剧甄嬛传的背景,小说阿凝木有看过。
    因为电视剧里都没有其他弟弟的事,连十三都没有呀,所以阿凝会一一给添补进来。(十七爷,你的日子不会好过了)
    为了避免出现两个八哥这种局面,这里就让甄嬛传里的八哥早早去了,让八哥本尊快点进宫吧。
    【喜欢本文的话,欢迎多留评论,多加收藏,阿凝在此谢过】内容标签:清穿 性别转换 宫廷侯爵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胤禛,胤禩(似卿) ┃ 配角:胤禟,胤誐,胤祥,胤祯,甄嬛,华妃,宜修,甄嬛传众人 ┃ 其它:四八,甄嬛,似卿==================
    
    ☆、第一章 寂寞如雪
    
    雍正四年九月,紫禁城炎夏尚未褪去,一道冰冷的消息传进了养心殿的西暖阁。
    皇帝站在剔透的玻璃窗前沉吟许久,他的八弟胤禩,他的廉亲王允禩,亦是他的罪臣阿奇那已经在阴森的宗人府里咽了气。
    皇帝回到软榻上坐了,九五之尊并未有设想中的如释重负,就这样带着满腹的惆怅陷入了小憩。
    ————————————————
    迷蒙中胤禛听到有人轻唤着:“皇上,皇上”。
    胤禛极为不满的睁开眼,怎的方才还在西暖阁歇着,此刻却躺在内寝殿的床上?
    而跪在床侧的苏培盛看见皇帝睁了眼,简直喜极而泣道,“皇上,您可醒了”。
    胤禛压下心中的疑惑问道,“朕这是怎么了?”
    苏培盛赶紧回道,“皇上,您昨个看折子时晕了过去,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及华妃娘娘都急坏了。”
    胤禛闻言脸色一沉,“太后?”什么太后?哪个太后?孝恭仁皇后乌雅氏不是早就在雍正元年五月崩了吗?
    苏培盛以为皇帝不满惊扰了皇太后,立马重重低下头去哀求道,“皇上,您睡了一夜外加一天,太医也说不出是什么病症,这可不就惊动了太后娘娘。刚刚太后娘娘命人送来的红枣莲子羹还在火上温着,皇上,您可要进一点?”
    胤禛心知这奴才一向精滑却又忠心,不然也不可能被留到现在,于是按了按太阳穴含糊问了句,“今天是几日呀?”
    苏培盛以为皇帝这是睡久了忘了时日,便立刻回禀,“回皇上,今天是十月初八。”
    十月?胤禛并未再细问年份,而是不着痕迹的命人端上羹粥小菜略微吃了几口,便直接更衣出了内寝。当皇帝步入西暖阁时旋即愣住,那本应清透的玻璃窗荡然无存,仍旧是旧式的纸窗,胤禛迟疑着坐在御案之后,看着奉上的茶杯,是他十月里最常喝的乌龙,正是消热生津的时节,仿佛这一切和往常一样。
    向来谨慎的雍正皇帝在遣去宫人之后,只留了苏培盛问话,“阿奇那如今怎样了?”这一切的古怪不都是发生在老八病逝宗人府之后吗?也难怪皇帝第一个便怀疑到这件事上。
    苏培盛看着皇帝端着茶杯等着自己答话,极为罕见的愣住了,随即噗通一声跪下吞吞吐吐道,“奴才,奴才愚钝……不知皇上所指是?”苏培盛从潜邸跟随至今,饶是如何的聪明伶俐,也是不明白皇帝这是在问何事。
    胤禛端着茶杯的手明显一抖,拿眼睛狠狠地锁了苏培盛,只见这奴才的汗水刷拉一下又下了两层,于是轻描淡写道,“没事,起来吧。”然后撂下手里的茶杯,翻起了御案上的奏折。
    “雍正元年”,放在最上面的折子里是这样写的,而折子的内容如响雷般在胤禛脑中炸开。这折子是诚亲王允祉上的,里面写得是廉亲王下葬事宜,以和硕亲王之礼厚葬于泰陵,其余的场面话胤禛已经无心再看。
    自从醒来之后,胤禛便发觉这个世界处处透着诡异。这里不仅时间变了,还平白的冒出个太后,如今连老八都提前病逝还得了厚葬。胤禛一面想着一边心中哼笑,朕这定是被梦魇住了。
    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一声,“皇上,太后娘娘驾到。”
    胤禛瞳孔一缩,却还是起身相迎,只见被扶着进来的皇太后一脸担忧慈爱之情。
    “给皇额娘请安。”胤禛毕竟是多年练就了喜怒不形于色的功夫,瞬间收起心绪,不冷不热的给皇太后请了安。
    太后似乎并未察觉皇帝的异样,而是携着皇帝的手在软榻上坐了,嘱咐道,“皇上刚刚才好,也该多休养几日才是。”眼中写满慈母之情。
    要说眼前这位皇太后的样貌倒是没有一丝不同,只是这拳拳爱子之情真真让胤禛有些别扭,但皇帝嘴上还是照例说了些客套话。直到皇太后提起廉亲王的葬礼时,胤禛终于发现了其中的不妥,怎么把老八葬到泰陵里了,方才只因消息太过突然竟让他忽视了这点。
    而皇太后似有所指道,“这事也算过了,皇上就放下吧,切莫再过哀恸。”
    胤禛心中腹诽,老八死了朕哀恸什么,朕巴不得将他摧骨扬灰,只是一想到竟把胤禩葬入泰陵,胤禛就恨不得马上写一道圣旨命人给挖出来。
    皇帝此刻微变的脸色看在皇太后眼里那意思可就南辕北辙了,于是赶紧劝诫道,“皇上,这大选也结束了一月有余,皇上也该多到后宫走动走动。国事虽重,但为皇家开枝散叶也是大事呀。”
    胤禛闻言脸色继续下沉,大选?元年即大选了?罢了,罢了,这胡乱的世界不过是朕的一场梦,赶紧醒过来吧。于是胤禛略微敷衍了皇太后几句,便称累去歇着了。
    可惜皇帝并未能如愿,直到第二天醒来,胤禛发现还身处在这诡异的雍正朝里。各种怪力乱神的念头在胤禛脑中闪动,最终还真是让雍正皇帝想通了。
    无论在哪朕还是朕呀。这一朝不仅多了一位慈母般的皇太后,连随着老八而去的八爷党也已偃旗息鼓。兴许正是上天垂怜朕的艰辛,特意把朕渡来这个世界,好让朕大展拳脚成就一番帝业。
    只这么一想胤禛就顺理成章的开始了一天的政务,不出半天功夫皇帝便极为欣慰的发现这一朝轻松了许多,果然没有八爷党掣肘的日子就是这么爽快。
    胤禛从和大臣们的议事中,逐渐梳理起这一朝短短一年的政事。虽然廉亲王早逝,但九贝子还是被发遣西宁,老十亦被圈在府中,老十四依旧是去遵化守着景陵。这些事的时间和胤禛记忆里有些出入,但几乎脉络如出一辙。胤禛不由感慨,这一朝也算是老八好命,恰到好处的死了,倒得了一个善终。想到这里胸中升起的一股难以名状的滋味,让皇帝偶尔陷入了沉默。
    不出五日,胤禛已经将本朝事务摸了一个通透,励精图治的雄心壮志再度激荡在胸中。而皇太后三番四次的暗示,胤禛觉得是时候理一理了,于是终于想起了后宫。
    皇后还是那个皇后,可怎么成了庶皇后,胤禛拿着粘杆处的信息,不满的把茶杯撂下。年氏的封号华妃看起来也是不伦不类,想来不只前朝历史有了些微变动,就这后宫也是大大的不同了。
    胤禛表面上去看了一眼皇后,用了晚膳就去了翊坤宫。也不是说胤禛多想念年氏,毕竟在皇帝的记忆里年贵妃才刚刚于雍正三年十一月病逝,于是胤禛第一个就想到去瞧瞧她也算是情理之中,习惯使然。
    甫一进门,翊坤宫里袅袅的香气险些把胤禛熏一跟头,而华妃竟不出门迎候,而是著着贴身短装在寝殿里候着皇帝。看着那一身俏丽鲜活的橙红色,配着那张熟悉的容颜却陌生的仪态,胤禛微惊,这哪里是朕病弱柔嘉、持躬淑慎的敦肃皇贵妃,这人分明已经被宠得刁蛮无状,但从一个后宫宠妃形容举止中,胤禛也算是读出了自己之前这位雍正皇帝怕是还挺爱这个口味。
    饶是依着胤禛的性子,没有当场呵斥发作了就算好的,但是皇帝心里清楚此时还是得顾忌着年羹尧,因此只得咬着牙在翊坤宫歇下,一夜无话。
    皇后、华妃不可心,那自然还有刚刚入宫的小主们。沈贵人倒是如皇太后所言一般温婉持重,可惜一个年轻轻的贵人过于的端庄稳重了些,皇帝闲暇之时也就偶尔招幸两次,并无太多意趣。
    还有一位安答应更是让胤禛呕血,竟然在被临幸之时吓得浑身瑟缩,甚是扫兴,直接被皇帝连夜命人抬回了宫。
    连续几日流连后宫的消息让皇太后深感欣慰,而胤禛也在郁闷之余得到了一些有意思的消息,原来在朕过来之前的这位雍正皇帝还真看上了一位小主。
    胤禛看着秘折里的故事,频频摇头讪笑。这大理寺少卿甄远道的长女甄嬛似乎在殿选时便得了皇帝青眼,虽然只封了常在,但却是唯一获了封号的小主。只是被分到碎玉轩的偏僻宫室居住,不幸感染风寒,一直称病。而更诡谲的是,这位菀常在于御花园偶遇皇帝,在未侍寝的情况下就被升了贵人,可谓是闹得宫中人尽皆知,难怪前日朕在华妃那里领受了那么大醋意。而如今这位菀贵人的病似乎是大好了,巴巴盼着侍寝可皇上却迟迟不翻牌子,这便迂回着让人将消息递到了皇帝跟前。
    胤禛瞧了瞧刚刚帮着递消息过来的苏培盛,想着如果不是皇帝真心喜爱,这奴才是断不会卖这个人情的,于是便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翻了菀贵人的牌子。
    菀贵人的姿色倒是不错,眉眼之间竟有一丝似曾相识之态,胤禛拉开帷帐细细的打量一番,又觉得那眼熟之感转瞬即逝,让人摸不清来由。于是便直接掀开锦被又再度从上到下看了一番,心想着比之年氏还是差了点颜色,但转瞬又想到如今华妃的刁横,心里便给这边的年氏大大减了几分。而甄嬛被皇帝这样掀开被子上下打量几个来回,已被幸福冲昏了头脑,只当皇帝是看得呆住,于是愈发觉得今日的皇帝竟比之前所见更添了几分王霸之气,那天真的少女情怀自然是彻彻底底的沦陷了。
    而皇帝这边对后宫可没这么多心思,胤禛只是想着让皇太后宽心,也算是给朕刚来到这边压压惊,就顺势让甄嬛多侍寝了几次,于是后宫自然就掀起了新一番的风起云涌。
    很快皇后赐给华妃的宫女坠井而亡的消息就传到胤禛耳朵里,胤禛直接把皇后的明示暗示给打压了回去。青海罗卜藏丹津落发生叛乱的折子还在桌上,年羹尧还有的是用处。这个年氏胤禛虽是不喜,但毕竟军国大事不能儿戏,即便是在这个全新的雍正朝也是要宠着年氏的。只是一想到这些,胤禛对着这个生机勃勃暗潮汹涌的后宫便更多了几丝厌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