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峰宇)风雨无阻(张小凡X方兰生,樱空释) 作者:风花不落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只鱼引发的血案,咳咳,其实,是两只MV引发的故事。
前世的误会不甘,轮回到今世,是否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痴汉凡,少女兰,强势释,统统都到碗里来~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小凡,方兰生,樱空释 ┃ 配角:曾书书、林惊羽、田不易、方如沁、卡索、火王等 ┃ 其它:青云志众、古剑众、幻城众
 
 
  ☆、第一章
 
  “你背叛我!”
  “你不相信我!”
  强烈的恨意,炽白让人真不开眼的光。“呼呼”张小凡惊跳起来,大口喘着气,他伸手摸摸额头,一身冷汗。又是这个梦,相同的梦他已经做了很多年,总是那一两个模糊看不清的场景,那同样刺眼的白光,还有那道淡淡柔和却透着无比冷意的声音。若不是那道声音,他简直要厌恶这个梦,因为梦后他总是延续梦中的心情,很坏的心情。
  他不知道这个梦代表什么,但总觉得与自己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也曾各方留意过,却始终没有发现与梦里那道声音相似的声音。他爬起身,从脸盆中拘一把水冲到脸上,顿时感到神清气爽了许多。
  “不管它了,顺其自然。”他拍拍自己的脸,对自己说。这梦也纠缠他好几年,习惯了都。现在的心境与早几年已经大不相同,刚开始做这梦时,他整个人都陷在梦中,梦醒了也回不了正常的生活。整天着了魔般寻找什么,浑浑噩噩,不清不楚,让自己师父师娘师兄师姐担心不已。
  “小凡快点啊,别磨磨蹭蹭了。”屋外他师姐田灵儿大喊道。昨天田灵儿就来找他让他今天陪她下山置办些东西。第一次下山的时候,被他师父骂了个狗血淋头,现在他法术好了,师父就不怎么管他了。
  “师姐,都要买什么东西啊?”他们御剑到河川城①附近,然后步行进城。虽然城里青云门弟子不少见,但御剑在这里还是太招摇了点。
  “噔噔,你师姐我做事你还不放心,早准备好了。”田灵儿从腰间抽出一张纸条,“购买清单,有这个咱们就不怕忘了,也不用着急。走,先去同城酒楼吃东西去,吃饱了才有力气买东西。”说完就拉着张小凡进去酒楼,找了张靠窗的桌子,将小二吆喝来,刷刷刷点了一桌的菜。
  “师姐,就我们两个人,这么多吃的完?”张小凡瞪大眼睛看着满满一桌鱼肉虾珍菜,荤素一样不落。
  “有的吃就吃,开动了!”田灵儿看着一桌好吃的,眼睛直冒光,一只手拿着一根筷子,“这个,这个还有这个,看起来都好好吃啊。”然后也顾不上张小凡,大快朵颐起来。
  张小凡看着她笑笑,夹了块白嫩鲜美的鱼肉放进嘴里,眼睛跟着一亮:“好吃。”大竹峰上都是自己做饭,吃多了自己的手艺,尝尝别人做的真是不错,新鲜的很。
  半个时辰后,田灵儿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吃不下了,吃不下了。”一桌子菜如同被狂风卷过剩下一小点。张小凡不可思议地看着她,要知道他可是只吃了一点,一大半都是田灵儿一个人解决的。
  “师姐,看不出来……”看不出来这么能吃,当然后半句他没说出来,这种话对女孩子说太失礼了。“那剩下的怎么办?”还剩下一些,吃又吃不下,扔了怪可惜的。张小凡出生小村落,从小养成了珍惜粮食不浪费的好习惯。虽然去了大竹峰,不愁吃穿,这习惯还是没变。
  “那就带走?咱们的晚饭,不对,你的晚饭可就有着落了。”田灵儿眼睛一眨,就要喊小二来。
  忽然喵一声,窗边爬上来一只白色的猫,在两人的眼皮底下窜上桌子,叼起盘子里的鱼就跳出窗子跑了。
  两人都没反应过来,愣愣对视一眼,张小凡惨叫一声:“啊,我的鱼!”说完就跳窗追了出去。
  “哎,小凡!”田灵儿直愣地盯着跳出去的人,“一只鱼而已。”这话张小凡当然没听见,因为他已经跑远了。田灵儿漏气地一跺脚:“就这么跑了,怎么办啊。”张小凡一股脑追猫去了,也没说在哪里会合,这下好了,她要么在这儿干等,要么也得满大街地找人去。她一噘嘴,一屁股坐下去,先等一会儿再说。
  这边张小凡想也没想就跳出来追那只白色的猫,猫儿在人群里乱窜,他左蹦右跳,艰难地在人群中穿梭。一会儿摊子底下匍匐,一会儿上房揭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勉强没把猫跟丢。这猫极有灵性一般,跑一会还停下看看张小凡,朝他甩甩嘴里的鱼,似乎在挑衅。等张小凡歇口气继续追赶,它又撒开四条腿,欢脱的窜出去。
  原本张小凡追得实在上气不接下气打算放弃,见这猫这般挑衅,干脆憋了口气,提衣再追,大有不追到,不教训一下誓不罢休的架势。
  猫儿灵巧的小身子往一条巷子里一拐,再一跃攀上一排灯笼架。张小凡急刹住脚步拐进巷子,用手撑住自己的腰吸两口气,跑到架子下,追着白猫的脚步一蹦一跳将灯笼一排排拍起。四方架子上满满的大红灯笼,一时如同河里的鱼跳水,上摇下摆,欢闹的很。
  “看我今天不抓到你。”他一边在架子下追赶上面的猫,一边发誓。
  “喂,你敢弄坏我的灯笼!”张小凡一心一意追猫,都没注意到有人瞪眼吹胡子朝他跑来,等人快到自己身边,他才发现对方愤怒地朝他叫喊。他张了张嘴,心想该怎么解释一下,当他看见来人脸怒得通红,一下捂住嘴,转身跑了。这下不是一人追一猫,变成了一人追猫,后面还跟着一人,两人一猫在大街上上演你追我赶的戏码。
  白猫眼珠子咕噜一转,跳上墙头,把鱼一口吞下,再喵喵朝他叫两声,转头往墙的另一边跳下。
  “你你你!”张小凡整个脸都皱起来,手指着猫消失的地方说不出话,“想跑没门!”他飞快地绕过墙头,绕道另一边巷子里,跑到猫跳下去的地方。
  本来以为那里会空无一物,不料蹲了个蓝色人影,怀里正抱着那只猫,嘴里还在说:“咦,你怎么会在这儿,还突然跳到我怀里,吓死人了知不知道。”那人低着头,看不清脸,只看到他伸手顺着猫的毛,那白猫窝在他怀里,舒服得很的样子。大约察觉到张小凡的气息,猫儿抬眼朝他叫两声,然后又窝进那人怀里。
  抱着猫的人这下才注意到他,抬眼,是个非常清秀的少年。不对,岂止清秀,那五官精致的已经是漂亮了,张小凡心想。然后他呸自己两声,哪有用漂亮来形容男人的。对方盯着他,他也盯着对方,巷子里一时无声。
  “喂,你干嘛,盯着人看,没见过美少年吗?”对方白他一眼,抱着猫转身要走。他连忙冲到人跟前,张手拦住:“这只猫是你养的?”
  对方古怪地看他两眼:“干嘛?”
  张小凡抿抿嘴,似乎在想要怎么说,最后他指指猫道:“它偷了我的鱼。”
  他话刚说完,对方就炸了。“鱼?猫本来就吃鱼啊。你这人搞笑吧,这大白天的,光天化日之下,你竟然跟一只猫抢鱼?你还是不是人啊你。”他抱着猫往前走一步,大有要用手指点住张小凡心口,看看他还有没有良心的意思。“怎么着,你追着还要人家还你鱼不成?好哇,给你,你倒是让它吐出来啊。”他作势就要把猫往张小凡怀里塞。
  张小凡被他的气势吓得一愣一愣,对方步步进逼,他就步步后退。“我……我……”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最后说了句,“你这人长得挺好,怎么不讲理。”
  不说没事,一说对方更来劲:“你这人,看你仪表堂堂,人模人样的,说的什么话呢你。大白天的跟猫抢鱼还有理了?它是畜生,你还跟畜生一般见识呢?”
  “明明是……”明明是这猫的错吧,怎么说着说着好像变成了自己的错,张小凡心里嘀咕。
  “哼,大白我们走,这什么人呐这是。”那蓝衣少年圆眼一瞪,抱着猫儿转身走了。张小凡愣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喂,臭小子还跑,看你往哪儿跑!”直到他被人一把抓住衣领才回过神。
  那大爷朝他的脸伸手就是一拳,他一把挡住,赶忙道:“大爷息怒、息怒,都是我不好,不小心弄坏了您的东西。您说多少钱,我全部赔给您。”
  说到赔钱,大爷松开手:“臭小子,算你识相。十两银子!”
  “十……十两银子?就那些……”就那些灯笼,张小凡本来想说,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怎,怎么这么贵啊。”他摸摸自己的钱袋,总共就十多两银子,下山没带多少,这一给,就差不多没了,晚点还要买东西,完了完了。
  “这是少的,我们家的灯笼那可出名,被你弄坏的那些是本次花灯专备,没把你人扣下,你就谢天谢地吧。”大爷两手抱胸颇带自豪的说。
  “……这样啊,那,这,这些给你……”张小凡拿出钱袋,心疼地倒了十两银出来,递给大爷。看着白花花的银子送出,那叫一个心疼啊,心疼的手都发抖了。大爷喜滋滋地拿着银子走后,张小凡垂头丧气地蹲下身。
  “这可怎么办啊,这下只能问师姐借银子了。”也不知道灵儿师姐带了多少的,能不能先帮他垫一下,这猫追得真是得不偿失。想到师姐,张小凡惊跳起来:“啊!忘了师姐还在酒楼了!”又抬腿往回跑去。
作者有话要说:  ①河阳城+琴川的合体,就叫河川城,哈哈哈。
 
  ☆、第二章
 
  张小凡跑进同城酒楼,看到田灵儿还在,舒了口气,垂下头慢慢走过去:“师,师姐,我回来了。”然后杵在那儿等待来自田灵儿的狂风暴雨。
  “小凡,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了好久啊。”谁知田灵儿一把抱住他,声音里有些委屈,“我还以为我把你弄丢了,那我怎么向我爹我娘交代啊。”然后她推开张小凡,板起脸:“你下次再这么丢下我就跑,看我怎么教训你!”
  “是是,不会有下次了。”张小凡笑说,然后他想起什么,收起笑容又垂下头,一副做错了事等着挨骂的样子。
  “又怎么了?”田灵儿问。
  “那,那个师姐,你这次下山带了多少银子的?”
  “问这个干嘛?”这次下山又不是临时决定的,两人应该都有准备才对,可她看张小凡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你不会没带银子吧?”她瞪大眼睛。
  “也不是,我带了的,只不过,没,没了。”张小凡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没了?什么叫没了?被人偷了?被谁偷了?在哪儿被偷的?”田灵儿的问题连珠炮似的砸下来,张小凡都不知道该从哪里解释起。
  等到田灵儿不说话了,他才把事情说了一遍:“就是这样。”
  “所以说,你是追猫,弄坏了别人的灯笼钱赔光了?”
  张小凡点点头。
  “走,我倒要看看什么样的灯笼这么贵,这不宰人呢吗!”田灵儿拉着他就要去找那大爷理论。
  “大爷说,那是为花灯节特制的灯笼,所以……”
  “那也不能这么贵!”田灵儿眼珠一转,“灯笼就算了,这事是因为那只猫而起,怎么也得让猫主人承担一些吧。走,去找那个少年,你知道他叫什么吗?”
  张小凡一呆,不知道田灵儿的思路怎么转到那少年身上去了,他摇摇头:“不知道。”
  “那你知道他住在哪儿?”
  “也,也不知道……”
  “你怎么什么也不知道啊,那我们不亏大了?”田灵儿气呼呼地往凳子上一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