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还珠之永乐阿哥 作者:倾君小筑

字体:[ ]

 
文案:
上有庙堂之高,下有江湖之远。现代人艾乐穿成夏紫薇哥哥之后表示他很忙。
艾乐:“我要教好妹妹。”
箫剑:“还有呢?”
艾乐:“和你搞基。”
 
内容标签:清穿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艾乐 ┃ 配角:萧剑 ┃ 其它:还珠格格,阿哥
 
 
  ☆、穿越
 
  艾乐恢复意识的时候感觉到自己从头到脚都泡在水里,奇怪的是并没有那种要窒息的感觉。他试图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
  他记得自己是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一辆黑色小轿车给撞了,在眼睛闭上的前一秒,他看到肇事司机从车上下来,看着他笑的一脸诡异,那人正是他的委托人。
  艾乐是个律师,准确的说是个离婚律师,接手离婚案件。他接手的案子之前从未败诉,在律师事务所可以说是小有名气。
  前不久他新接手了一个案子,委托人找上他的时候,是声情并茂的各种煽情,让他以为这就是一起很简单的妻子出轨,丈夫想让她净身出户的案子。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案子越查下去越是让他心惊。
  他的委托人在外面养着二奶,和她已经有了两个儿子;在妻子怀孕期间实施家暴,致其流产;为了能让妻子净身出户找人强女干她,并拍下照片作为其出轨证据。
  他怎么能让这种人胜诉,拼着0败诉的记录被打破,名声受损,也不能帮委托人打赢这场官司,事情的结局可想而知。
  躺在医院抢救室的手术台上,艾乐的神智已经不清楚,心脏处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意识就此消散。在恢复意识后,想到自身所处的环境,他生出一个可怕的猜测,浸泡他的液体然道是福尔马林?
  艾乐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在父亲给他娶了个后妈生了个弟弟之后,他的生命中就已经没有父亲了。父爱对他来说就是一张有足够多的钱的卡,母亲更是对他不闻不问。
  他猜测自己是假死的状态,父亲以为他真的死了,没有安葬他而是捐出了他的遗体。在死后能为医学做贡献,他并不反对。让他心寒的是,父亲连帮他收尸都不愿意,未免太过冷漠。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证明自己还活着,他活动着自己的躯体,希望能被人看见救他出来。他发现这里的空间很大,大的可以让他自由地翻跟头。
  在他活动的时候,不小心踢到一个可疑物体。他掉转头用手去摸,对方也在摸他,似乎这里还有一个人在和他一样做运动。
  “啊!”耳边传来一个年轻女子的痛呼声,这什么状况?艾乐张口想问一问,结果喝了一肚子的不明液体,只好闭嘴。
  他尽力地舞动着四肢,除了一个女人的痛呼声,什么也没有听到,更没有人来救他。折腾了这么许久,他也累了,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宝历,宝历。”艾乐是被女人的声音吵醒的,他感觉到浸泡着他的液体在不断地减少,和他待在一起的小家伙也极不安分,不停地把他往外挤,想要把他给挤出去。
  他感觉外面有些凉,有冷风不停地灌进来,吹着他的头顶。应该是有人来救他了,为了能够早点逃出去,他非常配合地往外挤。
  “用力,再用点力,孩子就快出来了。”接生婆在帮人接生,满头大汗也顾不得擦。这是她遇到的最难生产的产妇,别人羊水破了之后最多两个时辰就把孩子生出来了,这位都过去三个时辰了,还没有生出来。
  “宝历,宝历。”听到产妇一直重复地叫着这个名字,接生婆面露鄙夷之色。这个叫宝历的就是她的女干夫吧,对方连她生孩子都不出现,她还这么惦记,也是够贱的。
  这女人幸好是生在员外郎家,夏员外可是个大善人,在济南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个女儿。
  这若是生在普通人家,犯下这种事,早就被大伙沉了塘。想到这里,接生婆手上的动作粗鲁了许多,弄得产妇大声惨叫。
  产房外,夏员外夫妇听到女儿的惨叫声心疼的不要不要的。女人生孩子是最危险的事,这要是有个什么闪失,他们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女儿肚子里怀的是龙种,若非如此,他们也不会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圣上临走时说一定会把他们家雨荷接到京城,给个名分。
  可是一晃几个月过去,这连孩子都快生了,京城那边也没有半点消息,估计是不会来了,这不是坑人吗。夏员外唉声叹气的,可怜的女儿,可怜的小外孙,都怪自己当初鬼迷心窍了。
  “哇~”产房内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在产房外徘徊的夏员外夫妇听到这声啼哭,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艾乐在呼吸到第一口空气的时候就能睁开眼了,古色古香的房屋结构映入他的眼帘。这还不足以让他惊讶,当新鲜的空气冲击他的声带使他发出第一声啼哭的时候,他吃了一惊。
  他向来是不信鬼神的,投胎转世更是无稽之谈,可眼前的情景不是投胎转世又是什么?他清楚地看到自己是个婴儿的形态,床上躺着的年轻貌美的产妇应该是他这一世的母亲。
  接生婆简单地帮他洗了一个热水澡,用小被子把他包住后抱着他出了房门,给等在外面的夏员夫妇报喜:“恭喜夏员外夏夫人,夏小姐生的是位小公子。”
  夏员外乐呵呵地伸手接过孩子,看着怀里的艾乐笑得合不拢嘴,也不管艾乐能不能听得懂,对他说:“愿你永远开心快乐,名字就叫夏永乐。”
  夏家门丁单薄,到夏员外这一辈就剩他一根独苗了,他生的又是个女儿,眼看香火就要断了,终于添了个小外孙。
  这可把夏员外高兴坏了,想着这孩子的父亲既然不要他,正好给夏家传宗接代,对外说是收养的孙子,隐瞒他的身世对他也是一种保护。
  艾乐在看到夏员外之后,眼睛睁的大大的。眼前的中年男子穿着马褂,前额光秃秃的没有头发,脑后梳着一根粗粗的麻花辫,这造型,然道他投生在了清朝?
  “谢谢李婆婆,这是赏钱。”夏夫人打赏了接生婆之后就想进去看女儿,被给夏雨荷接生的李婆婆拦下了。
  “夏夫人别急,我再进去一趟,夏小姐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呢。”李婆婆接过赏钱之后拦住要进去看女儿的夏夫人说道。
  “还有一个?”夏夫人高兴地问。
  “夏小姐怀的是双胞胎。”李婆婆说完又回了产房。不过片刻,她又抱了一个孩子出来,说:“恭喜夏员外夏夫人,夏小姐生的第二个孩子是位千金。”
  夏员外听到是个女孩,明显没有一开始那么开心。他给外孙女取名夏紫薇之后转头对夏夫人耳语:“务必要留下李婆婆在我们家吃晚饭,特意给她准备河豚这道菜。”
  “啊,老爷你这是?”夏夫人吓了一跳。河豚虽然是美食,可也是会吃死人的。
  夏员外接着对夏夫人耳语:“为了小外孙的安全,我们不得不这么做。阿哥和格格可是不一样的,万一有人想对乐儿不利,有了什么不测,我们哭都没地哭去。”
  夏夫人觉得这事在理,什么都没有孩子的性命重要。她对李婆婆说:“李婆婆辛苦了,留下和我们一起吃个晚饭吧。”
  “这感情好,谢谢夏员外和夏夫人。”李婆婆不疑有他,有饭可以蹭,不吃白不吃。
  艾乐在听到夏员外给第二个孩子取的名字的时候,心里就有了疑惑。直到夏夫人把他和他妹妹抱进产房,对着床上的女人叫雨荷,他算是彻底明白了过来。
  他不是投胎转世,而是穿越了。妹妹叫夏紫薇,母亲叫夏雨荷,一直未曾露面的父亲以及夏员外在夏夫人耳边的私语,这种种条件只证明了一件事,他穿越进了电视剧还珠格格里。
  作为一个剧中本来没有的人物,有现在这样尴尬的身份,他不知道他的未来会如何。不管怎么样,他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里。婴儿的身体嗜睡,他在吃饱喝足后躺在母亲的怀里睡着了。
  饭桌上,夏员外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对李婆婆说:“李婆婆,我们雨荷只生了一个女儿,对吧。只要你按照我这样说,这袋钱就是你的了。”
  李婆婆笑眯眯地从夏员外手里接过钱袋,掂了掂,分量有些沉,应该有不少。她说:“夏员外您放心,我一定按照您说的做。”
  夏员外这才满意了,这袋钱其实是李婆婆的买命钱,只可惜她并不知道。他示意自己夫人多夹些河豚肉到李婆婆碗里。这些河豚肉并没有煮熟,有中毒的危险,他们不吃。
  李婆婆在夏府吃完晚饭后就告辞回家,不管在路上遇到熟人问起,还是到家后家人问起,她都是按照夏员外的要求回答。
  回到家不久,李婆婆就有了恶心、呕吐等中毒的症状,她觉得可以挺多去,也没有在意。为了省钱,她也没有去看大夫,最终在第二天早上因为食物中毒去世。她的家人对她的死因没有起疑,并没有报官。
  大清早的,夏府的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夏员外夫妇两吓了一跳。昨晚的事他们做的很隐秘,没道理这么快就被官兵发现找上门来。
  待到小厮打开大门,哪里是什么官兵,原来是夏夫人的哥哥听说自己的外甥女生了个女儿,特意带着媳妇前来贺喜。
  夏夫人的哥哥年近四十,仍然是一副公子哥的做派,整日游手好闲。短短五年,家中的八亩良田被他卖的只剩下了两亩,把父母生前留给他的财产挥霍的差不多了,靠着妹夫接济来维持奢侈的生活。
  夏夫人家只有这一门亲戚,夏员外虽有不满,这么多年也忍了下来,只是没想到这人竟然把主意打到了夏永乐的身上。
  夏夫人的哥哥结婚十几年一直没有子嗣,大夫说他没有生育能力,吃了好几年的药都不见效果,也就死了这份心。哪成想他们明面上是来贺喜的,实际上是来要孩子的。
  夏雨荷未婚生育的事知道的人并不多,他们想把孩子带走,也好让雨荷找个人嫁了。在得知妹夫家里还有一个男孩之后,他们就转移了目标。
  夏员外自然不会把孙子让出去,第一次给夫人的哥哥脸色看。两家人为这事折腾了一年多,在深思熟虑后,夏员外决定让夏雨荷和夏紫薇留在济南,他们夫妇两则是带着夏永乐去杭州生活,投奔好友。                        
作者有话要说:  主角是穿越的,所以脑容量非同一般,一出生就能睁眼。
 
  ☆、诈死
 
  “糊涂,雨荷这是要让我夏家绝后啊。”夏员外看着女儿寄过来的信,怒吼出声,捏着信纸的手微微颤抖,显然是气的不轻。
  夏夫人看到夏员外动怒,心脏突然一跳,连忙问道:“老爷息怒,雨荷她在信中说什么了?”
  夏员外将信纸交给夫人,说道:“雨荷在信中说,她要带着夏永乐和夏紫薇两个孩子上京寻夫。她会来接夏永乐走,这会儿已经在来杭州的路上了,要不了一个月就能到这里。”
  “雨荷要来杭州?这不是好事嘛,咱们可有一年多没有见到女儿和外孙女了。她带着孩子去找皇上,皇上看在孩子的份上总会给个名分的……”
  夏员外打断了夏夫人的话,说道:“你也糊涂,先不说孩子还小,经不经得起路途颠簸。皇上若是还记得雨荷,早在他抵达京城之时就会派人来接了,也不会等到雨荷连孩子都生了,那边也没传来半点消息。”
  他叹了口气,接着说道:“雨荷一介平民,又是个弱女子,如何进的了紫禁城。一旦拿出信物,若是落在不怀好意的人手里,怕是她们母子会有生命危险。阿哥可不比格格,如今皇上膝下的子嗣可不多。”
  “啊,那可怎么办才好?”夏夫人一开始还高兴着,听了丈夫的分析之后险些就哭出来了。她是知道雨荷性子的,不让她带走永乐,只怕她会带着紫薇偷偷上京。她望着夏员外,盼着他能出个主意。
  夏员外捶胸顿足,说道:“只恨我没有实权在手,又没有武艺傍身,不然怎会让人欺凌至此。但凡能在朝廷上说的上话,皇上也不会如此对待我们女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