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周叶]如影随形 作者:羽衣甘蓝/greens

字体:[ ]

 
第一卷 鬼影幢幢(1)
 
 
(1)
叶修今天的工作结束得很很晚。
临近十点,他才终于把处理好的图纸打包传回公司,让业务部的人与甲方的交涉,然后关闭CAD,站起身,套上一件浅棕色外套,出门去吃今天那顿迟来的晚饭。
叶修在一家京味小炒店里吃了一碗卤煮和一碟饺子,填饱了肚子,慢悠悠地走在夜色渐深的街道上。
迎面走来几个年轻男女,约莫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女孩儿们穿着布料极少的低胸短裙,脸上浓妆艳抹,男孩儿们则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皮衣和鼻子、耳朵、嘴唇上都缀着丁零当啷的金属环。
他们有人嘬起唇,向叶修吹了一声口哨,叶修挑起眼皮,向那几人投去漫不经心的一瞥,正巧看见一个涂着果冻蓝口红的姑娘盯着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那两瓣亮蓝中一抹鲜红一闪而过,叶修仿佛看到,那舌尖像蛇类一样,带着一个分叉。
叶修用力眨了眨眼,觉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
不等他看个仔细,几个青年男女已同他擦身而过,大声哄笑嬉闹着越走越远。
叶修大学毕业以后,就独自一人南下到荣耀市生活。
这是一座临海的城市,忙碌、繁华而又现代化,生活着C国数量最庞大的移民和外籍人士,市中心摩天大楼林立,酒吧、商铺和赌场通宵营业,是一座名副其实的不夜城。
荣耀市的生活极为便利,只是治安欠佳,连叶修这种平日里忙着做工程,几乎足不出户的宅男,也隔三差五能在当地报纸上看到哪里又出现入室抢劫、街头械斗、无名女尸等案件,而后续的侦查报道却总是十分含糊,而当地居民似乎也习惯了这种无头公案般的不了了之。
不过这些印在报纸上的铅字所讲述的血腥故事,似乎和叶修的生活并没有多大关系,他的生活极为简单而又规律,每天蹲在家里完成设计院分派给他的工作,和甲方通过通讯软件交涉,只不时外出买些生活用品,或者寻点儿好吃的东西解解馋,除此之外,他就像一个与世隔绝的修道者一般,几乎和旁人再无接触。
只除了,他偶尔会像今晚这样,走进这条霓虹灯闪烁的昏暗小巷子里,推开其中一扇厚重的橡木色雕花门,钻进这家名叫“Blue Rain”的酒吧。
“Blue Rain”是一家只招待男性客人的酒吧。
和一般的Gay吧不同,这里没有迷幻的迪斯科和热辣的艳舞,相反,酒吧店面不大,而且极为安静,灯光昏黄,入耳是慵懒优雅的蓝调,空气中透着淡淡的苦艾酒清香,里面的客人不多,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低声交谈,情态暧昧而亲密。
叶修径直走到吧台前,拉过一张高脚凳,坐到了酒保面前。
“Hi,叶修,好久不见了。”
酒保名叫喻文州,是一个有着柔和笑容,态度温文的年轻男子,他既是调酒师,也是这家酒吧的老板,为人没有亲切而且没有一点架子,叶修和他很聊得来。
“文州。”叶修接过喻文州递给他的薄荷苏打水,浅浅啜了一口,笑着回答:“是啊,最近挺忙的。”
喻文州又摆出一小碟什锦香肠,三色的香肠薄片上斜插着两把精致的银叉,“你看起来精神不太好,”酒吧老板借着幽暗的灯光,仔细打量着叶修眼眶下的乌青痕迹,“最近没有好好休息?”
叶修下意识抬起手揉了揉额角,垂下眼苦笑了一下,“是啊,最近睡着了老是做梦,根本睡不好。”
喻文州眸光一闪,只是叶修刚巧垂着眼皮,没有注意到对方表情那一瞬间的异样,“哦?梦到什么了?”他神色淡定地笑着,一边纯熟地调着下一杯软饮,“难不成你已经想起你忘记的那段记忆了?”
“哪能呢……”叶修摇了摇头。
“虽然医生说是脑挫伤后遗症造成的近事遗忘,说不准什么时候会突然想起来,不过都过去一年多了,我都不抱希望了。”说着他将杯中的薄荷苏打水喝尽,接过喻文州递给他的另一杯饮品,“反正也不过几个月的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忘了便忘了吧。”
叶修一年半前曾经遭遇了车祸,他在加班到深夜归家时被一辆酒驾的小轿车撞下索桥,奇迹般地被一根突出的钢筋挂住衣服,没有摔进底下浪涛汹涌的海湾里。他伤得不算重,至少没有缺胳膊断腿的,只是因为头撞到桥墩,在医院昏迷了一星期,醒来以后,他发现自己忘记了车祸前几个月的事情,连出事时的情况都想不起来了。
他在医院住了三个星期,虽然彻底丢了好几个月的记忆,连带着以前的旧事也有些混乱,不过好歹生活技能都还完好无损,那个站在病床前、红着眼把他狠狠教训了一顿的弟弟叶秋他也能清楚认出,所以叶修心很宽地觉得这不算什么大事,出院以后从原单位辞了职,重新找了一间不用在办公室加班到深夜的公司,投入到了新生活之中。
只是那次意外之后,大约是头部受过伤的缘故,他经常头疼,晚上睡不安稳,有时候甚至会整晚整晚地做梦,但梦境却格外凌乱,他甚至连一个完整的片段也记不清楚。
叶修为此还特地去医院开过安眠药,但效果并不很好,他照样整晚整晚地被凌乱的梦境纠缠。不过万幸他现在的工作时间比较自由,所以糟糕的睡眠质量也不至于太过影响生活。
因为和喻文州交情不错的关系,叶修的这些情况,他也断断续续和对方说过,只不过他未曾说过,他隐约有种感觉,自己忘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只是他性子一向洒脱,觉得记不起来的事再如何勉强也没有,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也就不再多纠结什么了。
 
 
今晚的客人不多,喻文州也不甚忙碌,于是一杯接一杯地给叶修调制不含酒精的软饮,陪他聊天。
叶修喜欢来Blue Rain,他知道自己是个Gay,喜欢的是身材高大、面目英俊的男人。只是他出入BlueRain的原因,却从来不是为了猎艳,即使酒吧里常有长得不错也符合他审美的单身年轻男子光顾,他却从来没有主动搭讪,也不接受来自陌生人的勾搭,他在酒吧里唯一的聊天对象只有老板喻文州,却只是把他当做可以交心的好友。
那是因为,叶修隐隐觉得,他似乎喜欢过某个人,以至于除了那个人之外的其他人,他都没有半分兴趣。
但那个人究竟是谁……
叶修撑着下颌,慢慢喝完杯中橙汁兑出的冰菓茶,在空茫的记忆中搜寻那个人的影像,但却如同以往无数次的尝试一般,什么也想不起来。
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喻文州聊着天,又坐了一阵,站起身,示意自己要去一下洗手间。
待叶修离座之后,一个男人走到喻文州跟前,这人身穿毛领背心、染着橘红色头发,打扮得非常时髦,他一边扭头看着洗手间的方向,一边对老板笑道:“那人是谁?人类?”说着舔了舔自己穿着环的下唇,“长得不错,皮肤也白,正合我胃口啊!”
喻文州唇边笑意不减,只是挑起眼皮,瞥了他一眼,眸光中带着警告的意味:“不要打他的主意,他是蓝雨罩的人。”
那人闻言,兴趣索然地耸了耸肩,“这年头讲究的不就是你情我愿嘛……”他接触到喻文州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连忙摊开手,“行行行!我听你的,绝对不会对他出手,我保证!”
吧台发生的小插曲,已经走远的叶修当然无从得知。
他熟门熟路地闪进酒吧角落的洗手间门里,解决了生理需求以后,叶修一边洗手,一边打量了一下镜子中的自己。
镜中的男子久不见日光,嘴唇颜色浅淡,脸色苍白得有些不健康,衬得两眼下青灰阴影更加明显。头发凌乱,刘海有些长,被他用沾水的手背一抹,几缕带了水汽,贴在眉骨上。
叶修呼了一口气,低头看了看自己刚刚用来拨开刘海的那只手——手形修长,五指纤细,骨节不显,指尖菲薄,模样极是漂亮——而在这只极为漂亮的手的手心中央,却有一道深红色的长长疤痕。
那疤痕像一条带脚的蜈蚣,从右手中指关节处一直贯穿到手腕部,生生把掌纹一切为二。那是车祸落水给他留下的疤痕,位置虽然明显,但不翻开手心的时候就不会有人注意到。
当然了,以叶修的性格,只要不影响他操作绘图软件,就算会被人看见,也是毫不在乎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洗手间略带昏黄的灯影下看起来,这道伤疤像被血沁透了一般,乍看上去,红得有些触目惊心。
叶修在水下又冲了冲手,像是要试试能不能把那红色洗掉,当然毫无作用。他自嘲地一笑,从架子上抽了一条干毛巾擦了擦手,然后转身想要出去。
就在这时候,他听到了一阵甜腻而急促的呻吟声。
叶修停下脚步,左右打量了片刻,终于发现声音是从洗手间的窗户外传出来的。
Blue Rain的洗手间有一扇小小的窗户,玻璃上贴着蔚蓝水波纹的胶纸,擦拭得十分干净,此刻正半掩着,窗外是一条偏僻狭窄的小巷,那些暧昧的声响,正是从那条连路灯光都照不到的巷子深处传来的。
叶修纠结了半分钟,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终于忍不住把窗户玻璃又推开了一点,探出半个脑袋,望向声音的来源。
在距离小窗户大约十步远的黑暗里,叶修借着天上明亮的月色和周围建筑物窗户里漏出的灯光,看到了两个交叠在一起的人影。
两个人影一高一矮,大约有十厘米的差距,此时矮个的那个,正像水蛇一样缠住另一个人,一只手对方身上乱摸,另一只手撕扯着两人的衣服,口中发出甜腻的娇喘和催促:“哥哥,快点嘛……来……摸摸我……”
叶修无声地咂了咂舌,虽然那矮个儿的人故意捏着嗓子,但还是能清楚听出,那是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那个高个的人低下了头,似乎是在亲吻对方的颈项,而矮个的那人,已经甩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光裸的背脊,又去脱自己的裤子,样子像是早就迫不及待了。
两人拉扯了一阵,矮个的那个把高个的推搡到了靠墙的位置,扭着腰又缠了上去,紧贴着对方的胯部蹭来蹭去。
因为两人移动了位置的关系,从叶修的位置,已经不能直接看到那两人,只能看墙壁上两条交叠的影子,被三楼窗户里的灯光拉得极长——叶修眨了眨的眼睛,他似乎看到一条长长的东西在墙壁的投影上飞快一闪,又瞬间消失无踪了。
这时两人已经似乎战至酣畅处,马上就要进入正题了,全都衣衫不整,动作也越来越露骨,矮个的那个亲哥哥好哥哥地叫个不停,高个的那个却由始至终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叶修无趣地瘪了瘪嘴,就准备缩回脑袋不再看了。
然而就在这一秒,叶修看到了令他觉得极为惊悚的画面——那道高个的影子,像是忽然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埋在他颈项边的矮个儿的头发,接着,伴随着矮个男孩忽然拔高的惨叫声,生生将那个头颅从对方的脖子上扯了下来。
叶修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强压住差点冲口而出的惊呼声。
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上一秒还和矮个青年躯体交缠的男子,一手揪着情人的头发,一手压着对方的身体,将他的头从脖子上撕下来,断口末端还拖着长长的像是肠子内脏一样的东西,红色的液体随着拖拽的动作甩到了墙上,留下一大片喷溅的污渍。
叶修完全愣住了,作为一个活在和平年代的宅男,他平常连恐怖片和悬疑片都很少会看,更别说亲眼近距离目睹这般血腥的杀人现场了。
他在的脑子中同时充斥着许多个念头,比如说仅靠一个男人的力量,怎么可能将另外一个人的人头活生生从颈项上撕下来,又比如说现在他是不是应该赶紧拨打报警电话,但万一警察来不及赶到呢?他是不是应该记住那个凶手的长相和特征?
就在这时,那一言不发的沉默男子已经一把丢下手中的头颅,另一只压住无头身体的手也骤然放开,任由那具赤裸着上半身的躯体轰然倒地。
以甩到墙上的大片血迹判断,叶修觉得那男子身上应该已经沾满了鲜血,但那影子却像毫不在意一般,连手都不擦一擦,扭头就要走出巷子。
看到人影向着他这边的方向移动,叶修连忙往窗户下一缩。若是被此等凶残的杀人犯发现,怕是会被毫不犹豫地杀人灭口吧。
所幸那高个儿的男人像是没有注意到躲在窗户后面的叶修,快步从小巷中走了出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