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818抢婚冥王的男人 作者:直白人家(上)

字体:[ ]

 
  
文案
  光明神王穿越了,他跑到另一个神系当起了春之神。
  普罗塞觉得穿越原因什么的无所谓,神格还在,力量强盛,自己不过是换个世界继续玩。但是他从没有想过自己身为男神,也有被抢婚的一天!
  既然如此——
  送上门的美味就别怪他吃干抹净。
  哈迪斯一睁开眼,鲜花满床,光明灿烂,自己抢回来的春神温柔的看着他。
  “要再来一次吗?”
  哈迪斯:“……”
  看文须知
  1、看本人的文跟本人的脑洞走绝对不会错!
  2、力求苏爽,打脸升级不犹豫。
  3、收藏点击是本人的命,动了开咬!
  4、原名《818哈迪斯背后的那个男人》
  科普一下名字,珀耳塞福涅有普洛塞庇涅这个别名,而珀尔赛弗尼的名字太长了,我就取用普罗塞这个修改后的名字←,希望大家能喜欢。
内容标签:西方名著 强强 穿越时空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普罗塞 ┃ 配角:哈迪斯,宙斯,德墨忒尔 ┃ 其它:
 
晋江金牌评价:
  光明至高神普罗塞偶然来到卡俄斯世界,被卷入春神诞生的过程中。若干年后,从山洞里走出来的春神所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上奥林匹斯强抢冥王!
  本文题材虽然是常见的希腊神话穿越文,但主角另辟蹊径,以另一个世界至高神的身份穿成会被冥王抢婚的春神。全文以高情商,高智商的异世神王为视角,展现了两种不同神系的碰撞,给读者描绘出了一个异世之神的穿越之旅。
 
  第1章 冥府之王
  
  普罗塞踩过柔软的草地,长袍下摆扫过的花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茂盛。
  他仰着头,看向还有一段距离的奥林匹斯山顶,差遣一只蝴蝶代替了自己的眼睛,飞入众神的宴会之中,而他则慢悠悠的继续往上走。
  蝴蝶翩然飞舞着,不引人注意的落到美神的玫瑰上面,翅膀扇动几下就静止下来。
  蝶翼上一块块形状不同的斑纹折射着错乱的光线,尽职的把此时宴会中的紧张气氛,通过神力的联系收入春之神的眼底。
  通过蝴蝶传递来的画面,普罗塞判断坐在首位有着金色头发和蓝色眼睛的神灵,正是众神之王的宙斯。
  因为他手中的雷霆权杖,让他嗅到熟悉的审判气息,这是唯有神王才能享有的权力。
  接着光线再度变化,视野中的主角变成了神王下首的两位男神。
  左侧的是蓝发蓝眼,神性中透出一股水汽的海皇波塞冬,右侧则是自己来到这里的首要目的……
  ——哈迪斯。
  意识到自己的目光又停留到他身上时,普罗塞嘴角自然的勾起一抹玩味,内心重复,不,不是目的,而是目标。
  掌控冥界的冥王,也是他难得看的顺眼想要占为己有的神灵。
  轻呼一口气,春神的神力孕育着圣山上的花草,普罗塞觉得自己这么急匆匆赶来,到时候一定要收取足够的报酬才算公平。
  至于当作报酬而被索取的哪位……哈迪斯显然是不会知道有个神正对他虎视眈眈,应该说他现在就在面无表情的散发冷意。
  宙斯笑容颇有几分不怀好意,“哈迪斯,冥界缺少一位真正的女主人,我相信你能理解我的苦心的。”
  酒神的神酒里被放了美神的魔药,这是能让男神热情似火的东西,而现在这杯加了料的酒正摆在哈迪斯面前。
  哈迪斯冷着脸一言不发,仿佛刚刚喝下去的东西对他没有一点作用。
  波塞冬看着自家大哥的那副死样子,不满都转变成了幸灾乐祸,“对啊,哈迪斯,这可是难得的机会,说不定就有哪位女神觉得你非常有魅力,被你打动之下,决定永居冥府。”
  听到波塞冬这么说,原本欢歌笑语的诸位女神齐齐退后,把空间让给三位域主,以免被殃及池鱼。
  看到这一幕的波塞冬嘲讽般的笑了起来,“哦,对不起,我忘了,冥界可是众神避之不及的苦地,也只有大哥能够忍受那里的阴霾死寂。”
  似乎只有这个时候,波塞冬才会诚心诚意的叫出这声大哥。
  而如此讽刺的现状,哈迪斯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彻底无视了波塞冬。
  宙斯这时像是关心一样的开口,“哈迪斯,波塞冬的话虽然不好听,但是你也该考虑继承人的问题了。”
  天海冥三位域主,唯有哈迪斯是没有子嗣的,甚至连冥后都没有。
  这场别有用心的宴会,也正是针对这一点才能顺利开始。
  无论是加了料的酒还是刺激哈迪斯的话,都是为了让魔药加快催发速度。
  而且宙斯他们清楚哈迪斯的性格,如果这时的他根据药性做了什么,那么不管是不是女神吃亏,中了套的他都是抹消不去的耻辱。
  用这样看似无伤大雅的算计来打击哈迪斯的威信,也就只有惯常没有节操的宙斯和波塞冬能够想得出来。
  就在众神都觉得三位域主之间的交锋结果已定,冥王成了失败者时,被她们注视的哈迪斯动了。
  他略微蹙起眉头,深色的眸子里一片沉静,哈迪斯低声道:“催眠的神力。”
  他的声音刚刚出口,众神都感觉到一阵疲软无力,就连神王宙斯也不例外。端在手里的酒杯由于失去力气而掉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因为下属中就有擅长催眠的睡神,哈迪斯最早察觉到神花绽放时的气息,也最先看向出现在这里的陌生神灵。
  正走进来的普罗塞听到哈迪斯的警告,笑了起来,显然他对哈迪斯能够这么快的找出,藏在酒水花香里的催眠香味而感到满意。
  “哈迪斯,我来接你了。”
  缱绻的金发垂落脑后,像是勾起情丝般的温柔多情,一只宴会中的蝴蝶飞到他的金发上落下,像是装饰品一样乖巧。
  普罗塞步速不快甚至有些缓慢,也正因为如此,春之神看似柔弱的身影才落入如今无法反抗的众神眼底。
  像是回答那些惊骇着自己为什么不能移动的神灵,普罗塞手指随意捻动,一朵鲜花凭空绽放在手中。
  白色的花瓣,嫩黄色花蕊,中间划过一道鲜红痕迹。
  这是宴会中每只花瓶里都会有一两只作为点缀的花朵,但是现在,导致众神无力的摊在座椅上的罪魁祸首就是它。
  轻嗅着自己培育出的神花异种,普罗塞满意的说道:“我为它起名珀咜菓娜,意为得偿所愿,听说你们非常中意?”
  “这样催眠的神力……你有什么目的!”宙斯因为吃过一次睡神的亏,这回倒是第一个开口问道。
  对着明明全身无力还强撑着气势的神王,普罗塞兴致缺缺,他的重点都在哈迪斯身上。
  几步来到沉默的冥王面前,普罗塞暧昧的勾起他落在肩边儿的一缕黑色长发,笑意盈盈,“我目的可一直只有一个,亲爱的冥王陛下,容许我接您回去吗?”
  有生之年首次被调戏的哈迪斯默然无语,长长睫毛投下暗影挡住眼中神色,令人难以察觉。
  普罗塞松开手,任由那缕头发落回肩头,他拍拍手,“你不说话我就当是同意了。”
  哈迪斯:“……”
  宙斯不满普罗塞的无视,想要利用众神之王的权力来阻止他。
  紫色的闪电由于神王状况不佳而衰弱了不少,但同样威力不小的雷霆落到他身上却没溅出一丁点火花。
  普罗塞吃了这审判众神的一击却只是动动眉头,在众人惊骇的眼神里全身洁净的,仿佛没有遭受过神王的雷霆一般。
  接着他露出柔和的仿佛早春花瓣一样的笑容,让众神眼睁睁的看着他把哈迪斯带走。
  
  第2章 睡眠之神
  
  遭遇突然的意外而导致计划失败的宙斯,在催眠的神力消失后,暴怒的挥斥着雷电在大地上找寻普罗塞的身影。
  他们之前不管有什么样的谋划,主角不在现场也难以实施。
  而使得这一切发生的普罗塞,怎么不成为宙斯的眼中钉肉中刺呢!
  而这个时候,本该在大地上躲避危机的普罗塞已经身在冥府。
  离开圣山,普罗塞没有在大地之母的身躯上久留,而是直接把哈迪斯送归冥界。
  虽然一路上难免会有故作亲昵的小动作,但都在哈迪斯皱眉之前结束掉。
  毕竟普罗塞是喜欢哈迪斯的,并没有和他为敌的想法。
  作为春之神,他在生机灭绝的冥府会本能的感觉到不适,这和他在穿越之前作为光神而不喜黑暗一样。
  但是这些对于普罗塞来说都是小问题,现在的问题是独自呆在屋子里的冥王哈迪斯,正发出低沉的喘息,而他房间的门显然没有关。
  普罗塞心中一动,有了主意,他轻轻推开冥王房间的大门,悄声接近过去,床幔后的人影模糊而暧昧。
  他在心中惊艳了一下,却没有选择撩开挡住视线的黑纱。
  手掌像是抚摸哈迪斯强健而苍白的身体一样,抚摸过雕着水仙花纹的床柱,直到他发出一声轻笑。
  突然响起的声音惹得床里的人僵住身体,普罗塞的存在感似乎才回到这间屋子。
  巧妙的利用一下光线的特性掩藏住自身,借此来惊吓哈迪斯的春神趣味的舔舔嘴角。
  普罗塞的脑海里想着这时哈迪斯的模样,即使冥王在宴会上从容冷静,甚至连美神都被欺骗过去,以为自己的魔药失灵了,但是他可不认为真的是这样。
  现在再次开始低喘的男声,就好像是在证明普罗塞的想法,冰冷的声线从纱幔后传来。
  “谁。”
  沉稳的声音,让人联想不到哈迪斯身体的糟糕状况,只留下冥王冷漠的印象。
  普罗塞垂下眸子,一瞬间思考很多,最后决定,还是保持温顺的方式更容易获得好感。
  “春之神普罗塞。”
  即使如此,普罗塞在说起自己的名时仍是不免高傲。
  曾经的光之至高神普罗塞的名字,可是响彻另一个大陆的光明之王,真真正正的世界之主。
  即使穿越成弱小的春神,过去的习惯他也不打算改变。
  哈迪斯当然意识到那份与二等神不符的傲慢,但是他没说什么,沉默似乎成了他的生活色彩,行为举止都在静寂的色调下变得深沉起来。
  普罗塞:“这一次是我救了你吧?”
  救?算不上,但……确实帮了忙。
  哈迪斯默认下来。
  到底是观察他有一段时间的人,普罗塞轻巧的把握住他的反应,并导向自己有利的方向。
  “留我在冥府怎么样?”
  哈迪斯:“春神不适合留在冥府。”
  普罗塞捻着耳边从发环里跑出来的金发,神情与轻佻的动作不符,却是异样的真挚。
  “你有没有听说过,救命之恩以身相许这句话?”
  哈迪斯:“……”
  普罗塞:“如果实在为难,我们可以面对面,用深刻细致的方式好好谈谈。”
  哈迪斯:“……”
  普罗塞冲着纱幔后面的人影,作势撩开面前的遮挡物,“我不介意,冥王。”
  哈迪斯:“……”
  之后当然是普罗塞得偿所愿,但是一贯沉默的哈迪斯,也不过是没表示反对也没说出赞同而已。
  普罗塞对此毫不介意,沉默就是默许,默许就是同意,靠着嘴在冥府占下一席之地,但他总会让哈迪斯理解,他不是只有嘴才这么有威力。
  几句话之间给哈迪斯留下不好印象的普罗塞,现在依旧呆在床边上碍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