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顾戚)踏歌行 作者:倦倚西风

字体:[ ]

 
    文案:
    逆水寒电视剧同人后传,耽美倾向
    
    第一章
    
    太阳逐渐冷瘦,风妖娆得近于夸张。柿色的黄昏中隐隐约约地现出村庄的轮廓。
    戚少商催紧了马,扑面而来刺骨寒意开始忽略不计,到了前面的村庄,找个地方过了这一夜,明天的这个时候应该就可以到毁诺城了。
    毁诺城那个跟他纠缠了八年时间,于道义于情感他都无抛下的地方。 毁诺,是他毁了他的诺言。一诺千金的戚少商戚大侠被人用这种方式提醒他曾经许下的诺言。
    半个月前,戚少商收到息红泪的一封信。
    “江山家国著侠义,独立西风,人在深深处,山门掩就从前意,残酒合饮黄昏雨。 伤心小箭无牵系,流年暗渡,孤负几韶华,飞燕又将归信误,明月不照汴京路。”
    一首词了结八年的相思等待,没有恨,只有怨,女人对男人的幽怨。那一支伤心小箭终究还是不忍心射出来。
    那个时候,江湖上开始传言,武林第一美女息红泪要另择良婿。
    舍下了六扇门,戚少商要去毁诺城,他不想传言变成现实。
    江湖也罢,庙堂也好,戚少商还是那个戚少商。别人欠他的,他可以大仁大义转眼即忘,他欠别人的,他做不到一笑置之雁过无痕。
    八年前,他就说要娶她的,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无以为加复的欣赏和尊重,就是给她一个她想要的婚礼。然而没有婚礼,连云寨多了个戚大当家,武林中崛起一座毁诺城。
    三年前,连云寨一夜之间寨毁人亡,血流成河,再然后,毁诺城也没有了,世外桃源离人间地狱也只有一步之遥,轻而易举地就被人屠了城。千里逃亡,从边关到京城,至始至终陪在他身边还是她,没有怨言,只有担忧和不舍。然而陈冤昭雪真相大白之后,所有的人都在欢欣鼓舞地庆祝邪不压正,女干相伏诛。
    属于息红泪的胜利却迟迟不见,婚礼还是没有如期而至。戚少商挟着九现神龙的威名走进了六扇门,接替了铁手。而花好月圆鸳鸯相栖还是只是一个诺言,息红泪依然只有等待。
    五年之后,又是一个三年。
    八年,春夏秋冬数八遍,看两千八百多个旭日东升金乌西坠。
    岁月如刀,刀刀催人老。老去的还有人心。
    爱情可以让骄傲变得支零破碎。等待也能让爱情变得千疮百孔。
    息红泪,武林第一美女,可是再怎么美也是女人,女人天生就跟岁月有仇,越美的女人仇恨就越深。一场没有尽头的等待没有人可以做到不介意。她说要放弃,不管是以退为进的女人手腕还是心灰意冷的无可奈何,都不会有人来指责她的背信弃义。
    戚少商是大侠,大侠总有大侠的风范,他欠的债他还。他许下的诺言,任沧海桑田他也会记得。 他身无长物,只有一柄逆水寒,他将带着这逆水寒上毁诺城,向那个等了他八年的女子求婚。
    六扇门他也不是放不下的,在强盗窝里呆得久了,六扇门常常会让他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离开也好,他离开了,别人就应该回去,而这个别人本就是应该呆在六扇门里的,也绝对比他更适合呆在那里。国法刑律,繁文缛节从来就不适合他。三年的神龙捕头的生涯,远不如五年连云寨大当家的日子,让他热血沸腾。
    八年了,这一刻终于要来临了,戚少商甚至可以想像得到息红泪的如花笑靥,也许他真的不该为了所谓的侠义,把她一个人晾在毁诺城那么久。毕竟大侠也是人,也是要成家立业的。
    渐渐地靠近了村庄,神采飞扬的戚少商却皱起了眉。村子上方的烟太浓了,不是醇和的木柴在灶膛里烧出来的炊烟。倒是像是房子被烧着后的余烬。
    这里临近边关,别说是兵荒马乱的多事之秋,就算是清平世界,也不是什么好山好水好养人的宝地。地虽广,却是不是能种粮食的地方。广种薄收的一年下来,那点口粮经过了层层剥削后剩下来,连洞里的老鼠都觉得寒碜。
    也有年轻的好勇斗狠的,纠集了做山贼,比如当初的的连云寨。有山寨为据地,再加上约束有方,做到不挠民,也不是什么难事。
    也有的,数十来个人,或者百多人成一伙,仗着马术精湛,来去如风,打家劫舍。 这一类通常都是心狠手黑的。
    弱肉强食就是这种环境最真实的写照。
    金碧辉煌的朝堂上,高高在上的那一位,听多了歌功颂德,看惯了歌舞升平,人说江山如画,在他的眼里是画如江山。
    百姓疾苦?那些是前朝的臣子写在奏折里的东西,遥远而且枯燥,哪有后宫佳丽,瘦金体,工笔画那般可人儿。
    如果不是朝上日日有那么几个人天天向他启奏边关战事,赫连乐吾常常有八百里加急递进来了,他可以连隆隆的战鼓声都当着不知道,那些个边陲之地的小老百姓的温饱,关他什么事。又不是风景如画,可以给提供花石纲的锦绣江南。
    马贼,戚少商以前也见过,九现神龙的威名也能很震住场子。
    从霹雳堂到连云山水,再到逆水寒的传说,戚少商这个名字,近于一种神话。
    现在这群马贼的眼里没有神话,只有笑话。
    一个风尘仆仆的外乡人,大大的眼睛,园园的酒窝,哪个世家子弟的公子学了点花拳绣腿,跑到边荒之地行侠仗义来了,听了茶馆说书生先的几个段子,也敢自称戚少商?
    这群马贼今天的运气本来就不好,也就只是在水袋里装满了水,有抓到几只鸡的就算是很有收获的了,没有女人,也没有银子。村子里的男女老少,跑得一个都看不见了。这个路过的外乡人,应该不算太穷,他还有匹马,身上有把剑,那把剑,光是看剑鞘就有些年头了,应该值点钱的。
    戚少商没有想过致他们于死地,没有人生来就喜欢做贼,填饱了肚子,谁不想学点礼仪道德。甚至,他还在想,等制伏了这群马贼,要不是介绍他们上连云寨找穆鸠平。 这几年连云寨在穆鸠平的努力还算是名恢复点元气了。他自称八寨主,依然尊戚少商为大当家。他似乎比戚少商更明白,六扇门其实并不适合戚少商呆,相信他终有一天会回来连云寨做他的大当家。只是那些个冤魂是活不回来了。
    戚少商甚至没有使出一半的功夫,这伙马贼就全倒在了他面前。
    逆水寒剑下伤的并不多。更多的是面色青黑,蜷缩成一团倒在了地上。鼻子和嘴角都有暗绿色的血流出来。
    中毒.
    这个小村并不大,只有二三十户人家,跟一般西北小村庄也没有什么区别。建在一片山洼之中,.村后是绵延数里的山,山也是荒山,看不到多少绿色,偶尔有几棵枯树耸立在黄土中,风沙过处,枯枝乱响。
    戚少商很快地就绕着村子走了一转。到处是残墙破垣,倒也不像是让这一次的马贼给糟蹋出来,好像一直就是这么破的,被烧成灰烬的是间茅草屋,戚少商也进去仔细查看了一番,也没有看过一具尸首。
    整个村子里看不到一个活着的人,听不到任何有生命的动静。
    
    第二章
    
    此时月亮已经渐渐升起,村子中间有口水井。幽冷的月光倒映在水中,轻晃出一片层层银光。
    戚少商又累又渴,连忙打了一桶水上来,细细一闻,并无异味,又掏出一根银针,浸到水里,见银针光亮依旧,这才放了心。正待痛饮一番。忽听到一个清脆的童音在他身后响起:“不要喝。”
    戚少商循声望过去,说话的是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衣衫褴缕,瘦骨嶙峋,巴掌大的小脸上全是菜色,一对黑黑的眼珠倒是明亮有神,很机灵的样子。
    正在惊讶这孩子是哪里冒出来,这孩子就开口说道,“这水真的不能喝。”
    小男孩子刚说完,戚少商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不能喝。一青衣书生从墙后闪出来,拉过小男孩,拖到身后。
    月光下,这书生的脸青白得如同这蛊人的月色,夜风中,卷发翻飞清逸出尘,他就那么站在那里,一身蛋青色夹衣,却仿佛是天底最绚烂的色彩,刺得戚少商半眯了眼。
    是梦吧,这种穷山恶水好像不是做关于他的梦的好场所,属于他的梦应该是在鹰击长空时,拈花一笑间,袖袂翻飞的踏歌而来,而是不是踩着那些个横七竖八的尸体,毒辣得连夜风也狰狞起来。尽管三年前戚少商就知道了,这个人最擅长的就是将活生生的人算计成冰冷的尸体,然后步步见血。
    “果然是月斜风冷故人来啊,大当家的别来无恙?”还是那个声音,清亮里带着几分傲气和嘲弄,却又蛊惑得如同外天籁音。
    一个戚少商时时刻刻的想尘封的世界里的人、物,像火花一般在脑海里纷纷闪烁起来,戚少商张口结舌。水桶哗啦一声掉在地上,溅湿了半边衣裳,察觉到冷,已是几个时辰以后的事了,当时,他已经没有一点知觉。
    “吓到你了?”顾惜朝放肆的轻笑几声,眼里满是不屑一顾。
    “顾——惜——朝。”有几份艰难的道出这个熟悉的名字。
    不是没想过连云寨,没梦到过旗亭洒肆,只是从来就不知道,他还会再见到这个人。六扇门偶尔也能零星听到关于铁手和这个人消息的,听到了就是听到了,从来就不觉得这个名字对于他来说跟张三李四有什么区别。那一场千里追杀的恩怨,他说了要放下。他以为从此后铁手不进京城,他们就如同是塞北的胡杨和江南的垂柳,隔得不仅是水迢路遥,所以放下跟放不下并没有区别。
    然而,这个人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他面前才知道,记忆忠实得让人猝不及防。满地的尸体提醒着他曾经受到的待遇,以及他曾是神龙捕快的身份。
    “那些人是你毒死的?”
    “不可以吗?”双眉微微的挑起,如星的眼眸闪着戚少商熟悉的凌厉狠绝。 他杀的人多得去了,唯一的优点就是杀了就杀了,没有什么不认帐的。这区区几个马贼又算得了什么,连云寨、毁诺城、雷家庄随便一个地方的零头都比这多得多。
    “铁手呢?”六扇门一直有跟铁手联络,他也知道铁手是个重诺守信的人,不会离开顾惜朝,更不可能放任顾惜朝大开杀戒。而且依铁手的机智和武功,顾惜朝想摆脱他也是不太可能的事。
    “为什么要告诉你?” 双眉还是那么挑着,嚣张至极。
    “你——”戚少商气绝,恨不得拔出逆水寒,一剑架到他脖子上。
    然后,就算剑出鞘又怎么样,问他下次还敢不敢?其实敢能怎么,不敢又能怎么样,无数次可以有机会一剑劈下去,终究还是放了手。这一次会例外?
    顾惜朝低头吩咐跟那个小男孩子说了一句话,那小男孩子转身飞快的跑了,瘦小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他是谁?”没有这小男孩子的提醒,戚少商肯定会喝下井水。顾惜朝多半会冷眼旁观,说不定还会很好心地割下自己的头送到穆鸠平那里,以供整个连云寨祭奠。
    “跟你有关系吗?”顾惜朝冷冷地一笑,什么时候,自己又多了个保姆,什么事都要问。
    “让开。”随手拔开戚少商,顾惜朝走到井口边,从怀里掏出一包药粉,洒在井水中。
    “你在做什么呢?”
    “解毒啊,你个猪,你不喝。这里的村民还要喝的。”顾惜朝刻薄的说着。 戚少商心里隐隐地有些高兴,原来这村子里是有村民的,顾惜朝终究还是有洗心革面的一天。不枉他主动放下了两人之间的血海深仇,也不枉他当初在傅晚睛的灵前,拦住了穆鸠平的枪。只是这些年来,除了卷哥和息红泪,他还没被人这么骂过。玉树临风的九现神龙,能跟猪相提并论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