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妲己是个男孩子 作者:青莲与酌(上)

字体:[ ]

 
文案
 
  混吃等死漫画家苏妲己,
  拖稿症重度患者苏妲己,
  现代宅腐领跑者苏妲己,
  千年道行大妖妃苏妲己,
  她、她、她、她……
  竟然是一个可爱的男孩子!!!
  教练,就是他,他带球撞人,犯规!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达寂(苏妲己) ┃ 配角:胡玖耀;狄昕…… ┃ 其它:愿神保佑大家的肚子
==================
 
 
☆、第一章 这个深井冰我们都不认识
 
  中国神秘事务管理局归类于城管大队第三小分队,里面有各种能人异士,甚至建立了完整的档案部,将华夏土地上所有的妖孽方士都记录在案,方便管理。
  在地底深处的神秘事务管理局局长室,桌上的名牌材质犹如鎏金,看上去真的相当的低调奢华有内涵。
  坐在巨大的老板椅上的高大男人双脚搭在办公桌上,一张男人味十足的俊脸现在阴云遍布。
  “白门局长,我实在不想管理他了!”流夏从门外一阵风儿似的跑进来,两行宽面条泪如喷涌的黄河之水,势头一发不可收拾。
  白门还没反应过来流夏就已经像八爪鱼一样死死缠在他身上,白门努力想要把流夏从自己身上撕下来,他这个姿势还被另一个男人这么死死抱住,简直世风日下,不堪入目。
  “咱们都是文明人,有撒子(什么)话不可以好好说呢?”白门作为一个面对泰山崩于面前也不变色的大帅哥,唯一的痛就是他学不会普通话。现在CAO一口重庆方言,简直鸡同鸭讲。
  流夏流泪将自己的鼻涕眼泪全都擦在白门仅有的一件干净的白衬衫上,这让白门觉得简直了。
  花容失色的白门不管不顾就脚一蹬,椅子后撤,迅猛地站起来流夏竟然还能牢牢粘在他的身上。
  “我说你从我身上下来可以不?”白门捏着这个没大没小的小子的耳朵,总算吃疼之下流夏终于从自家上司身上下来了。
  “局长,求求你了!我真的不想再管他了!”流夏作为能屈能伸的大丈夫,蹲下/身抱着白门的大长腿,将自己的眼泪鼻涕擦在白门最后的干净裤子上。
  “哎哟!我的裤子!”白门也欲哭无泪,“瓜娃子(白痴),你给我好好说话!”
  “又到十年一度的轮换时间了,局长,我不想再管苏妲己那个妖孽了。”被一脚踹开的流夏吸吸自己的鼻涕,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把自己的烦恼根源说出来。
  “哈?你硬是(真的是)哈(傻),恁个(这么)乖(漂亮)的人。”白门再度潇洒风流的坐到自己的椅子上:该死的流夏,老子最后干净的衣服,现在给我整脏(弄脏)了。
  “好看是好看,但是我又不是基佬!”流夏想起自己这十年来与这个妖孽住在一起,差点就被掰弯了。他可是流家最后的独苗苗,要传宗接代的。
  白门召来面纸巾妄图擦干净自己的衬衫还有裤子,流夏这小子真恶心:“还有咧?说完。”
  “那真的是个活了几千年的妖孽吗?苏妲己,《封神榜》里面的那个大妖妃……”流夏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堆。
  白门听得脑仁儿疼,一把用刚擦过眼泪口水鼻涕的纸团一股脑儿全都塞流夏嘴里,这个世界终于安静了。
  流夏瞪着自己一双水灵灵的杏仁儿大眼,傻不愣登地看着白门。
  拨了拨自己的刘海,白门邪魅一笑道:“你和他都合法同居了十大十年,你还不晓得(知道)他是不是那个苏妲己?”
  把自己嘴巴里的东西都取出来,流夏还感到嘴里有股咸味儿,砸吧了一下嘴,道:“但是哪里有人活了三千年还这么智商堪忧?!”流夏一脸崩溃,想起自己被奴役的血泪史,还有这十年以来专门给苏妲己解决感情问题,简直醉了好吗?!
  “你已经伺候他十年了,我这里没得其他人有空。他可是最轻松的妖孽了,你是想去负责那个龙子龙孙还是伺候聂小倩?”白门对现在一点都不踏实工作的小年轻感觉相当失望。
  白门举的例子让流夏不寒而栗,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他才不想一天到晚就看着一群鼻孔朝天的傻瓜对他发号施令,或者和一天哭哭啼啼,和祥林嫂没有什么差距的女鬼住在一起。
  “看撒(看吧),苏妲己已经嘿(很)轻松了。”白门一拍大腿,让流夏回神。
  没有对比就不会有幸福感。现在才发现苏妲己其实挺好应付。想通了的流夏迟疑着点头。
  成功打发走了流夏,白门松了一口气。
  想当初,他就是负责照顾苏妲己的人,现在好不容易熬出头,怎么可能一朝回到解放前?年轻人,就是要多多担当嘛。
  ——***——***——
  ——***——***——
  流夏看着这个散发着黑气的指纹防盗大门,咽了咽口水,给自己做了一系列的心理建设,才鼓足勇气把自己的手指按上去。
  大门轻松打开,这花园洋房被装修的相当有格调,看上去很有步步移动皆是不同景致的空间感。
  很好看,当然好看,这房子是流夏自己一砖一瓦按照苏妲己的图纸打造出来的。
  从建筑上面来说,哈,苏妲己还真有几分演义小说里面的妖孽气质。鹿台什么的不就是他画的!
  脚踩在木质地板上,流夏仿佛做贼一样的悄声走进房子里,准备快速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左右环视一眼:很好,苏妲己这货似乎不在。
  看着自己位于一楼的卧室门,流夏仿佛听到花开的声音:他与他亲爱的大门只有五步之遥,还有四步……一步!
  “流夏,你回来了!”仿佛恶意卖萌似的叫喊让流夏脚下一滑,结结实实和地板做了一个亲密接触。
  只见白光一闪,一座人肉山就已经压在了流夏的身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坐在了他的腰上。
  流夏只听见“咔”的一声,他的腰都要被压断了。
  “我就知道你还会回来的。”温润的声音莫辨雌雄,比之刚才恶意把自己声线拉得单薄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甜蜜声音好听太多。
  骑在流夏腰上的人柳眉弯弯,狐狸大眼眯起,睫毛长的令人惊叹,左眼下角一颗美人痣,眼珠子看似纯黑但是细看会有蓝色的光,唇红齿白,容貌精致得确有祸国之姿。该美人脸上有得意洋洋的神情,看上去却越加的赏心悦目。
  流夏脸朝地,看不见美人的样子,但是依旧有香风袭来,让他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为了保住自己的直男身份,流夏连连告饶道:“你起来吧,咱们有话好好说。”
  苏妲己想了一会儿,摇头。只是微微起身然后就直接把流夏像翻咸鱼一样的翻过身,保持自己的坐姿不变。
  这一压几乎让流夏断气,胃都要被逼得吐出来了。
  苏妲己脸直接与流夏对上,鼻尖的距离不超过三毫米。流夏甚至能看见这货脸上的绒毛——长得这么漂亮有什么用?这就是个男人!!
  “好了,你想说什么?”苏妲己眼睛笑成一道弯月,发丝顺势垂下,掀起香风一阵。在他看来,这么面对面的几乎能把对方脸上每个毛孔都看到的样子就是用自己最认真的态度来聊天了。
  流夏的眼睛顺着发丝往下一看:这家伙只穿了一层汉服,衣襟没有拉,完全的打开,露出单薄的胸膛。
  男人的平胸有什么好看的?
  这么想着的流夏却因为瞥见那两点殷红留着鼻血晕了。
  苏妲己趴在流夏身上奇怪地看着流夏:现在怎么晕了?天气没到会让人中暑的地步吧?
  ……
  ……
  神秘事务管理局档案
  姓名:苏妲己现化名苏达寂
  性别:男(历史上是个女的,果然,这么可爱一定是个男孩子啊!)
  年龄:3041岁(看上去最多二十五岁,活得再长脑子也没有二两)
  个性:迷糊,蠢萌,人格分裂(活了这么多年,完全看不出他的人生智慧在哪里)
  特点:长得很好看(白瞎了这一张好看的脸)
  爱好:绘画,书法,看小说
  特长:绘画,书法,挖坑不填
  最麻烦的地方:此人具有让人一见钟情的魔力,千万不能放他在路上乱走。外加时刻监督他工作,他最喜欢翘班。有自杀倾向,现已纠正。努力在将他塑造成新世纪的四有青年,五好少年……此人道德观念极差!
  妖魔特性:普通人一个,没有任何特殊用途,除了活得久一点,怎么样都死不掉,就是很会吃。不知道为什么能活这么久。
  局长批语:这是一个好宠物,前提是别太宠他,否则会骑到你头上拉屎撒尿。永远不知道什么叫见好就收,最令人绝望的是他长得太好看,只要不是特别不合理的请求,监督人总会答应他的要求。
  白门头疼的把这个没有什么屁用的档案塞回去,以前他负责苏妲己这个家伙的时候,因为只会说方言,苏妲己一开始还听不懂。后来简直了,用方言和他对骂。
  实在不能想象这么一个倾国倾城的男人能够毫不犹豫的爆粗口,还能像大型犬一样时时对监督人撒娇耍赖——他真的不是一个女孩子吗?
  完全没有什么正常的倾向,时而正常时而抽风,对自己的脸杀伤力没有一点觉悟。
  还特别容易招惹野生妖孽……这开国以来明明妖孽都正常了,在管理局的光辉领导下面,妖孽们都好好作妖,刻苦工作了。
  这家伙就是不听话,就是喜欢拈花惹草。好吧,也不能全怪他,谁让那张脸就是祸根。
  说好的封神榜之后,妲己被处死了呢?怎么就活了这么长,还在历史上掀起一阵阵的腥风血雨?
  逃命技术简直一流。
  白门想着流夏已经被折腾了这么久,正好已经进行组内改革了,监督人与妖孽之间可以不用住在一起了。
  白门自己都不想和苏妲己这个危险人物住在一起,更何况流夏这么个热血小青年。正所谓己所不欲,必施于人,说错了,勿施于人,白门准备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流夏。
 
☆、第二章 深夜的鬼还有诡
 
  流夏终于清醒过来已经是深夜了,睁开眼睛就看到苏达寂这家伙好看的脸无所顾忌地迎着月光,显然已经是躺在地板上睡着了。
  随随便便完全对自己的魅力视而不见,苏达寂这个人已经任性的活了三千多年。如果历史上那个祸乱整个商王朝的狐妖妲己就是他,那么后宫里面那些妃子一定是因为被他蠢死的。商王朝亡国那是因为他已经把所有人的智商拉到了和自己一样的水平,再用自己丰富的经验把他们打败了。
  历史也是不愿意让所有的后人知道原来商王朝是这样失败的,所以才会迫不及待让周王朝这些智商正常的人来取代商王朝统治整个华夏。
  有时候还是没有办法的会被这个该死的狐狸精给迷惑,比如现在,明显苏达寂是为了照顾他才在这里的。可是现在这个家伙却自己睡得开心。
  睡着了就像天使一样的宁静美好,可是醒过来……流夏拒绝自己去想苏达寂醒过来的样子。
  最后还是看的没有办法了,从床上下来,流夏准备让苏达寂鸠占鹊巢了。看着这么一个纤细柔弱的绝世美人就这么可怜的在地板上缩成一团睡觉,终究还是会让人感到于心的不忍。毕竟就算是一条睡着的流浪狗,你看着它睡得那么可怜又瘦骨嶙峋,也会好心把自己的破衣服甩到狗身上去。
  当然,真的敢这么做,流浪狗很可能会反咬一口,让你这个愚蠢的人类不要打扰它的安眠,给你长长记性什么叫做路边的野花不要采……错了,什么叫路边的狗狗不要惹,或者老虎的屁股摸不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