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阴阳师同人]式神养成指南 作者:祝子松下

字体:[ ]

 
文案:
网易爸爸阴阳师同人,沉迷酒茨无法自拔。我要开车,开车,开车!据说开车出SSR。啊我要酒吞!
*
嗯这篇文很可爱的~是阴阳师所有有爱CP与邪教CP的集合文,你可以看到酒吞和茨木小天使一对儿,邪教CP晴明X黑晴明,脸狐和妖琴师之间的欢脱日常,鬼使黑和鬼使白的日常做任务,河童与小鲤鱼的懵懂初恋,莹总大总攻的气势~
我改名啦~
文名更为式神养成指南,又名式神开车指南~
作者鞠躬,喜欢作者的话,也请不吝点个收藏作者哟~~
另外文里的设定大部分都是我瞎掰,大家看着娱乐就好,不要当真。如果真的感兴趣,全文完结后会锁文修改的。鞠躬。
红豆泥阿里嘎多米娜桑!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酒吞,茨木 ┃ 配角:安倍晴明,源博雅,神乐 ┃ 其它:太多了
 
 
  ☆、舔角
 
  一、角
  冰凉彻骨的风刮过酒吞的身体,精硕的身体上一道迤逦绵长、宽阔的口子里,鲜血喷涌,血液漫过分明的肌理线条,淌入了这片红枫地里。红的似火的枫叶,被大风刮落时偶尔也会有几片落在酒吞身上。酒吞倚靠着一株巨大的红枫树,不住咯血。殷红的血流顺着苍白的唇流出,一滴一滴落在胸前,和伤口的血液混在一起。
  酒吞原是背着葫芦去寻红叶,从小鬼那里得知了红叶的消息,他谅那些小鬼也不敢骗他,心无疑虑便去了。不料半路却被黑晴明带着大天狗和两面佛、雪女给围攻了,他虽实力强横,却也经不住这么多人计划着要灭他,凭着一股机巧,他才寻了个破绽逃出生天。
  如今身受重伤,心中那一片对红叶迤逦的心思仍未曾断绝,躺在这红枫林里的红枫树下,流血思佳人。
  红叶啊……
  心中念着这个名字,耳边似乎便响起一阵带着清澈的铃声,合着妖娆艳丽、明媚不可方物的笑,纷飞的红叶随着那衫深蓝的和服旋转起舞。
  多美啊。
  酒吞的心思如同一只风筝,牵着疼痛越飞越高,伤痛在风筝线的拉扯下几乎模糊起来,深切的疲惫如同流水缓缓淹没他的身体,酒吞阖上眼睑陷入食梦貘的幻梦中。
  一片深不可测的漆黑,空洞洞的世界汇集了无数没有姓名的声音,恶鬼们一只只在浓重的漆黑中扑向他,惨厉的笑声凝结成实质的怨恨。酒吞冷笑,小小恶鬼,也敢来犯鬼王?长臂一挥正要灭了这些虚空中的鬼魂,意识猛然被一句急促的呼喊扯回了现实。
  “吾的挚友啊,是谁将如此强大的你伤成这个样子!但即便是受伤,吾友仍是如此动人呢!”极具气势的声音响在耳畔,不用猜就能知道是谁。一听到这个声音,酒吞的眉头立刻就皱起来了。
  我是不是不管躲到天涯还是海角,这家伙都能找到我?
  睁开双眼,映入双眸的果然是那个强大的鬼——茨木童子。
  “与你无关。”酒吞说,血红的眼睛盯着茨木,毫不掩饰的驱逐意味。这种时候,尤其是自己软弱无力的模样,绝对不能被任何人看见。
  茨木被他梗了一下,顿了不到半秒立刻回到:“吾的挚友啊,即使受伤的你,也格外吸引人呢!相信只要让你的伤好起来,吾友便能重回昔日的强大!”那一双璀璨夺目的金眸中,尽是剔透的狂热和爱慕,对于强者的臣服和敬佩。
  酒吞心中微微一动。
  他一直觉得这个锲而不舍地追逐自己的家伙挺有趣,他知道这家伙对自己并无别样的心思,只是全心全意地追逐着力量,但正是这种坦荡,让他的言行在他人看来便成了暧昧。
  而自己对他……
  酒吞微微扬眉,双眸中茨木的面容便更加清晰可鉴了。一对珊瑚般艳丽奇崛的妖角,其中一支因故被折去,山中瀑布般倾泻而下的银色长发如同有生命力般氲在微风中。那双璀璨无比、隐约含紫的金眸,挺拔的鼻梁,无时无刻不在赞扬着他的双唇,构成了茨木童子那张少年模样英气的脸。
  不得不说,即使是以酒吞这般苛刻的眼光,茨木童子确实长得好看。
  比之红叶如何?
  不,这可没得比。
  酒吞微微勾起唇角,冷笑:“那你倒说说看,如何让我这伤好起来?”大天狗的羽刃和两面佛的刀割,可不是平常的疗伤药能抚平的。
  茨木童子赤金的瞳孔微微张大,他走到酒吞身旁,蹲下身用鬼手轻轻抚摸那道绵长宽阔的口子,鲜血顿时染满了他紫黑的手。酒吞吃痛,但忍着什么也没说。
  “这伤?吾友,究竟是谁伤你竟至如此?”茨木童子自看见这伤口开始就很愤怒,现如此愤怒更是浓烈。
  “我说了你便都能杀了他们吗?”酒吞低沉地回。
  茨木顿了好一会儿,才道:“……鬼界最强的吾友不能,吾也不能。但若吾友愿意,吾便是拼尽全力,也要为吾友报重伤之仇!”
  酒吞微笑,微嘲道:“你倒是对我一心一意。”
  “当然!为了吾友,吾便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灿金的眸里是纯粹的真,绝无虚假。
  “哼。”酒吞象征性地回了一句,不知如何回话时他对茨木向来如此。
  茨木看着挚友的伤,开口道:“吾友,你可知妖与鬼的构造有所不同?”
  酒吞抬了抬眼示意他继续说。
  “吾友,妖的妖力大多积聚于外物,吾友的酒壶便是。而鬼的力量,则积聚于身体的某处,我的力量便在这对角中,如今只剩一支,不过对于恢复吾友的伤也足够了。”
  酒吞睁大了眼睛,一般妖鬼都将自己的妖力积聚地隐藏的很好,除非特别强大的妖怪例如他,才敢明目张胆的亮出自己的妖力所在地。如今茨木这么大方地告诉他,可还真是对他推心置腹啊。不过茨木原本就十分强大就是了。
  “你待如何?将自己的另一只角割下来给我吗?”酒吞嗤笑。
  茨木破天荒地变了变脸色:“原来吾友是想要吾的角吗,既然吾友想要,吾割下来给吾友也未尝不可。但如此吾便会死去。”
  “我不过开玩笑罢了,哪个要你的角。”酒吞说,惫懒地闭了闭眼睛,“你的妖角便是力量汇聚之处吗,想要给我疗伤的话,过来……”他的嗓音微微压低了,有着些微的沙哑,却有种说不出的动人风情。
  茨木听了半跪在他身旁,将身子微微靠近了他,银色的长发稍稍前倾。酒吞微笑:“把头伸过来。”他的声音这样低,又这样沉,缓缓的,莫名就透出一股隐约的勾引来。
  茨木如同魔怔般地顺从着酒吞声音的指引,服帖地将无论妖怪还是鬼都十分珍重的头颅靠了过去。酒吞伸出一只染满血痂的手摸上了茨木的头发,随而那只手悠悠柔柔地顺着银发向上,指尖犹如舞蹈般一丝一缕、巨细靡遗地撩拨过那只完好的妖角。指尖从妖角的底部开始,小幅度地按压着那处稍觉坚硬的薄膜,指尖便传来微妙的触感和茨木略觉低沉的模糊喘息。指尖向上,描绘着珊瑚般的妖角的细密纹路,于此同时,一股巨大而暖融的力量顺着妖角、指尖进入冰冷的身体。好暖和。身体不由自主地舒畅起来,连脚趾都舒服到蜷缩,与此同时茨木的脸色已经有些发白了。不够,还不够!心中对于力量的欲念仍在叫嚣,酒吞沉迷在那股温暖之中,发力将茨木的头用手拉向自己,然后伸出水红的舌,自上而下舔舐而过。茨木的角并不平滑,甚至拐角处还会有些些微突出的刺,但不知为何冥冥之中有股特殊的力量,让酒吞忍不住甚至想要吃下这只角。酒吞的唇舌游走在名为茨木的妖角之上,不放过任何一个细微的凹凸之处,力量自妖角流入唇舌,而后绵延入冰冷的身体,一股难言的舒畅贯穿全身。酒吞用牙齿不轻不重地、孩童玩闹似地咬着这支角,茨木隐忍的喘息响在耳畔,那喘息那样低微、柔软、暧昧,勾出酒吞某些莫名的□□。那些掩埋在内心深处、不见天日的□□,不是对红叶,而是对茨木。对这个天天跟在自己身后,用一万种语言表达对自己的爱慕和忠诚的鬼。他清楚地知道茨木对自己仅有的只是对力量的追求,而他对茨木却……他将目标转向红叶,为红叶醉生梦死,以为这样便可掩饰自己那段肮脏隐秘的心思,可是现如今,还有什么可忍的?眼前这个家伙,说出那种要把身体献给自己的话,不就是为了此刻吗?酒吞自我安慰着,同时更加热切地舔吻着那只角,浑厚的力量让身体上的伤口渐渐愈合,最终受伤处的皮肤恢复如初。
  “吾……吾友……你可恢复如初了?”茨木带着些微喘息的关心声响起。
  酒吞还沉浸在迷梦之中,此刻却被一把拉回现实,唇舌放开了那只珊瑚般艳丽的妖角,水红的舌和角之间拉出一条细长的银线,在夜色中发着明亮的光。
  “……”酒吞静默了一会儿。
  “谢谢。”酒吞侧过脸,说道。
  “吾友啊,只要你能变得像以前一样强大,就算献上我一只角又算什么呢!吾友,我们现在去喝酒可好?”
  “好……”酒吞回道,眼睛却直勾勾地看着茨木站起身时那略微摇晃的脊背。
  穿得太厚实了啊……
  茨木。
  
 
  ☆、发与耳
 
  二、发与耳
  大江山向来景色如画,玉筑高楼远眺,只见一轮巨大的圆月浮在水面,四周寒树林立,烟笼寒水月笼沙。幽蓝的骨伞顺着寒意悠悠朝天空漂浮,橘色的灯笼鬼四处漂浮,偶尔巨大的游鱼来来去去。
  茨木便与酒吞在这高楼之上畅饮,酒吞向来喜好豪饮,当下不知怎的心情十分愉悦,更是海量。神酒一杯一杯往嘴里灌,那股奇特的酒香浓郁得要熏醉茨木的神经。茨木其实不擅喝酒,但是为了与挚友共饮,不得已也练出了一些酒量。
  清风吹过,将酒吞张扬的红发拂得飞扬而起,血红的眼睛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嘴角带着一抹嗜血的笑意。茨木不知道他是不是醉了,但是情况看起来好像不太妙,因为酒吞的一只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一直绕着他的头发打转。
  茨木心里有点迷,因为之前发生的事情。妖怪的角,不,应该是说他的角,他没有告诉酒吞的是,他的角不仅仅是妖力汇集的地方,更是他全身最敏感的地方。别说他人,他自己平时根本就不会碰。当酒吞含住他的角时,他整个人都下意识地抖了一下,浑身过电一般的酥麻,力气都随着那唇舌的移动而流失,就如同将自己整个人都交给了酒吞了一般。酒吞的唇舌很灵活、很灵活,犹如山间的风穿过峡谷,流水渡过溪涧,流岚辉映霞光。酒吞的舌下,他的思绪是空白的。吾友不管什么时候,都是那么吸引人呢!红发、红眸、红唇和水红的舌,低眉抬眼之间不经意间透漏的一丝媚意,都让他的神志模糊神志消融起来。身体不知为何就突然起了一股冲动,想要抓起眼前这个人的发,然后盯着他血红的眼睛,狠狠地吻下去。
  妖怪发情,通常是很容易而且原因很小。
  如果可以不忍,几乎都不会忍。
  但是茨木有些迷惑,照理说他对酒吞不应该产生这种情绪,如果说有什么是非常肯定的,那就是他所追寻只是强大罢了。而肉体……也许可以作为闲暇时的消遣,但在这之前,他的选择向来都是两厢情愿的女妖。
  这是出了什么问题了?
  酒真是越喝越多了,他感到酒吞充满热度的手指缠绕着每一根敏感的发丝,轻轻牵动时带起的头皮发炸的酥麻意味,就如同头顶噼噼啪啪流过一串串光芒璀璨的火花。
  “吾友啊……你可是醉了?”茨木说,他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灿金双眸里的酒吞渐渐幻化成一团模糊的红影。
  啊,即使是一团红影的酒吞,也具有一股独特的魅力呢。模模糊糊地想着,却得不到挚友语言的回应,只是那双手却丢了酒杯,环绕到他的脖颈,两只手触碰着他的锁骨。他的呼吸忽然就沉重起来。紧接着一颗温热的头颅就凑到了他的颊边,模模糊糊地蹭着他的脸颊,酒吞的嘴里吐出了一些异常温柔却又模糊不清的词句,那些热度,就这么肆无忌惮地在皮肤之上游走蔓延。茨木的呼吸更加凝重了,他感觉自己的意识正被酒吞的双手与唇舌引导到一个未知的深渊之中去。而他竟然还有些期待,哪怕跌入万丈深渊粉身碎骨也想尝试一个名为酒吞的深渊。耳尖被轻轻掐了一下,身体便下意识地颤抖,模糊的、缠绵的、沉沦的。一个静悄悄的、带着沉重酒气的试探便探上耳朵,伴随着甜腻的湿润。耳膜内是某种不知名的水声,擂鼓的声响淹没在水下。砰,砰,砰。有什么东西在咚咚作响。茨木很想把那个声音从月里、海里、水里、酒里捞出来,看看说的究竟是些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