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老爷的网红之路[红楼]+番外 作者:一世执白(三)

字体:[ ]

 
  第71章
 
    君故忙成狗,大老爷不是不想帮忙的,可这忙他根本就帮不上啊——
    会忙只是单纯因为君故在这边没多少人手啊,这是他能解决的吗?大老爷还是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的,要是说让他把户这个钱袋子给他管好,这没事儿,可要说给他广纳贤良什么的,那可能是当皇帝才要学的活儿。
    虽然他也是在东宫当过伴读的,但是这帝王学他岳父怎么可能教给他?就算是一起教的,他也没那脑子啊。
    于是大老爷在东宫腻歪了一阵子之后该去户部去户部,等在户部忙完了一天,直接回了家。
    可能等他刚到家衣裳还没换呢,就听人回禀说贾母要见他,于是只得去见贾母。
    不过在出院子之前,邢氏就听到了消息,过来对他道:“老爷,老太太找您应该是为了珠哥儿和元春的婚事呐,那个王氏简直是恶心透顶,今天可能是把我给乐坏了,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呢。”
    大老爷心中的八卦之火顿时冉冉而起,道:“这都怎么回事儿?”
    邢氏干脆地将贾母如何让贾敏帮贾珠和元春两个相看人家,又看中的都是谁,而王氏的反应如何都抖了出来,待看到贾赦一脸玩味后,她就笑道:“我估计这老太太也是想跟您探听探听这两家能不能成呢。”
    “元春和刘晋?就这王氏还看上去不乐意?她也不瞧瞧人家能不能看得上她闺女,真当这阁老之首不值钱?脑子有病吧。”贾赦哼道。
    又对邢氏道:“你也别幸灾乐祸,元春毕竟是个女儿家,这事要是传出去也不好听,懂了没?”
    邢氏立刻点头,她向来把贾赦的每一句话都牢牢放在心上,这就是她在这个家的生存之道。
    贾赦这才去见了贾母。
    说起来他还这么供着贾母,也不过是为了省事儿,他这个老娘还是有几分手段的,要是真跟她交恶到底,除了弄死她一了百了,基本上就是鱼死网破。他才不干这么傻缺的事呢。
    再说了,他对贾母也没什么感情,也就是每天都做做表面功夫,让她开心点,也就不给自己惹事拖后腿,也划得来啊,毕竟养着她也不过是每年花费个几千两银子,这点钱,他能入眼?
    毕竟……他还真干不出弑母的事儿。
    就算帝国那边信奉什么科学,不信鬼神,但是系统是怎么回事儿,他家那个含玉而生的又是怎么回事?
    待他死了,还怎么见自家老爷子,怎么见祖父祖母?
    贾母在贾赦回府的时候就听到了风声,让人去传,这没一会子人就过来了,这让老太太心里觉得熨烫极了,觉得这老大心里过然是有她的,虽然如今官居三品,但是日日回来都要给她请安,从没迟了一日,之前她过寿的时候也是给她送了好一尊玉弥勒,不知让多少人心中羡慕。
    是以她见了贾赦就对他招了招手,“行了,快别行礼了,你这过来也不说披个斗篷,就这么过来就是自己不怕冷,也要想想我这个当母亲的心不心疼。”
    贾赦笑道:“这不就这么几步路?儿子想着您主动让人传儿子过来肯定是有要事,走快点倒也不冷。”
    难道他能说如今他身体好着呢,虽然没有到神仙那样寒暑不侵的程度,但要是穿太厚他也捂得难受会出汗?还不如不说,在她这儿刷刷好感度呢。
    果不其然贾母听了别提心里多舒服了,又似嗔似怒还带着点喜气儿数落了他几句,这才道:“找你来也不是别的事,是想问问你,你觉得你之前见过的那位刘阁老家的小孙子刘晋如何?”
    贾母虽然觉得女婿说这人不错,邢氏也说贾赦看他顺眼,而且也听说隔壁敬哥儿能起复也是有刘阁老和向阁老两位举荐,但还是要问问儿子,万一并不是一条船上的呢?万一太子对刘阁老有什么意见呢?
    之前他们犯过错,可是不能错上加错。
    见她说的果然是这事,贾赦便笑了,“儿子来之前就听邢氏说您肯定是跟儿子打探这个,果然是。那个刘晋很是不错,只是比元春还是要大上几岁,至今未娶妻,怕也是他的祖母打算着在他高中之后再娶妻,届时可能挑地就更多一些。”
    他虽然没把话说透,但这话中的意思还是让贾母听了出来——
    这刘家可是自负着呢,要不是对刘晋明年高中有个十足把握,能一直都把孙子的婚事给搁置?
    而另外一层,怕就是这刘家还看不上元春呢。
    这让她一下心情复杂了起来,面上也带出了几分。
    贾赦端起茶喝了两口,见她还是有些失落地模样,便道:“他们读书人家选媳妇儿和咱们这样的人家不一样,成与不成让妹妹先试试呗。那刘家也不知道暗中谢绝了多少人家,不差咱们荣国府。再说了,我也听邢氏说元春那是人人都夸好的,等她及笄只怕咱们荣国府的门槛就和妹妹那时一样要被媒人踩破了,还怕找不到好的?”
    贾母听了只得笑道:“这话都让你说尽了,也罢,让敏儿试试吧。”
    “邢氏说弟妹还有点不乐意?倒不是她多嘴多舌,而是她也觉得弟妹这有点不像话,又不能跟您说,怕您觉得她心大,当嫂子的还要管着隔房侄子侄女的婚事。”
    贾母心道,这还不是多嘴多舌?只是她已经听出贾赦有些不满,也只得叹道:“倒是没有明着说,只是这样的人家,在听你妹妹说了之后脸上也没个小模样,连句道谢都没一句,我当时就有些恼了。你也知道你妹妹这身子都几个月了,就是多走几步路我这心都牵挂着,要不是为了她的一双儿女,我能让我自己的心肝肉这样CAO劳?”
    “看您也这样说,儿子就不明白了,这弟妹到底想什么呢?还是她有什么好人家不成?还是说她打算把元春许给她娘家的孩子?可听说那小子年纪不大,恶事倒是做了不少,要不是欺软怕硬,怕是早就让人收拾一顿了。”
    在京城想当个纨绔也不容易,这金字塔最顶端那就是皇子,再次之便是昔日的大老爷这等王公之家,而王仁?如今能排个四五等就不错了。要是没个眼力,早就被人蒙头一顿狠揍,断腿断手不在话下。
    贾母被他这一句话说得顿时警醒了起来——
    是啊,这老二家的这都看不上眼,那想找个什么样的?说直白一点,在勋贵之中元春这样的也就能嫁个嫡次子了,就像是她王氏当年嫁给贾政一样!
    这嫡次子中又有几个好的过刘晋的?
    下一瞬贾母就一怒拍了桌子,怒道:“这个心性浅薄的!这是要作死啊!”
    贾赦心里呵呵,贾母能反应过来就好。
    在邢氏给他透了信儿之后他就琢磨过了,刘晋这种祖父是阁老,位高权重;父亲是封疆大吏,二品大员的她都看不上,能看中谁?北静王的儿子水溶?先不说年纪不对。
    只说那北静王妃,此事就不可能成——那北静王妃是个极有手段的,以至于水衍都没有一个庶子,又怎么会给自己的儿子也娶个小老婆?
    虽然说这世界上可能真有这样的脑残,但他可不觉得北静王妃也是其中的一个。
    不是北静王家,只能是皇子,这么一缩小了范围,贾赦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是打算撬自己的墙角呢,呵呵!
    贾母瞧着儿子那双桃花眼含笑微弯的模样,心里咯噔了下,连忙道:“我回头就跟政儿说说这事,她这心也太大了。”
    贾赦道:“这事母亲您有分寸就行了,可还有事?”
    贾母原本还想问问向东阳的,这时也没心问了,笑道:“没了,你快去歇着,等等,先别走,鸳鸯去把那件狐狸斗篷拿来。”
    等鸳鸯去了,就对贾赦道:“那皮子还是你父亲在的时候别人送的,我瞧着极好,倒是想着给你父亲做了过冬穿,只是没想到……其实我那还有很多好皮子呢,原以为咱们家是没人能穿了,可祖宗保佑你又封了侯,等过些天剩下的做好了,我就让人给你送去。”
    贾赦压下心中酸涩,笑着谢过了贾母。
    等鸳鸯回来见他披上了斗篷被脖子上的一圈儿白毛衬的那张脸越发……唔……
    待他走了,贾母才小声道:“要是个闺女,指不定我还真当皇子的外祖母了……”
    她还真在心里可惜着呢!
    鸳鸯:……
    她什么都没听到!
    贾母既然警醒了起来,自然不会放任王氏。
    只是贾政可能不会跟贾赦一样到点回家,而是每日在外和那些清客们三五成群地找个酒楼谈文论道,好不快哉。等他回家,肯定都是晚上了。
    不过虽然如此,但是贾政这个孝顺儿子怎么可能不给贾母请安呢?今日便在回家后来见贾母。
    只是如今不比他住荣禧堂的时候了,从梨香院到贾母院子最快也要一刻多钟,而每次往返的路上,他心中都复杂万分。
    要是……要是……
    不过他毕竟是贾母心爱的小儿子,每次去见贾母之时,贾母都是满脸笑意地对他嘘寒问暖,总能让他心中少些失落,多些安慰。瞧瞧,母亲还是看重我的!
    今日却是例外。
    他到了之后还未来及给贾母问安就听贾母道:“政儿!你过来!”
    贾政:“……”
    这是怎么了?上次贾母这样跟他说话的时候,还是他在王氏生产他迟迟未归,而上上一次,则是王氏偷换了荣禧堂的东西,难道……
    不过他还是依言过去,不安地问贾母:“母亲,您这是怎么了?可能是王氏又怎么了?”
    这个又字正好说到了贾母的心坎上,再看着面色焦急的儿子,她就心里舒坦了不少,儿子也不容易啊,何况……这儿媳妇还是她给选的。
    她原本的满腔情绪就压了压,然后叹气道:“这事儿吧,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
    贾政这心里就更嘀咕了,扶着贾母坐下,“母亲您就跟儿子说了吧,不管是不是您想多了,儿子总要知道您在担忧什么。”
    成了,他心里也有谱了,肯定又是王氏要作妖!
    他早就对这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厌烦了,要不是为了俩孩子,都恨不得休了她!这几个月他都没怎么去过她那屋,就怕见了她就烦,可谁想,居然惹怒了母亲!
    贾母就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贾政虽在听到贾赦时没忍住皱了下眉,可还是认真地听完了贾母的话。
    不过等听完了,他就不解了,按照母亲这话的意思就是怕王氏把女儿给弄到太子那边去,可在他看来,这也不错啊。虽然他一直嫉妒老大能被选为伴读,更嫉妒老大和太子之间的情谊,但是既然有这层关系……
    所谓知子莫若母,贾母对贾赦未必能做到,可对贾政就不同了,心里咯噔了下,忙道:“我会不同意,只是觉得太子未必有再娶之心。你想想看,太子是被圣人带大的,为什么会被废?原因很多,但其中有一条就是圣人不止有太子一个儿子。如今他和安信郡王相依为命十多年,这都一年多了也没见他有再娶个王妃的意思……我觉得圣人未必没提过,只是被拒绝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