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与你同在+番外 作者:冰魄诺伦(下)

字体:[ ]

 
☆、60-暴走向前的目前状况
 
  【60——暴走向前的目前状况】
  
  原本,紫藤达也的计划不是直接从[金融街]那边动手的。
  
  原本,他是打算说服已经卸任的新国联第一任事务长,赫斯特-盖洛普,让她重出江湖,这样就能让她成为自己的傀儡。
  然而,对方却像是看穿了他的打算,三言两语就拒绝了重新踏入政坛的提议。
  
  ……因此,在现实世界中暂时还是根基不稳的紫藤达也,唯有用一个看起来比较突破思维的逆向方法:由于[金融街]那边需要吸纳新的成员,当中必定会有在现实世界中举足轻重的存在——自己只要首先得到这些人的支持,这样的话,不仅不需要急着另外培养自己的专属势力,而且以后做起事情来,阻力都会少很多的。
  
  至于,如何把这些人的支持争取过来……
  那当然是,要乖乖地遵循[金融街]的规矩。
  
  ——“交易申请。”
  
  把手中的黑卡随意一扬,看着在眨眼间恭敬地躬身待命在自己面前的麦迪斯银行行员,紫藤达也扬起一口白牙,爽朗的笑容显然是十分开心。
  
  *******************
  
  另一方面。
  
  由于真矢的情报算是坐实了总士先前的猜测——紫藤达也果然是不打算在现实世界那边费时间,而是直接从[金融街]上入手,强行以[金融街]的发展去影响现实世界的局势。
  严格来说,其实总士他也是这样的做法——在[金融街]上,他是努力联合所有比自己更迟加入到[金融街]的新生[企业家],及早消除他们会成为自身阻力的同时,为[金融街]和现实世界提供更为安定团结的大环境。
  
  如果硬是要说总士和紫藤的做法有什么不同,那应该就是……
  总士找到这些新生[企业家]后,会优先考虑说服合作,就算谈掰了,只要不是万分必要的情况,总士是不会采用武力手段。
  然而,紫藤达也基本没有说服的打算——依仗自身是最高级别的黑卡,紫藤是简单粗暴地首先在[交易]中把对手逼入濒临[破产]的边沿,然后再在[交易]期间仅余的少许时间,逼迫对手做出选择:是出局,还是臣服?
  
  由于这两名[企业家]迥然不同的做法风格,以至于这两个[金融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分化成两种风格迥然不同的环境。
  
  话说回来。
  
  由于总士的工作重点已经把大部分转移到[金融街]上,为了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确保这边的稳定,在各方的或解释说明或互打掩护后,扣除为现实中的一骑做定期检查的时间,总士逗留在[金融街]上的时间就即时直线飙升了——就像当初把住宿的地方直接搬到Alvis的宿舍里头那样。
  不过,跟当初不太一样的是——总士留在[金融街]的话,那就意味着,他会有更多的时间跟一骑呆在一起。
  
  总士才刚握住一骑的手,一下翅膀扑棱的声音鲜明地提示了一下自己的存在。
  总士和一骑不约而同地循声望去。
  只不过,比起一骑无辜的不明其然,总士的脸色黑沉得简直是生人勿近。
  
  前文再续。
  ……当然,跟他们两个在一起的,还有那只实质是Mark.Nicht的飞鸟型[衍生资产]。
  
  ****************
  
  又是一天在[金融街]上睡醒过来。
  严格来说,[金融街]上是没有所谓的白天和黑夜之分,只不过闹钟之类的计时工具还是能够正常运作。因此,大部分人还是有时间上的实在感知。
  
  顺便一提,总士不是被闹钟叫醒的,而是由一骑叫起床。
  
  然而,虽然人是迷迷糊糊地让双眼咧开眼缝,但实际上,总士的意识还是迷迷糊糊的一片混沌。
  这种理智和自律还没及时上线的状态下,再对上一骑愉快中不失温柔的笑容……
  在这般深情的凝视中,二人自然而然就动情地交换起早安吻。
  
  只不过,在难舍难离地稍微分开些许距离后,这一次,似乎出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状况。
  或者说,是有什么“本来是正常现象、但特意提起的话就会感觉十分不得了”的状况,终于被察觉到了。
  
  “诶?”感觉到有什么顶着到自己,一骑首先是愣得瞪大双眼,稍微反应过来之后,是难以置信地看向自己面前的那个人,犹犹豫豫地小声问了句:“总……士?”
  
  总士尴尬地别过脸干咳一声,显然是默认的姿态。
  一骑的脸轰地一下,红炸了,然后是默默垂下脑袋,只是时不时抬起眼皮偷偷看向对方。
  
  身为[资产]之后,一骑是貌似没了多少作为人类的感觉。不过总士虽然是Festum,但一直以来他都希望自己是像个普通的人类那样活过剩余的那段日子。在这个祈愿有意无意的影响下,其实总士的身体,有不少是跟人类的体质非常相似。
  因此,眼下,问题顺理成章地来了。
  也就是说,虽然他们两个一个是Festum体质一个变成了[资产],但作为有相当年月的做人经验的存在,他们还是同样清楚地知道:总士这个时候的这个反应,所代表的是怎么一回事。
  
  在这种严格来说应该算是正常情况的眼前,这两个小伙子就这样相顾无言了好一阵子。
  安静的气氛除了感觉局促不安以外,还微妙地……隐约有着暧昧的热度。
  
  停在一骑肩头上的Nicht对此有所感觉,于是疑惑地歪歪脑袋。
  
  往四处飘移了好一阵子的眼神终于定下。之后一骑小小地揪住总士的一处衣角,仿佛是为了积存勇气那样揪紧,然后以细如蚊蝇的声音说道:“总士,我……我、我帮你吧?”
  
  这边话音刚来,那边总士首先是像被照头一棒打蒙了的样子,随即像是一只被吓得炸毛的猫那样猛地一个惊蛰。
  
  不过一骑并没看到这个——准确来说,一骑是完全不敢抬头看总士。
  没有松开扯着总士衣角的手,一骑怯生生地看了眼自己肩头上的飞鸟,十分难为情地拜托道:“Nicht,那个……你先走开一下?”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紫黑飞鸟立刻表示抗议。
  
  总士那卡壳的思维则是终于在这声鸟鸣中堪堪归位。
  
  ——不论是为了说服一骑打消这种念头,还是别的……总之,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其他存在在场!
  “Mark.Nicht!”总士的声音如同平常在战时发出命令那样强硬。
  反光的眼镜镜片完全遮住了总士此刻的大部分表情,只能见得总士的唇线抿得紧紧的。
  
  作为本身就无法违背[企业家]意志的[资产],就算Nicht再如何不愿意离开,它也无法违抗总士的意思。
  于是,紫黑色的飞鸟猛地扑棱了下翅膀,十分不开心地飞出了总士专属的贵宾私人空间。
  
  之后,在那个贵宾私人空间中,就只剩下总士和一骑他们两个了。
  
  维持着Nicht离开的那个状态呆着坐了好久,终于,一骑首先动了。
  
  ——不会是来真的吧!?
  总士的脑海中闪过这样一句咆哮。
  眼睁睁地看着一骑慢慢挪动姿势,总士下意识地顺着一骑的靠近而往后靠去。素来优秀的多线并行脑此刻正是一望无际的空白,以致他甚至几乎连自己的话音都找不着:“一、一骑……”
  
  一骑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小小声地问:“总士你……讨厌?”
  “当然不是!”否认的话是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快得总士当场就想连抽自己几下嘴巴。
  
  一骑没再动作,等待期间的表情透着青涩的茫然和不安。
  总士艰难地暂时撇开自己的视线——不然,再看下去的话,总士总觉得自己会出现类似流鼻血这种不雅的状况。
  
  用力地深呼吸了几下,拼命让自己尽快冷静下来,总士努力地在脑中组织好语言。之后,他捧起一骑的脑袋,让彼此的视线处于同一直线上。
  “你不需要做到这种事情的,一骑。”
  总士万分认真地这样说道,脸上的神情郑重得简直严肃。
  
  “我、我知道啊!只不过……”一骑不自觉地捏紧了一直被抓在手里的衣料,脸也更红了,“因为是总士,所以……”
  这个“所以”之后的内容,一骑真的没勇气——或者说,是没有这个耻力,把完整的意思说出口。
  
  幸好,一骑他想要表达的那个意思,已经清楚地传达到总士的内心。
  
  总士注视着那双眼睛的眼神闻言变得动摇,脑子里早就是成片成片的兵荒马乱。
  
  虽然有强大的理智和自律时刻鞭策着自己,但作为一名正常的二十几岁青年,总士不否认,自己其实是有点期待自己的意中人为自己提供这样的服务……
  ——只不过,有着这种想法的自己、想要一骑要求更多的自己……果然还是太恶劣了!
  ——只不过……自己还真的有点想……
  ……
  
  只可惜,在一大轮艰难的天人交战后,总士最终还是沉痛地败在自己的“任性”之下。
  
  在心里不停地唾弃一直依赖一骑的温柔的自己,总士挫败地叹了口气,然后凝视着一直在看着自己的一骑,以旁人无法得见的温柔,郑重地叮嘱一句:“不能勉强自己,一骑。”
  
  听到应允,一骑虽然脸上的红热未退,不过原本惴惴不安的表情已经被笑容取代。他用力地点点头,应了声:“嗯!”
                          
作者有话要说:  璐贤是一个地雷
coco是一个地雷
——感谢以上小伙伴~!!
本章又名:致力欺负总哥一万年~【心
我想吃肉……
我想要收藏……
我想看留言……
我想收到霸王票啦……
 
☆、61-皇牌驾驶员的战场直觉
 
  【61——皇牌驾驶员的战场直觉】
  
  之后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基本就是只有总士和一骑他们这两位当事人才知道。
  
  为了生命安全,还是不要深究当时到底发生过什么——毕竟,连与他们两个相处的时间最多的Nicht都不知道的事情,其他人还有知道的可能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