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良辰美景 作者:期七

字体:[ ]

 
文案:
沈家明的前世被蒙蔽在段子君温柔的面具下,欺骗、利用、背叛,原来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段子君向上攀爬的手段,当他孤零零的死在深山茅屋中时,他只感觉解脱和...孤独。
只是没想到,这一切还有重新开始的机会,这一次,他发誓,再也不会,再也不会轻易爱上任何人。
当沈家明遇上苏明朗,且看小狐狸如何一步一步沦落在猎人的陷阱。
淡定受 腹黑痴情攻
真心换真情,谁说先爱上,便一定会输。
 
内容标签:重生 因缘邂逅 业界精英 职场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家明苏明朗 ┃ 配角:原景段子君 ┃ 其它:重生耽美良辰美景腹黑
 
 
  ☆、重生
 
  沈家明睁开了眼睛,张开眼的一瞬间,沈家明的脑子里还没有从混沌中醒过来,眼前的重影让沈家明看不清一点东西,心疲累得想再次睡过去,那些刻骨的背叛与痛苦似乎还留在骨子里生蛆腐烂,让人发冷。那些痛恨与不甘,顽固的盘旋在脑子里,挥之不去,他眼睛定定的看着天花板,没有重获新生的喜悦,也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
  等沈家明平静下来时才发现,眼前的情况实在是超出了他的预料,眼前的屋子是一室两厅的标准居室,客厅里布置得极为简单,客厅放了一张沙发,木质的桌子作为书桌放在客厅角落,上面的书一摞一摞的放得极为整齐,眼前的情况有种诡异的熟悉感,沈家明走过去拿了一本书,是一本高考复习题的资料,高考?
  想到某种可能,沈家明踉踉跄跄的冲进了洗手间。
  “为什么会这样?”沈家明喃喃自语,看着镜子里那张青涩的脸庞,沈家明感到难以置信,他居然回到了十五年前,那时的他还是一个单纯的高三学生,为了能专心学习在外租了一套房子,整日与书为伍,争取想要考上 一所好的大学谋一条好的出路,只是家中突缝巨变,未能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学。想到这,沈家明突然发了疯似的到处找那个破旧的老式手机,终于,在枕头底下找到了。
  摸到那个手机的瞬间,沈家明觉得他的心一下子就静了下来,深吸一口气,颤抖着手指打开手机荧幕,看到手机上日期的一刹那,他只觉得心一下就落了下来,幸好,幸好,那些事情都还没有发生。
  沈家明躺在床上,忍不住用被子蹭蹭脸,把整个头都埋进了枕头里边,每次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他都喜欢把自己放在黑暗的空间里边,因为,沈家明是不需要脆弱那种东西的,他能依靠的只有自己,没人能救得了他,没有谁。
  沈家明在想,到底为什么还要让他再活一次呢,是给他的那些伤害还不够深,不够重吗,想让他再经历一次那种令人悔恨的,失败的,令人践踏的人生吗?还是说,这是上天给他的机会,让他拯救自己那颗早已支离破碎的心,过去三十三年所发生的一切,都历历在目,他死之前的那些日子,过得太糟心,他恨不得把和那个人有关的一切都忘得干干净净,如果有什么药能够让他忘了上辈子那些事,就算是□□他都毫不犹豫的一口干了,他没信心,真的没信心过好这辈子。
  不过,幸好,他还有机会,还有机会弥补上辈子留下的遗憾,他还有父母,还有亲人。
  想到父母,沈家明努力挖掘回忆,但那些事情对于他来说实在太遥远了,好像就是在他即将高考的时候,父亲去帮人家做工,不小心从楼上摔了下来,由于延误了就诊时间造成了父亲的终身残疾,这件事对整个家的打击不可谓不小,而父亲也因此事郁积与心,在几年后就走了,沈家明也因为此事未能考上理想的大学,此后便在S市边打工边就学,大学毕业后好不容易有了一点成绩,不但被人骗了所有积蓄不说,最可笑的是,被骗了的感情到现在还没有收回来。
  想到这,沈家明苦笑一声,伸手打了自己一巴掌,走进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脑袋顿时清醒了不少,暂时把那些理不清头绪的事儿压了下来,还是先打个电话回家,问问家中的情况。
  尽管做了不少的心理建设,当沈家明拨通电话的瞬间,心还是跳的厉害,响了几声之后,电话被人接了。
  “家明,在那边身体怎么样啊?”
  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沈家明心尖都在颤抖,他闭了闭眼睛,用力的握紧了手中的手机,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对于沈母来说,他只是那个分别不到几月的儿子沈家明,而对于已经死过一次的沈家明来说,这道慈祥的声音他只有在梦中才能去怀念一下,就连上辈子,沈家明也只是见到了沈母最后一面,那时的沈母满脸痛心,她不忍心让儿子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在这世上遭罪,她知道儿子活得太累,太苦,只想让儿子找个伴陪着他走下去,过得开心点,那么她也就放心了。可惜啊可惜,所托非人…
  “家明,家明,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啊?”听到沈母焦急的询问,沈家明才反应过来。
  “没事儿,妈,我就是…想你们了!”沈家明的声音很嘶哑,说了这句话后,眼眶都红了。
  “家明,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呐?啊?怎么哭了啊,是不是谁欺负你了,你告诉妈妈啊?”
  沈家明胡乱抹了一把脸,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轻松些。
  “哪有那回事儿啊,不是谁都能欺负你儿子的,放心吧,我就是想你们了,真的!”
  “哦,那就好,有什么事儿一定要告诉妈妈,千万别藏在心里边,把自己给憋坏了,妈妈可是会心疼的!”
  “知道了知道了,妈,您就放心吧!”
  “哦,对了,你们学校不是快要要放假了吗,放假了就回家吧,记得啊,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不要感冒了,天气冷了,要多穿些衣服…”
  听着沈母的唠叨,沈家明觉得自己那颗坚冰的心好像没那么硬了,裂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暖暖的。
  挂了电话之后,沈家明脸都没洗就爬到了床上,他以为自己会睡不着,想不到,一会儿之后就沉入了梦乡。
  
 
  ☆、打算
 
  睡醒之后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幸好是星期天不用上课,沈家明只觉得自己的肚子饿得厉害,他随便弄了点东西填饱肚子,想想目前的状况,不是怨天尤人的时候,既然重新活了一次,就不要辜负这次重活的机会,一定要想办法不要让父亲去帮人做工,避免那次悲剧的发生。
  可是,要怎样才能让父亲放弃呢!
  沈家明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为了让沈家明能拥有一个好的大学环境,沈家父母拼了命的挣钱,他们不想让成绩优异的儿子有人生的缺憾,只能想尽一切办法,不放过一丝一毫挣钱的机会。正因为这样,沈家明才感到头疼,到底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让父亲放弃这种念头呢?再想想吧!
  “对了!”沈家明突然记起来,1999年香港回归,经济震荡不安,许多人因为炒股票没看清时局最后弄得倾家荡产,有好几个有名的大富豪还跳了楼,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当时沈家明还特意看了新闻,感叹是哪几支股票害人至此。虽然年代久远,但如果那几支股票再出现的话,沈家明有信心肯定能记起来。
  莫非,这也是上天给他的补偿,提醒他识人不清爱错人的下场,让他重生在没有遇到那个人的时间里,由他来决定,沈家明的另一个人生,难道,这就是他重生的意义吗?
  “沈家明,醒醒吧!这辈子除了父母,你再不能奢求什么了,你没有心,你,只有自己,也,只为自己。”
  “你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那些糟心的事就不要再想了,先放一放,以后遇到了再说,万一你的蝴蝶翅膀一煽动,可能这辈子都不会遇到那些人,到时候再说吧!想也没用”沈家明在心底喃喃自语。
  沈家明抱着头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之后,心情平静了不少。他去卧室的柜子里翻了翻自己的身份证,对了今天的日期,身份证还要一个月才满十八岁。未成年人办很多事可都不方便啊!
  沈家明出了卧室,拿上零钱和钥匙,打算去外面的网吧了解了解情况,这时的大多数人都没接触过计算机这玩意儿,更不知道互联网的作用,能安装电脑的家庭也很少,都是有钱人家买来给小孩儿随便玩玩。网吧里一般都是些初中的小孩儿,也就打打简单的游戏,没什么人知道电脑的用途。沈家明一个大孩子还是挺能引起别人注意的,精致柔和的五官,眼神冷清却夹杂着冰冷,头发有点长,都快盖到眼睛了,修长挺拔的四肢,就算穿着那个年代的衣服也忖得好看,青涩与沧桑两种不同的气质结合在一个人的身上却并不显得突兀,反而引得更让人移不开眼。
  网吧老板愣愣的看着沈家明从手中抽过了网卡,这样的人还真是很少见呢。
  沈家明拿过网卡后对号入座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那时候的网吧管理并不如后世的严格,只要交了钱便可以上网,他忽视那些打量他的眼光,上网认真的查看了资料。看来,那一次的经济震荡应当就在今年,但还有一段时间,现在股票挺稳定的。看来,还有时间准备。
  沈家明垂下眼皮,顺了一下思绪,推开凳子走出网吧,果然,还是外面的空气比较好。
  沈家明回到住所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他随便煮了点面填填肚子,拿了干净的换洗衣服便进了浴室,躺到床上关了所有的灯,当他置身于这片黑沉沉的空间中时才有了活过来的真实感,脑袋里空白白的,似乎什么都想了,又似乎什么都没想,迷沉沉的就是没有睡意,他强迫自己找些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已经制订了近期的目标,先从炒股开始,感谢上辈子的经验,这对于沈家明来说并不难,但由于年龄和自身条件的限制,他还需要找一个代理人,而这个人在上辈子的时候沈家明就已经听说过了,名声很好,人也很可靠,他有自己的一些秘密渠道,办事效率高,找他的人挺多的,沈家明目前最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已经查到了那个人的联系方式,只要明天和那人联系就行了。
  沈家明开始思考近期要做的事儿还有那些漏子,会出现的意外,他的这辈子,绝对要万无一失,因为,沈家明已经不能再承受,也不能再失去了。想着想着,沈家明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交锋
 
  第二天一大早,沈家明就被闹钟叫醒了,为了高考做准备,他最近几乎没能睡一个好觉,但现在用不着了,前世的他上的大学虽然不是有名的大学,但他却自学完了大学经济管理的所有的课程,现在那些题只需要稍微复习一下,要考上一个好的大学不成问题。
  沈家明穿上校服,拿上书去楼下吃了点早餐,那时候的早餐都很便宜,包子也就两毛钱一个,沈家明吃了早餐,慢慢走着去学校,他租的房子隔学校并不远。
  到学校后,沈家明根据以往的记忆找到自己的教室,找到座位后便坐下等着上课。
  想不到还能有机会再次坐到这个教室,命运真是奇妙的东西。
  “哎,家明,今天这么早啊!”这人叫于飞飞,是沈家明的同桌,个儿不高,五官平凡,却很爽朗热情,还说不出的有那么一点猥琐,但为人很仗义。和沈家明关系不错。
  沈家明记得上辈子为了治父亲的病,家中所有的积蓄都被挥霍一空,不得已之下只好到处借钱,于飞飞二话不说把自己所有的积蓄全借给他了。
  这世界上落井下石的人不少,锦上添花却真心不多,想到这,沈家明的笑容温暖了不少。
  “是啊!你今天不也挺早的吗?怎么,你一向不是要睡够了才有力气么?”
  “哎,别说了,快高考了,我妈老是成天逼着我昼夜不停的复习不说,还剥夺了我人生中唯一的一大兴趣爱好,太残忍了!”于飞飞抱书大声哀嚎,引来班上不少人的注目。
  “你啊,就知足吧!”沈家明笑着回答,阳光在他精致的侧脸上覆下一道阴影,那套宽松肥沃的校服硬是被他穿出的不一样的味道,身形挺拔笔直,姿兰玉树,如一株吹不折的白杨,拿着书微微侧坐的姿势有一股说不出的优雅与沉静,这是从以前的沈家明身上看不到的。
  这样的沈家明显得格外的吸引人。于飞飞看着班上的女生频频投过来的目光,更加确定了这不单单是他的错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