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醉系列1《醉歌沙浪》作者:夏安兰

字体:[ ]

 
架空瓶邪 甜甜甜 HE
  
 
 
  第1章
  
  吴邪随着人群走下游轮的时候,鼻子里能闻到的除了酸臭的汗味儿,剩下的就是腥臭的海水味道。
  七月底的阳光像是恨不得在人身上晒出几个窟窿,戴着墨镜的吴邪只觉得脑袋都要冒烟。来不及仔细看看这座小岛的全貌,先直奔最近的小地摊儿买了个帽子戴上,然后又跑去小店买了个冰镇的椰子吸溜了半天。花了快半个小时才缓过劲儿来,站在树荫下的吴邪这才摘下墨镜,抬起头看了看远处的城市,还有刚刚离开的码头。
  “钢琴码头。”也没看见钢琴啊怎么起了这么一名儿,环视了一圈,基本上看到的除了人还是人。吴邪最后吸了一口味道淡的跟水似的椰子汁,把剩下的椰子扔进垃圾桶,掏出手机打电话。
  “喂,胖子啊,我到了,你那个旅店在哪儿啊?”边说看着路标,上下左右的箭头弄得吴邪脑袋都大了,“什么日光岩什么郑成功雕像啊,我第一次来你跟我说这些我找得着么我!”
  “找不着你不会问啊,小天真你这失恋失的连智商都没了是怎么的?”电话那头的胖子不是不想去接吴邪,只是这岛说大不大,但说小也着实不小。再加上今天云彩不在家,胖子要是走了就没人看店了。
  “行了知道了。”又听胖子在那边絮絮叨叨说了半天,记了个大概的吴邪挂了电话,又买了张地图。“死胖子,哪壶不开提哪壶。”
  展开买来的地图,原本晒了一上午就头发晕的吴邪只觉得更晕了。难道就没有一张正正经经的常规地图么?全是手绘,手绘个蛋啊!靠,还是去年的!
  于是,怀揣着一张过期的手绘地图,戴着一顶头上还有俩犄角的草帽,拎着个小包裹的路痴吴邪,就这样和岛上其他所有的人一样,以一身标准的游客装备,开始了他在鼓浪屿三天两夜的旅行。
  鼓浪屿,按照胖子的话说那就是一卖奶茶的小岛,用一层文艺小资的糖衣包裹了个严严实实,专门骗吴邪这种伪文艺小青年。照片里看到的全是小清新小文艺,上了岛看的全是人头和大同小异的店面。
  不过这些对于此时的吴邪来说,看人还是看店都没什么区别了。反正想要一起看的人已经不在身边,看什么都一样。
  花了不少功夫终于走到了整个岛最繁华的地方,吴邪坐在树荫下看着对面那家“张三疯欧式奶茶铺”,嘴角不自觉地牵出一个苦涩的笑意。拍拍屁股站起身,吴邪最后看了一眼那人满为患的店铺,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去。
  吴邪这趟旅行,说是疗伤,不如说是自虐。
  因为虽然之前从未来过这里,可他曾经为了另一个人仔细研究过这里的每一家店,也一起说好要去尝遍岛上的所有小吃,还要在沙滩上玩整整一天。所以当吴邪真的踏上这座岛屿的那刻起,注定,就是一场无时无刻都会揭开他伤疤的旅行。
  不过虐一虐也好,人,有的时候大概只有真的疼到骨子里去了,才会知道放弃。
  又往前走了一段,吴邪站在这熙熙攘攘的小吃街上彻底没了方向。打电话给胖子占线,看地图也实在是看不明白。叹了口气看着身边一对对的情侣,卿卿我我旁若无人的幸福像是要闪瞎吴邪的眼。
  推了推墨镜,吴邪索性放慢了步子,随便买了一份蚵仔煎边走边吃了起来。虽然岛上的东西贵到离谱,不过对于第一次来海边的吴邪来说,就当是个纪念也未尝不可。
  吃完蚵仔煎又买了一份鱿鱼豆腐,吴邪一手拿着吃的一手拿着杯奶茶,吃吃喝喝走走停停,倒是真像来旅游的了。
  随着人流慢慢蠕动出了小吃街,吴邪站在路口犹豫了片刻,正琢磨着要不丢个硬币,口袋里的手机就嗡嗡震动起来。
  “天真你在哪儿呢?”胖子一手座机一手手机,“云彩回来了,我让她去接你。”
  “啊?我在,这个我看看,”环视了四周吴邪终于找到个算是标志性的邮局,“我这边有个邮局!”
  “云彩,吴邪在邮局那儿呢,你去接他吧。”胖子对着手机说着,转头又对座机说道,“天真你就在那儿等着,别乱跑!”
  “知道啦。”挂了电话,吴邪干脆随便找了个石阶坐了下来。
  来来往往的游客从吴邪面前穿行而过,女生们穿着飘逸的长裙,戴着帽檐大大的草帽,紧紧地握着男友的手,脸上的笑意像是花朵一样灿烂。
  吴邪以前最喜欢把霍秀秀比作花朵了。每次她笑起来的时候,吴邪都会觉得她像是一朵小小的铃兰,娇柔的样子特别可爱。而她生气的时候,就像是喇叭花。虚张声势的张牙舞爪,但明明就可爱的不行。哦,霍秀秀就是吴邪的女朋友,不对,前女友。
  咬着奶茶的管子陷入回忆,吴邪仰起头盯着那就算是隔着墨镜依旧能把人照瞎的太阳,努力把眼里的液体憋了回去。
  “吴邪?”云彩远远地就看到吴邪一个人坐在那儿,边叫边朝他挥了挥手,“这边!”
  “嗯嗯!”慌忙站起身揉了揉眼睛,吴邪清了清嗓子确定不会一开口就是哭腔,这才小步跑到云彩身边。“嘿嘿嘿,麻烦你了。”
  “这有什么,跟我走吧,胖子已经做好午饭了。”云彩装作没看见吴邪红红的鼻子,只是笑笑开始带路。
  吴邪和胖子是认识十多年的老友了,云彩和胖子结婚三年,当时的伴郎伴娘就是吴邪和秀秀,那个时候大家都以为吴邪和秀秀一定会修成正果,可是谁能想到事与愿违。
  其实也是可以想到的吧,至少在霍秀秀决定去加拿大的那一刻起,不管是吴邪还是秀秀,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在一起一年,异国恋两年。有时候,爱情终究是敌不过距离。
  拎着行李跟着云彩在各个巷弄里绕了半天,又穿过一条不短的山洞,当吴邪正对着那在地图上看过了无数次的天主教堂发呆的时候,走在前面的云彩已经对着不远处的胖子招手了。
  “天真,这边!”中气十足的嗓门在这条略显安静的小路上格外响亮,胖子围着围裙一脸笑意,“快过来!”
  “来了来了。”收回思绪,吴邪努力让脸上的苦笑变成开心,跟上云彩走进了胖子的小旅店。“胖子,你这儿不错啊。”
  虽然位置是偏了一点,但不像在主干道上那么喧闹,胖子的小店里很幽静,背靠着小山,后院里满是树荫,还可以听见远处不时传来的海浪声。比起那些装腔作势的文艺范儿,反倒是胖子这里显得更加清净悠闲。
  “那是,胖爷我眼光向来犀利。”搂着云彩笑嘻嘻的说着,胖子指了指二楼,“上楼左拐第二间就是你的,门没锁。上去把东西放了冲个澡,胖爷给你接风。”
  “成,我马上下来。”也不跟胖子客气,吴邪按照胖子说的走上二楼,站在那虚掩的门前,脸上勉强的笑意渐渐消失,最终变成满眼的落寞和寂寥。
  在这个岛上,有太多太多和秀秀“说好的”存在,比如这间当初说度蜜月的时候要一起住的房间。
  站在楼下的胖子和云彩静静地听着楼上久久未响起的推门声,不约而同地轻轻叹了口气。
  吴邪这人,什么都好,尤其重感情。只是有时候太重感情了,伤的也只是他自己啊。
  “胖子,晚上带吴邪去喝点酒聊聊吧,这么久了他一直憋着什么都不说,我怕久了他更难受。”拍了拍胖子,云彩凑在胖子耳边小声的说着。
  “成,保证完成领导布置的任务。”搂紧了云彩,其实不用她说胖子也正有此意。昔日的好友现在一个天南一个地北,好不容易聚一次,却是因为吴邪受了情伤。总是乐呵呵的胖子也不免有些沉重,边在心里想着晚上带吴邪去哪儿边走进了厨房。
  “但是你可以灌他,你自己不许喝醉啊!”身后的云彩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揪住胖子的耳朵,“你要是敢醉醺醺的回来——”
  “就罚我一星期不许上床睡~”嬉皮笑脸地凑在云彩耳边偷亲了一口,胖子才不会告诉别人他是个妻管严。
  “去去去,盛饭去。”轻笑着推开胖子,云彩一脸的幸福。
  “咳咳——”冲好澡走下楼的吴邪无奈的看着厨房里的这俩人,清了清嗓子以示存在。“中午吃什么?”
  “哈哈,海鲜大餐!”胖子拽着吴邪走到桌边,“既然来了海边怎么能不吃海鲜,今儿胖爷下厨,保准你吃得乐不思蜀!”
  “那我可不客气了啊。”说是这么说,但一路上已经吃了不少小吃,再加上天气实在是热的不行,并没有多少战斗力的吴邪没吃多少就放下了筷子。
  “天真,下午好好睡一觉,晚上胖爷带你去撸串儿。”放下手里的螃蟹,胖子没直接说要喝酒。
  “嗯,那我上去睡了啊。”打了个哈欠,吴邪确实也挺累的。坐了一夜的火车又是上午又是游轮又是走路的,本来体力就一般的吴邪也已经扛不住倦意。最后吃了一只虾就走上了楼,吴邪脸都没洗就这么倒在床上昏昏睡去。
  盛夏的午后,海风徐徐的吹动着树木高大的枝桠和叶片,知了也倦卷的拉长了叫声。空气中满是只有海边才有的淡淡的海盐味道,阳光明媚地照在这片岛上。岛上的每个人,都笑得很阳光。
  等吴邪从梦境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匆匆洗漱了一把下楼,胖子正巧抬头说要去叫吴邪起床。
  两人跟秀秀打了个招呼,穿着大裤衩大汗衫人字拖,就这么勾肩搭背地走向了岛上的夕阳。
  “在这儿撸串儿挺贵的吧?”看着面前的烧烤摊儿,吴邪有点犹豫。“要不还是吃点儿别的?”
  “没事儿,老板是胖爷朋友。”拍了拍胸脯,胖子直接把吴邪按在了座位上。“来一把肉一把筋再来十串儿鱿鱼一打生蚝,还有一扎啤酒。”
  “别喝这么多吧?”吴邪皱了皱眉。
  “这还多?天真你酒量没这么差吧?”边说边开着啤酒,胖子在心里想着,就是要把你灌醉让你把憋着的话都说出来,一会儿这边儿吃完还有下茬儿呢。
  不得不说环境真的很重要,原本说着只是意思意思的吴邪,伴随着周遭食客的碰杯声,远处阵阵的海浪声,孩子们的嘻嘻笑闹声,还有胖子不停地撺掇声,不知不觉就干掉了大半扎酒。
  “胖子,我真的谢谢你,要不是你在这儿,我真不知道,我大概再也不敢提起这个地方了——”已经有了醉意的吴邪说话也有点不清楚,“我以为我会和她一起来——没想到——哈哈——我就是个傻缺——”
  “天真,都是过去的事儿了,别再难为你自己了。”胖子把最后一点酒给他添上。
  “过去?过不去啊——我那么爱她——”一口干掉了酒,吴邪拿起杯子倒了倒,“没了?”
  “那咱去别的地儿?”架起吴邪,胖子也没想到吴邪这么容易就醉了。“这附近有个酒吧,去不?”
  “去!”握紧拳头比了个出发的手势,吴邪笑得脸通红,“她以前一直说要去这里的酒吧看看,说那是文青都爱的地方——”
  叹了口气,胖子驾着吴邪走到不远的酒吧,随便找了个角落里的位置,估计着吴邪要是再喝多点儿可能就直接醉过去了,胖子就只要了瓶红酒。
  “嘿嘿嘿,红酒!”晃荡着杯子里的酒,吴邪其实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她以前老说要喝82年的拉菲,我就拼命攒钱啊攒钱,可是真的喝了之后,胖子你知道么,那味道,还不如葡萄汁哈哈哈——”
  “其实我不怕异地恋啊胖子,我真的不怕——可是我就怕她的生活里没有我——都没有我了,还叫个屁的恋爱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